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驾崩/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人到凤千君的寝殿中时,发现殿里不仅是他们安王府的人来了,恒王府的人也到了,还有朝中几位重臣,左相上官玉,护国将军郑柏,太子太傅崔浩等。

众人立在凤千君榻前,而凤千君此时苏醒过来,半靠在床榻上,双眼炯炯有神,凤容若和唐黛对视了一眼,凤千君前面一直半醒半昏迷的状态,现在这个样子,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人将死前的“回光返照”,看来大家心中清楚,凤千君心中也是清楚的,才会召了大家来。

凤千君此时正在一一叮嘱众人,叮嘱恒王爷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叮嘱凤容轩照顾好自己的爹娘,他们不愿入朝堂就不入,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他叮嘱这些人时候,凤容莫立于榻前的耐心的听着父皇对他人的叮嘱,有些话也是说给他听的。

叮嘱过恒王府众人,又一一叮嘱一众的重臣,意思凤北的江山要靠他们齐心协力治理,靠他们过守护。叮嘱完后,看着站在远处的安王府一家,凤容若他们,脸上现了笑意,挥挥手让恒王府和众臣都退去,他要单独与凤容若他们说些话。

寝宫内只余了安王府一家,桂公公,凤容莫和凤千君在。

“若儿,小妞,莫儿的事当时不过是权宜之计吧?”瞬间,凤千君眼中精光大盛,看着二人。

“是,皇伯,这事,我与莫儿谈过了,莫儿的身体已经被他们的药毁了,当时那种情况,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莫儿若不继承大统,后果无法想像。”

凤容若和唐黛一顿,凤容莫被贤妃偷偷下了绝子药的事,在凤容莫登基后,二人就找凤容莫把真实情况跟他说了,但是一直没有告诉凤千君,怕他本就虚弱的身体接受不了,没想到他还是猜到了,沉默了半晌后,凤容若还是承认了。

“咳……咳……果是如此,果是如此啊!”凤千君嗫嚅着,身体颤抖,脸色因他的咳嗽变得通红,气息也不稳了起来,他的猜测没错。

“皇兄……”安王爷上前一步,扶住他颤抖的身子。

“我没事!”凤千君朝安王爷摇了摇头,挣脱的他的搀扶。

“莫儿!你受苦了……都怪父皇一念之差害了你啊,当日知道那个毒妇和那个孽子有这苗头时,我就应该下手除去他们,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他们啊。”凤千君拉了凤容莫的手,眼里含着泪。

“父皇……”

凤容莫哽咽,哪里能怪父皇,只怪他那些时间因为父皇昏迷不醒,哥哥又去寻药去了,第一次一个人撑起朝堂诸事,对那些人没有精力应对,才导致会这样,说来说去,还是自己能力不够,警惕心不够。

“若儿,你过来,以后莫儿就将交给你了,我知道你两个兄弟情深,莫儿打小就跟在你的身后,将你视作亲哥哥,而你也没有让我失望,视他如亲弟弟,只是苦了你,为了莫儿一次又一次的被人刺杀陷害,几次几乎丢了性命。”凤千君将凤容若的手拉起,将凤容莫的手放到他的手上。

“皇伯,你放心吧,我以后也定当如初的护着他,不会有任何的更改。”凤容若握紧凤千君和凤容莫的手。

“好,好!小妞,皇弟,弟妹,以后你们就是莫儿的家人了,不,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我放心,放心。”凤千君说到最后,脸上的光辉慢慢的散了,声音也弱了下去。

“父皇,父皇……”凤容莫发现不对,赶紧叫了两句。

“莫儿,莫儿,孩子……你没后,但是凤家以后,江山,江山传,传……”

凤千君手无力的耸拉下来,头往一边一偏,凤南国一代明君,就这样离开了,只是到最后,因为凤容莫无后,江山的传人却成了他的未了心愿,到死也没力气说出凤容莫之后的皇位是传给谁。

也许,再怎么样的心怀磊落的明君,这种情况也会心有不甘吧!

他有三子两女,三子中太子凤容莫继承了大统,却被害得无后,二子谋反被贬为庶民软禁在曾经的二皇子府,三子凤容染身有残疾,打小自卑,有没有后,还是个未知数,纵观三人的皆无后,至少在他死前,是寻不出后继之人。

“父皇,父皇……”凤容莫凄厉的喊了声,抱着凤千君哭得像个小孩。

“皇弟……”安王爷老泪纵横。

“太上皇……”桂公公也是一把老泪直流。

安王妃和唐黛二人相互扶持着,也红了眼眶,凤容若则紧抿了薄唇,身上散发着悲伤,他知道皇伯至死都放心不下莫儿,放不下凤南的万里江山。

回安王府的路上只有安王妃和唐黛二人,凤容若和安王爷留在宫中,帮凤容莫料理诸事。马车缓缓的行驶在京城的街道上,二人都不说话,马车中的气氛有些沉闷。

凤千君是个明君,对臣民呵护,很家人也很大度,不真正触到了他的底线,极少杀戮,所以,众人对他还是有感情的,他这一走,无论臣子和家人对他都不舍。

唐黛掀开马车帘子,往外望去,街道上依然热闹往来,这和平的景象,是无数人付出的汗水和热血才能得来的,这些人当中包括凤南国的太上皇凤千君和现在的皇上凤容莫。

就在唐黛思绪万千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

“楚时,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唐黛掀开帘子。

“小姐,前面好像出事了,许多人挡住了路。王妃娘娘,世子妃你两稍等等,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楚时回了唐黛,往前面走去,不一会儿,楚时回来了。

