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让她进宫侍候我/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凤南的京城又被大雪铺满,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唐黛带着太医在军营中忙了些时日,这日在家中歇息,陪着几个孩子在王府中堆雪人玩,欧阳芊芊也跟在几人身后帮忙。

大萌宝凤玄玢在娘亲和姨姨的帮忙下,很快堆了一个超人出来,还给他穿上了超人的蓝色衣衫,最经典的红内裤围在蓝衣外面,披着红斗蓬,栩栩如生。

欧阳芊芊看这一形像,笑得合不拢嘴,大萌宝却非常的喜欢,因为娘亲经常跟他讲超人的故事,他觉得超人简直是酷毙了,是他心目中的英雄,他会飞,很善良,会拯救弱小……

就在大萌宝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时,三萌宝的雪人也堆出来了,堆的雪人是一个大头和尚,是娘亲讲的故事中的“聪明一休”小和尚,三萌宝给他穿上了灰色的衣裳,做为僧衣,大大的眼睛是用两颗黑色宝石做的,炯炯有神的望着前方,三萌宝喜欢一休的聪明睿智,小手画个圈圈,聪明的计策就来了,他长大了,也要做个聪明有才智的人。

小萌宝凤歌在娘亲的帮助下,堆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白雪公主,长长的漂亮的纱裙,小嘴红红的,眼睛大大的,喜得小凤歌欢呼雀跃,小嘴中还哼着曲儿,迈着小短腿在雪中奔跑着,摔倒了还咯咯直笑,然后自己爬起来,再继续奔跑,这些规矩都是唐黛定下的,四个孩子摔了跤,自己爬起来,任何人都不许扶。

“姐姐,我先走了,躲一躲。”

正看着小凤歌在雪中摔跤摔得有趣的欧阳芊芊,眼角的余光瞥到不远处的明黄色龙袍,见了鬼一样,同唐黛打声招呼就要躲远。

躲什么?

远处,凤容莫着了一身明黄的龙袍,嘴角带着笑意往这处走来,手中牵了凤玄宸,二萌宝乖乖的走在凤容莫身旁,肩上蹲着白狐,白狐毛绒绒的尾巴绕在他的脖上,远远望去,就像在淡黄色太子服外,给他围了一个白色的围脖,保暖又美观。

原来是躲皇上!看着急急想远去的身影,唐黛不厚道的笑了。

远处的凤容莫看着那抹淡绿色的身影想要逃走,他哪里会肯放她逃,他十次来王府,她九次就躲着他不见,躲他像躲瘟疫一样,比当年嫂子躲大哥,有过之无不及,心念一闪,凤容若放下凤玄宸的小手,明黄色的身形一闪,人就飞到了欧阳芊芊身前,堵住了她的逃路,虽然他的武功远不及哥哥,可是要堵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那可是轻而易主的事。

“娘……”二萌宝欢快的跑向唐黛。

“冷吗?”唐黛握了握凤玄宸的小手,又摸了摸他的小脸。

“娘,我不冷。哇,这是你们堆的雪人啊?!娘,我也要堆。”

二萌宝扫了一眼三个雪人,超人,聪明一休,还有白雪公主,如宝石般好看的凤眼中坠入了星星,璀璨明亮。

“你想堆什么?娘亲帮你一起堆。”

对于二萌宝,唐黛一直是温柔的态度,从未发过脾气,不仅仅是心疼他一个人离开安王府在宫中,更因为他很是懂事,可以说是从未调皮过,又懂事又聪明,乖得让她心痛,快六岁的他,已经是能作诗填词,琴棋书画皆精,知国事天下事,晓礼明仪……这些年,太子太傅把教得很好,武功在武神的亲自教诲下也精进了不少。

“恩……我想想,就堆太宗李世民吧!我喜欢他,他是一个好皇帝。”

二萌宝闭眼一想,想起娘给他讲的古代的皇帝李世民的故事。

“好!”

“哥哥,哥哥,我帮你一起堆。”三萌宝和小歌儿凑上前。

“弟弟,我也帮你。”大萌宝从自己的雪超人前也走了过来。

“好啊,孩子们,我们一起堆,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唐黛高兴的,首先团了雪开始堆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李世民大雪人,几个小朋友七手八脚,团雪的团雪,推雪的推雪。

而不远处,被凤容莫堵在路上的欧阳芊芊,正拿一双大眼瞪着凤容莫,若不是看着凤容莫穿着明黄色的龙袍,她严重怀疑她看到了一个假皇上,简直是无赖加八级。

二人,你瞪着我,我瞪你,谁也不服谁!

“凤南皇上,让开!”

