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阻止红杏出墙/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你自己想想。想我当时不也是在乡下呆了十三年,才被将军府认回的,你千万不能妄自菲薄,降低了自己的要求。”

“恩,我懂,不会的。”

凤清清感激的看了眼唐黛,她突然觉得回安王府,是娘和舅舅做的最明智的决定,虽然回来,没在娘亲身边,可是安王府给了她新的生活,有父王和母妃的关爱,有大哥和嫂子的关心,很值当。

唐黛和李静做完鲜花饼回来,唐绝小歇一会醒了,坐在厅中和凤容若说着话,小歌儿也已经醒了,一看到娘亲,小嘴中哼哼着,小身子扭着,是要唐黛抱,唐黛洗了手,抱她到里间又给她喂了一次奶。

喂奶出来,凤容若伸手接过小歌儿,唐黛拿了小篮子装了半篮子鲜花饼,让唐绝带回去给家中的人尝尝,再让诗芫端了一盘子到安王妃院中去,给安王妃,安王爷和两个萌宝吃,顺便把小天天接回来。

“三哥,金狗哥哥这段时间来过家里吗?”

唐黛坐下问唐绝,唐雨顺自她成亲后,与她联系的不多,安王府仅来过两次,一次是她与凤容若成亲,还有一次是三个宝宝百日办喜宴,两次都是来恭贺,开始唐黛很是奇怪他怎么和她联系少了?!

神经大条的她并不知唐雨顺很早就喜欢上了她,只是后来一次唐雨顺和唐风,唐绝一起吃饭喝酒,心情不好喝醉了,把心中的心思露了出来,说此生他会默默守望着她,只要她过得好,他就好。

唐绝跟唐黛说了这事后,唐黛没敢再主动联系他,一是怕凤容若这大醋坛子吃醋,二是既然他心中有苦,觉得避着她好些,那就让他避着吧,只是他说不成亲守着她,让唐黛心中压力颇大,若是村长爷爷他们知道了,她真是没法说得清。

“来过两次,你知道吏部的事情并不多,不过是人员考核,任免,升降之事,没我们户部忙。”

“你回去跟大哥说说,让大哥劝劝他,他这年纪也不小了,该成家了,他一日不成家,家中村长爷爷,桂花婶子,柱子叔他们就一日不放心他。村长爷爷年纪大了,还能等他几时?!”

唐黛话说完,凤容若的眼光就瞟过来了,唐黛没理这个醋坛子,屋中快闻到酸味了。

“好,我知道了,那我们走了。”

唐绝起身,抱起刚跟着诗芫回来的小天天,小家伙小脸上玩得出了细汗,小脸蛋红彤彤的,满脸的笑意,显然三个人相处得很好,玩得很开心。李静拎了鲜花饼篮子,三人告辞出了安王府,回了唐府。

送三人回来,唐黛竟破天荒发现凤容若没抱着他的小棉袄,院中的下人也不在,估摸着是抱小家伙出去玩了,凤容若一人靠在门边,似是在专等她回来。

“凤容若,歌儿呢?诗芫她们呢?”

“让她们陪歌儿出去玩了。”

唐黛的猜测没错,也就没说话,准备绕过凤容若去把明天送进宫中的鲜花饼包好放起来,哪知从凤容若身边走过时,凤容若伸手将她一把抱起,打包进屋。

“啊……凤容若,这大白天的,你又发什么疯呢?快放下我。”唐黛一个出其不意,惊呼了声,说凤容若。

“……”

没人回复,唐黛被抱进房中扔到了床上,然后凤容若侧身关门,上门栓,拉帘子,屋中暗了下来,俯身压倒,这动作,要多快有多快,如行云流水般干脆利落。

“你干嘛?大白天的发情?我累了,不侍候。”唐黛瞪眼看着压在身上的凤容若,气呼呼。

“你哪里累?我看一点儿也不累,你累了,就没心思关心那个想着要守着你一辈子的人,哼。”凤容若黑着脸,估摸着连胃中都是酸的。

“凤容若,你个小人,你竟然偷听我和三哥说话,你卑鄙,无耻,下流,黑心……”

唐黛一怔,反应过来,原来凤容若一直知道这事,只是放在心中没和她算帐,这今天她提了唐雨顺,惹发了大黄峰巢穴,捅了马峰窝,不禁想扶额,她真是自己找虐,在他面前提了唐雨顺。

