第367章 凤千君病危/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安王妃去之前,有一次与敌人交战,对方吃了几次败仗,打不过他,就使了诡计,买通了他身边的一名手下,专管安王爷的饮食的人,给他下毒药,想毒死他好趁机打败他的军队,然而他那属下是个见钱眼开的主,有钱能使他推磨,脑子却不是个特别灵敏冷静的,给他下毒时,却因为紧张和害怕拿错了药,竟然将媚药当成毒药下在他的饮食里。

当时,军队驻扎地就是在刚刚那三人家的村庄上不远,黄三又恰巧是他下面的士兵,他中毒的那日,她的妹妹黄花来看他,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竟被安王爷的属下当作解药送到了他的床上,给安王爷解毒后,安王爷的属下给了黄三的妹妹三十两银子,并送她回了村庄,让人想不到的是,就是那一夜解毒,竟让黄花怀了黄小花。

后面战事紧张,安王爷的属下自是没有跟安王爷提起这事,而黄花怀孕后,黄山兄妹二人也没来找过他,二人将孩子抚养成人。若不是因为黄三得了不治之症,黄花老了,怕黄小花无依无靠,三人怕是还不会来王府认亲。

二人听了安王爷的解释,叹了口气后又松了口气,事情既然已是这样,只要不是安王爷当时主动的,安王妃心中多少还是可以过得去一些。

“父王,你歇息去吧,这事我和小妞多劝劝母妃,不让她为此对父王生了隔阂。”凤容若不希望爹娘为此生了嫌隙,家和万事兴。

“我……”

“世子,世子妃,王妃娘娘让你们去她院子,大公子哭闹不止,怕是身上不适。”

安王妃的贴身丫鬟气喘吁吁的跑来禀报,打断安王爷接下来要说的话,三人一听,急往外走去。

三人来到安王府院外,就听到院内传来婴儿的哭声,心中揪起,加快脚下的步子,进了院子。

安王妃正抱着老大在室内团团转,小家伙哭得很带劲,声音嘹亮,眼泪叭叭往外流,老二,老三正睡觉被老大吵醒了,孪生兄弟似有感应,两个小的也哭了,但此时被奶娘哄好了,正在吃奶,听唐黛三人进来的脚步声,放下奶,两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唐黛和凤容若,看着三个孩子都哭了,唐黛的心抽痛了一下,凤容若也抿了嘴唇,安王爷更是皱了眉头。

“小妞,你快来看看老大,不知道是怎么了?哭得这么吓人。”

安王妃见唐黛进来,忙把老大给了她,唐黛抱起老大哄着他,老大一进唐黛的怀抱,听了娘亲的声音,停了哭,只是还在抽泣。唐黛给老大把了脉,皱了眉头,再摸摸孩子的额头和手心,心里有了数。

“母妃,大宝宝是出幼儿急疹子了,这几天得特别注意,孩子会高热三天至四天,我知道怎么照顾他,老大从今天开始我抱回院中照顾吧。”

“什么叫幼儿急疹子?”

安王妃没听明白,其他人也没听明白,都看着她,唐黛想了想,要怎么解释,她说的是现代医术用语他们是没听懂。

“恩,就是有点像风寒的症状,会发高热,但又不是风寒。宝宝高热后,皮肤上会出现玫瑰色的疹子,疹子消散后,孩子再休养些时间就好了。这种急疹大部分人小时候都会出一次,出一次后一生就不会出了。哦,对,农村的俗话又叫出麻,只要这些天我们大人当心照顾好,宝宝没事,对宝宝的身体健康没有影响。”

“哦,原来这样,若儿小时候没有出过,我倒真是不太清楚。既是这样,那大宝宝疹子出好前就你来照顾。”安王妃一听,立即点头应了,还好小妞是大夫,知道这些。

“恩,必须我照顾,免得传给两个小宝宝,说不定已经传上了,母妃,这两天你们要注意照看两个小的。”

“好,我知道了。”安王妃点点头,众人也松了口气,只要不是什么大病就好。

唐黛交待完抱着孩子出了院子,奶娘立即跟上,凤容若带着下人一起将孩子的的衣裳,用品,全部搬回了自己的院中,唐黛亲自照顾老大,吩咐院中的人保持安静,高热的几天,唐黛和凤容二人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免得不注意,孩子脸上身上会留下出疹子的痕迹。

