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三萌宝抓周/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姐,我不敢!”郑叶看看那凶狠的男子,缩了下脖子。

“大小姐,我去。”那丫鬟自告奋勇。

“让她去,今天她要是这点胆子都没有,就不是我郑月的妹妹!”

此时围观的人的总算是看明白了,刚才那丫鬟说得对,那个女孩的确是郑府的三小姐,而这个女子是郑府的大小姐郑月,也是神医县主,安王府的世子妃。我滴个乖乖,看那要吃人模样,对家人还真是护短。

“哎,哎……你们要干什么?我这胳膊不能动了,你们还要扎,你们大胆,我要回去告诉我爹爹。”

那男子看着眼中仇恨的盯着他,手上拿了根冷光闪闪的银针,正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的郑叶,心中一慌,装腔作势的大叫,他刚刚可是听清楚了,那女子自称郑月,她是安王府的世子妃。

然后,然后的然后,那男子见虎视眈眈的郑叶已经靠近他时,往自己马车上蹿去,可是还没蹿到马车门口,就被人挡住了,是唐黛的影卫,影子。

“也就那点出息,哼,还以为有多大的胆子呢。”唐黛抱着双臂,看着被郑叶追得抱头鼠蹿的男子,鄙视道。

“啊,痛,啊,痛……”

“姑奶奶,姑奶奶,别再扎了,别再扎了,手下饶命!”

“啊,啊……你们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是我有眼无珠。”

男子发现自己始终逃不过郑叶的追踪,前面无论他逃到哪个方向,都有影子在堵着他,后面郑叶猛追猛扎,扎得他鬼哭狼嚎,向郑叶求饶。

围观的人看着他的惨象,个个想笑又不敢笑,怕被他报复,只好憋着,憋得好辛苦。

而他带来的下人,被影子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好干瞪眼看着自己的公子身上被扎成了无数个小血洞,郑叶出了气,停了下来,站在那气喘吁吁,小脸因为用力扎人和奔跑,红彤彤的,出了细汗。

“大姐,我扎了他,扎得他向我求饶。”郑叶跑到到唐黛面前报功劳,一双大眼亮晶晶,她喜欢大姐,大姐太厉害了。

“恩,现在心中还害怕吗?”

“不怕了。”

“还生气吗?”

“不生气了。”

“记住了,以后只有你欺负别人的份,不许别人欺负你,谁要敢欺负你,你就好好的欺负回去,别给你大姐我丢脸,懂吗?”

“大姐,我知道了,以后只许我欺负别人,不让别人欺负我。”

一旁的所有人,听得直抽嘴角,倒吸了口冷气,他们现在可是认识了将军府的三小姐,以后见到她绕路走,还有,以后不能对将军府的人不敬,要客客气气的,世子妃简直是天下第一护短之人。

“服气了吗?”唐黛缓缓走到那男子身前,淡淡的看了眼他一身的狼狈,锦衣上全是小洞和血迹,那是郑叶的杰作。

“服,服气了。”那男子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招若了眼前的“姑奶奶”。

“服气了赔钱。”唐黛对着他手一伸。

“好,好,多,多少?”那男子乖乖的伸手在怀里掏银子。

“我这人做事向来公正,马车坏了,加上车夫的伤,再加上我的妹妹郑叶吓到了,还有耽误我的珍贵时间,这几样加起来,赔偿一千两白银就行。”

唐黛淡淡道,伸出的手依然没有收回,那男子气得发抖,但还是忍气吞声,肚中则腹诽,怎么不去抢?这世子妃的心比他的还黑。就那破马车,就那个受了点伤,竟然讹诈他一千两银子,但手上还是不慢,将怀中的银票全部掏出来给了唐黛,唐黛接过点了一下,正好一千两。

旁边的人,此时,不得不再次被他们的世子妃刷新了三观,不得不再次认识一下他们的世子妃,这还是那个被传为神医,才女的世子妃么?简直是讹人不眨眼的女无赖,不过,这样的世子妃,他们喜欢!

