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凌剑番外:复仇/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是谁?恩,我不是轩辕凌剑,我是他?不是他?对,我不是那个任由你作践的轩辕凌剑,我不是那个蠢得一直渴望你的母爱的轩辕凌剑,我不是那个认贼做母二十余年的轩辕凌剑,我当然不是他,我是从十八层地狱中出来的厉鬼,我是来找你索命的。你害死了我的亲生母亲,害死了我,夺了我辛苦打下的江山。”轩辕凌剑眼中冷光大盛,猩红的眼,盯着耶律华,仿佛要撕碎她。

“啊……啊……你别过来,你别过来!”耶律华白眼一番,晕倒过去。

“看着,不许让人逃了。”轩辕凌剑吩咐跟着的人,然后迈着步子,走出了这辉煌富丽代表着皇后身份的宫殿,他得去看看母后怎么样了。

皇帝轩辕墨自己的寝宫内,耶律美被他放在龙床上,身边围了一圈的太医,正在为她看诊,看着床上的女人,轩辕墨觉得自己是这个天下最蠢的皇帝和相公,他竟然被一个女子玩耍得团团转。

当初,美儿怀孕时,他怜惜她,怜惜她肚中的孩儿,从她怀孕到剑儿百日这段时间,他都不曾与她亲热过,后来,换了人,他也偶尔感觉出不对,但是,他怎么知道耶律华的狼子野心,竟然早早失踪,然后偷偷进宫囚禁了自己的嫡亲姐姐,自己替换了她,他心生怀疑时,她总会说自己是因为生了孩子后,性格有所改变,因为对耶律美的信任和挚爱,他竟然相信了耶律华的谎言,怪不得这些年来她一直对剑儿冷淡如斯。

“父皇,母后怎么样?”

轩辕凌剑走进宫殿,看见的是正在忙碌的太医,一脸悔意发着呆的父皇。

“剑儿,父皇对不起你母后,也对不起你。”

轩辕墨将轩辕凌剑拉入怀中,抱着他流下了悔恨的眼泪,轩辕凌剑身子一僵,然后又放松了下来,在父皇的眼中他只有六岁,不知道身体里住着二十多岁的灵魂。

“父皇,别伤心,我不怪你,母后也不会怪你的。”轩辕凌剑伸了胖胖的小手,替轩辕墨擦了泪。

“皇上,太子殿下,皇后这几年身体受到摧残,已是油尽灯枯,只能好好将养着,至于……”能活到什么时候,不是他们能控制的!

太医说到一半停下,不敢说了下去,轩辕墨和轩辕凌剑自是听明白了,心中一痛。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轩辕凌剑问太医。

“有是有,但是不一定能寻到他,就是凤南国的仙僧,仙僧一手医术了得,能从阎王爷手中抢人……”太医顿了一下回道。

“你只负责尽量延长我母后的性命,仙僧我和父皇会派人去找。”

“是,太子殿下,臣等一定会尽力。”

轩辕凌剑想起前世唐黛就是仙僧的小徒弟,只是,他比唐黛大了整整十岁,按自己年龄,唐黛现在还没有出生,出生后十几岁才跟了仙僧学医,等她肯定来不及了,只能先派人去凤南寻找仙僧。

“父皇,我记得你那儿有一支千年人参,把这参拿出来为母后续命吧。”轩辕凌剑想了想,他记得前世有位异士送了父皇一支珍贵的人参,就是他在太极山回皇宫前的一个月,不知道这一世,有没有人送给父皇,所以试探的问轩辕墨。

“啊?啊!我把这事给忘记了,对,对,是有,我这就命人去拿。”

轩辕墨一直沉浸在耶律美被人害得生命所剩无几的悲痛中回不过神来,这突然听了儿子的提醒,忙让陆总管去自己的私人库房中拿那支千年人参,也没想到问轩辕凌剑怎么知道这回事,那异士送他这人参时说他定会用得到的,他可没有告诉过别人。

皇后耶律美在众太医的急力施救下,又吃了千年人参入药的汤药,三日后,彻底的清醒过来,醒来的她看着围在身边的轩辕墨和轩辕凌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又在做了美梦。

“皇上,我这是又做了梦吗?梦见又看到你了,竟然梦见剑儿长这大了?剑儿,我的孩子,母后自己不怕死,唯一的就是怕你被那心狠的害了,所以,我这几年一直苟且偷生,惜命的活着,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见到你,没想到我这在梦中竟然真的见到了你,母后好高兴好啊,就算是死了,我也瞑目了。”耶律美伸手抚上轩辕凌剑的小脸,哽咽着道,眼神里是无限的眷恋。

“母后,你没有死,你也没有做梦,这是真的,你是真的见到我和父皇。母后,呜,呜……”