在现代,以前医术不发达时,许多孩子就是因为在出急麻疹时,没有照顾好,脸上留下印迹,很是难看,后来,医术发达了,每个孩子生下来后,都会打预防针预防,所以很少出现这种情况。

只是老大刚好,还没抱回安王妃的院子,老三又哭闹了,明显受了哥哥的影响也开始出麻疹了,老三还没好,又是老二,这前前后后闹了一个多月,三个孩子才彻底好起来,身上和脸上又恢复了以前的白晰,精神头也恢复,不吵不闹不哭了。

只是这可把唐黛和凤容若,安王府上上下下闹得够呛,唐黛和凤容若二人都顶着一双熊猫眼,相对着感叹,还好是安王府人多,这要是在现代,一家一次生三个,怎么忙得过来,这一个多月安王府简直是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安王府忙了,个个心思挂在三个孩子身上,凤容若和唐黛差点忘记了那三个人的事,安王妃更是不记得去计较这事了,安王爷心中暗自吁了口气。

那三人被王管家安排在院中后,知道世子的三个孩子生了病,三人安安静静的呆在院中,没有出来问候,也没有什么不满,只等众人忙过,孩子好了,黄三便来向众人告辞回自己的家乡。

“花儿,我和你娘明天就回家去了,你在这照顾好自己,在这一个月,舅感觉得出来,王妃和世子,世子妃不是个心毒之人,看在你是王爷血脉的份上,只要你安安份份,他们不会为难你的。你年纪不小了,如若找个好点的人家嫁了,舅和你娘,也就放心了。”黄山红着眼训示着自己的外甥,养育了她二十几年,这一走,后见无期,他心中也实在不舍。

“舅,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若不是舅和娘坚持,我不会回来的,这里对于我来说,全是陌生,哪有家中好,虽然日子苦点我也愿意。舅,你回去保重身体,不要不舍得吃喝,知道吗?”黄小花抬起一双凤眼看着黄三。

“舅知道了,你就放心吧,只要你能在这留下来,过好了,舅就是死也瞑目了。”

“舅,你不要说这些丧气话,你会好的。娘,你真不留下来了?你不是说要留下来陪我的吗?”黄小花看着自己的娘亲黄花。

“花儿,你别怪娘,娘老了老了,不想在外面了,这一个多月住下来,娘不适应这里,浑身都不舒服,娘还是回去的好,最起码你舅舅身体不好的时候,还有娘我照顾。只是我和你舅走了,你一个人要孤单了,娘舍不得你啊,花儿。”

“娘,那我也不留下了,我陪你们两个回去。”

“傻孩子,既然来了,王府也认你了,你就该留下来,你还年轻,留在王府,比跟着你舅和我这个没用的娘好啊。你要跟我们回去了,我和你舅的一番心血就白花了,现在我俩还在,哪天我和你舅都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办?别说了傻话,安心的留下来,将来有个依靠。”黄花听了黄小花这一说,忙摆了手。

“娘……舅……”

“花儿,你不用再说了,你回去,我二人肯定不会同意的,必须留下。”

次日,三人在院中吃完早饭,就去求了王管家,说是要准备回程,向府中的人告别。管家让三人在客厅中等,去唐黛的院子,向唐黛和凤容若禀报了此事,因为孩子的事,两个人这些时间累得狠,凤容若没有去上早朝。

二人听了王管家的禀报,才想起还有这事没处理,告诉王管家让三人稍等一晌,他们就过去。因照顾安王妃的心情,而且安王妃也说了,让凤容若全权处理这事,二人并未去安王妃那,直接去了待客厅。

三人见凤容若和唐黛二人走进客厅,从椅子上拘束的站了起来。凤容若眼神淡淡,没有出语,唐黛对三人点点头,并示意三人坐,不用拘谨,三人才复坐下。

“你准备回去了?”唐黛见凤容若还是坐在那不出语,那三个也不敢说话,脸色越来越尴尬,于是主动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看着黄三问。

“是的,世子妃,这出来时间长了,家中多少有些事得回去了,我和我妹妹都会回去,只留小花在这,以后就拜托二位看在同是王府的血脉的份上,照顾照顾小花。”

“你二人都回去?”唐黛心中诧异,不是说母女二人都留下来的吗?!

