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轩辕凌剑逝,殇!/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凤容容,你去不去?”唐黛回首望着房中的人。

“你准我去,我就会去。”凤容若开了玩笑。

“切,就你这样的,还要我准许……啧,啧!”

唐黛“啧啧”两声,扭了腰,出了院子,众人都笑了起来,二人从认识到成亲生子,十几年如一日,极少吵架,恩爱有加,惹人羡慕。

“走吧。”

凤容若站了起来,这几个都是亲戚加好友,难得一聚。

晚上,凤容若回来的有些晚,回院中时,唐黛已经睡了,小凤歌在隔壁的小床上睡得香甜,凤容若轻手轻脚走进房间,亲了小凤歌一口,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只是还未上床,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听了楚陌呵斥:什么人?深更半夜来王府中做什么?

凤容若重穿了衣袍,推门而出,人就到了院中,淡淡的月光下,楚陌立在院中,他的脚下坐着一个人,有很浓的血腥味散发开来,有人受伤了!

“楚陌,你受伤了?”凤容若缓步走到二人身前,其他的暗卫已经退到暗处。

“世子,不是我,是凤北皇上的暗卫长零宵,他受了重伤,我刚刚给他点穴止了血。”

因为轩辕凌剑和凤容若是师兄,见面时候多,且楚陌曾和零宵交过手,所以识得他。

“零宵?!零宵,你不在凤北守着你们的皇上,来我安王府干什么?”凤容若借着月光,看清楚了零宵俊美的面容,果真是师兄的暗卫长,皱了眉头。

“世子,我家主子中了太后的暗算,身中剧毒,无药草可医,我是奉了主子之命,从凤北皇宫逃出来的,这一路上被人追杀,进凤南后才甩掉那些人,我身上的伤就是他们留下的。”

零宵气息虚弱的回了凤容若,听声音,很明显是撑着一口气进了安王府,进安王府后又与不认识他的暗卫相斗,更是雪上加霜,若不是楚陌认识他,估计已经被凤容若的暗卫刺杀身亡。

凤容若一听,现在不是追问实情的时候,回了房间,叫醒了唐黛,唐黛立即穿衣起身,此时楚陌已将零宵扶进小院的客厅内,为了不惊动更多的人,唐黛亲自掌了灯,替零宵查看伤情,此时零宵已陷入昏迷,放下把脉的手,唐黛蹙眉。

“怎么样?”

“还好遇上了我,否则只有丢了性命,内外伤都很严重,五脏被人震伤,经脉受损。”

唐黛回了凤容若,从医箱中拿了一个小小的瓶子,却不是装清风药丸的瓶子,而是仙僧给她的玉露药丸,毫不犹豫,唐黛将药丸递给凤容若,凤容若深深看了眼唐黛,默默的将药丸塞进零宵的嘴里,手指轻点,玉露药丸被强行喂进零宵的肚中,然后唐黛再为零宵施了针,加快药效在经脉血液中的流动。

三人不知道凤北究竟出了什么事,竟能让轩辕凌剑派了自己最得力的暗卫长到凤南安王府求救,而且零宵还被伤得如此狼狈,差一点小命就没了,都默默坐在厅中,等零宵醒来。

一个时辰后,受了重创的零宵醒了,玉露丸就是玉露丸,比清风丸的药效好几十倍不止,也怪不得凤容若看了唐黛要喂零宵吃玉露丸时,生了醋意,只是人命关天,轩辕凌剑毕竟是他师兄,强行压下心中的醋味翻滚。

“谢凤世子,世子妃相救。”零宵睁眼,感觉身体内剧痛没有了,浑身轻松,知道肯定是眼前人救了他,出口相谢。

“凤北到底出了什么事?”凤容若盯着零宵,心中还在为那粒玉露药丸不爽。

“自世子妃被世子接回后,皇上知道是太后和二皇子轩辕惊雷,小公主一起联手放走的,那天回宫立即就将太后软禁在宫中,而二皇子被皇上囚禁到一个秘密的地方。”