“影子,放他走。”

唐黛朝影子挥了挥手中的银票,影子一闪身,人不见了,所有的人,包括秦公子,看得目瞪口呆,影卫只有王室和皇宫中的人才有,他是真真正正的看明白了,今天这女子就是世子妃郑月,他今天看来是被她们白扎了无数针,白赔偿了一千两银子,男子咬咬牙齿,忍气吞声,灰溜溜的上了自家的马车,走了。

他再横,可不敢惹了凤容若,他要敢招惹,不用凤容若动手,他家老子估计就会动手把他扔到军营中去。

“小六,去把医箱拿来。”

小六此时也过来了,等医箱拿了过来,唐黛为马夫止了血,包扎了伤口,车夫本来不敢麻烦自家小姐亲自为他治伤的,被唐黛一呵斥,乖乖的让唐黛给他治了伤。马夫坐到车前,准备赶马车回府,车身被坏了,还好马没伤着,所以还可以赶回去。

“大姐,我……”郑叶看了看自家的马车,双眼看着唐黛。

“怎么了?还不上车回府?在这丢人现眼。”唐黛瞥了眼郑叶。

“大姐,我想跟你去,我想看看大姐你的孩子,母亲说大姐的孩子可好玩了,可是我一次也没有见过。”郑叶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唐黛。

“你先回府,跟夫人和左姨娘说声今天发生的事,让他们二人不要担心,就说三小姐没什么事,跟我回王府了。”唐黛看着郑叶可怜的小眼神,想了想,抬眼看着车夫吩咐道。

“是,小姐,那我走了。”车夫赶着马车回将军府。

“走吧,跟我回王府。”

唐黛看了眼郑叶主仆二人,自己走在前面带路,郑叶开心得笑眯了眼,忙跟上,今天虽然被吓了一回,但是也是值得的,终于可以跟着大姐去王府看看三个小外甥了。

“小妞,没事吧?”

安王妃看了看唐黛和她身后的郑叶主仆二人,眼神中闪着担忧,问她。

“母妃,没事。天子脚下,能有什么事?!”

唐黛笑眯眯的回了安王妃,她绝不会说她刚刚怂恿庶妹扎人来着。

“没事就好,走吧,回府。”

回到安王府,安王妃把王管家叫来,叮嘱了王府的相关事宜,主要是三个孩子的照顾,因为明天她和唐黛得去宫中,唐黛是晚辈,得去为凤千君守灵。

郑叶如愿的见到了三个小外甥,兴奋得围着三个萌宝直打转,嘴中像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问奶娘三个萌宝的事,三个萌宝看突然来了个小姨,也是很好奇,三双黑眼珠瞪着郑叶,打量着她,但是不靠近,因为,他们不认识。

特别是老二,很傲娇的打量了郑叶一番后,调转小屁股,扑到娘亲怀里,再也不看这个对他什么都好奇的小姨,心中默默吐槽,还是大人呢?!问的话简直是太幼稚。

在王府中吃完晌午饭,唐黛决定亲自送郑叶回府,正好顺便回去看看娘亲,再过三天就要过大年了,明日进宫守灵,大年前没有时间再去将军府,今天抽点空去看看。

回将军府的马车上。

“大姐……”郑叶叫了唐黛一句,后面的话没有问出来。

“恩?有什么事?要问就问,吞吞吐吐的干嘛?”

唐黛瞥了眼郑叶,这个瑟瑟缩缩的性子得给她掰正过来,以前在府中她事多,与她接触的不多,还真没发现她这性格。

“哦,那,那个阿夕大哥哥什么时候还会回将军府家中?”郑叶被唐黛的眼神看得发毛,把心中的话问了出来。

“他啊!他跟公主府的欧阳公子一起走了,若是二人还在一块儿,应该回来快了。太上皇驾崩,欧阳公子得回来祭奠。咋了?你想他了?”

唐黛眼中立即现了八卦的眼神,但面上还是装作严肃问郑叶。

“恩,是,是想……啊,不,不是,就是随口问问。”郑叶小脸一红,结结巴巴的否认。

“出息!想了就想了,没想就没想,还不敢承认。你喜欢阿夕哥哥?”

