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备战,练兵/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武神收到这消息后,如凤容若所料,一日间,头发白了一半,若不是凤容若有零宵带来的内幕消息,阻止了他,估计他立即就会动身起程赶往凤北。

凤北传来的消息是轩辕凌剑因病不治才驾崩的,为了接下来的统治,太后和轩辕惊雷还是会作些表面功夫,不用担心其他的事发生。武神听了凤容若的劝告,没有去凤北,但是这仇肯定是要报的,他咽不下这口气!

零宵带来的消息,凤容若暗透给凤容莫,于是,凤容莫立即召朝上重臣聚在御书房,分析当前的局势,大家认为接下来凤北的新皇,有可能会有侵占凤南的野心,各部都需要动起来,该准备银钱粮草的准备银钱粮草,带兵的将领马上开始练兵,准备打仗,而做为护国将军的郑柏更是首当其冲,责任重大。

郑柏和郑国二人回将军府后,一个去了后院王夫人院中,一个去了上官明珠那儿,这事需要同二人说说,做好心理准备,上官明珠嫁给郑国后,二人生了一女一子,大女儿郑雨桐,小儿子郑雨果。

郑国进入院中时,女儿桐桐,正在上官明珠的教导下在学刺绣,一岁的儿子果果坐在小床上玩着手中的玩具。

“相公,你回来啦!”上官明珠迎了上去,等郑国坐下,亲自为他沏了茶。

“今天皇上召我和爹爹说话了。”郑国品了口茶,神色严肃。

“说什么了?”上官明珠也坐了下来,今天相公说话郑重,不同以往。

“凤北的皇上驾崩,新皇登基,皇上担心新皇野心大,会对我们凤南发动战争,所以命我和爹爹,还有其他的将领从今日起,需要加紧操练兵马,准备迎战,以后我和爹爹在府中的时间少了,娘和孩子就靠你照顾了。”

郑国站起身,说完,抱了抱上官明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做为将领的妻子,总要比旁人多担些心,多担当许多别人不用担当的。

“相公,你放心吧,你忙你的,我会照顾好娘和桐儿,果儿的。”

上官明珠点头应下,只是小脸却红了,郑国是个感情含蓄的人,极少在下人面前同她表现亲热,这是他第一次在孩子和下人面前抱她,亲她。

“爹爹,抱抱,抱抱……”

一岁的果果见爹爹抱了娘亲,吃醋了,大声叫着郑国。郑国和上官明珠二人相视一笑,便走到果果身边,捞起他抱在怀中,也亲了他一口,果果这才靠在郑国怀中笑眯了眼,上官明珠看着这个儿子,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性格像了谁,从小就跟桐儿抢她,大了点又跟她抢他爹爹。

郑柏和郑国在家中吃了晌午饭后,二人带站收拾好的衣物,随身物品,骑了马回了兵营,日夜操练士兵,准备着即将到来的两国大战。

凤容若回安王府后,又去客房中看了零宵,见他的伤势一日比一日好,没说什么回到自己院中,脑中依然想着师兄轩辕凌剑的遭遇和师傅花白的头发,老泪纵横的脸庞。

唐黛见凤容若越来越沉默,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也不打扰他,任他自己做了决定,不管他是怎么决定的,她都义无反顾的支持。

“爹爹,爹爹……”

小郡主凤歌儿从院外跑了进来,手中扬着一方小帕子,后面跟着欧阳芊芊和凤清清。

“恩,歌儿回来了,这是去哪玩了呢?”

女儿奴的凤容若一见小歌儿,脸上就绽了笑容,温柔的问她,双手接住她向他扑来的小小的软软的身子。

“爹爹,你看,这是我的绣的花儿,呐,还有蝴蝶,是清姑姑,芊姨姨教我的,好不好看?绣得好不好?”

小歌儿开心将手上的帕子递给凤容若,小眼神露的满是骄傲,清姑姑今天可是夸奖她了,说她聪明,一教就会,学得快。

“好看,这蝴蝶和花儿像活了一样,我的歌儿真棒!”

