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凌剑番外:重生/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极山,位于凤南国的最东端,紧邻大华国,此山长年树木苍郁,雾气缭绕,山中有座高百丈的悬崖,溪水从崖上倾泻而下,形成一条美丽的瀑布,在阳光下发出七彩光芒,此时,瀑布不远处的小山径上,走着一大一小两人,大的着了青色衣衫,小的着了白袍,一前一后,往这山中唯一的住处走去。

“师父,师兄这次病得这么重,要不要下山求医?”

四岁的凤容若,穿着白色的衣袍,迈着小短腿跟在师父武神身后,小小脸上满是担忧,师兄自那日在山中淋了雨,回来就发了高烧,这已是第二天了,若再不降了高热,估计师兄的脑子得烧傻了。

“若儿不用担心,为师我也是通晓医术的,这药草采好了,回去熬成药,喂你师兄吃下,明日他就会好了。”

武神摸了摸凤容若小小的脑袋,这孩子一岁被他父王送上山后,就没回过京城,也从不向他讨要父母,乖得让他心痛,只不过,小小年纪,性子清淡,不喜陌生人过于接近他。

次日,轩辕凌剑是被浑身的痛痛醒的,全身痛疼,脑袋也痛,那两个贱人,果是下手狠毒,这中毒死亡的滋味真不好受,忍着疼痛,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罗帐,这让他知道自己是睡在一张床上,只是,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他现在是在哪儿?

硬撑起身子,打量着房间的设施,窗户明亮,窗边是一个长长的书桌,一把椅子,桌上有书,另一边的墙上挂着一把宝剑,房间设施极简单,感觉好熟悉,这不是皇宫的宫殿内,难道是有人救了他?让他没死成?肯定是零宵去了凤南找了师弟,师弟派人来救他了!若是自己没死,那一对贱母子,绝不可能不将他扔入大牢中或秘密关押,这房间的门可是开着的。

“有人吗?”

轩辕凌剑试图自己坐起来,但是头一阵晕眩,让他又倒在床上,只好出声求救,但是出口的声音却让吓了他自己一跳,这是他的声音吗?倒像是个几岁娃娃的声音,清脆明亮。

怎么回事?!

轩辕凌剑此时这才发觉不对劲,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还有自己的手脚,身体,这不是自己的身体,因为他太小了!

“师兄,你醒啦?你再不醒,我和师父都要担心死了。”

小小版的凤容若走了进来,眼神急切,脸上是看着他醒来的开心,他的身后跟着武神,此时的武神还是个俊秀丰逸的中年男子,着了青色的衣袍,神情严肃,眼神扫向他,脸色缓和,似松了口气。

“剑儿,你醒了!别动,躺着,你都烧了三天两夜了,这醒过来身上肯定难受。”武神的大手抚上轩辕凌剑的额头,见高热退了,放下心来。

“师父,我饿了。”轩辕凌剑眼巴巴的看着师父,师父的手好温暖,就像父皇的一样温暖。

“你等等,为师去替你端了粥来,师父知道你会醒来,已经替你熬好了。若儿,你倒杯水给师兄,让他先喝些水润润嗓子,这说话嗓子都哑了。”

“我知道了,师父。”

凤容若脆脆的回了武神,武神转身出去端粥去了,轩辕凌剑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师父的身影,还有眼前的师弟,他现在可以断定,他是重生了,而且重生到六岁,准备回凤北皇宫的这一年,在前世,他回皇宫前,的确是生了一场大病。

他没想到,老天爷竟然给了他报仇血恨的机会,也许是自己死得太不甘心,怨气太重,致使自己重生了,很好,既然老天爷给了他这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回去报仇,他要让假皇后付代价,她要让她慢慢的失去她从母后手中夺来的一切,她的皇后的位置,父皇的宠爱,她得意的儿子……想到这的轩辕凌剑,身上戾气突重,一双细长的桃花眼中若淬了冰,冷得让人打颤。

“师兄,喝水……师兄,你怎么了?”