“太后是皇上的生母,皇上心软,只软禁了她一年,一年后,太后就经常跟皇上吵,要将二皇子放出来,皇上不肯,二人闹得很僵。”

“只是我们皇上没有想到是,先皇和他,都被太后骗了,太后并不是皇上的亲生母亲,不是凤北的前皇后,而是皇上生母的孪生妹妹,因二人无论从相貌和性情上完全似一个人,当年的太上皇都没有分辨出来皇后是假的,真正的皇后,已经被现在的太后给谋杀了,前皇后被害时,现在的皇上,当年太子还小,所以一直误认现在的太后为自己的亲生母亲,铁血手段从没用在她的身上过。”

“太后用了两年的时间查探到二皇子被皇上秘密关押的地方,然后就开始对皇上动手,太后身边有一个老嬷嬷,祖上是毒药世家,但是历来不问凡间事,住在一个无名山谷里,也不知是为了何事出世遇到强人,正巧被太后遇到,并救了她和她一家人的性命,所以,为报恩,她一直在暗中相助太后,从夺子杀母,到现在向皇上下毒。”

“就在皇上开始察觉不对,让我寻找到这些实情时,已然来不及了,皇上已中毒至深,我走之前,皇上已经开始吐血,武功全失,成了太后他们道祖上的鱼肉。皇上他逼着我来凤南告诉世子您,希望您看在武神的面子上,有机会替他报了这仇,不然他死不瞑目。他说,他死了后,轩辕惊雷必定会发动凤北对凤南的战争,想统一天下,而你们凤南肯定不会束手就缚,必然会全力一搏。他希望,你们可以杀了他,杀了太后,统一三国必定要由你们凤南来做,由世子您来做,他知道,凤南皇上的孩子是世子您的亲生子,您会为他完成这个遗愿的。”

“世子,皇上真的很苦,自小得不到太后的母爱,他以为是他自己不够出色,便求了先皇做了武神的弟子,想让太后看看,他这个儿子是很出色的,是她值得骄傲的,包括后来学成归来后,无论是太子时期,还是做了皇上,他的野心都是被太后逼出来的,他以为,他优秀了,太后会对他另眼相看,可是他怎么会想到,并不是他自己不够出色,而是那人根本就不是他的亲生母亲,而他却认贼做母多年。知道实情后,在半夜,他痛苦得嚎叫,流下血泪,甚至是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时,并不是怜惜自己的性命,而是恨自己有眼无珠,不能替自己的亲生母亲报仇啊!世子……”零宵说到最后,声泪俱下。

楚陌,唐黛,凤容若三人沉默了,没想到轩辕凌剑这么个惊才绝艳,骄傲无比的人,却遭遇了这样的身世,这样的剜心之痛,而且,最痛苦的是,不能亲手报仇雪恨,那个人竟然是自己亲生母亲的嫡亲妹妹,让人不寒而栗。

“楚陌,你先送零宵去客房休息,若是师兄已遭遇不测,应该很快会收到凤北的消息,皇上驾崩,不会没有一点消息的,至少到今天为止,没有从凤北传来丁点消息。”

“好。”

楚陌扶了零宵去客房休息,唐黛和凤容若二人坐在灯下,毫无睡意,心中是百般滋味,对于凤容若来说,当日轩辕凌剑把唐黛抢去,他就与他势不两立,虽然看在师父的面子上,二人不成仇,但也不成亲,如今,这突然听到这消息,心中很是沉重悲伤,师父要知道了,肯定得受了大打击,在师父心中,他和师兄都是他的孩子。

二人没想到,就在二人一夜未合眼,次日一早,从外面办事回来的楚时就带来了凤北的消息,说凤北皇上于五日前驾崩,新帝轩辕惊雷已在三日前登基继位。

早朝上,凤容莫也向众臣通告此事,他在昨晚收到了凤北发来的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