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凌剑番外:救母/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叫若烟的女子急打断了皇后的话,又吩咐了殿中所有的人,可见此人身份在皇后的宫殿内,除了皇后,就是以她为大了,而殿外,半晌后,一个小小的身影闪过,回到了太子宫殿内。

凤北皇宫的一角,是冷宫之地,显少有人踏入,这里的房屋基本上年久失修,残破不堪,梁垣残塌,院中草木荒凉,进了这里的女子,基本上下场悲凄,所以,平常没有人,没有特别的事,是没人来这里沾染了晦气。

就在这片残破之下,却秘密关押着一个女人。

地洞中的女人,四肢被锁,目的是谨防她逃跑,纤细的四肢,身子也是骨瘦如柴,身下什么也没有,就那样躺在潮湿的泥土上,锁链的长度正好够她躺下,这迫使她除了站和坐之外,睡只能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若不是胸脯细微的起伏,第一眼看上去,准以为是一个着了烂衣的尸体,泥墙上唯一的一盏小灯,散发着微光,正照着她精致的面容,只是脸色惨白无一丝血色,眼睛无神瞪着洞顶,她来到这里不知道多少年了,她等了好久,好久……以致于等得她都绝望了。

唯一能让自己能想起点什么的,是自己的儿子,那只在自己身边生长了一个月的儿子,剑儿,你现在还好吗?你是死是活?想到这里,这女子的眼睛稍稍的动了动,这些年若不是因为惦念她的剑儿,她早就不想活了,皇上,你说你喜欢我,会喜欢一辈子的,可是我被我的亲妹妹换了,你都不知道,你都不能来救我,你让我好恨,好恨啊!

我的剑儿,我的孩子啊……

凤北的皇后,是凤北一品大臣,臣相耶律机之女,耶律机一生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这双胞胎女儿,长得是一模一样,据说,这双生子,几乎是一前一后生了下来,中间大若隔了一息的功夫,二人出生时,天空中霞光万丈,家中,满院生香。

但偏偏二人同生不同命,就在耶律机开心一举得二女时,家里来了个和尚,和尚告诉他,先生的是富贵之命,是皇后命格,能给家族带来无限荣华富贵,让凤北江山锦绣繁华,后生的那个,却是煞星,同样是皇后命格,只是她这皇后会给凤北的江山带灭顶之灾,和尚警告耶律机,必须早早的把她送入空门,方可解此难。

耶律机看着刚刚出生的一双女儿,长得是粉雕玉琢,容颜艳美,哪里舍得这么小就送去伴了青灯古佛,然后存了一丝侥幸之心,将后生的女儿强留在身边,并将此事埋入心底不告诉了任何人,但是,在后面的日子,多少打压了小女儿的锋芒,对她的宠爱自然比大女儿少,当轩辕墨到了适龄选太子妃的时候,耶律机的女儿成了首选。

当然,被耶律机送进宫的大女儿耶律美,不负众望,以出色才华和绝美的外表获得了轩辕墨的青睐,被下旨为太子妃。然而,让耶律机没有想到的是,他舍不得放弃的小女儿耶律华,却因为他的偏爱,嫉妒且恨上了自己的大女儿耶律美,并且,因为她也喜欢上了当时的太子轩辕墨,觉得被自己的亲姐姐,抢夺了最爱,在心中发下了毒誓,只要有机会,她定会夺回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然后,在一个雨夜,耶律华失踪了,再也没有出现在耶律府中,耶律机找了几年都没有找到,才放弃了寻找。可是,谁又能想到,她在失踪的日子,无意的救了一位奇人和她的一家,也就是后来一直跟在她身边保护她,守着她的老嬷嬷若烟,在若烟的帮助下,她成功的选择了姐姐怀孕生子,不能与轩辕墨过于亲密的时机,潜进宫中,将不设防的姐姐迷倒,关了起来,自己代替姐姐做了凤北的皇后,然后成功的和自己心爱的人轩辕墨在一起,并为他生儿育女。

洞外,冷宫的夜色中,有两个小小的身影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来到冷宫之内,因为是冷宫,所以他们没有碰到人,也没有碰到皇宫中的护卫。

“太子殿下,应该就在这里了,今天我跟着她们,看见她们就是从这里进去的。”零宵悄悄的同轩辕凌剑轻语。

“我们进去。”轩辕凌剑看着眼前快塌了的房子,冷然道。

进入破屋内,零宵学着他今天跟踪到的那些人的样子,将房间中那张破床移开,然后伸手叩了叩,有木头空空的声音的传来。

“太子殿下,就是这儿。”