“……”郑叶。

一万只乌鸦从头顶飞过,这是今天大姐姐第二次嫌弃她没有出息,不敢扎人没出息,不敢说真话没出息,反正是没出息,她都快哭了,没想到平时看到温婉的大姐姐竟然这么彪悍!

“问你话呢?”

“啊?啊!是,是的,大姐姐,阿夕大哥哥长得很好看。”郑叶回过神来,害羞的说了句。

“这才像我妹妹,想了就是想了,喜欢就是喜欢。不过,我倒是奇怪,就因为阿夕哥哥长得好看,你就喜欢他,这京城,长得好看的公子多的是。”

唐黛撇了撇嘴,阿夕是长得俊,可是与好的比,最起码与欧阳清和凤容若比,算不上是很好看,没想到他在将军府住了段时间,竟然让郑叶这个小丫头动了春心。

等他再回来,她可得好好的问问他后面的打算,郑叶要是真是喜欢上了阿夕,阿夕也不反对的话,那阿夕得对自己的人生再重新做了规划,像现在这样在外流浪可不行。

“不是的,大姐,阿夕哥哥不仅是人长得好看,他对人很温柔,脾气好,从不认觉得我是将军府的庶女,就低看了我,他还帮我打跑了欺负我的坏人。”

郑叶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唐黛,小脸红扑扑的,有些害羞,有些激动,有些兴奋道。

“哦,是这样啊!那阿夕哥哥知道你喜欢他吗?你又知道阿夕哥哥喜欢你吗?”

原来郑叶喜欢阿夕是有原因的,阿夕曾救过她,但没有具体问是什么事,只出言提醒郑叶,阿夕看着是一枚暖男,但是有些事一旦认定了也会一根筋,一条路走到底,她不希望郑叶失望,受到伤害。

“他不知道,我没跟他说,我就是怕他不喜欢我,我若说了,他连理都不理我了。”

郑叶听了唐黛的提醒,眼神暗淡了下来,沮丧失落的回了唐黛。

“那等他下次回京城后,你自己主动去问问他,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但是不能因为害怕,胆怯,就不去寻求答案,不管他是不是喜欢你,至少你努力过了,没有给自己留下遗憾,懂吗?”

“我懂了,大姐,谢谢你,你这一说,我觉得我所有的想法都不足为惧了。但是,如果阿夕哥哥说他不喜欢我,我又该怎么办?!”

“那你就继续努力,努力去感动他,直到他喜欢你为止。当然,若是你觉得你所有的努力都做了,他还是不喜欢你的话,那你就要选择适时的放手。”

唐黛说完,在心中鄙视了下自己,搞得自己像爱情专家一样,其实,她真不怎么懂感情这玩意儿,在前世不用说,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这一世,她和凤容若之间,开始应该算是凤容若主动的,后来,算是两情相悦。

“为什么不再继续,而是放弃?”郑叶打破砂锅问到底。

“因为你所有的努力做过了,对方还是不喜欢,那只能说明一点,不是你不够好,而是对方看不到你的好,他喜欢的人不是这种类型的,你感动不了他。你再继续纠缠,对于他来说是不胜其扰,对于你来说,就变成了偏激和执拗。既要勇敢,但也要尊重自己。”

“哦,我明白一点点了。”

郑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对于情窦初开的她来说,要理解这些,显然有些难,唐黛也不继续解释。

“大姐,以后我可以常去王府看你吗?我觉得大姐懂得好多,姨娘不能解释的,大姐你都能解释,我也能听懂。”郑叶眼神期待的看着唐黛。

“当然可以,没什么不可以的。”

郑叶不是郑莎,郑叶以前不接近她,因为她是庶女,尊卑有别,后来因为将军府的人打入大牢被唐黛救后,郑明和郑叶对唐黛的态度明显的变了,对她有依赖,有敬佩,也愿意接近她,虽然不是一娘所生,但也是妹妹,唐黛也乐得她能这么亲近她,乐得她上进,愿意问她,郑明和郑叶优秀了,爹爹郑柏也会很高兴。

将军府王夫人院内,王夫人和郑国,上官明珠三人正在议论太上皇驾崩之事,王夫人手上抱着小孙女,一边逗着她,一边同儿子,儿媳说着话,见唐黛领着郑叶进来,忙招呼她,并不惊讶,因为马夫回来同王夫人说了郑叶今天街上碰到无赖的事。

“娘,大嫂,大哥,你们三个都在啊!”