欧阳芊芊伸了小手,推了下凤容莫,凤容莫文丝不动。

“不让,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凤容莫表情很是不满,他又不是洪水猛兽!

“因为你是皇上,让开。”欧阳芊芊丝毫不给面子,再推了凤容莫,推不动,从他身边侧身走开。

因为他是皇上?!凤容莫陷入沉思,没有发现欧阳芊芊从身边跑了。欧阳芊芊走了一段路,发现凤容莫没有跟上来,嘴角现了笑意,小样,治不了你,是皇上又如何?不想见就是不想见。

只是当她看见面前那明黄龙袍的身影时,嘴角的笑意却僵在了嘴角,无语望天,不看了眼前人。

“你竟敢偷跑?!相不相信,我罚了你。”

凤容莫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眼前没有了人,立即施轻功追了上来,再次的堵住了欧阳芊芊的去路。

“咦,这是姐姐的安王府,我想咋走咋走,要偷跑什么?还有,你想罚你罚,你是皇上,你要罚我,我也没法子。”欧阳芊芊撇嘴,摊了摊了小手。

“你……你就因为我是皇上,你就要躲着我,为什么?”

“不为什么。伴君如伴虎,你不懂?我可不想被你吃了,我得留条命报答姐姐的救命之恩。”

“我什么时候是老虎了?!我就是我,我就是凤容莫,谁要没事吃你?人肉不好吃。”凤容莫嫌弃。

“……”欧阳芊芊。

她现在有十足的理由证明这皇上是个大傻子,连她的话都听不懂。

“别挡着路,我要回院子歇息,我累了。”

欧阳芊芊感觉和凤容莫攀扯永远扯不清,没了耐心,伸了食指,推了凤容莫,那白晰削尖的手指,映入凤容莫的眼帘,水嫩如葱,凤容莫第一次觉得,女子的手怎么那么好看?不知道摸摸会是什么感觉?

恩,这样想的,当然,也是这样做的,伸了大手抚上了欧阳芊芊纤细的小手,感觉温润细腻,软软滑滑,这感觉还真不错!

“你摸够了没有?登徒子,放开。”欧阳芊芊小脸一红,想要挣脱凤容莫的大手,抽手回来,可是抽不回,被捏紧了,气恼的大叫。

“不放!啊?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觉得你的手好看,就……”

凤容莫听了欧阳芊芊大吼,第一个反应是“死也不放”,第二个反应是,啊?我咋抓了她的手?第三个反应是,哎呀,我轻薄她了,赶紧道歉,要不然要更加不待见自己,躲着自己了!

“你……让开!”

欧阳芊芊再大吼一声,逃了!

“……”凤容莫。

哎,这个皇帝当得好憋屈,人家想骂就骂,想吼就吼,可是好像自己好像还有那么点儿犯贱,喜欢上她吼了!

她定是害羞了,逃得那么快,凤容莫嘴角勾起,表示心情很愉快!然后转身,往唐黛娘几个那走去。

“父皇,快来,看我堆的雪人,你看,这个皇帝是不是很威严,很厉害?”

唐黛娘几个已经把李世民大雪人堆好了,二萌宝正在欣赏自己的杰作,见凤容莫来了,忙请他一起观看。

“恩,很威严,很厉害!”

凤容莫看着堆得很像那么回事的雪人,回了二萌宝,心语却是,应该是比他这个皇帝威严多了,估摸着没人也吼他,骂他吧?!

“怎么?没追上?”唐黛笑凤容莫。

“追,追上了,啊?我追她干什么!不过是逗她玩。”凤容莫反应过来,红了脸,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噗……只要肯费心思,铁杵磨成针。”唐黛见凤容莫的窘样,“噗嗤”笑了,然后再安慰了凤容莫一句。

凤容莫双眼一亮,听嫂子的意思是支持他的!

“嫂子,能不能让她进宫侍候我?”凤容莫小心翼翼的探了唐黛的话。

“怎么个侍候法?封后?封妃?”唐黛一顿,脸色严肃下来。

“不……不是,嫂子,你误会了,她现在还不喜欢我,老要躲着我,我不想逼迫她,她要是愿意,跟着我,为我磨墨,端茶倒水……啊,不,不,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跟着我,我能看到她就行。”

凤容莫被唐黛问得一愣,有些语无伦次。唐黛听后却笑了,也不怪了凤容莫,知道他是第一次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那人还不喜欢他,躲着他,这是想了法子,绊她在他身边,好培养感情的意思。

“这个我不能替她答应你,她不是我的下人,也不是我亲戚,亲人。我只能替你探探她的口风,愿不愿意进宫得随了她。若不愿,你又不想强迫她,以后你还是得多多跑我安王府咯。”