“是的,小花的娘说不习惯这里的生活,只要小花在这过得好,她就放心了,要跟我一起回老家。”

“那准备什么时候走?”

“明天出发。”

“好,我知道了,你们三个先回院子,有些事,我和世子还得与父王,母妃商量一下才能做决定。”唐黛想了想,看了眼凤容若,见他还不准备出语,于是自己回了那三个。

“是,世子妃,世子,那我们三个先回去了。”

三人走了,唐黛一双凤眼狠狠瞪着凤容若。

“怎么了?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凤容若笑着问唐黛。

“还挺能装,你为什么不说话?全让我说。”

“呵……母后一直惦记着把王府的管家权给你,这正好让你锻炼锻炼呗。”

“嘁……自己懒得应付,懒就是懒,找许多的理由!走了,见父王去,这事得让父王知道。”唐黛白了眼凤容若,将他从椅子上扯起来,往外走去。

二人去了安王妃的院子,安王爷和安王妃都在,三个小家伙躺在摇篮内正扑腾得欢,摇篮顶上吊挂着安王爷派人去刻回来的小玩具,二人逗逗三个小家伙,唐黛走到老二摇篮前,二萌宝一双黑宝石的眼睛盯着她不放,并伸了手要她抱。

“娘,娘……”突然,两声童声,犹若天籁之声,从老二的嘴中发出,响遍房内,唐黛的手顿了下,一把把老二抱起。

“凤容若,刚刚宝宝叫娘了,他叫娘了,父王,母妃,宝宝叫娘了……”唐黛惊喜的对着凤容若和安王妃,安王爷道,眼中含了热泪。

“听到了,听到了,来,叫爹爹,爹爹……”

凤容若跑到唐黛面前,温柔的对着老二,安王爷和安王妃也惊喜的围了过来,孩子一旦开始说话了,后面就快了,二宝开始说了,大宝和三宝也就快了。

“爹……”

凤容若一双凤眼期待的看着老二,老二滴溜着若黑宝石的眼睛,看着凤容若渴望的眼神,不懂了爹爹在说什么,但在凤容若执著的示范下,终于叫了一声爹,喜得凤容若一把从唐黛怀中抢过老二,抱在怀中亲了几口,老二被亲得眉开眼笑。

篮中的老大和老三瞪着眼看着老二被爹娘又抱又亲的,自己则是躺在里面,不开心了,挣扎着要起来,唐黛又开心的抱了老大和老三,哄哄他们,孩子们很快就都会说话了。

众人开心后,坐了下来,唐黛和凤容若把那三个的想法对安王爷和安王妃说了,安王妃没有再生气,这事不是安王爷的错,她也想通了。

最后唐黛和凤容若提议,既然那二人不愿留下来,不留下来对他们,对安王府都好,就给他们一些养老的银两,派府中的人送他们回去。把孩子生出来,抚养那么大也不容易,而且是知道事理和进退的,没说任何不好的话。

安王爷和安王妃听了后觉得这样做,对大家都好,也没意见。当即,凤容若和唐黛让王管家将府中的所有的下人叫到议事厅中,把那三个叫来,让下人认了黄小花为府中的大小姐,被送走的的那个为二小姐,并赐了王府姓名,改名凤清清。

凤清清向安王爷和安王妃,凤容若和唐黛四人敬了茶,改口叫父王,母妃,大哥和嫂子,算是安王府正式承认了她在府中的身份。黄三和黄花看后,高兴的流了眼泪,跪下向四人磕头道谢,并告诉他们,他们这次回去后,不再回京城打扰安王府和凤清清的生活。

认亲后的第二日,黄三和黄花二人坐了安王府派出的马车回了安州老家,凤容若命管家给了二人足够养老的银两,看着二人坐车远去,凤清清虽心中有千万不舍,但是安王府这样的安排,让她也放下心,安心的回了王府,成为王府的一员,慢慢的融入王府这个家。

