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春心萌动/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年后。

秋风萧萧,阳光柔和,万里无云,秋高气爽,京城的秋天,秋初秋凉如水,街道两旁的树叶,在秋风中卷成了一团,飘然而下,行人踩上去,在脚下“嘎吱,嘎吱”做响。

京城的路上,一个娇小的身影,着了淡绿的秋衣,满头青丝松松的挽了半个发髻,一半垂于肩上,身姿袅娜,静静的行于街道上,踩着秋叶,不时找路人问了什么,最后,寻到将军府的门前,看着“护国将军府”五个大字,女子确定,这就是她要找的地方,她要找的人就住在这里。

没有犹豫,走到门房前,跟门房说了什么,然后又从脖间拿出一块刻有月字的玉饰给那人看,那人看后,立即往里走去禀报,女子立于门外,耐心的等待,她终于寻到了,当年救她的大姐姐没有骗她,她马上就能看到大姐姐了。

安王府内,此时欢声笑语,原来是凤容莫摆驾出宫,带了小太子凤玄宸到安王府看望家人。凤容莫着了明黄色的龙袍,满脸的笑容看着眼前的几个小娃娃,桂公公立在他身旁,脸上也挂着笑。

小太子凤玄宸,一脸兴奋的在跟着哥哥凤玄玢,弟弟凤玄琛说着话,最小的妹妹凤歌,迈着小短腿跟在三个哥哥的身后,像条小尾巴,惹人怜爱。

小腊八已经不小了,今年十岁,脸色严肃的坐于一旁,看顾着四个兴奋激动,打闹成一团的小小人。

安王爷,安王妃,凤容若和唐黛四人,坐在椅上,微笑着看着五个孩子,心中的幸福被填得满满的,一转眼,三个男孩已经是五岁多了,小歌儿也三岁多了,感觉自己都老了。

凤容莫看着看着,叹了口气,凤容若扫了他一眼。

“在为朝堂上老家伙们说的话心烦?”凤容若明白他为什么叹气,问了句。

“是啊,一天到晚追着,要我娶妃立后,你说,我这继承皇位的人都有了,有没有皇后,妃子打什么紧,真是些老顽固!”凤容莫伸了食指揉了揉眉心,显然这事让他很头痛。

“莫儿,你也别怪大臣们啰嗦,自你母后去世后,这凤南国已经是几十年没有皇后了,你父皇不立后,到了你这儿,你不说立后,妃子都没有一个,他们能不着急吗?外面的那些闲人都要传了难听的话了。”安王妃接了话头。

原来因为凤容莫一直没立后纳妃,外面的百姓们都纷纷猜测,他们的皇上是不是有了龙阳之好,不喜女人,又有的说,当年皇上被二皇子所害,绝了育,不能生子,是不是那方面也被害得不行了。要不然,一个男子,怎么会对女色一点都不动心呢?!

“姨母,我不是不想找,但是我身体这样了,我不能害了那些女子,谁跟了我,就别想有做母亲的权利了。更何况这些年来,我也没有碰上让我动心的女子,所以一拖再拖就拖到现在,索性我也不着急了,看缘分吧。”凤容莫摇了摇头。

“……”

一提到凤容莫不能生子,安王妃伤心的沉默了,也是,人家大臣家女儿嫁进宫是为了什么,就是想能替皇上绵延子嗣,开枝散叶,然后再保了自家家族百年荣华。虽然那些老臣催凤容莫立后纳妃,可是没有一个往宫中主动送人的,也怕是因为这一点吧。

“世子妃,外面有位姑娘寻你,你看看这东西是不是你的?”

王管家走了进来,递给唐黛一个挂在脖子上的玉饰,唐黛接到手中,仔细的看了一遍,上面有一个“月”字,很快就记了起来,这是她回将军府不久,娘亲亲自为她去专做的护身玉佩,她记得她这块玉佩当时在凤北给了一个小女孩为信物,回来后娘亲没看到还问过她,难道是那小女孩来找她了?!

