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统一三国/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清去了宫中,凤容莫也不同意,大家就一个共同的担心,万一欧阳清在战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无法向长平公主交差,欧阳清跟凤容莫软磨更泡,凤容莫也不同意,欧阳清最后无奈,内心暗下了决心,给公主老娘留封信,自己偷着去。

长平公主看到欧阳清留下的书信后,这才知道他去战场了,在公主府中大怒,但是又无计可施,凤容若和凤容莫二人都不让她儿子去,是她儿子自己上赶着偷偷去的,而且东线和北线两个战场,还不知道他是跑到哪儿去了?!

果真,欧阳清怕凤容若撵他回京城,竟然带着天星楼的部分杀手去了东线,找到郑柏和郑国,说是要在军中帮忙,这可把郑柏吓坏了,要他回来,他哪肯听,可是郑柏对他又不敢用强,只得由了他军中,叮嘱儿子郑国把他看好了,千万别有什么差池,要不然长平公主对他和慧慧二人怕是要恨得更彻底了。

京城的唐黛知道欧阳清竟然偷偷去了军中,而且还欺软怕硬的去了爹爹那儿,不禁又气又好笑,他这是算着爹爹不敢用强送他回来呢,而凤容若人在北线,鞭长莫及管不了他,等他回来她非得把他揍成猪头。

这一场仗打得艰苦卓绝,从这一年的春天打到第三年的春天才结束,整整两年,凤容若带着大军直入凤北境内,暗杀了龙将军后,接下来的攻打就势如破竹,无人可抵,轩辕惊雷被逼御驾亲征,也没能挡住凤南军队的攻势,最后轩辕惊雷战死在战场,凤容若带着凤南的大军攻入凤北的皇宫,在零宵的帮助下,占领皇宫,将太后和轩辕至丽软禁,凤北的朝臣予以抵挡的,被零宵拿出的轩辕凌剑的圣旨降服。

凤北朝堂上下,这才知道他们的皇上是被轩辕惊雷和太后合伙设计,下了毒药毒死的,且轩辕凌剑知道不好时,已经写了遗旨,将凤北的江山传位凤玄宸,虽然这圣旨在凤容若的眼里,无所谓有或没有,他靠的是武力征服了凤北,凤北的朝臣愿意继续为后面的新朝效命,他也不会拒绝,但是不愿意效命的他也不会勉强,让他们告老还乡就是,凤南别的人没有,人才一大把,足可以撑起这大一统的江山。

郑柏和郑国东线这边,在凤容若占领凤北的皇宫后,他们已经将东线的军队打得七零八落,剩下的全部投降,他们这边没有凤容若那边繁琐,战胜了,清理了战场和战争利品后,带着凤北投降的军队凯旋回了凤南,如今这天下一统,以后也就不分什么凤北,大华和凤南了,以后,所有的都是凤南的土地,只不过,欧阳清这二货在最后一场战斗中却受了箭伤,当然是值得表扬的,是因为敌军射了冷箭,要射的人是郑国,郑国没有发现,站在郑国身边的欧阳清也没有发现,等到箭离郑国只有寸远时,欧阳清发觉推开郑国,箭却落入他的身体。

躺在回程马车中欧阳清并不因为自己受伤了而难过,反而很兴奋,他就说他来还是有用处的嘛,要不然那一箭射了郑国,伤了还好,要是死了,他怎么向唐黛交待,捂了捂胸前的伤口,欧阳清笑了,一张妖孽脸熠熠生辉。

凤南京城的城门,今天城门大开,迎接凯旋的大军,他们走时,是悄悄走的,没有誓师大会,没有亲人相送,如今胜利归来,不管是将军还是士兵,必须将他们应得荣耀归还给他们,凤容莫带着太子凤玄宸,带着文武百官,立在城门前相迎。

首先进京的是郑柏和郑国的大军,郑柏和郑国二人骑在高大枣红色的战马上,着铠甲,披红色的披风,威风凛凛如神邸……

马车上的欧阳清掀了帘子,朝外望了一眼,没有看见公主娘亲的身影,暗吁了口气,他得先去安王府躲躲,等到伤好了再回公主府,爹娘要打要骂都随了他们。

唐黛,安王爷,安王妃,王夫人,上官明珠全都站在城墙上,看着威风的大军,心中骄傲不已,但是做为唐黛来说,哥哥和爹爹能平安归来,比什么都好。

郑柏,郑国带领军队被百官迎进城后,先回了军营,安置好手下,到时候论功行赏不在话下,然后再进宫面见皇上,今晚有庆功大宴,大宴后才能回家见妻儿母女。

郑柏的军队进城后,大家并未离开,所有的人知道还有凤容若的军队未到,在与凤北做战的一年后,护国候在一次大战中受了重伤,被送回京城,最终还是不治身亡,凤容若已经接手了他手下的军队,所以这一次,凤容若一行走的时候主帅是二人,回来时却变成了凤容若一人,这让朝堂上下不禁唏嘘,战场刀剑无眼,上一刻还是活生生的生命,下一刻已经成了箭(刀)下亡魂。

