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找死就成全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宵磊虽然还没醒,但王宵云心中的大石头落了地,便把今天的事,与唐黛仔细的说了一遍。

原来今天是国子监沐休的时间,王宵磊与几个同窗约在一品鲜酒楼相聚。正好今天王宵云从兵营里也回来了,便凑热闹跟着大哥一同来吃饭,因为是大哥做东,也没啥好讲究的。

吃完饭后,王宵云便做了跑腿,拿了哥哥递来的银子,先下楼跟掌柜的结账,也就是这一会儿,王宵磊和他的同窗出来,碰上今天也去一品仙酒楼吃饭的兵部侍郎家的公子,秦公子,这人唐黛也认识,就是那次在街上耍无赖,调戏郑叶的那男子,秦公子也是带了朋友来吃饭的。

两帮人马对面相走时,不知道是谁不小心碰到了谁,便产生了口角,王宵磊怕惹了事大,出来调停,谁知他不调停还好,他一调停让那秦公子认出他是郑叶的表哥,想起那次在街上吃得瘪,心中生了恨意,出言更加不逊。

两帮人马从言语上的冲突上升到肢体的冲突,最后竟有人拿出了武器,冲动下也没考虑后果,秦公子边上的一人,掏了刀子出来,朝王宵磊的一个同窗刺了过去,今天的人都是王宵磊约出来的,若是刺伤了,无法向对方的父母交待,于是情急之下,王宵磊没有顾自己的安危,挡住了刀子,不知道对方是故意的,还是被那秦公子唆使的,后面的人推了拿刀子的那一个人,本来要刺在王宵磊手臂上的利刃,变成了直接插进了他的胸前。

等王宵云接完账,听到楼上的吵闹赶去时,哥哥已经倒在同窗的怀里,那人竟然将刀子还拔了出来,鲜血直往外喷,当时王宵云都吓傻了,赶紧将哥哥送到附近的医馆,拜托给大夫,又转身去安王府找唐黛,安王府门人告诉他世子妃去宫中有些时间了,应该很快就回来,于是王宵云转身去了皇宫门口等唐黛。

幸甚的安王府离皇宫不远,王宵云在皇宫门口也没等一晌,唐黛就出来了,否则,今天王宵磊的性命就危险了。

也是该王宵磊吃了这顿苦头,他和他同窗都是书生,不会武功,可是王宵云会啊,正好他去付银子时,两帮人杠上了,若是王宵云在,对方那几人肯定是打不过他的,也不可能让王宵磊被对方捅了刀子。

“表妹,今天都怪我,我若一直在哥哥身边,哥哥就不会遭了毒手。”王宵云说完后,愧疚得红了眼眶。

“这事不怪你。对方那些人呢?”

唐黛眼中闪过冷光,她敢肯定,这其中肯定是那姓秦的做了手脚,最后那一推是关键,若是没推那一下,刺中手臂也不会有性命危险,王宵磊也不用吃了这么大的苦头。

“他们一见杀了人,全吓跑了,我当时着急救哥哥,没有管上他们,但是都是认识的。”

“认识就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得去报官,让王法来制裁他们。”

“好,我一会儿就去京兆尹那告状。我先出去跟哥哥那些同窗说声,就说哥哥没有性命危险了,他们也着急。”

“去吧,京兆尹那我陪你一块儿去。”

王宵云应了声,出去跟王宵磊的几个同窗说了哥哥的情况,大家一听是神医县主亲自来救的,才脱离了生命危险,还没有苏醒,又骂了那几人。

听王宵云说要去报官,一致同意,他们会去做人证,特别那个被王宵磊救的那同窗,户部尚书家的小公子,心中愧疚难当,说要进后院看看王宵磊他才放心,若不是王宵磊护着他,现在躺在床上的就是他了。

“宵云,原来你们在这,你表妹呢?”凤容若从外面走了进来。

“世子,你这么快找来了,表妹在里面看着哥哥,我这就领你进去。”王宵云不禁惊讶,凤容若这么快就寻来了。

原来凤容若知道今天唐黛会去看凤玄宸,下了早朝后也进了宫,进宫后才知道唐黛和孩子刚刚出宫,于是立即也出了宫,只是路上碰到了上官玉来宫中与凤容莫商量国事,与上官玉说了一会话,耽误了时间,等他出宫后,没撵上唐黛一行。

回到安王府后,才知道唐黛因为王宵磊出事出去了,当时急匆匆,安王妃也没来得及问在哪个医馆,凤容若怕有大事,动用了家中的暗卫眼线查访,才查到王宵云的马车来到这家的医馆,收到消息后,凤容若便赶了过来。

一众人进到后院,唐黛见凤容若竟跟着来了,也有些惊讶,倒不是惊讶他能找到她,而是惊讶他的速度。

“什么情况?”凤容若看着躺在床上昏迷着,毫无生气的王宵磊,好看的眉蹙了蹙,关心的问了句。

“被刀子刺伤了,刀口很深,若不是我来得及时,性命就危险了,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只是还在昏迷当中,我给他吃了颗清风丸,明天会醒。”唐黛简单的向凤容若介绍了王宵磊的情况。

“谁动的手?”