“王管家,这是我的东西,快请那位姑娘进府,带到这儿来。”唐黛将玉饰递还给管家,既然送给那女孩了,那就是她的,再吩咐了王管家。

“是,世子妃,我这就去。”

管家立转身去带那姑娘进府。

“谁?”凤容若看向唐黛。

“还记得太上皇中毒后,我们去凤北寻解药,在边城救的那爷孙俩吗?”

“有点印象。”凤容若想了想。

“就是那女孩,她拿了当年我给她的信物来寻我了。”

“倒是个知恩图报的。”凤容若点了点头,他记起来了,当时小姑娘接了他们二人五十两银子,并说五年后,等她长大了,来凤南寻唐黛。

“是啊,我俩差点要忘记了,没想到她一直记着。这叫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唐黛笑了笑。

安王爷,安王妃,凤容莫听了二人的对话,也大致听出了是怎么回事,原来二人去凤北时救了人,现在人家寻上门来报恩了。

淡绿衣裳的女子,清冷淡然,安静的走在管家的身后,眼中对于王府的繁华只因好奇,打量了几眼,便垂下眼皮,静静的跟上管家的脚步。

原来当年和大姐姐在一起的大哥哥是凤南国安王府的世子啊!怪不得姐姐不许她泄露了她的身份,淡绿衣裳女子暗思。

管家领着女子走进待客厅,众人看着管家身后的女子,感觉这女子身上的气质,让人很熟悉,好似像了谁?!

凤容莫也抬眼打量,只见她精致的小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眼神灵动,秋波微澜,眉若远山,光洁的额头,小小的瓜子脸儿白晰粉嫩,两腮透着红晕,一头黑如墨的长发挽了发髻,一半青披于肩上,是女孩子的打扮,她,鼻子小巧,小嘴红润,尖尖的下巴,很是可爱,身着淡绿色秋裳,身材小巧匀称,婀娜生姿,凤容莫心头微动,这通身的气质竟有三分像了嫂子做女孩儿的时候,不禁对这女子生了亲近之感。

那女子速扫了一眼厅中的人,见有一着明黄龙袍的青年男子坐在上坐,对上他打量她的眼神,微怔了一刻,心中只觉男子长相俊美,气势威严,怕觉突兀,忙别了眼,看向坐于厅中的凤容若和唐黛。

“大哥哥,大姐姐,我来了,我终于寻到你们了!”淡绿衣裳女子欢喜的走上前,没有任何的拘束,拉住唐黛的手,高兴的叫了她和凤容若。

“来,坐吧,看上去,你这些年过得不错,当年我也没有问你的姓名,你叫什么?多大年纪了?”唐黛笑着伸手摸了摸她她粉粉的脸,拍了拍她的肩,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谢谢大姐姐,我姓欧阳,双名芊芊,你叫芊芊就行,我今年十三岁。”欧阳芊芊微笑着回了唐黛。

“哦,是大姑娘了。你爷爷他老人家可还好?”

“我爷爷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了,爷爷走以前一直还念叨你和大哥哥,叮嘱我一定要找到你们。”

说到爷爷,欧阳芊芊情绪有些低落,清亮的眸子暗淡下来。

“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些都是我的家人,这位是我们凤南的皇上,凤南的安王爷,安王妃,凤世子……”唐黛为欧阳芊芊一一介绍过去。

“拜见凤南皇上,安王爷,安王妃,凤世子……”欧阳芊芊站起,一点也不扭捏,落落大方同众人见过礼,彼此算是认识了。

“大姐姐,这都是你的孩子啊,哇,好漂亮,好精致的小孩儿……我能不能抱抱他们?”