郑柏的军队进城的半个时辰后,唐黛就远远望见那个依然着了一袭白袍的身影,气质清冷,风华无边,唐黛的眼眶湿润了,两年没见,那个人却是一点也未未变,没有因为战争,变得狠戾,总是那样清清淡淡,云淡风轻,仿佛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改变。

“爹爹,爹爹……”唐黛身边的小凤歌显然看到了城门外的凤容若,挥舞着双手,开心的大叫了起来。

城楼下的凤容若仿佛是听见了,抬眼往城楼上望来,在人群中他一眼就发现了那个着了淡绿衣衫,聪明灵动的女子,还有他的贴心小棉袄,凤容若对着她们的方向笑了笑,挥了挥手。

“娘,爹爹看到我了,爹爹看到我了……”

小凤歌的声音响彻城楼之上,听到的人都会心一笑,站在这的人,哪个不是等着自己的亲人归来呢?!哪个不激动,哪个不大松一口气?1

军队进了城,城楼上下的人,老百姓都散去,他们很快就会和家人团聚了!

回王府的马车上,三个小家伙都眼巴巴的看着唐黛。

“怎么了?你们三个?”

“娘,爹爹什么时候回王府?我想爹爹了。”小凤歌本以为见到凤容若,凤容若立即就会跟着他们回王府,可是看着爹爹却带着军队走了,心中难过,眼中闪着泪光。

“爹爹回京城后还有些事要处理,还要进宫,等爹爹忙好了就回来了,歌儿不难过啊,很快就能见到爹爹了。”唐黛心中一酸,抱了歌儿安慰她,凤歌自小就恋凤容若,这两年不见爹爹,自是想念得紧。

“娘,我们也想爹爹了……”大萌宝和三萌宝眼中也升起了雾气。

“思,你们都是好孩子,其实娘亲也想他了,但是我们再坚持坚持,说不定晚上爹爹就回来了,好吗?”唐黛哄着三个孩子。

“哦,那我们忍忍。”三个孩子异口同声的回了唐黛。

其实凤容若何不想他们母子(女),将军队带回后,把事情交待了一番,进了宫,见了凤容莫和凤玄宸,晚上的庆功宴,只露了个面,象征性的吃了些后,就回了安王府。

果然如他所料,安王府内,还是灯火通明,全家人都在等他的归来,凤容若加快了脚步来到大厅中,大厅内,安王爷,安王妃,凤清清,唐黛母子(女)四人,竟然还有受伤未愈的欧阳清也斜躺在软榻上,全都在等他。

凤容若一走进厅内,小凤歌就张开小手向他扑来。

“爹爹,爹爹……我想死你了,我们都想死你了。”

“恩,爹爹也想你,也想死你们了!”

凤容若笑着用她一样的语气回了她,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众人都笑中带泪的看着父女两个,这两年凤容若在外,他们日夜担心,安王妃和唐黛几次去庙中烧高香,祈祷菩萨保佑他安全归来。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安王爷擦了擦眼角。

凤容若坐下,看了眼躺在榻上的欧阳清,蹙了眉,冷冷丢了句。

“丢脸!”

“表哥……”欧阳清的心顿时受到一万点的伤害。

“噗嗤……”

厅中的人全都笑出声来,就连六岁的小凤歌都笑了,她可知道丢脸二字怎么写。

“表弟,你是要在王府中养伤?”凤清清前面并不知道欧阳清来了,到了厅中才知道,柔柔的问了他。

“恩,我怕回去了,我公主娘亲看到我受伤,又得耳提面命,眼泪横飞,啰嗦个不停。”欧阳清一想到那场面,就觉得头痛不已,如果可以,他伤好后,直接又跑出京城,不想见她。

“那就安心在这养伤,有什么需要,你告诉我,我替你办。”凤清清笑着道。

“嘿嘿……还是表姐心痛我,不像某些人,黑心鬼,假仙儿。”

欧阳清立即开心了起来,虽然黛黛看在他是救了郑国她哥的份上,没撵他回公主府,但他可是知道,他在这若是被公主娘亲知道了,黛黛和表哥得被娘亲训了,现在终于有个人挽留他,并且会服侍他,他岂会不高兴。

“神经迟钝,无可救药!”