零宵寻找了一遍,找到一个把手,将把手一拉,一块木板翻了起来,下面是一个能容二人同入的小洞口,洞口下,有台阶,零宵小小的身子往下一溜,站在了台阶上,轩辕凌剑也沿着洞口滑了下去。

“太子殿下……”零宵看着洞中躺在地上的女人,回头看了看轩辕凌剑。

轩辕凌剑默默的走到那瘦弱的躺在上地的人身前,心中在咆哮,在怒吼,这才是他的母后,这才是他的娘亲!原来娘亲并不是一开始就被那贱人害死了,而是被关在这地牢中度日如年,最后才慢慢的被折磨死去,母后啊,儿子的上一世是多么的蠢啊,蠢到自己被那贱人害死,都没能来救你。

母后,我来了,你的剑儿来了!

这一世,我定要那女人死无葬身之地,地上的女子显然感觉到有人来了,嘴角勾起了冷笑,前不久刚来刺激过她,折磨过她,还不算够,这又来了?!是不是说明,她在外过得并不是如她所说的那样风光啊?呵呵……女子无声的笑后,闭上眼睛,她累了,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大不了,不过一死,再也看不到她心中牵挂的儿子。

“母后,母后……”

轩辕凌剑蹲下小小的身子,贪婪的看着面前女子的面容,眼角有泪无声的滑下,还好,这一生还来得及,母后没有死,老天爷派他回来报仇,再救了母后,想必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声音,上天待他真的不薄。

“谁?”女子出声,声音嘶哑,以为自己又做了梦,然后又闭上狭长的桃花美目。

“母妃,是我,是剑儿,剑儿来救你了。”轩辕凌剑伸手,从地上搂起女子,她是那样的轻,那样的单薄,仿佛就余下了一丝灵魂在,没有肉体的重量,连他这六岁的孩童,抱起来都丝毫不费力。

女子依然闭着眼,她又陷入了昏迷,这些年就是这样过来的,偶尔清醒,大多数都在昏迷中度过,要不然,她怎么能熬过这无光的地洞,仅凭着那人对她的恨意,施舍点吃食和水,让她不死就行。

“太子殿下,怎么办?皇后娘娘好像是昏迷过去了。”零宵望着轩辕凌剑。

“走,出去,你在外面偷偷守着,我去找父皇去,今天必须把母后带出这里。”

轩辕凌剑不舍的暂时放下了怀中的母后,然后和零宵快速的回到了地面,将洞口的木板盖上,将破床归位,一切复了原貌,零宵躲在一棵树上守在这里,轩辕凌剑悄悄潜出了冷宫,用了轻功,飞速去了皇上的御书房,平日里,父皇在这里批折子会批到深夜才歇息。

轩辕凌剑到了御书房外,里面没有灯火,父皇去了哪里?拧眉沉思,不会这么巧,今天去了那贱人的宫中吧?然后再飞身去了皇后的宫殿,皇后宫殿内,还闪烁着灯火,应该是还没有歇息。

轩辕凌剑熟门熟路的走上前,殿外除了当值的宫女,太监,还守着一个人,是父皇身边的太监,大总管陆丰。

“陆总管,我父皇在里面?”轩辕凌剑拾阶而上,走到陆丰面前,陆丰同样也远远看到了轩辕凌剑。

“太子殿下,皇上是在里面陪皇后,皇后的头痛病又犯了。”陆丰很快回了轩辕凌剑,眼前人是皇上最宠爱的孩子,以后凤北的江山,非传他莫属。

“哦?头痛!那我进去看看,既然知道了,不去,母后又得骂了我。”轩辕凌剑一副小孩怕怕的模样,逗得陆丰笑了。

“那太子殿下快进去吧。”

陆丰看着轩辕凌剑小小的身影走入宫殿中,暗叹了口气,这太子殿下,得皇上宠家,却不得生母喜欢,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嘴上不敢说,也不知皇后娘娘是怎么想的,想当初刚生下来时,那可也是可劲儿痛太子殿下的,生怕饿了他,摔了他,捧在手心里怕化。

“父皇,你让我好找。”轩辕凌剑走进宫殿,果然见那贱人躺在床上捧着头,一副娇娇弱弱,轩辕墨则坐在床沿上,脸上有焦急之色。

“剑儿来了?你寻我有急事?你母后犯了头痛病,若是事情不急,明日再说吧,我陪陪你母后。”

“父皇,母后头痛要请太医,你又不是太医,在这有什么用?”轩辕凌剑淡淡的瞥了眼床上的女人,而床上的耶律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看这小贱人的态度,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怪不得今天给她在皇上面前上了眼药。

“剑儿,你咋说话的呢?你这孩子,还在跟你母后闹了别扭。”

“父皇……我没有,我真的是有急事寻你,而且现在就要同你商量,母后头痛要静养,父皇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在这还打扰了她的清静。”轩辕凌剑凑到轩辕墨身前,拉了他的袖子晃着撒娇。

“好,好,那你让母后歇息,我俩出去说。”

“美儿,你先歇着,我先出去,一会再来看你。”

轩辕墨被轩辕凌剑一撒娇,立即投降,同耶律华商量。

“剑儿,你有什么事还得避了母后?”