“哼,我就黑心,我就是下流,反正我得管着你,免得一个不察红杏出墙!你要跟人跑了,我哭都没地儿哭去。”凤容若云淡风轻,被骂得还很爽。

“你……你才红杏出墙!滚,给老娘滚起来,谁侍候你,我要红杏出墙去。”唐黛恼怒,大骂。

“那得问我答应不答应!欠抽的家伙,今天得给你整乖了,才知道你相公我的厉害。”凤容若才不理唐黛的挣扎,捉上她的红唇,大手已经沿着下衣摆伸了下去。

“唔……放开……禽兽……大尾巴狼……”

房间只剩下了唐黛偶尔的怒骂声,她怎么打得过武神的弟子,整个就一个找虐的节奏,溃不成军。

一轮又一轮,软榻到床上,床上到软榻,床里,床沿,变着花样的整治,还用了唐黛的最讨厌的,觉得最屈辱的姿势。

最后,唐黛累得像条死狗趴在床上,又像条快死的鱼,张着小嘴死命的呼吸着空气,再也没力气骂人。

看着唐黛的确是累惨了,凤容若心中的醋味没了,火气也消了,伸手将唐黛捞入怀中,轻柔的抱着,嘴角勾起了大大的弧度。唐黛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会作死,在这个醋坛子面前提唐雨顺了。

次日,早晨一早,唐黛就带着鲜花饼,两个萌宝,和安王妃一起去了宫中,看二萌宝凤玄宸和小腊八。

一行人来到太子殿外,正好碰见凤玄宸下学回来,小小人走在最前面,穿着淡黄色的太子服,肩上蹲着小白狐,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皱着眉头,迈着小短腿儿,后面跟着小腊八,神情也似不开心,再后面就是跟着一大堆的宫人,浩浩荡荡往东宫走来。

“宸儿!”

“哥哥!”

“弟弟!”

安王妃和大萌宝,三萌宝三人望见凤玄宸,就大声的叫了起来。凤玄宸一抬眼,双眼一亮,迈开双腿,张开小手,往这边一行人跑了过来。

“奶奶,娘,哥哥,弟弟!”

“宸弟慢点,别摔着了。”小腊八在后面追着,担心凤玄宸摔倒。

“宸儿,慢点,慢点……我的心肝宝贝,你想吓死奶奶啊。”

安王妃看小小人儿跑得飞快,心肝都颤了起来,生怕摔着了,唐黛则一直微笑注视着二人,没有担心,二人都跟着武神学武功,这点路跑着还能摔着,那也是白学了。

“娘!”

“小姑姑!”

二人稳稳的跑了过来,停了脚,叫了唐黛,二萌宝扑进唐黛怀里,他好几天没有看到娘亲了,甚是想念。唐黛伸手搂住他,亲了二萌宝一口,二萌宝前面紧绷着的小脸才喜笑颜开,然后赖在娘亲的怀里不舍得出来。

“宸儿,来,奶奶抱抱,可把奶奶想死咯。”安王妃伸手抢过二萌宝,心肝肉儿一顿叫。

“母妃,进去吧。”

唐黛拉了小腊八的手,安王妃吃力的抱着二萌宝,大萌宝,三萌宝乖乖的跟在身后,往太子宫殿中走去。

“腊八,在宫中住得习惯吗?”唐黛边走边问了小腊八。

“姑姑,习惯,我陪着宸弟弟,他要是晚上想姑姑你了,我就给他故事,哄他睡觉。”小腊八懂事的点点头。

在宫中,只有他两个孩子在,凤玄宸再怎么聪明,早熟,也只是个两岁多的小娃娃,凤容莫忙于国事,也没太多时间陪着他,所以只有小腊八伴他左右,小腊八比凤玄宸大五岁,总归要懂事许多。白天,凤玄宸很忙,没有时间想爹娘,但是晚上歇下来,有时会想了娘亲,小腊八就会陪着他睡觉,给他讲故事让他安睡。

听了小腊八这一说,唐黛脚步顿了一下,心里舍不得凤玄宸,可是一想,没敢出言安慰他,只是心痛的看了眼抱着安王妃脖子的儿子,此时二萌宝正拿一双好看的凤眼看着唐黛和小腊八说话。