唐黛看着欧阳清的高兴,还有凤清清亮亮的双眸,不禁翻了白眼,心中骂了欧阳清,他就看不出凤清清是喜欢他吗?又招惹了一朵桃花。

她只希望,可不要像凤笑笑那样,让人又恨又怜。

凤容若哪能听不出欧阳清是在骂他,没说话,只挑了挑眉,眼光若有所思的在凤清清和欧阳清二人身上扫过。

一家人终于团聚,高兴坐在一起聊天聊到快子时,几个孩子坐在那小脑袋都点上了,才各自回院中歇息,安王妃带走了小歌儿到她院中安歇,凤玄玢和凤玄琛哥俩现在已经住进自己的小院,由下人陪着回了自己的院子,欧阳清则是被凤清清和下人一起送回客房中。

唐黛和凤容若二人回自己院中,沐浴歇息,二人两年未见,小别胜新婚,一进房间,唐黛便被凤容若压在了身下,汹涌的思念和牵挂在行动中消散,唐黛主动的配合着凤容若,直到快天亮时,二人才沉沉的睡去。

次日,唐黛在凤容若怀中醒来,睁眼看了看外面,应该不早了,凤容若在唐黛醒来时,也睁了一双好看的凤眼,凝视着怀中的小女人。

“想我了吗?”凤容若嘴角一勾。

“恩……”唐黛红了小脸,噘嘴。

凤容若再次吻上怀中人的双唇,吻得天崩地裂,心灵和肉体的碰撞,这才让二人觉得当下是真实的,凤容若从那刀光剑影中的战场上回来了。

这一场战争结束了,凤南统一了天下,以后这天下就是他们宸儿的了,他们完成了上天给他们的任务,他们的余生可以安心的守着彼此,一直到规定的时间到,二人再回了笑口佛前,不过,他们不怕,那时他们老了,也到了该归去的时候。

等二人再次睡醒时,已到下午了,起床洗涑,吃了饭,便带了三个宝宝去了将军府,看望郑柏和郑国。

欧阳清的客房内,凤清清端了一碗燕窝粥,要亲自喂欧阳清喝下。

“表姐,不用麻烦你,我自己喝,我的手没受伤。”欧阳清有些不好意思。

“说哪里话?手没受伤,就能乱动了?你得静躺着,伤才会好得快些,早日回公主府,免得你娘亲担心。”凤清清坚持,欧阳清不说话,让她喂。

“这才乖。”

一碗燕窝粥吃完,凤清清来了一句,欧阳清抽了抽嘴角,表姐这是把他当小孩哄了,不过,怎么感觉这感觉不错?!

心中又暗自疑惑,这些年除了黛黛,他可是懒得搭理了其他的女人,为毛自己不反感表姐对自己的照顾,对自己的好?!想不通也就不想了,摇了摇头,反正躲在安王府,公主娘亲找不到,还有表姐照顾自己,这日子,比神仙都快乐,想到这,欧阳清一咧嘴,乐了。

“你傻笑什么呢?”凤清清看着欧阳清妖孽的脸上现了笑,几欲迷眼,但是很快反应过来,问了他一句。

“没笑啥,就是有表姐照顾我,我开心。”欧阳清实诚的回了凤清清,凤清清一怔,抿嘴笑了。

“表姐,你长得很像三舅舅,笑起来很好看。”欧阳清继续甜嘴模式。

“呵……我哪里好看了,跟你比,可是差多了。”凤清清脸微红。

欧阳清看着表姐的脸红了,不再逗她,妖孽的脸上再次笑了,表姐很温柔,也喜欢害羞,是个贤慧的女子,以后不知道哪家有福气的男子会娶了她?!

三日后,凤容莫下了圣旨,加封郑柏为一品护国候,郑国为二品大将军,原护国候之子为三品大将军,凤容若为摄政王,其他一众将领和士兵也各有封赏,从上到下皆论功行赏,无论是加官亚爵的,还是赏了银钱的,争取做到有功之人,人人满意。

战火刚停,无论是原大华和原凤北,都是百废待兴,朝中人才紧缺,凤容莫再次下了圣旨,命上官玉携了唐雨顺等一众官员,远至原凤北治理凤北的辖区,封了唐雨顺为三品官位,并升宁未雨的爹爹,宁大人为二品巡视,同去凤北,协助上官玉治理凤北,大华两地。

并命唐风留在凤南,接替上官玉的位置,升任左相;升原户部尚书为右相,原户部侍郎蓝正为户部尚书,唐绝为户部侍郎。

朝廷上下进行了一次大的变动,有能力者上,无能力者下。这场变动,二萌宝凤玄宸一直参与其中,在他六岁时,凤容莫就让进入朝堂,学习处理国事,现在已有两年之久,八岁的他,对于国事已然熟掌于胸,并不陌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