“世子妃,前面两辆车撞上了,一辆好像是兵部侍郎秦家的马车,还有一辆没有标志,不过听里面的下人说,说是护国将军府世子妃你家的马车,也不知道马车里有谁,现在两家的下人正吵得不可开交,主子还没出来,也不知道是受伤了,还是不出来。”

“我家的马车?不会是我娘吧?母妃,你在车中,我去看看。”唐黛一听,立即同安王妃打声招呼,往马车外走。

“小妞,要不要我一起去?”安王妃也有些担心。

“不用,母妃,外面人太多,你就在车中呆着。”唐黛说完,迅速的跳下了马车,挤到人群当中去了。

唐黛走进去一瞧,一辆车上有个大大的秦字,一辆车上没有标致,但她认识,这就是将军府她家的马车。此时,对方车上的主人,一个男子下了车,而这边,只看到庶妹郑叶和她的一个贴身丫鬟站在车外面,两个人身体颤抖着,正拿眼瞪着那男子。

“模样长得还是挺周正,只是说话不惹人喜,什么叫做是我们的马车撞了你家马车?还说自己是将军府的小姐,将军府的小姐,我倒是知道,一个没用的蠢货差点害了自家,然后自杀了,尸体被二皇子府扔进了乱葬岗,还有一个嘛,算是争了点光,嫁进了安王府,搭上了凤世子这条大船,我可从没听说过将军府还有个三小姐。”那男子一脸鄙视的看了眼郑叶。

唐黛静静的站在人群中,今天穿了一身素色衣裳,不是很显眼,旁边也没有人认出她是安王府的世子妃,她想看看这男子到底想干什么?!

“明明是你的马车撞翻了我家的马车,害得我家的车夫都撞破了头,你还抵赖?不管我们小姐是什么人,你撞伤了人,赔车,替我家车夫看伤天经地义,真正是无赖。”

郑叶身边的丫鬟比郑叶要大个几岁,倒是个不怕事的,护着郑叶,梗着脖子跟那男子争辨,唐黛不禁看了那丫鬟几眼,不错,是个知道护主的。

“谁看到是我们家的马车撞到你家的马车?谁看到?你,你,你?”那男子做了一副无赖相,指着众人,这人群中可是有人认识他的,就是一个泼皮无赖,谁敢招惹了他?想家破人亡差不多。他的手指到哪,那些人立即害怕得摇了头。

“哈哈……呐,没人看到,我说是你先撞的就是你先撞的。怎么样?小妞儿,你若是肯跟了我,别说赔你一辆马车,给你车夫治伤,我给你买宝马香车都不成问题。”

围观人群的瑟缩让这男子更加肆无忌惮,走到郑叶面前,打量着她娇好的脸蛋,眼中色意更甚,往前走了几步,郑叶吓得倒退几步,那丫鬟紧紧的护着郑叶,挡在她面前。

“我告诉你,我说我家小姐是将军府的三小姐你不信,你要是敢伤了我家小姐一根毫毛,我家大将军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我家大小姐也不会放过你的,整个京城人谁不知道我家小姐对家人极其护短,你伤了她的妹妹,看她不收拾你。”

那丫鬟身子微微发抖,努力镇定,可见她此时也是害怕的,可是还是极力想吓退那男子。

“哈哈……你们听到了没有,听到没有?还将军,还大小姐,我看你就是拉了将军府的虎皮来蒙鼓,打得很响……哎哟哟,我好害怕呀,好害怕!”那男子色笑着看了二人,很是猖狂。

“我们的马车不要你赔了,马夫也不要你治了,我们走。”郑叶拉着丫鬟,转身要走,一直捂着头,头还在往外流血的马夫上了马车,准备等二人进车后赶车走。

“你们往哪里走?是你们撞的我们,不赔钱想走,没门!”那男子一个快步拦在二人身前,伸手要去拉郑叶。

唐黛的眼神冷了下来,打量着那男子,穿的倒是人模狗样,生得也不赖,但是只要一出声,就是一个大无赖。而且,她现在看明白了,这男子之所以耍无赖,目标就是郑叶。

“啊……痛,痛死我了!哪个王八蛋拿针扎老子。”

那男子突然跳了起来,手捂着刚刚去抓郑叶的手,那只手此时痛得他想剁掉,一息功夫,脸上的汗就滴了下来,唐黛是个大夫,扎针肯定要往最痛的痛的穴道上扎,若不是刚刚宫中太上皇驾崩了,不想惹事,她会拿刀剁了他的手,敢碰她们将军府的人,活腻歪了。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给围观的众人吓了一跳,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扎了兵部侍郎家的大公子?还是唯一的独子。他们刚刚可是看到了那女子拿了长针扎了他一下,他就痛得跳了起来。被那男子吓到的郑叶,一回头,看到是唐黛,两眼立即亮了起来,然后瘪了瘪嘴,眼中含着泪看着唐黛。

“大姐!”

“大小姐。”那丫鬟也认出了是唐黛。

“没出息,将军府的三小姐被人欺负成这样?!去,扁他。刚刚他哪只手抓你的,拿这针扎他哪只。”唐黛将长针递给郑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