他以后是帝王,必须习惯孤独,从古至今,哪一个帝王不是高处不胜寒?!拥有无上的权力,掌天下生死,也就要舍去许多常人的幸福和开心,谁也不能鱼和熊掌兼得。

“恩,腊八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姑姑谢谢你,谢谢你陪着宸弟,谢谢你给他讲故事。”唐黛一如既往的夸奖了小腊八,并真心感谢他。

“不用谢的,姑姑!”小腊八被唐黛一夸一谢,小脸红了起来。

“娘,我要抱抱。”二萌宝把手伸向唐黛,唐黛看安王妃脸上出了细汗,知道她累了,伸了手从她怀里接过二萌宝。

“娘,妹妹呢?怎么没有带妹妹来?”二萌宝想软软娇娇的小妹妹了,问唐黛。

“娘走时,天还早,妹妹在睡觉。你要是想妹妹了,跟你父皇说,让你父皇有空带着你回王府看妹妹,好不好?”

唐黛温柔的在二萌宝脸上亲了一下,回了他。孩子还小,应该和家人多呆呆,凤容莫有空可以带着他回安王府多走走。

“好,父皇会答应的,父皇对我可好了。”凤玄宸点了点头,他进宫后,就改口叫凤容莫父皇,不再叫皇叔,凤容莫很是喜欢二萌宝,对他宠得狠。

“恩,父皇对你好,以后长大了,要知道孝顺父皇。”

“娘,我会的,我会孝顺爹爹和娘亲,也会孝顺父皇的。”凤玄宸小小身子紧紧的挨着唐黛,小手抱着她的脖子,舍不得放开,向唐黛保证着。

到了殿内,唐黛把鲜花饼拿了出来,留了些出来给凤容莫,余下的分给二萌宝和小腊八吃,大萌宝和三萌宝也凑热闹的一人拿了一块放在嘴中慢慢的,细细的吃着,其实两个小家伙在家中吃了好几块,只是看着二萌宝和小腊八二人吃,仿佛这鲜花饼的味道更好似的也要吃一块。

吃完鲜花饼,三个孩子就玩在了一起,小腊八认真的在一旁陪着,照顾着三人,一副大哥哥的样子,看得安王妃直点头,唐黛也笑了。

一行人在宫中陪着凤玄宸吃过晌午饭,准备回王府,因为凤玄宸要去歇规定的午休了,午休后还得去太学上学,宫中对他的作息时间要求很严格,凤玄宸不舍的送了娘亲,奶奶,哥弟,眼神中满是不舍,但是没有哭,他知道这条路是自己的选的,再苦他都得走下去,反正过几天他就让父皇带他回王府,他就又能看到他的妹妹和哥弟,娘亲他们了。

唐黛一行刚走出宫,皇宫门口,她的小表哥王宵云正急得团团转,像热锅上的蚂蚁般,看样子恨不得飞进皇宫去揪了人。

“宵云表哥,你在这干什么?”唐黛瞧着王宵云的背影,问他。

“啊?啊!表妹啊,你总算是出来了,你再不出来,我要冲进皇宫中寻你了。”王宵云走上前来,一把拉住唐黛的衣袖,就连一旁的安王妃和两个萌宝都没看到,招呼也没打。

“怎么了?这么着急寻我?”唐黛疑惑的看着他。

“表妹,你快去救救我哥,我哥被人捅伤了,出了好多的血,在医馆里。我不敢回家,怕爷奶和爹娘着急。”王宵云哭着一张脸,因为着急,脸色泛白,双眼都红了。

“你别急,我这就去。”

唐黛一听,也顾不得问详细的情况,把两个孩子托给安王妃,命小六驾车送三人回安王府。自己从马车中拿了医箱,坐进了王宵云的马车,马车立即往医馆驶去。

路上,唐黛依然没有问详细的情况,知道王宵云担心王宵磊的伤势,没有心思说。一路上,王宵云双手握成拳头,握得紧紧的,头上冒了大汗,显然是急的,马夫也知道主子的心思,马车赶得很急很快。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马车经过一品鲜酒楼,来到一个不大不小的医馆,医馆中围满了人,看身上的学服,应该都是国子监的学子,王宵磊在国子监求学,那这些人大概是他的同窗。

“表妹,这里,你跟我来。”

