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凌剑番外:这一世她没来!/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凌剑在祖屋住了两日,当着祖屋唐老头和钱老太,还有大房,三房的人面,给了唐二贵,李氏二人两千两的银票,理由是她的小女儿和自己有些缘份,他要让他们一家的日子过得好起来。

这两千两银票一千五百两是唐风,唐绝,唐黛三人念书和家中的家用,比如建新房所用,五百两是给唐华的嫁妆银子,条件是唐二贵和李氏得好好疼爱他们的小女儿,并且在她十五岁及笄前,不得与任何人家结亲,他以后每年都会过来看她,但,请他们放心,他对他们的小女儿没有任何恶意,付这银子并不是要强买她,只是希望她能过得好,不受穷,不受苦。

唐二贵和李氏很惶恐,心中不想接这银子,可是架不住人家往二人面前一站的威压,虽然只是十岁大的小屁孩,那气势压得二人都喘不过的气来,只得接了银子,并发誓以后会按他的要求来使用这银子,至于善待自己的女儿,不用他给银子,他们也会疼她。

轩辕凌剑怕他走后祖屋捣乱,同样也给了祖屋五百两银子,条件是二房分出来另过,以后二房过得好与坏与祖屋没有关系,祖屋也不得干涉二房的任何事情。

唐老头和钱老太,还有唐三贵看着五百两的银子,眼睛都直了,哪敢再有异议!虽然没有给唐二贵的多,可是五百两啊,对于他们庄稼人来说,有的人家一辈子都说不定挣不到这么多。

然后轩辕凌剑让唐二贵请了村长唐有望过来,写了一份协议,唐老头收了他的银子,将二房分出去,此后,互不干扰,若是不遵守协议,五百两银子算上利息返回给他,协议写好,唐老头按了手印,轩辕凌剑签了字,协议各人一份收好。

再给二房写了分家文书,同样,祖屋和唐二贵双方都签字,唐二贵家分了出去,暂住祖屋,等春暖花开后,在村中重新选址买地建新房。

事情办好后,轩辕凌剑回了凤北,后面每年,他都会来凤南一趟,看看小唐黛和小郑月,看着二人健康平安的一天天长大,心中生出了幸福感,前世的怨恨竟减了不少,在凤北的日子,他除了练武,学习帝王之术,帮父皇一起处理国事,就是每日耐心的陪伴着母后,他想把前世所缺的全都补回来。

“母后,这春暖花开,你想不想出去走走?”轩辕凌剑心疼母后这些年来被囚于那方寸之地,想带她出去看看大好河山,异域风情。

“好啊,剑儿,你想带我去哪?”

耶律美柔柔的一笑,慈爱的看着轩辕凌剑,轩辕凌剑看着母亲的微笑,在心中一万次的对自己说,这才是自己的亲生母后,她爱他,就是不一样,原来有人这样爱着自己是这样的幸福!

“恩……我想想,先在凤北转转,然后,我们再到凤南去,好不好?虽然你吃了那千年人参,费了这些年的时间身体调养过来了,可是我还是不放心,若是在凤南,我们能碰上仙僧,求他为你看看病,岂不是一举两得。”

轩辕凌剑亮了双眼,兴奋道,觉得自己这主意不错,虽然他和父皇派了很多人出去寻找仙僧的踪迹,但是一直没有寻到一丝消息,所以,这陪了母后出去散散心,顺便寻了仙僧。

“好,剑儿说好就好。”耶律美看着儿子兴奋得眼睛都亮了的小模样,被他的情绪传染,开心的点了头。

轩辕凌剑带着母后,同父皇告别,出了凤北的皇宫,趁父皇还年轻,能处理国事时,陪母后云游天下。

这之后,他用了数年时间,陪伴母后走过凤南,凤北,在华的每一寸土地,二人看过大漠的风光,也看过海水波澜,更看过江水奔腾,大雪冰封……可能是在外面奔走,心情愉悦,心胸开阔,耶律美的身体竟然没有仙僧的治疗,慢慢的痊愈,健康起来,二人看过大夫后,高兴得像两个小孩,因为这意味着,不用担心陪伴彼此的时间太不够用!

唐家村,八岁的唐黛,小脸白晰,一双大大的杏眼,小嘴唇红嘟嘟的,扎着可爱的丸子头,跟在娘亲李氏身后,蹦蹦跳跳而行,李氏和唐二贵对她极其宠爱,因为不管是祖屋,还是他们,都知道是因为她,那个贵公子才会出手大方的帮了他们,让他们家成了唐家村生活头一份的有钱人家,家人都说唐黛就是个小福星,就连小小的唐黛都知道,她有一个小哥哥对她特别好,每年都会买好吃的,好衣裳来看她,只是近几年却是没有来,只派了人来,给她送了银钱和礼物,也不知道大哥哥是去哪了?!为什么不亲自来看她?