欧阳芊芊与众人见过礼后,看见几个娃儿因为她的到来,停了说话,只是坐在那好奇的打量着她,个个长得俊美好看,可爱得不得了,不禁星星眼,恨不能扑过去抱一抱,在他们脸上啃两口才好。

厅中的众人看了她这一点儿也没有到一个陌生地方的自觉,不由抽了抽嘴角,凤容莫嘴角一勾,看着她的双眼露了“有趣,有趣”的眼神,生起了好奇心。

“不要,我不认识你,不要你抱抱。”

老大凤玄玢代表他们兄妹四人组,发表了意见,屋中的人一听,都笑了起来,眼睛全看着欧阳芊芊。欧阳芊芊一听,倒没觉得尴尬,只是苦了一张小脸,眼神可怜兮兮的看了眼唐黛,放弃了要抱抱他们的愿望。

“姨姨,你长得好好看,我让你抱抱。”

没想到凤容若的贴心小棉袄,小歌儿一双大大的凤眼瞅了瞅欧阳芊芊脸上的神情后,体贴的跑了上来,站在欧阳芊芊面前,大眼睛看着她。

“真的?!姨姨好开心,小宝宝,你比姨姨长得可是好看多了,姨姨没你好看。”

欧阳芊芊伸手开心的抱了抱小歌儿,小歌儿听漂亮的姨姨夸奖她比她长得还好看,笑得见牙不见眼,女孩子爱美,小歌儿也不例外,喜欢别人夸她长得好看。

“咳……咳……听说,我哥哥和嫂子曾救了你,你是来寻他们报恩的?”

凤容莫清了清嗓子,饶有兴趣的问了正在与小歌儿打得火热的欧阳芊芊。

“对呀,凤南皇上。”欧阳芊芊扬了眉,简短的回了凤容莫。

“那你准备怎么报恩?”凤容莫继续追问。

“凤南皇上,你还管得真多?!又不是向你报恩,你那么关心干什么?”

正在与小歌儿说悄悄话的欧阳芊芊很是不满凤容莫的追问打扰了她与大姐姐的孩子亲近,堵了凤容莫。

“……”凤容莫一噎。

他怎么感觉这一情景什么时候见过?那么相似?

“哈哈……”

唐黛看凤容莫被噎着了,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凤容若笑着在凤容莫和欧阳芊芊二人身上扫了一眼,想起他初见唐黛时,唐黛也是这么噎他的,还嫌他“老牛吃嫩草”!

“你既然是来向我哥哥和嫂子报恩的,若是我求了他们俩,让你跟着我,岂不是有很大的关系?!”凤容莫不甘心,摸了摸鼻子,继续掰扯,逗了欧阳芊芊。

“……,大姐姐……”

欧阳芊芊愕然的看着凤容莫,无语,然后小眼神委屈的看着唐黛。她不要跟着皇上,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跟着他,哪天被他吞了,她都不知道!

凤容莫脸上现了胜利的微笑,小样!在凤南,我还治不了你。

“皇上逗你的呢,你跟着他干什么,他不喜欢女子,喜欢男的。”唐黛戏谑。

“噗嗤……”

大厅中先后传来喷茶声,安王爷和安王妃二人擦嘴,然后望天,他们没有听到,这是他们家儿媳妇说的话么?!不是,绝对不是。

凤容若却是宠溺的看着唐黛,这才是他家媳妇儿,只要她想,准会一句话噎死你,然后用了同情的眼神看凤容莫。

凤容莫:他什么时候说他喜欢男的,不喜欢女子?前面还在说这事呢。再说,让欧阳芊芊跟他,又不是……他什么时候有这想法了?嫂子就是歪理多。

幽怨的看着唐黛,嫂子竟然帮着外人欺负他!欧阳芊芊扬了扬眉,胜利的小眼神看着凤容莫,姐姐对我就是好,咋了?羡慕嫉妒恨也不行。

“你别这样看着我,人家才刚来,你欺负人,我可不要护着她。”唐黛笑着回了凤容莫,知道他此时心中想了什么。

“大姐姐,你真好!”欧阳芊芊立即拍了唐黛的马屁。

“小马屁精!”凤容莫翻了个大白眼。

“凤南皇上,你说粗话。”

“……”凤容莫。

欧阳芊芊回了个大白眼,皇上二字在她的眼里,竟然如吃饭,喝水一样稀疏平常,这让凤容莫怀疑,他这个皇上是不是一点威严都没有。

“好了,皇上,你该回宫了。”唐黛赶人,免得两个人掐,这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就能掐得起来,连她都大开眼界了。

“……,是该回宫了!宸儿,走了,回宫了。”凤容莫看了看沙漏,的确该回去了。

“好的,父皇!哥哥,弟弟,妹妹,我要回宫了,过几天再回王府来,陪你们玩,再见。”

“哥哥再见!”