凤容若认真的看了帕子的花和蝴蝶,虽然针脚稀疏不一,甚至是有些歪歪扭扭,可是对于一个三岁多的女娃娃,第一次学刺绣的她来说,真的是很好,由衷的夸奖了女儿,小凤歌听了爹爹的夸奖,高兴得像吃了蜜糖,心中甜甜的。

三岁的小歌儿,已跟着娘亲唐黛学弹琴,跟爹爹凤容若学下棋,再跟着姑姑凤清清学刺绣,跟着爷爷安王爷学画画书法……而且小歌儿很聪明,一学就会,东西学得再多也不见她吃力,这点倒是像极了唐黛。

小歌儿在爹爹这找满了成就感后,就自觉的溜下了爹爹的怀抱,去自己屋中练琴去了,弹的是唐黛给她写的现代的曲子〈小星星〉,轻快的旋律很快就从她的小手中飞了出来,像小小的精灵,舒缓了凤容若郁结的心情。

凤清清,欧阳芊芊,唐黛三人在说着话,凤容若瞥了眼,三个女人说话他插不嘴,转身出了院子,去了书房,依然是满身清冷,一身风华。

看着出去的清冷身影,欧阳芊芊和凤清清敏感的感觉到了凤容若的心情不佳。

“嫂子,大哥这是怎么了?”凤清清疑惑的问了唐黛。

“凤北皇上驾崩,他是你大哥的师兄,武神为了他,伤心得白了头发,你大哥心中难受呢。”

唐黛回了凤清清,凤清清点了点头,她自然知道嫂子口中的武神是谁,那是大哥的师父,对大哥极好,似父王一样关心大哥,他伤心,大哥心中自然是不舒服的。

“姐姐,这凤北皇上驾崩,新皇登基,也不知道新皇上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对百姓好,我有些担心在凤北的舅舅他们了。”欧阳芊芊蹙了眉。

“我也不知道,但据我的了解,新皇上不论是治理国家的能力,还是其他的,肯定是比不过已死的皇上的。因为,死去的皇上毕竟他打小就是太子,不论是治国能力,还是其他都是从小就培养出来的。”

唐黛摇了摇头,虽然轩辕凌剑做过糊涂事,但他的人品,还是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为了免凤容若吃醋,唐黛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中还是为轩辕凌剑的早逝可惜,她对他没有喜欢的情感,但是心中说一点也不为他心痛,那也是不可能的,特别是他那可怜的身世。

晚上,凤容若同唐黛温存一番后,温柔抱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从今天开始你爹爹和大哥要忙了,凤北攻占了大华,现在的凤北国力还是不容小觑的,若是真打起来,必要一番血战。莫儿今天召了朝中重臣,包括你爹爹在内,让各施其职,准备迎战。”

“我心理有数,爹爹做为护国大将军,在这种时候肯定是首当其冲的。凤南与凤北的这一仗早晚都得打的。”

“是的。我今天一直在想,凤南与凤北打起来,凤北势必会从原大华,原凤北,一北一东双向夹击我们凤南,现在凤南的主力军队四十万在你爹爹手中,我手中有二十五万兵马,还有当年凤容烨准备谋反的五万军队,当时被我收编了,合起来是三十万。还有一部分,也就是原来先皇手上亲掌的五万大军,再加上你大哥还回的十万大军,在莫儿手上,再有二十万大军,在护国候手中。我们凤南现在有百万大军,且兵马优良,凤北虽说占了大华,但是两国征战,军队锐减,据可靠情报,他们现在两国加起也只有一百五十万之量,还包括老弱病残,我们与之对上,我没有太大的担心。只是,如果凤北从两个方向出击话,我准备亲自领军去凤南和凤北的边境迎战,一是为了护我凤南,二是为师兄报仇,让师父心中心安。”

凤容若沉默了这些日子,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现在他不同于以往,以往除了爹娘,他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可是现在有妻子,有儿女,不由得他不慎重,且,朝上除了护国将军,另外还有护国候府护国候崇景在,只不过手上的军队只有二十万,比凤容若的人马稍少些,两国就是打起来,也不是没有人代替凤容若出征。还有的是,对于唐黛来说,不仅仅是他,还有爹爹和大哥也是要出征的,凤容若担心唐黛不愿意所以想了好几天后这才与她商量。

“要说我很愿意你亲自去,那是假话,谁不自私?!谁不担心?!战场上刀剑无眼,你本事再大,也怕有万一的情况出现。但是现在不是我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这天下,以后是宸儿的,我们得为他铺路,第二,你师兄是那么死的,他想报仇的遗愿总要帮他完成。而且,一旦打了起来,我爹爹和大哥肯定得去,难道我娘和我嫂子就愿意,就不担心?!”