“月儿,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王夫人问了唐黛。

“还有三天就过年了,这宫中的事你们都知道,明天得进宫去守灵,这些时间我和容若不能回府,所以今天过来看看,顺便把叶儿送回来。”

“哦,宫中的事知道了,刚刚正跟国儿和明珠说这事呢。今天叶儿在街上是怎么回事?马夫回来大概说了些。”

“哦,是这样的,今天……娘,以后,叶儿出去,身边派个会武功的人跟着,这事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上次还是正好阿夕碰到了,打跑了坏人。”唐黛将今天的事仔仔细细的再说了一遍,并提了建议。

“还好今天是碰到了你,娘知道了。叶儿,以后不仅是你出府身边得带个人,还有,就是将军府有事,或者在外面宴请时,得多带你出去走走,让那些眼瞎的认识认识你,免得出了这样的事,你自己吓死了,又得罪了人。”王夫人立即叮嘱郑叶。

“谢母亲,叶儿知道了。”郑叶忙应下。

“大哥,郑明现在跟着你去了兵营?”唐黛由郑叶想到了郑明。

“恩,自从出了郑莎的事后,爹爹很是自责,觉得是自己没有教养好,才给将军府招了祸事,所以后来就亲自管了明儿的事,将他带进兵营,放到我的下面让我管着。”

“哦。”

唐黛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以前郑柏因为喜欢王夫人,爱屋及乌,也只喜欢他和王夫人生的子女,对庶女庶子都是放养的态度,假郑月的事给他很大的打击,于是就抓了郑明的管教,幸而郑明还小,还来得及。

郑叶回了自己的院子,去见左姨娘,免得娘亲担心。唐黛同王夫人,上官明珠,郑国说了一下午话,在将军府吃了晚饭才回安王府。

三天后过大年,凤南国的京城过年头一次这么清冷,因为太上皇驾崩,家家户户都得守丧,不能放鞭炮,宴请……等等,所以这个年过得是静悄悄。

大年初一,在宫中忙着的安王爷,安王妃,凤容若和唐黛同凤容莫打了声招呼,全回了安王府,今天不仅仅是凤容若和唐黛的生日,还是三个萌宝一周岁的生日,虽不能宴请,但家里人小范围内庆祝一下还是必须的,而且,按照风俗,要给三个孩子抓周。

安王府大厅中的大桌上,物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从吃到玩,从穿到用,金银财宝,小剑小刀,印章,书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大杂货铺,知道的,是给安王府的三个小公子抓周用的。

三个奶娘抱了三个穿得一新的三个小萌宝走进客厅,唐黛和凤容若看着桌上的东西,二人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敢说这是让孩子抓周?不是让孩子做杂货铺的掌柜?!

安王爷和安王妃二人看着满桌的物品,两张脸笑成了两朵菊花,给了王管家一个满意的眼神,这东西准备得甚是齐全。

一旁观看的武神则在心中鄙视了一下,哼,凤千煜是越老越不知道低调了,哼,那支他问他要了许久都不给他看看的宝剑,这时候竟然拿出来了,拿出来给三个小不点抓周,真是看着眼红,又不能抢,跟小不点抢东西丢人!

