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入主东宫/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年后。

欧阳清坐在安王府凤容若的院内,瞪眼瞅着坐在对面软榻上,正一脸笑的看着怀中睡得正香的女儿的凤容若。

凤容若手上抱着的是他的两个月大的女儿,凤歌小郡主,大名凤歌,小名歌儿,名字是凤容若给取的,意思是女儿的来临,让他高兴得想高声歌唱,虽然唐黛非常嫌弃这名字,但是拗不过女儿奴的凤容若,更何况安王妃和安王爷表示,这名字很合适女孩儿,支持凤容若。

于是,唐黛以一敌三,败北!

“表哥,你能把宸儿过继给皇上做儿子,为什么我就不能认琛儿为义子?你偏心!”

欧阳清表示很愤怒。

(当时三宝出生后,三宝的取名安王爷一直不能定下,直到周岁后,经过安王爷和凤容若的几次商量,最终定下,给大宝取名凤玄玢(bin),二宝取名凤玄宸,三宝取名凤玄琛。)

“你喜欢,自己找个人生一个不就得了,莫儿是不能生,你也不能生?怎么一个两个的盯着我的儿子,欠揍。”

“……”欧阳清。

凤容若回答得云淡风轻,欧阳清却郁闷得够呛,其实凤容若自己也很郁闷,三个儿子,二儿子过继给了凤容莫为子,还有个师父武神在身边虎视眈眈,没出生就盯着想要抱回山里教武功,若不是凤容若顶住压力不同意,把师父哄进皇宫陪二儿子,教二儿子武功,三儿子就要给他抱跑了,三个儿子就大儿子是长子谁也没敢动那心思,他和黛黛辛苦一场,这么多人来抢,他能答应欧阳清做干爹吗?!

原来,在那次凤容莫来过安王府后,大家的想法就已经成形,就是二萌宝了,但最后凤容若和凤容莫迅速决定的是却是一件偶然,却又必然的事件。

凤容莫在那次的半个月后,又来了一趟安王府,在凤容若的书房内,三人秘谈这事,凤容若,唐黛,凤容莫,当然还有凤容莫的小迷弟,跟屁虫二萌宝。

三人商量说,此事得找个好的借口宣布,当时,大家都知道凤容莫被人下了绝子药,唯有唐黛说她能治好,现在说了,无异于是自打嘴巴,所以,只能说是治到现在为止,唐黛已尽力,对凤容莫的病已尽力,且,不能生子之事,先皇去世时,已然知道此事,遗命是将凤家的孩子过继给凤容若为子。

但是这样的大事,必然会在朝堂上引起轩然大波,恐怕还会有人阻止反对,如果有人反对,该如可处理,如何应对等等,但,让凤容若三人意料不到的是,静静听着大人说话的二萌宝竟然插了一句话。

“罪魁祸首,杀之!反对者,杀鸡骇猴!”童音掷地有声,甚至是带着狠厉,眼神冰冷。

这一句话一出,不说凤容莫,就连唐黛和凤容若都惊呆了,这是一岁多孩子说出的话?!等三个人从恍然中回过神来,看向二萌宝,二萌宝一副与年龄相符的孩儿样,可爱的对着三人嘻嘻笑,露了几颗小白牙。

这让三人有瞬间的错觉,刚才那一句话根本不是二萌宝所说,但是,他们知道,这就是他说的!

凤容若三人没有继续追问二萌宝,但是三人共同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他们做的事是对的,一岁多的孩子有这样王者的气势,凤南的江山在他的手上,必定发扬光大,于是三人迅速做出了决定,就按二萌宝说的去做,这也是刚刚他们商量时的想法。

然后,凤容莫在早朝上宣布了他的决定,并将贤妃从冷宫中带了出来,凤容烨从二皇子府带也带到金銮大殿上,那二人虽是关了许久,态度依旧嚣张,他们认为凤容若不敢拿他们二人怎么样,不全杀了他们,依旧对凤容莫冷言冷语,不屑的供认态度,让众臣明白,凤容莫,他们现在的皇上,的确被害绝育。