耶律华眼神冰冷的看着轩辕凌剑,似要在他身上盯出一个窟窿才罢休,今天白天因为他,皇了训斥了她,她晚上好不容易使了装病这一招,将皇上哄了来,他又来捣乱。

“母后想知道,那就起来跟我们同去吧,到了那里我自然会告诉你和父皇的。”轩辕凌剑挺起了小小的身子,眼神淬了毒,盯着床上的耶律华,今天他和她,定会拼个鱼死网破。

耶律华被他的眼神盯得一愣,寒气入心,这小贱人自山中回来后就邪门了,本来想答应要一起去的,但一想,不能上了他的当,她现在可是装病着。

“我身子不好我歇息了,真是儿大不由娘,这竟然有秘密瞒着我了,罢了,罢了,你父子俩一边儿说悄悄话去吧,别在这碍了我的眼。”耶律华故作轻松的开了玩笑,伸手又揉了自己的太阳穴。

轩辕墨笑了笑,牵了轩辕凌剑的小手,往殿外走去。

“剑儿,你有什么话要对父皇说?”离皇后的宫殿远了,轩辕墨才问儿子。

“父皇,不管接下来,你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你都要相信我,好吗?”轩辕凌剑严肃了小脸看着轩辕墨。

“好,我答应你。”轩辕墨一怔,但立即点了头。

“父皇,我……”轩辕凌剑拉轩辕墨蹲下,伏在他的耳边,轻语了一番。

“你说的,都,都是真的?”轩辕墨心中大惊。

“父皇,这等大事,儿臣岂敢撒谎?儿臣虽是无意中发现的,但不管那人是谁,父皇你立即派人去救了她,还有,让高手围住母后的宫殿,不要让那人逃了,是非曲直先不管,人救过来了,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好!”

轩辕墨知道儿子不可能跟他开了这种玩笑,虽然儿子只有六岁,但是心智聪明,不是一般的孩子能比的。朝空中打了个手势,轩辕墨的暗卫长,就是那个带着人去山中接轩辕凌剑的人,立即出现在轩辕墨面前,轩辕墨吩咐了一番,然后,跟在轩辕凌剑身后,飞身朝冷宫那掠去。

二人出现在凄凉的冷宫中,零宵立即现了身。

“皇上,太子殿下,快跟我来,刚刚有人进去了,是皇后身边的若烟姑姑和一个宫女。”

“快走。”轩辕凌剑一听,也不管了零宵和自己的父皇,这二人绝对是去下杀手的,若烟擅毒,母后有危险!

轩辕凌剑和皇上,零宵三人到达洞内时,正看见了若烟抱着耶律美,那宫女颤抖着手,准备强灌了毒药进去,耶律美一动不动,似乎还是在昏迷当中。

“给我住手!”

轩辕凌剑风一般卷到若烟身前,抢过耶律美,一掌挥向若烟,若烟飞向身后的洞壁上,只听到骨头“咔嚓”的声音,吐了一大口鲜血后,如断了线的风筝,飘落在地,再一脚踹了宫女,那宫女翻了白眼倒地,手中的药全洒在地上。

“美儿……”轩辕墨看着眼前女子的面容,儿子的发飙,怎么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零宵,你在这看住二人,不让任何人来救走了这两个。父皇,你快抱着母后回宫殿,叫太医快给母后看看。”轩辕凌剑提醒已经呆傻了的父皇。

轩辕墨接过耶律美,他真正的皇后,他真正在乎的人,回了宫殿内,让陆总管快速去宣了太医过来救耶律美。

此时,皇后的宫殿外,还有二皇子轩辕惊雷的宫殿外,全被轩辕墨派人控制住了,轩辕凌剑嘴角噙着冷酷的笑,眼神淬了恨意,一步一步缓缓的走进了皇后的宫中,看着殿内正急得团团转的“母后”,讽刺的笑了。

“母后?!我应该叫你一声姨母吧?是不是很惊讶我怎么知道了你的秘密?哈哈……”轩辕凌剑屏退左右和殿内所有的人,只剩下自己和耶律华,说完放声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才停下。

“你,你,你是谁?你不是他,你绝不是他!”耶律华看着走向自己的六岁的小娃儿,像见了鬼一样慌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