“弟弟再见!”

凤玄宸站起身,白狐蹿进了他怀里,小腊八护着他身后,随着凤容莫出了王府,众人送他到安王府门口,坐上马车,等马车不见影子,才转身回府,期间,欧阳芊芊一直跟着,有些疑惑,明明是大姐姐的孩子,为什么叫皇上父皇,还跟着他回了皇宫,但是第一天来到王府,不好问出口。

唐黛带着欧阳芊芊回了院子,这才有时间和她说话,在她的身上,唐黛总觉得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因此对她偏爱,虽说她说是来报恩的,唐黛没等她求,准备将她留了下来。

“芊芊,当年我们走后,你在你外婆家过得还好吗?”

“姐姐,有了你给的五十两银子,日子肯定会过得好些。那五十两银子,当初我爷爷给了二十两给我舅舅,求他收留我,但我舅舅没要,让爷爷给我留着。后来,我觉得就是有五十两银子也会坐吃山空的,就用那银子做了点小生意,卖吃食。也许是上天眷顾我,也也许大姐姐你的福气沾染到我,那吃食很是火红,一年比一年好,连我舅舅都给我帮了忙,赚到了些银钱,所以外婆家觉得我是个有福气的,这些年对我都好,只是爷爷那次被打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拖了两年就去逝了。”

欧阳芊芊向唐黛说了这些年的经历,唐黛一听,这性子,经历,倒是和自己有些像,怪不得自己对她生了亲近之感,想自己穿越到这时空时,原主也只有八岁,和芊芊被打那年是同岁。

“不错,你是个有胆量的,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只是,你现在到我这来?你那生意怎么办?我当年救你,也是举手之劳,是看你和你爷爷二人被人欺负得可怜,可没有想着真要你报答什么。”

“生意都让舅舅照看着,他知道我来凤南找你,只是走时不放心我一个女子往外跑,叮嘱我到了这边捎个平安就行。还有,我知道以姐姐现在的身份,什么都不缺,我也没想好怎么能报答你。只想跟在姐姐身后侍候姐姐就行,我可以卖身给姐姐,甘愿为奴为婢,只要姐姐你不赶走我就好。”

欧阳芊芊有些紧张的看着唐黛,生怕她赶走她。

“好了,你不用紧张,你这千里迢迢孤身一人来到凤南寻我,我怎么会赶你走?你想留下就留下吧,也不用你为奴为婢,我下人那么多,不缺你一个,你都叫了我一声姐姐,以后还是叫姐姐吧。”

“太好了,姐姐,谢谢你留下我。”

欧阳芊芊感激的看着唐黛,她总算可以留下来,留在大姐姐身边了,这一路来的忐忑心情平复下来,从凤北到凤南,一路上她可是担心死了,不但担心找不着大姐姐,也担心找到大姐姐后,大姐姐不收留她。

唐黛让人叫来管家,为欧阳芊芊安排了一间院子,欧阳芊芊在安王府住了下来,算是圆了自己五年的梦想,也为实现自己当年的诺言。

回到皇宫的凤容莫,却是二十几年来,第一次为一个女子失眠了,虽然有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的气恼,但也有别样的情绪在心中升起,那娇小的身影,冷清的面庞,似乎有诱人魔力,让他忍不住想探索她。

次日,凤容莫顶着黑眼圈去上早朝,论事期间,犯困的他,不小心打了个呵欠。虽然呵欠很小,可是在众朝臣眼中却看到了一个大八卦,皇上是不是春心萌动,昨晚宠了哪位女子,没有睡好,导致睡眠不足,才精神萎靡不振?!他们是不是很快有会有位皇后娘娘,或者妃子娘娘了!

早朝后,凤容莫追上凤容若,二人并肩而行,凤容若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凤容莫眼底的黑眼圈,想到了什么,心底笑了,脸上却半分不显。

“怎么,昨晚没睡好?被国事烦扰了?”