轩辕凌剑伸手抱住耶律美,失声痛哭,轩辕墨红着眼眶,伸手抱住母子二人,一家三口哭成了一团。

那个叫若烟的女子和耶律华二人被带到了皇上的寝宫,仅仅三天,若烟被轩辕凌剑打得吐血后,已经是奄奄一息,像条死狗被宫中的侍卫架了过来扔在地上,耶律华也是被押着过来的,看着半躺在床上已经醒过来的姐姐,知道自己此次是罪责难逃了。

“姐姐,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对,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还请你放过雷儿。”耶律华不哭不闹,心痛的看了快死的若烟一眼,再抬了眼,向龙床上的耶律美为儿子求情。

“你不必为难我母后,若不是我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恐怕你接下来就是杀了母后,然后再杀了我,占了我的江山,轩辕惊雷是没有错,但不代表他以后不会因为你恨我和父皇,母后,我可明着告诉你,我,绝不会放过他。而且,这些年,你对我怎么样,你心中应是有数,你又凭什么来求我母后放过轩辕惊雷,让她为难。”

轩辕凌剑冷冷的看着耶律华,在他眼中轩辕惊雷和她一样可恨,他怎么会放过他,轩辕墨虽然诧异轩辕凌剑的狠辣,毕竟那是他的弟弟,但是看着床上耶律美含着泪,小脸苍白的样子,能体会到轩辕凌剑的愤怒,如果是他,也许他同样不会放过,对自己有威胁,有狼子野心的人,虽然那也是他的儿子,但是,他不会求情。

“你到底是谁?”耶律华眼中恨意顿生,本以为向姐姐求情,能让雷儿有一线生机,没想到这个小狼崽子,紧盯着不放,她怎么都觉得他不是小小的轩辕凌剑。

“呵……我是谁?我同姨母不是说得很清楚吗?!”轩辕凌剑冷笑,然后又侧头看着轩辕墨和自己的母后,“父皇,母后,你们看着我是谁?不是剑儿吗?只有心中有鬼的人,才会是是疑神疑鬼。”

“剑儿,这个人,还有雷儿,你要怎么处理,由你吧!我累了,你母后也累了,我得好好陪陪她,都走吧。”轩辕墨厌恶的看了眼地上的耶律华,挥了挥手。

“是,父皇,皇儿知道了。来人,将这二人送到冷宫的地洞中,我要让她们尝尝我母后尝过的苦。”

轩辕凌剑挥手,立即有侍卫上来,将奄奄一息的若烟和在地上挣扎的耶律华送到冷宫,以前关押耶律美的地方,然后再派了人守着,一只鸟也别想飞了进去。轩辕惊雷同样也被侍卫从他的宫殿中揪了出来,扔进洞中陪他的“母后”。

皇后的孪生妹妹关了皇后六年,自己代替姐姐做了六年的皇后的事,很快就传出了宫殿,传到耶律机的耳中,耶律机只来探望了皇后,没有去冷宫看那孽女,早知道他就应该听了那和尚的话,一出生就将她送到庙中去,竟然能对至亲下此毒手。

轩辕凌剑将三人关入地洞中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们是怎么对付母后的,他就怎么对付她,也不另外下了毒手,他觉得这样慢慢折磨就很好,但若烟被扔进后没两天就死了,就余下母子二人在那地洞中,无望的等死。

轩辕凌剑重生的三年后,这一年大雪来得特别早,凤北在十月份就开始下雪了,在凤北皇宫的轩辕凌剑却在计划着一件事,他得去凤南,去凤南保护唐黛不能像前世那样,被家中的姨娘换了,且差点丢了性命。

在前世,唐黛被魏姨娘换了后,在唐家村呆到十三岁才回京城认亲,小时候活得很辛苦,不被爷奶疼爱,爹爹死了,娘亲一个人拉扯着他们几个孩子太可怜,这一世,他一定不要让这种事发生。

轩辕凌剑同母后和父皇告别后,带着零宵向凤南出发了,一是为了寻唐黛,二是为了能寻到仙僧,轩辕墨不放心他的安全,暗中又派了暗卫跟着他,一路大雪路难行,轩辕凌剑主仆赶到凤南京城时,已是大年三十,京城中到处都在放烟花,鞭炮,喜气洋洋,看着前世不知道来了多少次的都城,眼中有热泪涌上。

零宵虽然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要这么执著于在大年三十前要赶到京城,但是只听了命令,什么也不问,入夜,二人偷偷潜入将军府,然后让轩辕凌剑没有想到是,因为他的重生,许多事情都改变了,将军府内没有什么魏姨娘,也没有什么左姨娘,郑柏大将军只娶了王夫人一人。