小小的凤容若,倒了一杯温水过来,要递给师兄,却突然觉得房中的温度降了下来,打了个冷战,抬了一双俊美的凤眼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师兄,他怎么感觉师兄醒过来后,变得与以前有些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他寻不出来。

“恩?我没事,谢谢师弟。”轩辕凌剑回过神来,接了凤容若手上的水,一口喝干净,擦了嘴。

“师兄,你还要吗?我再给你倒杯去。”

凤容若见轩辕凌剑喝得干脆,问了他,他知道生病可难受了,两个月前,他也生了一场大病,最后要不是师父着急了,立即带他下山寻医,说不定自己要多难受些时日。

“不要了,你扶我到桌边坐着!”轩辕凌剑摇摇头。

“剑儿,你这病刚好些,要吃些清淡的,为师给你煮了白粥,还有两个小菜,你慢着吃。”武神进房后,见轩辕凌剑起床了,就把手上的粥和菜放到他面前的桌上,让他自己慢慢吃。

“谢谢师父!”轩辕凌剑拿起勺子,喝着粥,感谢武神。

“呵……你个臭小子,病了一场,知道跟我客气了?!这要在以往,你大大咧咧的吃粥不说,还得要跟我叫唤,没有肉,不好吃,给你吃的是喂山中小鸟的。”武神挑了挑了眉,说道,臭小子这是要回宫了,心中有些不舍,挑剔的毛病也改了。

轩辕凌剑小手一顿,咧嘴笑了,露出整齐的小白牙。“师父,我这不是要走了,舍不得你嘛!”

果然是这样!

“行了,你也不用搞得生离死别的,你回宫后有得你忙的,知道你也没时间来看我,等我有空了去凤北皇宫寻你去。”武神嫌弃的挥挥手,双眼中却满是笑意。

“……”轩辕凌剑。

师父就是典型的心口不一,明明心中欢喜,嘴中还要嫌弃,眼眶微红,借着低头吃粥,不再说话,武神和凤容若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情绪不对,以为他不过是要离开了,心中不舍。

半个月后,轩辕凌剑的病已是休养得大好,这一日,太极山下来了一批人,骑着马,皆着了黑色劲装,众人在山下停了下来,其中一为首的人,看了看险竣的山道,回头看了自己的人。

“你们都在这里候着,武神不喜人多打扰了他的清静,我去山中接了太子殿下山。零宵,你跟我一起去,皇上说了,以后就由你跟着太子殿下,做了他的玩伴,也是保护他。”

“是,暗卫长,属下知道了。”

一匹棕色小马上,端坐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孩,面目俊秀,小脸精致,如若轩辕凌剑在这里,定会识得,他便是跟着他出生入死,忠诚于他,后来成为了自己的暗卫长的小零宵。

二人弃了马,使了轻功,飞上了太极山。

“拜见武神,太子殿下。”

二人到了武神的住处,见到武神和轩辕凌剑,跪下拜见。轩辕凌剑看着小小的零宵,心中有片刻的开心,也有失落,上一世,他死之前,逼着他离开凤北去凤南,一是想让师弟为他报仇,二是不想让他为了他,丢了年轻的性命,他和他是主仆,也是好友,他舍不得他死。

“起来吧。”轩辕凌剑掩了眼中的情绪,恢复了一个六岁孩子,一国太子殿下,应该有的模样。

“谢太子殿下。”二人站起,等轩辕凌剑同自己师父和师弟话别。

“师父,师弟,我走了,你们保重。”

“走吧,回去后武功每日都得自己勤加练习,不可懈怠。”

武神似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只是眼神中的不舍出卖了他心中的想法,他是凤北的太子,未来的皇上,必会日理万机,这一别,还不知道何时能相见!

“师兄,回去的路上小心些,等我长大了,就去凤北的皇宫看你。”小小的凤容若眼中也是不舍。

“好!”

轩辕凌剑应了声,转身跟着他父皇的暗卫长,还有小小的零宵下了太极山。

在前世,因为他想讨得那女人对他的一丝丝关心,回皇宫后,把大好年华全部放在了增长自己的实力上,为了想得到她的母爱,任由自己的野心发展,想吞并天下,这一世,他绝不会再这样做了,他回去要报仇,然后好好的陪伴父皇,让凤北变强,其他的,别无所图。

不,还有一件事,前世因为自己的野心接近那个让他后来魂牵梦绕的女子,甚至不可惜同师弟反目,也要将她抢回皇宫,囚禁她在宫中,做他的皇后,这一世,那个女子会不会再出现?!

这一世,他定要在师弟之前找到她,让她喜欢上他,他知道,自己能重生,一是恨太重,但还有一个,就是自己对她的牵挂心太重,自己不甘心,这才会让自己浴火重生。

师弟,对不起,这一世,我不会让你喜欢上她,见到她!