这事平安顺利的解决,凤容若和唐黛也舒了口气,开始二人也生怕又遇到一家子无赖极品,虽然王府不怕,他们二人不怕,但凤清清真的是王府的孩子,真要闹起来,也会够他俩烦的。

时间过得真是快,一转眼又是年底了,三个孩子已经都会说话,走路了,安王爷和安王妃整日的守着院内,守着三个小乖孙;唐黛和凤容若二人时不时去看看三个小家伙,会说话了,会跑了路,虽然走得还不是很稳,但是蹒跚可爱,牙牙学语的样子,让人看了酥了一片心。就连刚刚回府的凤清清,也时不时的来安王妃院中,陪安王妃说话,看看三个可爱的孩子。

安王妃对于凤清清回府的事,已经是彻底的不抵触了,当时安王爷不知道此事,不怪他,而且凤清清的亲生母亲和舅舅是个知事的,没有给安王府带来任何的负面影响,又加上凤清清性格和顺,在府中对她这个母妃很是尊重,安王妃也不是心思狠毒的人,凤清清陪她聊天,会说些以前小时候在乡下的事,让安王妃很是怜惜她吃了苦,心中的气也就慢慢的消了。

“奶奶,爷爷,捉迷藏,捉迷藏。”

大萌宝瞪着乌溜溜的凤眼期待的看着安王爷和安王妃,三个孩子,老二说话最早,走路也最稳当的,老大第二个稳当的,老三的身体好像差了那么丁点。

昨天唐黛来院中教了三个孩子玩捉迷藏,三个孩子觉得有意思,昨天玩了还没有玩够,今天这刚吃过饭,又找了安王爷,安王妃。

“哎哟,小祖宗哎,让奶娘陪你捉迷藏好不好?爷爷和奶奶这把老骨头都要被你们仨个折腾散架了。”安王妃揉着腰,哄他。

三个萌宝小时候安王爷和安王妃自己带着还可以,可是这一大了,三个人一起折腾,二人可是真吃不消。

“我不嘛,不要奶娘。我要爷爷,奶奶……”大萌宝声音很大。

“哥哥,你不乖!”二萌宝“登登”的跑了上来,黑宝石般的双眼盯着大萌宝。

“呵……你们三个谁又不乖,开始闹爷爷奶奶啦?”唐黛和凤容若二人从外走了走来,就听见二萌宝在批评大萌宝,唐黛笑着问了三个。

“娘,哥哥不乖,奶奶腰疼,他要玩。”二萌宝一见爹娘,笑眯了笑,跑了上来,抱着唐黛的双腿向她告状。

“娘,娘,我没有……”大萌宝立即转变了态度,也跟着跑了上去,站在二人面前,为自己辩驳。

唐黛和凤容若没说话,笑着拉了两个小家伙的手,走到安王妃面前。

“母妃,你腰怎么了?我看看。”唐黛看着正一脸笑揉了揉腰的安王妃。

“没大事,有点酸而已。哎,人老了,不中用了。”安王妃笑着摆了摆了手,感叹道。

“母妃,孩子大了,不是小时候了,你和父王让下人多带带,让他们仨自己玩,看着不出危险就可以了,别什么事亲力亲为的,累坏你们两个,我和容若心中会过不去的。”唐黛认真的嘱咐安王妃和安王爷。

“没事的,你放心。你俩忙你俩的,我和你母妃累点就累点,心中开心,你们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爷奶带孙,天经地义。”安王爷笑着对唐黛道。

“……”唐黛。

累也愿意!她还能说什么?!凤容若则一直微笑着看三人说话,反正他是知道父王和母妃的,说了也白说,不让他俩带,他俩心中还会不舒服,索性懒得说话。

“世子,世子妃,王爷,王妃娘娘,刚刚宫中的公公来传话,说是皇上不行了,皇上想见你们最后一面。”王管家步子匆匆的走进院中,向众人禀报。

“好,我们知道了。”

凤千君的样子,众人都看在眼中,所以说这消息一来,大家也不觉得意外,四人立即安排好三个小萌宝,又匆匆回了院子换了淡色衣裳,两辆马车,往皇宫快速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