凤容莫当场下旨,原贤妃,魏氏,以及原二皇子凤容烨为了争夺皇位,手段残忍,毒害先皇,让先皇早逝,残害兄弟,导致自己绝育,并设计毒害小皇子凤容染从马上摔落,终身脚上落下残疾,不能正常走路,立即将二人押往天牢,次日午时问斩,并且自己亲自监斩。

凤容莫的突然铁血手段,让那一小部分想反对凤容若的二子过继给凤容莫的人,也闭了嘴,别说是当今万人之上的皇上,这事摊到他们自己头上,恐怕心中也是有恨,要不然,当初只软禁凤容烨为何在得知彻底治不好时,大怒杀弟,所以,这最后的杀鸡骇猴,直接由凤容烨和贤妃二人就做了那鸡,不用再杀了第三人为那骇猴的鸡。

恒王府知道这事后,并未说半言半语,只由凤飞舞来到安王府拜访唐黛,隐晦的暗示这事可行,她父王和大哥没什么意见,凤容轩脚下只有一子二女,就算选到他儿子头上,他也没法子同意。

一切自由天定!

最后,凤容莫顺利认了二萌宝为儿子,并当既下旨,并公告天下,封其为太子,凤玄宸正式入住东宫。

入东宫后,由武神教导其武功,并请了太子太傅教导其诗经礼书,治国之道,帝王之术。

在众人以为,这孩子不过是两岁不到的一个小幼儿,如何能学得这些个深奥的东西,却不想其屡屡说的话,做的事,让众人惊讶不已,终明白为何凤容莫选上了他,不再敢小看,朝堂上下从心中接受了这个小太子。

欧阳清满心的郁闷,但还是不甘心,看着从外走进来的唐黛,唐黛刚刚去了后花园,摘些春天的花儿,做鲜花饼,二萌宝喜欢吃她做的点心,准备做些送到宫中去给他吃,小腊八也喜欢,现在小腊八也被凤容若送进宫中做了太子凤玄宸的陪读,武功由武神一并教导。

“黛黛,嫂子,我要做琛儿的义父,我要认他做我的干儿子!”

“你跟你表哥说不就得了,他同意,我没意见。”唐黛放下手中的装着花瓣的篮子,知道他是在凤容若那吃了瘪,转而来找她。

“他不同意!”

“他不同意,你就自己生一个呗。”唐黛挑了挑眉。

“……”欧阳清。

不愧是夫妻,一床被子不盖两样人,说的话和凤容若的一模一样。

“清儿,你也该找一个了,你哥哥的儿子都进了国子监念书做学问了,你不能总让皇姑姑为你操心操劳到死。”

凤容若心中叹了口气,劝欧阳清。

“表哥,我没碰到我喜欢的,为了生个孩子随便找一个?!我不能再让笑笑的悲剧重复。”欧阳清摇摇头,眼神暗下去。

三人沉默,感情的事谁都不能勉强,勉强的结果就是悲剧。

“大姐,我来看小郡主啦!”

一声清脆的声音从院门处传来,是郑叶的声音,众人朝外看去,果真是郑叶来了,走路还带蹦蹦跳跳,也许和唐黛是亲姐妹,也许是跟在唐黛后面学的,这一年多来,郑叶的性子一改从前的瑟缩,现在的性子竟与唐黛有几分相似。

“阿夕哥哥,你快点啊,你磨蹭什么?!”

郑叶蹦跳走进院子,想到什么,又折了回去,将跟在后面的阿夕拉了进来,阿夕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任由她拉着他的手。

阿夕和欧阳清因为太上皇驾崩,回来后,没有再出去。阿夕依然住在将军府,以将军府为家,这也让对她有好感的郑叶,近水楼台先得月,三天两头去骚扰他,骚扰得阿夕直想逃,但是敌不过郑叶对着他眼泪汪汪。

郑叶是唐黛的妹妹,刚开始阿夕是看在唐黛的份上,对她加以照顾,可是后来他一回来,没几天,郑叶就跑到他院中,说她喜欢他,长大了要嫁给他,当时,把阿夕惊得把手上的茶杯都打翻了,泼了一地的茶水。

“阿夕哥哥,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上次和你说的是真的,我没有冲动!”