“你想去就去吧,不过得做了万全的准备。前世,你在现代是干什么的,我并不知道,你不说,我也不问。但是对于借鉴现代练军的先进经验,肯定难不倒你,在凤北发动战争前,你就回军营好好操练士兵,家中有我,你不用担心。”唐黛用手指在凤容若胸前划着圈圈,回了凤容若。

“谢谢你的理解!”凤容若抱紧唐黛,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

“睡吧,我明天还得回一趟将军府,娘亲和嫂子心中定也不安,我得去安慰安慰她们。”

“好,睡了。”凤容若应声,闭了一双俊目,二人相拥着,没再说话,眯眼歇息。

接下来的日子,凤容若,郑柏,郑国,还有护国候手握重兵的人,便没日没夜的在军中操练,争分夺秒,争取在凤北发动战争前,将士兵练得更好,郑柏这,因为有兵书计谋的帮忙,练兵更趋于灵活,凤容若这更不用说了,他的三十万士兵全是精兵强将,只有护国候的士兵稍次之。

男人在军营中忙,唐黛便在家里照应着家中的诸事,照顾孩子,有时间了带着孩子去护国将军府那陪陪娘亲和大嫂,这让王夫人和上官明珠心中安慰了不少。

一日,唐黛正在将军府陪娘亲和嫂子在说话,郑柏和郑国抽了空隙时间回了家,二人见唐黛也在这,不禁出口夸奖凤容若,说凤世子是个军事天才。

原来,凤容若平日除了在自己的军营中练兵,还会抽时间去郑柏和郑国的军中去,帮着二人练军,提了不少的好建议,这让郑柏看这个女婿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满意,觉得让唐黛嫁给他,是自己这一生做的最明智的选择,所以这一看到唐黛,就把凤容若夸奖得天上有,地上无。

唐黛没想到凤容若在操练自己的兵士时,还关心了爹爹这,心中暖暖的,他这是用自己先进的思想去影响爹爹和大哥,让真正和凤北军队对战时,少吃点亏,爹爹和大哥就多一分安全。

“爹爹,大哥,有时间我也去你们兵营里看看去,帮你们带出更合格的军医出来,这样打仗时,人手够,将士也少流一滴血,多一分生的希望。”

凤容若这样对爹爹和哥哥尽心,唐黛觉得自己应该也要动了起来,不仅是爹爹带的军队,还有凤容若的军队,护国候的军队,都必须开始快速的带出一批对治疗外伤拿手的军医出来。

“好,好,我的女儿是好样的,巾帼不让须眉。”

郑柏一听,激动的夸奖唐黛,一旁的郑国,王夫人和上官明珠看着唐黛也笑了,自豪自己是神医县主的亲人。

“爹爹,那你陪娘亲说说话,大哥,你也多陪陪嫂子和孩子,我就先回王府了,等凤容若回来,我再与他商量商量我刚刚说的事。”

唐黛起身,告辞回府,把空间留给他们四人,他们久不相见,互相牵挂彼此,肯定有许多的话要说。

唐黛回府后的第二天,凤容若也抽空从兵营是回来看家人,看孩子,听了唐黛的想法和建议,觉得甚好,立即进宫同凤容莫商量了这事,凤容莫当然同意,马上下了圣旨,以神医县主,安王府的世子妃为首,宫中的太医为辅,到各个兵营里,从里面选了人,培养军中的军医,人手不够,就从军营外的大夫中严格删选,特招进兵营。

凤南在积极备战中,让凤北潜入凤南的奸细得到了消息,传回了凤北,轩辕惊雷并不惊讶。其实凤北正如轩辕凌剑所料,在他死后三天不到,轩辕惊雷登基,第一件事策划的就是要攻打凤南,统一天下,但是他也知道,凤南有凤容若,有护国将军府,不是他说打便打的,登基后一个月内便下了秘旨给龙虎二位将军,命秘密操练士兵,准备占领凤南。

龙虎二位将军在凤北先皇,轩辕凌剑的父皇手上,就是两位干将,擅于带兵打仗,后经过轩辕凌剑和一云老道的进一步调教,二人得了半部兵书,更如虎添翼,攻打下大华,二人功不可没,所以攻打凤南,非这二人莫属。

轩辕惊雷心思狡诈,嫉妒轩辕凌剑,并且在被关救出来后,知道那不是自己同母的哥哥,合着太后对付轩辕凌剑那是心狠手辣不容情,但是对于朝堂中的人,只要不是知道轩辕凌剑真正死因的心腹,他还是照常使用,并未因改了皇帝,对贤能之人迫害,所以龙虎二位将军并未因轩辕凌剑的去世而失了宠,相反,轩辕惊雷为了江山永固,为了心中的那份统一天下的野心,对二人更加视为座上宾,以礼相待。

所以,凤南凤北双方,都在为这场即将来临的世界大战,秘密准备着,谁更强,谁就得天下,逐鹿中原,看最后鹿死谁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