“不,不是……是,是被那女子气的,气的没睡好,哥哥,让她进宫来我得好好罚了她,她竟然能让我气得睡不着觉。”凤容莫气恼。

“呵……,一个女子的话,你也能气着?想当初,你嫂子是怎么堵我的?你还在一旁幸灾乐祸笑我,我还不是照常该睡觉睡觉,该吃饭吃饭,要像你这样,我得去自杀了。”凤容若淡淡瞥了眼凤容莫。

“恩?也是哦。想当初,嫂子是比她还厉害。可是不对啊,现在想来,那时哥哥是因为喜欢上了嫂子才不会生气的。我又没有喜欢人家……”

凤容莫说到这,瞳孔一缩,停嘴了,不会吧,不会是自己喜欢上那个野丫头了吧?那野丫头有什么好?要啥没啥的。他竟然见了她一面,就为她没睡好觉,还心心念念的念了她!完了,他完了,好悲惨。

“……”

凤容若看凤容莫脸上神色变化万千,淡淡的笑了笑,看来这小子终于茅塞顿开,要开始春心荡漾了,不过,那小姑娘的脾气,可不是个温柔的,与黛黛那时候有得一比,就看他的能耐了。

“哥哥,我不会像你一样,见人家一面就喜欢上人家了吧?我昨天还那么对她,她心中肯定恼我。”凤容莫此时哪有半分皇帝的模样,若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子,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凤容若。

“恩?什么叫像我?!你喜没喜欢我肯定不知道,但是你肯定对人家姑娘上心了,你看看你那两大圈黑眼圈,出息!”

凤容若说完,袖子一甩,走了,留凤容莫一个人站在皇宫的秋风中凌乱。哥哥真是的,他不过是没有喜欢过女孩子,才不知道自己的感觉吗?要这么鄙视他干什么,还出息!我很出息,好吗?没出息,能当上皇上,真是。

凤容若回王府后,把凤容莫的事和唐黛一说,唐黛笑得花枝乱颤,直叫肚子疼,感觉凤容莫从她见他的第一次就是这样,可爱的不能。

“凤容若,我敢肯定,从今天开始,皇上要三天两头寻了借口往安王府跑。不过,芊芊领不领情,还得另说了,昨日他那样逗芊芊,可没给芊芊留个好印象。”唐黛笑完,擦了笑出来的眼泪对凤容若道。

“若是有缘,没好印象也跑不掉。想当初,你对我,那可是避如蛇蝎,恨不得要赶了我走,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成了我孩子的娘!”凤容若得瑟。

“……”

唐黛给了凤容若一个大白眼,扭了细软的腰肢出去了,不理了他,这个人还真是自恋得可以,看着她扭得欢快的小腰,凤容若的眼神又深如幽潭,晚上再整治你。

只是还没走出院子,欧阳清,唐绝,阿夕三人结伴而来。

这三年中,唐绝和李静成了亲,并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唐天艳,长得大多像李静,聪明却像极了唐绝,小小人聪颖伶俐,现在快两岁了,比郡主小歌儿小一岁半,唐黛甚是喜欢艳艳,唐绝也疼宠如掌中宝。

宁未雨当时的二胎也怀了个女儿,生下来后,取名唐天敏,比天艳大一岁,长得也是眉清目秀,像极了宁未雨,乖巧善良。

阿夕和郑叶也成了亲,只是照顾郑叶年纪还小,二人没那么早要小孩,直到三个月前才怀上孩子,在府中养胎呢,成亲前,唐黛把阿夕以前的财产全给了他,阿夕想给郑叶一个稳定幸福的生活,也就没再推辞,用唐黛为他留的银钱,在唐风家附近买了个小院子,置了家产,娶了郑叶。

“三哥,阿夕哥哥,妖孽,你们三个今天怎么凑一块了?有事?”唐黛问进了小院的三人。

“没大事,就想问世子有没有时间出去聚一聚,大哥说若有时间,他也去。”阿夕回了唐黛,他嘴中的大哥是郑国,娶了郑叶后,他叫郑国大哥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题外话------

凤容莫的cp来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