郑叶想着大姐说的话,鼓起勇气,挺着小胸脯,一双大眼看着坐在那正看书的阿夕,眼中是认真和执著。

“郑叶,在我心中,是把你当作妹妹看的,就像你大姐小妞一样,我没有其他的想法。”

阿夕放下手中的书,也认真的回了郑叶。

“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要嫁给你!我有两个哥哥就够了,不需要再多一个哥哥。”

郑叶几步走上前,站在阿夕的面前。

“叶叶,我……”

“阿夕哥哥,不许拒绝我,你不喜欢我,可是你也不讨厌我,我能感觉到,现在你不喜欢,可是我会等你,等你喜欢上我!”

阿夕准备继续回绝,但是郑叶却冲上来,一把抱住他,打断了他的话,对着他认真的说出自己的想法,淡淡的女儿香萦绕在阿夕的鼻尖,正如她所说,他现在没有喜欢上她,可是也不讨厌她,甚至是此刻她的拥抱也没让他反感。

“叶叶,你放开,你让我想想,给我些时间,好吗?我得好好想想。”阿夕轻轻推开抱着他的女孩儿,很严肃的回了她。

“好,阿夕哥哥,我会等你,等你想清楚了。大姐说,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是以后喜欢我了,我会很高兴,但是,如果你想清楚了,还是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对你死缠乱打,我会放手的。”

“恩?你跟小妞说了你喜欢我?”阿夕眼中现了惊讶,郑叶是个勇敢的性子,倒是与小妞有两分像。

“恩,说了。”郑叶点点头。

“她说了什么?”阿夕脸有些红。

“她说让我对你说啊,说我喜欢你啊,如果你也喜欢我,就皆大欢喜啦。如果你最后还是不喜欢,让我就放手啊……反正就这些了。”

郑叶噘嘴,把唐黛卖得一干二净,阿夕嘴角抽了抽,他就说呢,郑叶怎么会胆子这么大,原来都是那家伙在背怂恿的,她这是自己找到如意郎君幸福了,也巴不得别人跟她一样呢!

“郑叶,阿夕,你们两个来了!”

唐黛笑着对走进来二人招呼着,郑叶和阿夕二人这一年处得还不错,她也乐得见其成。

“恩,大姐,我和阿夕来看看小郡主。”郑叶笑着回了唐黛,脸上都是女孩儿恋爱中的幸福明媚。

“世子,小妞,咦,欧阳清,你也在儿呢?”阿夕也同厅中的人打了声招呼。

“就你能来,我不能来?!”心中不爽的欧阳清反堵了阿夕一句。

“你今天怎么了?更年期了?我就问你一句,这么噎我呢,懒得理你。”阿夕朝欧阳清翻了个大白眼,也不生气,寻了个位置坐下。

郑叶已经走到凤容若身前看凤歌去了,见小家伙还在睡觉,没打扰她,只瞅了瞅,走到唐黛身边。

“大姐,今天欧阳公子怎么了?脾气挺大。”

唐黛笑笑,在郑叶耳边说了事情的经过,郑叶也抿着嘴笑了。

“凤容若,小家伙睡得香,放到摇蓝中睡,别一直抱着她。”唐黛对凤容若这个女儿奴也甚是无语,孩子睡着了也不放手,抱她的时间,比抱三个小子的时间都多。

“我现在又没事,抱着她睡吧。”凤容若一脸的温柔看着怀中软软的,嫩嫩的小女儿,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歌儿小郡主的长相继承了凤容若和唐黛的优点,和她的二哥凤玄宸有八分的像,一双大大的丹凤眼,眉毛和鼻子像了唐黛,其他的像凤空若,小脸精致粉嫩,眉清目秀如画。

“怎么没事?一会儿你得去检查玢儿和琛儿的学业呢,看看二人学得怎么样了,这两个小子爱玩,比不上宸儿认真。”