而且,这一世,郑将军也没有出去镇守边疆,王夫人肚痛发作后,郑将军一直守在门外,王夫人顺利生下了郑月,且他一直陪伴在王夫人身边,生下来的小郑月很可爱,与前世的唐黛的容颜有些像,因为还是个婴儿,看不出个所以然出来,只知道像了王夫人,轩辕凌剑放心的离开了将军府。

想着前世有唐黛,唐黛和郑月是同一个人,这一世郑月没有被换,那唐黛呢?唐家村的唐黛又怎么样了?!这一世,聪明灵秀的女子,与世人不同的女子到底会是郑月还是唐黛?因为经历了重生,轩辕凌剑想起前世唐黛的种种不同,觉得她的来历必然不简单,只是,不简单的是唐黛,还是郑月?于是,决定去长安县唐家村看看。

轩辕凌剑和零宵冒着大雪和危险,经过十几天的赶路,二人去了长安县,然后打听到了唐家村,在唐家村,唐黛家的祖屋外,听到里面有人正怒斥着。

“唐二贵,你个不孝子,让你早日的去上工,你还在家中躲懒,哪个女人不生孩子?这都是生第四个了,死不了人,要你在家护着?!”唐钱氏叉着腰站在院中大声的骂着自己的二儿子唐二贵。

轩辕凌剑听了一愣,唐二贵?这不是前世黛黛的养父吗?听说在黛黛出生后的第二天,也就是黛黛被抱进这个家中的那天,他不是上山砍柴火被树砸伤,然后丢了性命吗?难道这一世,他没死?!想着的轩辕凌剑脚不由自主的踏进了祖屋,他得弄清楚了情况,就冲着上一世的黛黛,他得帮了他的爹娘和哥姐。

“你们俩是什么人?”唐钱氏望着走进来的两个小孩,二人穿着华丽,气质高贵,一看就是有钱有权人家的孩子,不敢放肆,缓了前面骂人的语气,问轩辕凌剑主仆二人。

“夫人,我俩因为下雪迷了路,来到这里,不知此地是何地?”轩辕凌剑礼貌的问了唐钱氏。

“公子,这里是长安县唐家村。”房中被娘亲骂着的唐二贵听了声音也走了出来,轩辕凌剑抬眼一看,唐二贵着了秀才儒衫,头上带着秀才巾子,给人气质温润谦和,不由心生好感,原来前世黛黛的养父是这个模样,如果他没死,会不会黛黛日子要过得好一点?!答案是肯定的。

“谢谢叔叔指点。”轩辕凌剑礼貌的谢过。

“夫人,不知道可有吃食,我们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但我们不会白吃,会付你们银钱。”轩辕凌剑又侧头看向唐钱氏,然后又用眼神示意零宵给银子。

唐钱氏看着零宵掏出来的十两的白晃晃银锭子,连连应声,说立马去为他做吃的。

“夫人,我俩想在这多歇息两天,等体力恢复了,我们再走,不知道这银子可够?”

“够,够了,你想住几天都行。”

唐钱氏立即答应,眼中闪了贪婪的眼神,轩辕凌剑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原来上一世,说黛黛有个贪心的祖屋家人,还真没错,果然是个贪心的。

这时,从唐二贵刚刚走出的房间中,传来小婴儿的哭声,轩辕凌剑心中一激动,这是黛黛!肯定是黛黛出生了。

“叔叔,你家是不是有小孩子出生了?”轩辕凌剑明知故问。

“是啊,是我的小女儿,半个月前生的,现在半个月了。”唐二贵脸上堆满了慈父的笑容。

“小女儿?叔叔给她取名了没有啊?叫什么呐?还有,叔叔,你家有几个孩子?”轩辕凌剑出口相问,但脸上却是十岁孩子的好奇,唐二贵对一个十岁的,迷了路的孩子,当然不设防,回了他。

“我的小女儿啊,我给他取名为黛,叫唐黛。他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大哥唐风,二姐唐华,三哥唐绝。四个个名字合起来就是风华绝代,这是我的愿望,希望几人长大后不但能冠绝风华,更希望他们是个有用有能力的人。”

唐二贵笑着回了轩辕凌剑,厨房中忙着做饭的唐钱氏看在十两的银锭上,倒是安稳的让唐二贵陪着轩辕凌剑说话,三个儿子,也就老二有学问,只有他能陪着这个财神爷。

听完后的轩辕凌剑心中有了数,黛黛家的人未变,唯一变的是,唐二贵的亲生女儿,唐黛没有一出生就去世,唐二贵也没死,这一世,唐家村有唐黛,京城有郑月,到底哪一个才是前世的她?或者说,哪一个都不是?轩辕凌剑心中突然有些发慌,如若都不是,那他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