“带头的是兵部侍郎家的公子,动刀的是哪个?”唐黛刚刚没问王宵云那几个人的名字,侧头又问了他。

“动刀的是秦公子的表弟,好像是姓左。”

被王宵磊护着的户部尚书王护国的公子王晨替王宵云回了唐黛。

“报官吧,这事我俩不便插手,让京兆尹来处理此事,让他禀公处理就好。”凤容若一听,全都是朝堂上大臣家的公子,既然有错的是对方,只要报官就行。

“恩,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俩个不插手,免得人家说我们仗势欺人,得避了嫌。”唐黛点点头。

“我留下来,照看宵磊一些时间,等宵云回来后,我再回去,你坐我的马车先回王府,歌儿在家已经饿得要哭了。”

“好。”

凤容若心痛家中的小棉袄,第一次主动要留下来照顾病人,唐黛出来大半天了,也知道小歌儿在家肯定饿了,坐了凤容若的马车回安王府。

“宵云,你立即带了同窗去衙门告秦家公子带人伤人,让京兆尹上门拿人,这是我的玉佩,你拿着,就说我说的,让他动作快点,别磨蹭,若让人逃跑了一个,拿他试问。另,告诉他,一切禀公处理就可。”

唐黛走后,凤容若立即又吩咐了王宵云,想想还是将腰间代表他身份的玉佩取了下来,递给王宵云,他怕下面的人一磨蹭,那几个带罪潜逃了,王宵云接了玉佩,立即带了那几人出了门,往京兆衙门而去。

天快黑了,王宵云才带着人回到医馆,把玉佩还给了凤容若,并告诉他,京兆尹已经让人去抓了那几个人回来审问定罪,明日会开堂审理,并让他转告凤容若,他一定会禀公处理,不偏私任何一方。

“恩,我先回王府,有事让人传话到王府,估摸着一会你爹娘会到了,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他们两个。”凤容若将玉佩收了起来,告诉王宵云。

“好,谢谢世子。”

王宵云点头,知道瞒不住家人,也就不用瞒了,现在哥哥已被表妹救回来了,没大事,就算爷奶知道了担心也些少些。

次日,唐黛再来了医馆,没想到外公和外婆,舅舅,舅娘全都在这儿,几个一见唐黛,拉着他的手,围着她感谢了她一番,弄得唐黛有些手足无措。

“月儿,真是要感谢你了,若不是你,磊儿……”舅娘拉着唐黛的手不放,眼中含着泪。

“舅娘,你别跟我道谢了,这种情况,是陌生人我都不会不管的,更何况是我的表哥。我给表哥把把脉,按时辰,表哥应该要醒了。”

唐黛抽出手,给王宵磊把了脉,看来她的清风药丸起了作用,身体已没大事了,后面慢慢休养,将元气和失的血补回来就好。

唐黛的手刚收回来,王宵磊的手就动了动,眼睫毛一动,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围在身边的家人,恍忽了一晌,才反应过来,自己在酒楼中受伤了。

“爹,娘……”王宵磊声音嘶哑的叫了声。

“磊儿……你醒了?!你吓死爹娘了,你爷奶昨晚一个晚上都没睡,坐在这陪着你。”

大家见王宵磊醒了,心上的石头落了地,舅娘惊喜的叫了出来,哽咽着道。

“爷,奶,爹,娘,让你们担心了!是孩儿不孝。”王宵磊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这醒了,也红了眼。

“表哥,你刚醒少说话,要静养,心情不宜激动。”唐黛一见,忙劝他。

“对,对,听小妞的,你别多说了话。”唐黛外婆立即对着自己的孙子道。

“哥,这水是温的,不烫,喝点,你嗓子都哑了。”

王宵云从外面端了一杯水进来,虽然平日里两个人老是要斗嘴,可是昨天哥哥那个样子,把他的魂魄都要吓掉了,要不是有表妹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宵磊被扶了起来,就着王宵云的手,喝了大半杯水才停下。

“外公,外婆……表哥醒了,带他回府休养吧,回家比在医馆方便。”唐黛看王宵磊情况稳定,便建议道。

“好,我去买床厚棉被放在马车中给哥哥垫着。”

王宵云一听,高兴的往外跑去,没一会就买好棉絮垫在家中的马车上,又帮着爹爹,把哥哥抬进了马车,守在一旁,唐黛也上了这辆马车,好观察王宵磊的情况。

回了大学士府后,把王宵磊抬进他自己的房间,唐黛再次把了脉,察看了他的身体情况,见搬动没有影响到他,也放下心来,大学士府众人也松了口气。

唐黛为王宵磊再开了一副药,让先吃七天,七天后她再来看一次,然后向外公外婆他们告辞,准备回安王府,现在有小歌儿吃奶,她在外面的时间不能呆长,外婆他们也知道,也不留了她。

唐黛出府时,正好碰到京兆尹亲自上门来了解情况,知道外公和舅舅他们会应付此事,而且昨天凤容若也打过了招呼,让他禀公处理,便没有多说了话,装作不知此事,回了安王府。

因为有凤容若的压力,京兆尹哪敢怠慢此事,更何况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打架斗殴,伤了世子妃的表哥,连夜派人抓人,又派人去了酒楼,找到那把作案的刀子,又有酒楼的人证,一番审问后,秦公子一起的人也招认了,说是秦公子暗中推他的表弟,于是持刀行凶的秦公子的表弟,还有秦公子被打入了大牢,按律判刑。

兵部侍郎秦大人,虽心痛儿子,但是知道受伤的对方是谁后,干脆闭了嘴,由衙门把人抓走了,他知道,他要是敢维护一点,他顶上的官帽也不用要了,既然孽子找死,就让他在牢中去反省去吧。

------题外话------

转眼又是月底了,谢谢大家的月票,评价票,感谢你们对水莲一如既往的支持,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