唐黛很鄙视凤容若,有女万事足,两个儿子都不管了,两个孩子的学业经常是安王爷管着,一点也没尽他老子的职责,哼。

“……”凤容若。

黛黛就是嫉妒他和女儿亲近,小宝贝不高兴了,只要他一抱,就不会哭,不会闹,他必须和她亲近,现在对她好了,等她长大了,就是他的贴心小棉袄。

“大哥,嫂子。”

二人正说着话,外面走进来一人,叫了二人,抬眼一看,原来是凤清清。

凤清清回安王府后一直跟在安王妃身后,学王府大小姐应该学得一应事宜,礼仪。因身上有一半流的是是安王府的血液,人很聪明,性子和顺温婉,学得也认真,一年过后,身上已看不到当初来王府时身上的土气,已然出落成大家小姐气质,只要安王府的人不说,没人知道她打小是生活在乡村中,近一年才回安府的,而且,一手女红比安王妃都要好。所以时不时的,为唐黛的几个小孩子,绣了小衣服,小鞋子,小帽子……几个孩子的衣裳,差不多都被她包了。

“清清来了,快坐。”唐黛让座。

“表弟来了!还有客人在啊?!不坐了,我给歌儿绣了两双夏日里穿的鞋子,今天做好了拿来给歌儿试试大小。”凤清清扫了一眼厅中的人,跟欧阳清打了声招呼,阿夕她不怎么熟识,只礼貌的点了点头,再跟唐黛说明来意。

“恩,没事,都家里人。谢谢你了,歌儿现在睡着呢,等她醒了,我就给她试试。”唐黛笑着道。

“那我走了,一会儿你做鲜花饼时,派人去叫我一声,我也跟着你学学,以后要是你没时间,玢儿他们又嘴馋了,我给他们做。”凤清清准备出了院子,眼中瞥到院中的鲜花,又回头对唐黛招呼了一声。

“好,我知道了。”

凤清清走后,小歌儿就醒了,睁了萌萌的双眼,嘴巴一瘪,就要哭,唐黛知道她是饿了,从凤容若手上接过她,抱到里间去喂奶,这次因为就小歌儿一个,唐黛照顾得过来,所以就亲自给她喂奶,亲自照顾,比照顾三个皮小子用心多了。

凤容若没事了,带着欧阳清和阿夕出去,去检查大萌宝和三萌宝的学业,两个孩子安王爷给启的蒙,现在已开始系统的学习,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开始,现在三字经和百家姓已经能熟背,正在学千字文。

此时,唐府,唐风和宁未雨正在坐在厅中招待一个不速之客,户部侍郎蓝正派来的牵线媒人范承大,也是唐风的同僚,为自己的女儿,蓝蔓珠牵线唐绝。

唐绝考上状元后,直接进了户部,做了户部主事,按道理,户部侍郎蓝正是他的恩师,当日进户部前,唐风就带着唐绝去蓝府拜访过他,他这看中了唐绝为女婿是天大的好事,在唐绝面前暗示几句便可,不用这么兴师动众的派了牵线媒人来唐府。

但唐绝是谁?!安王府凤世子的小舅哥,神医县主的三哥,当今太子的舅舅,他哪敢大爷啊,虽然蓝正也暗示过,但不知唐绝是不懂,还是无意于他家的女儿,所以只好用了这法子,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双方都不尴尬。

“唐风,唐大人,不知刚刚我说的事,可是可行?”唐风的同僚,牵线媒人范承大胖乎乎的脸上现了笑,笑得一双小眼成了缝隙,几乎没入不可见。

“承大,今天麻烦你跑一趟,辛苦了。但你说的事,我却不能做主,我这三弟的性子喜自由,不服人拘束,又因我小妹安王府的世子妃极支持他这爱自由的性格,他呀,就是玩大的,人聪明才考了个状元出来。所以啊,这事我得同他,还有同我妹妹商量商量,才能回复你,真不是我托大,咱俩是同僚,我可是有啥说啥。”唐风也一脸笑的回了范承大。