王宵云带着唐黛穿过人群,进了医馆的后门,后面是个小院子,唐黛大约扫了一眼,闻到了药味,应该是有病人需要时,临时住和熬药的地方,跟在王宵云身后进了后院的一间房间。

走进去,第一眼就看见房间内有一张大床,床上躺着王宵磊,床边是那个上次在一品鲜酒楼见过的,那个年轻的大夫,正皱了眉,解了王宵磊的上衣,在为他止血。

王宵磊面色白如金纸,胸前被解开的衣服上,一大片血迹,胸口上的伤口应是不小,虽然这大夫正在努力止血,但是血还是汩汩的往外流,唐黛二人走进去,那大夫都没有回头,唐黛观察了半晌,眉头一蹙,必须立即止血,按这速度流血不止,王宵磊会因为失血过多,丢了性命。

“大夫,我来吧。”唐黛把医箱放到一边,取出仙僧传她的银针,要为王宵磊施针止血,礼貌的同大夫打了声招呼。

“好!”

那年轻的大夫,正在止血的手一顿,抬头,是他认识的,然后眼神在唐黛的银针上停留了半秒,什么话都不说,立即撒手,让出位置给唐黛。

他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到了,看来床上的少年与她不是一般的关系,来了也好,否则这伤自己处理起来,很是棘手,药童的止血药还未熬来,他就止不净血,唉!

唐黛站到床边,立即取针施针,九九八十一根银针,在她手中如行云流水般熟稔,等王宵磊身上被她扎成了刺猬,血也止住了。

年青的大夫,从头到尾的观看着,心中不得不感慨,不愧是神医县主,仙僧的弟子,这手法,这医术,他这在医术浸淫了数二十年的人,都无法比,其实他不知道的,当初在河间府,老大医谢院首,何不是他这样的感叹?!有些人的天赋,其他人哪怕是努力一辈子,不,两辈子,甚至是几辈子,都是无法超越的。

“大夫,麻烦你命人打盆热水来,我得看看伤口有多大!止血消毒的药,想必您已经让人熬上了吧。”

止血后,唐黛想知道伤得有多厉害,流血流成了这个样子,客气的对那大夫道,而且她闻到了止血药的味道,应该是在熬了药。

“好,我立即命人去打水来。”大夫转身出了房间,唐黛再伸手为王宵磊把了脉。

“表妹,哥哥怎么样?”

等唐黛放下把脉的手,王宵云这才焦急的问了唐黛。

“伤得很重,等止了血,喝了药,在这里休养三天,再回去休养,想瞒外公外婆他们是瞒不住了。”唐黛摇了摇了头。

王宵云没有说话,那大夫亲自打了一盆热水进来,放在床边,唐黛立即拧了布,替王宵磊擦了身上的血,等她擦净,盆中的水已变成一盆血水,那大夫默默的端出去倒了,再打了一盆热水进来,给唐黛净手。

唐黛观察着王宵磊胸前的伤口,伤口不大,但很深,是利刃所致,幸甚的是离心脏处有一段距离,要不然,王宵磊此次命休矣。估计伤他的人,没有学过武功,但是下手狠毒,大表哥一向温润不惹事,这是因何事惹了对方,下了毒手?!

唐黛让王宵云出去买了一瓶烈酒回来,给王宵磊的伤口消了毒,上了消炎止血的药,再包扎好。再趁那大夫不在时,从医箱中取出自己那瓶清风药丸,取了一粒,强行喂进王宵磊的嘴中。

王宵云正要问唐黛给哥哥喂的是什么药丸,正好那年青大夫走了进来,唐黛给了王宵云一个眼神,王宵云会意,立马闭了嘴。他知道这药丸肯定不是凡尘中的东西,就冲表妹拿出来时,散发的那股清香,他闻到都感觉到精神一震,浑身舒爽。

年青大夫进房后,那药丸的余香还残留了一丝在空气中,闻到药香味的大夫眼神一亮,然后挑了挑眉,没有追问,谁叫人家是仙僧的徒弟呢,有稀罕的药也正常,只是看了看床上的王宵磊问了唐黛。

“县主,这位是你的?”

“是我表哥,舅舅的儿子。”唐黛应了声,看在他亲自打水的份上。

“哦。”年青大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追问。

王宵磊身上所有的银针都取下来了,强喂了药,再把了脉,病情稳定了下来,唐黛才有时间问王宵云,那年青大夫前面医馆中又来了病人,人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她和王宵云,还有躺在床上昏迷着的王宵磊。

“宵云表哥,大表哥已经没事了,等他醒过来休养些时间就没事了,你不用担心。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大表哥怎么会被人伤成这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