“哦,不管她愿还是不愿,嫂子问问就好。其实,我心里也是矛盾的,嫂子你知道,我是不能生孩子的……可是,我见了她后,就是禁不住总想见见她。”凤容莫声音有些落莫,他的意思是就算欧阳芊芊喜欢他,他也给不了她做母亲的幸福,唐黛听了心中有些难受。

“好,你放心吧,我会和她好好谈谈的,不管是你,还是我,都要尊重她意思,不能强迫她。但你的事,我会和她说,你不用有心理负担,若是她喜欢你,愿意跟你走,那她也就是考虑好了,不会避讳你担心的事,反之则然。”

“谢谢嫂子。”

凤容莫眼神重新恢复了明亮,心中暗暗决定,若是她愿意,他会用他有限的一生去护着她,宠着她。

“走吧,大家回屋呆着去,外面冷,不能呆了太长时间。”

唐黛带了几个孩子回屋中,怕冻着孩子们了,凤容莫和凤玄宸在安王府呆到下午,才踏着雪回了宫。

“小姐,大公子来了。”

小青从屋外进来,后面跟着唐风,随着门帘掀开,放下,一丝丝寒气透进屋中,唐风站在门帘处拍了拍肩上的雪,脚在脚垫上蹭了蹭,才缓步进了屋。

“大哥,这下着大雪,路不好走,你怎么来了?”唐黛惊诧唐风这大雪天,快天黑了,竟然一个人来了安王府。

“过来有重要的事和你说,娘修了书信来,说是外公不大好了,估计时间不会长,老人的愿望是想在走以前再看看你,如果有可能,他想想看看几个孩子。”

唐风接过诗芫递上来的热茶水,焐了焐了手,看着唐黛道。

“大哥,若是我一个人回去,是一句话的事。但是,若带了孩子,这冬天下大雪,路上风大,路滑,很不安全,我怕母妃和父王不舍得。”唐黛想了想回了唐风。

“娘知道现在路不好走,没让你们现在回,只说等年后天气转暖再回。外公现在还是吃着你在家时开的药,再撑几个月,问题不大,只是身体日见虚弱。”

“好,既然这样,那就等年后转暖,雪化了,路上好走了,我再带着孩子回去。等凤容若回来,我与他商量商量。”唐黛点头。

“行,那就这样说了,等妹夫回来,你同他通过气,我修书信时,和娘说说。我走了,天要黑了,路上不好走。”

“好,这雪越下越大,我就不留你吃晚饭了。”

唐风起身同唐黛告辞,出了安王府,冒着风雪回了家。

晚上,凤容若回来,唐黛将大哥唐风说的事同他商量,凤容若也知道唐黛对家人的感情,那时为了请小仙僧来替外公治病,连夜抄经书,还求上了他。

所以现在非常理解她的感受,没有说什么阻拦的话语,只是说,现在局势紧张,他依然得加紧操练军队,不能陪她一起回去,至于带几个孩子回去的事,他会和母妃,父王看着商量。

年后,一月底,天气转暖,可以起程回长安县了,唐黛去各个军营再转了一圈,将自己手中的事拜托给宫中的太医,培训的事已经告了一个段落,只等他们在战场上临时发挥自己的医术,所以,也没什么大事,有宫中的太医在,她放心。

凤容若同安王妃,安王爷商量,说唐黛回长安县准备带了几个孩子去,孩子长这么大了,也还没有回过唐家村外婆家。刚开始,安王爷和安王妃很是犹豫,因为京城距离长安县千里之遥,怕孩子们在路上吃了苦头,不习惯,生病什么的。

后来还是凤容若说,孩子们都六岁了,小歌儿也四岁了,应该让他们去外面走走,看看与京城不同的世界,而且,如果二人实在担心,可以跟着一起去乡下看看,安王爷和安王妃这才同意。

只是让唐黛想不到的是,她最终还是没有带着孩子见了外公最后一面,没有满足老人最后的心愿,因为在唐黛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大事阻止了她出行的脚步。

一月底,京城还是很冷的,白天有太阳照耀,感觉还暖和,晚上来临,风依然呼呼的刮。

唐黛出行的前一日晚上,整个京城还在倒春寒的寒意中抖索,人们都早早的睡了,路上的行人稀少,甚至是清冷的地方除了更夫,便不见了别人。

次日要出行,安王府的人早早的安睡。

半夜,睡得正香的唐黛却被凤容若叫醒了,凤容若没有跟她多说什么,只告诉她快点穿衣起床,军中有人出了大事,需要她的医术救命,然后告诉院中的下人,让她们照顾好小歌儿,并在次日早晨禀报安王爷,安王妃,回长安县的行程暂时取消,等他和唐黛回王府后再另行安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