“是,是,我知道你的性子,是个直爽的,有啥说啥的人,也知道世子妃是个极护短的,对家人极关心爱护。我今天来也就是转达一下蓝大人的意愿,没有一定此次就要你们的回复。”

范承大听了唐风说的,觉得也是事实,看来蓝大人以前对唐小大人的暗示不够明显,唐家的家人心中都没有数。

“好,好,那容我与他们再商量商量。承大你难得来一趟唐府,今天就在这吃晌午饭,我贱内做饭的手艺可是跟我妹妹学过的,味道还不错,中午让她露一手,你留下来尝尝。”

唐风留饭。

“既是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留下来尝尝嫂子的手艺正合我意。”范承大一双小眼睛笑得都没缝隙了,想不到今天来做牵线媒人,还能蹭到一顿饭。

“范大人,那你与我相公稍坐,我去厨房。”宁未雨听了唐风这一说,知道他是要搞好同僚关系,立即站起身同二人招呼了声,去了厨房。

房间内,偷听到外面谈话的李静,正眼泪汪汪瞪眼看着唐绝。

“三哥,有人来给你做媒了,他们嘴中的蓝小姐是不是就是你上面那人的女儿?你是不是动心了?”

“你呀,小傻瓜,都这么大了,还不懂我的心?你看自小到现在,我看中哪个女子了?!我答应你,等你长大了,我考中状元就娶你,不会失信于你的。娘都在家为你准备了嫁妆,娘可说了,你既是她的女儿,以后也是她的儿媳妇。”唐绝将李静拉入怀中,替她擦了泪。

“三哥……我好害怕你不要我。我没爹没娘,没银子没权,不能像其他小姐那样,嫁给你可以帮着你。”

李静眼泪叭叭的往下掉,小时候她只知道她喜欢三哥,其他的什么都不懂,可是长大了,三哥考上了状元,她也住在京城,看到的,听到的,让她知道她和三哥之间隔了好几座大山。

她现在有师姐,有三哥,如果哪天三哥也不要她了,那她就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直对她好的师姐,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爹爹一辈子不收徒弟,却收了师姐,爹爹是为她找了个大靠山。

“说你傻就真的傻,他是我的上司,我怎么不知道他的想法,他几次暗示于我,我装作不懂,就是为了不让彼此尴尬,那蓝小姐再好也是姓蓝,不是你,你是我从小就喜欢的女孩儿,懂吗?快别哭了,也别乱想。等家里娘亲准备好了,我们就回唐家村成亲。”

唐绝伸手抱了李静,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个吻,虽然李静和唐绝平日里很亲近,但从未越了底线,也没有这样亲热的举动,最多拉拉手,抱抱,这被唐绝亲了一下,李静的小脸立即红了,停了哭泣。

“三哥,我相信你!”李静害羞的看了眼唐绝,挣脱了他的怀抱。

“恩,相信就对了。你记着,我妹妹,也就是你师姐是安王府的世子妃,还有宸儿是当今的太子,未来的皇上,我们唐家,不管是我,还是别人,都不需要去娶了谁来壮大家族,或是帮了自己的忙。只有别人要攀我们唐家的份,懂吗?!”

“三哥,我懂了。”李静点了点头,的确,三哥不需要娶其他有权有钱人家的女儿来帮助自己,因为他根本不需要,是她自己想多了。

“恩,去吧,去找嫂子,给她帮帮忙,再看看天天去哪玩了,下午我俩带着天天去安王府玩儿去,去看看你师姐,还有小郡主歌儿。”

“好勒,我知道了。”

李静一听,要去看师姐的女儿,高兴的应了声,往外走去,唐绝望着李静出去的背影,沉思了半晌,摇了摇头,静儿自他爹爹走后就特别的依赖他,跟在他身后到处游学,平日里很坚强的一个女孩子,在他面前就特别爱哭,遇到事一双大眼睛内,泪水不要钱似的往外淌,可是自己就是受不住她流泪,不管什么事,只要她一哭,立马举手投降,唉,看来,这辈子就砸在她手上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