三个萌宝一进大厅,看到桌上的东西,个个双眼铮亮,蹒跚急切的走到桌边,却是看到不到,桌高人矮,急得三个小家伙死命的叫娘。

“娘,娘……抱抱,抱抱……”二萌宝跑到唐黛面前,张开了小手,让唐黛抱他到桌上去,桌上有好东西。

凤容若和唐黛,安王爷一人抱一个,抱到了大桌上,让三个在上面爬着选择他们喜欢的和最终舍不得放下的东西。说是最后不放下的物什,就能大概知道三个孩子将来是什么样的人,唐黛和凤容若虽是不信,但安王爷和安王妃信呐。

所以三个萌宝一抱上桌,大家都围在边上看着,安王爷和安王妃紧张的看着三个在那抓东西玩,抓了半天,玩了半天,唐黛和凤容若倒是一脸的淡定,随便三个小不点抓了什么,都宠辱不惊,云淡风轻的看着,可是安王爷和安王妃二人觉得自己的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

首先是大萌宝抓了支女人的金钗在手上,还抓在手上把玩了半天,就在安王爷的脸黑得像关公,以为大萌宝长大了不过是酒色之徒时,大萌宝扔了手中的钗子,爬到了安王爷拿出来的,武神心痒痒的那支宝剑前,两手抓了起来,可是剑有点重,抓不住啊,大萌宝急了,对着安王爷大声求助。

“爷爷,爷爷……帮宝宝,帮宝宝。”

大萌宝急得满脸通红,安王爷一张脸却笑成了一朵菊花,飞速帮大萌宝拿起了剑,陪他玩,玩到最后,大萌宝再没有换别的东西,大萌宝抓周成功,他看中了宝剑。

“王爷,看来除了世子,你的后继又有人了咯!”

一旁跟着的王管家自是知道安王爷的心思,说了他喜欢听的话,安王爷满意了,心中大喜。

“王魁,今天你办事办得极好,三位公子抓周结束,重赏。”

“哎哟……王爷,不敢居功,这是老奴份内的事。”王管家恭敬的笑着道。

“说赏就赏,叽歪啥,娘们一样。”安王爷一脸笑的假意嗔怪了王管家。

“是,谢过王爷,谢过王妃,世子,世子妃。”王管家一一谢过,安王妃和凤容若,唐黛三人都对他笑笑,表示他们三人也满意,赞赏王爷重赏,孩子高兴,老人开心就好。

大萌宝抓周结束被抱到一边,玩着那宝剑。桌上就剩下了二萌宝和三萌宝,三萌宝把桌上的东西摸了一圈后,最后选了一本书,一个印章,左手拿书,右手拿章,左看右看,两样一样都不想放下,口中滴落了一串口水下来,看得围着的众人哈哈大笑起来,三萌宝没再换其他的物品,这让安王爷和安王妃也甚是满意,只要不是贪财爱酒色的,心中就舒服得狠。

凤容若和唐黛看着安王妃和安王爷脸上的满意样,都抽了抽嘴角,不过二人也高兴,不管信与不信,灵验不灵验,至少孩子手上的东西不是俗物。

三萌宝也被抱下了桌,桌上就剩下二萌宝了,他同哥哥和弟弟一样,将桌上的东西都摸了个遍,但是很快就放下了,左爬右爬,最后干脆坐在桌子中间,环首四顾,小眼神淡淡的,仿佛这桌上的东西都引不起他的兴趣。

安王爷和安王妃此时倒是不着急,难道这桌上的东西都是二萌宝不感兴趣的,包括大萌宝看的宝剑,三萌宝看中的书和印章,二萌宝前面都是抓到手上欣赏了一会就放下了。

凤容若和唐黛对视了一眼,看着二萌宝坐在桌中,颇有三分指点江山的意味,随着他的长大,他眉间的红色莲花越来越红了,不似他出生时,淡得若是不仔细看都看不到。

“宝宝,来,来娘这儿。”知道再等下去也是没有结果,唐黛伸手抱二萌宝,这些东西都不会是二宝看中的东西,他看中的,放不到这桌上来。

“娘……”

二萌宝娇娇的叫了声唐黛,眉开眼笑的爬到唐黛面前,伸手让娘亲抱,唐黛一把抱起他,在他额上亲了下,亲得二萌宝咯咯直笑,开心的伸了小手,抱住唐黛的脖子。

“若儿,小妞,二宝宝不抓了?”安王爷问了二人。

“不抓了,这里没有二宝宝喜欢的东西。”凤容若笑着回了安王爷和安王妃,众人一听,明白了,二公子定是个奇才,所以不喜欢这些常人喜欢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