轩辕凌剑看着眼前的皇宫,还是他熟悉的巍峨,还是他熟悉的金碧辉煌,只是,当他重生再来,这一切却是让他厌恶,除了父皇是他的牵挂,其他的人,太后,轩辕惊雷,你们就等着我的报复,我定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拜见父皇,母后,孩儿我回来了。”

轩辕凌剑半只脚跪下,对上座的二人行了大礼,上面的人,轩辕墨着了明黄色的龙袍,年轻的模样,轩辕凌剑长得俊美,就是因为一大半像极了他父皇,唯有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像了母后,亲生的母后。

而高座上的那狠毒的女子却长了和自己亲生母后一模一样的面孔,自己误认她为母二十余年……

“好,好,剑儿终于学成归来,可喜可贺,零宵,快扶太子殿下起来。”

“谢父皇,母后。”

凤北的皇上轩辕墨一脸的高兴,而自己的那母后却是脸上现了淡淡的笑意,眼中一闪而过厌恶的幽光,却被正起了身,抬头望向二人的轩辕凌剑看入眼中,白袍下的一双小手,握成拳,强忍着心中滔天的恨意,他记得前世的这一幕,那时候的他,以为母后不过是对他要求太高,是个严母,对他所做的还是不满意,所以才会这样的对他冷淡,现在想来,不过是自己年纪太小,太想要了母爱障了双眼,不能识人罢。

接风洗尘宴上,轩辕墨很是高兴,陪着朝臣多喝了几杯,众朝臣对小小的轩辕凌剑就能学了武神的武功,出师归来,由衷的赞叹不已,坐在轩辕墨边上的轩辕凌剑,夹着自己面前的菜,慢慢的吃着,细嚼慢咽,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却是暗透了冷光,扫过父皇另一边的二人。

轩辕墨右边坐着皇后,皇后身边坐着四岁的轩辕惊雷,轩辕惊雷比他小两岁,而此时的轩辕至丽还没有出生,皇后一脸慈爱的在为四岁的轩辕惊雷夹菜,给他挑了鱼刺,喂入他的嘴中,轩辕惊雷吃得开心,笑眯了一双眼,看得轩辕凌剑觉得甚是刺眼,在前世,他们不知道他是有多么羡慕轩辕惊雷,轻而易主的就得到母后的宠爱,眼中闪过幽光,轩辕凌剑将头偏向正高兴的轩辕墨。

“父皇,我也要吃鱼,吃母后挑好刺的鱼。”

轩辕凌剑的眼神满是期待和可怜兮兮,轩辕墨一愣,眼神扫向一旁正一脸柔情的侍候轩辕惊雷的皇后,皇后的手一顿,知道皇上这是责怪了她,没有管大儿子。

其实皇后对大儿子冷淡,轩辕墨是知道的,但是没想到,竟然冷淡到这样子,大儿子两岁离开皇宫去了太极山,现在回来都已经六岁了,这当中四年,她从不说要儿子回来看看,说想他,连他自己都有些想了,这回来了,没有一点做母亲的慈爱,对孩子冷冷淡淡的,只管了二儿子轩辕惊雷,大儿子没得罪她这位母后吧?轩辕墨皱了眉。

“都是你的孩子,不能顾此失彼,偏痛偏爱。”

“是,皇上,是臣妾疏忽了。”

皇后咬了咬银牙,没有想到轩辕墨为了轩辕凌剑没有给她一点面子,在孩子和朝臣面前教训她,但是又不能不承受,脸上一脸温柔的回了,心下却是将轩辕凌剑和他的生母骂上了。

看着皇后咬牙硬忍的模样,轩辕凌剑心中冷笑,这就承受不住了?我的好“母后”,这可是才刚刚开始呢,我会陪着你慢慢玩的!

“剑儿,呐,父皇给你挑好的,你慢慢吃。”轩辕墨夹了一块鱼,亲自挑好刺,再夹到轩辕凌剑面前的盘子中。

“哦……谢谢父皇,父皇最好了,很好吃。”轩辕凌剑心中一暖,对着轩辕墨夸张的开心的笑了,把鱼块夹入嘴中,上一世,对他好的,除了山中的师父,也就只有父皇了!

“好吃,慢慢吃,父皇再给你挑一块!”

一边的皇后看轩辕墨宠着轩辕凌剑,做为九五之尊的皇上,竟然为儿子亲自挑鱼刺,又恨不得咬碎了一嘴的银牙。

这个接风洗尘宴,轩辕墨吃得高兴,轩辕凌剑也吃得舒心,唯有皇后,吃得是满肚子气,好不容易下了宴席回到自己的宫殿,摔碎了一地的摆瓶,贱人生的种就是上不得台面,她都怀疑他是故意让她出丑的,六岁的黄口小儿,竟然就用了心机对付她,长大了还了得!

“来人,我要沐浴!”

皇后大发脾气,殿内的宫女嬷嬷,个个都是大气不敢喘,唯有一位女子不同,走上前来,向皇后福了福身子。

“皇后,何事让你如此生了大气?要当心着自己的身子。”

“若烟,我……今日那贱……”

“皇后!”

“你们赶紧把殿内收拾干净,然后全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