不远处,看着唐黛蹦蹦跳跳的唐菊香和唐草香,都有些嫉妒她,也不知道她们这个小堂妹是真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得了贵人的亲睐,照拂她,爷奶他们把她捧在手心里痛,说是对她好,那个贵公子来看到了一高兴会给了祖屋的银子,就能让大郎,小郎去念书了。

轩辕凌剑陪着母后逛了几年后,才送她回宫,想着这些年没有去看过郑月和唐黛,也不知道两个小家伙现在长得是个什么样子?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前世的唐黛,他得去试试才行。

凤北,京城,将军府中,十三岁的郑月,像极了其母,十三岁已是长得是亭亭玉立,精致的小脸上,一双清澈的丹凤眼,淡施胭脂,粉唇水润,一头青丝披于身后,长裙曳地,风姿绰约……

今天,她要去参加安王府的宴席,是安王妃请京中贵女去王府赏梅花,说是赏花,实则是为安王府的世子凤容若选世子妃,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

郑月对于凤容若的印象,谈不上好坏,只在宫宴上,远远见过两次,长得俊是俊,但是性情过于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这样的相公,若是嫁了,还不知成亲后会怎么样?!她可不会像京城其他贵女那样,对其趋之若鹜。

郑月由丫鬟陪着,坐了家中的马车,往安王府而去。

“吁……”马夫紧急停车,车身一晃,郑月差点撞在车璧上。

“怎么回事?”郑月稳住身子,掀了马车帘子。

“大小姐,今天参加赏花宴,马车太多,前面那辆马车超车差点撞上我们的马车,所以才紧急停了马。”马夫立即回禀。

“对不起,是我们的不对,差点撞上你们的车,还请原谅。”

前面的马车上出来一个少年,着了一袭白衣,翩然走到郑月的马车前,向她道歉。郑月抬头看少年,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眼中闪过惊艳,好俊的男子,在凤南,恐怕也只有公主府的欧阳公子,安王府的凤世子,能与之一较高下。

“无大碍,公子不必道歉,今天马车多,偶有碰撞,也属正常。”郑月大家闺秀风范,有礼的回了眼前的男子。

听了这句话的轩辕凌剑,心中立即闪过黯然,前世的郑月是个藏有利爪的小豹子,待人会有礼有节,也和善,但绝不会这样,若是她,必定出口怼了他。

“虽然小姐不计较,但是在下有些过意不去,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喝杯淡茶,表示我的歉意。”轩辕凌剑再进了试探。

“区区小事,公子真的不必放在心上,我今天还得去了安王府,迟到了恐不好。”郑月继续礼貌的回了轩辕凌剑,就连轩辕凌剑都不得不感叹,王夫人把她教得很好。

“小白,过来!”

轩辕凌剑对着自己的马车,远远唤了声,这只白狐是他根据前世的记忆,陪母后出去游玩的时候,再次收为己有的,他记得,前世白狐极喜唐黛,后来离开他,认了她为主,如若这一世,郑月就是唐黛,白狐肯定也会喜欢她。

“吱,吱……”

一道白光一闪,白狐蹿上了他的肩膀,冲着郑月叫了两声,轩辕凌剑听出来了,白狐只是对着郑月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并不亲近她。

“公子,这只白狐很可爱!”郑月礼貌的夸奖了白狐一句,也不打算亲近白狐。

“谢谢郑小姐的夸奖,郑小姐,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不知这花是否可入茶?”轩辕凌剑问出这话时,双手紧握,紧张的等待郑月的回复。

马车中的郑月对这问题有瞬间的愕然,感觉这男子好生奇怪,但是她的修养极好,想了想,回了轩辕凌剑的问题。

“我很抱歉,对于茶,我并不是很擅长,只听说过花可以入茶,但是哪些花能入茶,入茶的功效是什么,我并不知晓。”

“那又请问郑小姐,你是否会作画?”轩辕凌剑不死心的继续的问了一句。

“呵……自然会。”郑月轻笑,对于面前的人生了五分好奇,怎么会问一个陌生人这些事。

“那你用何物作画?”

“自然是画笔。难道还能用其他?”郑月有些惊讶。

“当然可以,我见过有人用炭条作画,画出的人物像栩栩如生。”轩辕凌剑回了郑月。

“炭条?!什么是炭条?烤火用的那个炭吗?真是不可思议。”郑月如同听了天方夜谭。

“是的,就是厨房中的炭条,谢谢郑小姐耐心的回了在下的问题,在下就此告辞。”

轩辕凌剑朝郑月拱手行礼,转身回了自己的马车,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是她,郑月不是她!郑月只是面容长得像前世的唐黛,但是她不是她。

唐黛?唐黛!他要去唐家村,他要去求证唐家村的唐黛是不是!

郑月看着轩辕凌剑的身影消失,心中虽是疑惑,但是此人对她没有恶意,想了想,想不出所以然出来,放下马车帘子,咐咐车夫赶路。

唐家村,唐黛坐在家中的院子里,与二姐唐华正在刺绣,因为不久二姐就要出嫁了,帮其绣嫁妆,唐风和唐绝坐在家中的书房里看书,准备今年的童生试,唐二贵坐在边上督促教导,那个贵公子说了,他家的两个孩子是有当官的命的,不可埋没了二人,的确,二人念书很是认真聪明,特别是二子唐绝,一点就会,聪颖异常,就是有些爱玩,唐二贵想到这,看着两个认真的孩子,心中甚是欣慰。李氏则站在家中的院外,看着村尽头的路上驶来了一辆华丽的马车,不知道是谁家的富贵亲戚来了?!

“婶婶,近来可好?”轩辕凌剑从马车走下,一身白衣宛如云中谪仙,狭长的桃花眼秋水微波,如雕刻的半妖半仙的脸上,绽放了一丝微笑,问站在院外的李氏。

“哎呀,是轩辕公子,好,好,都好!轩辕公子,你这都多少年没来过唐家村了,很忙吧?快进去坐。”李氏又是惊喜,又是惊讶,高兴的连连招呼。

“大哥哥,大哥哥……”院中绣花的唐黛听到声音冲了出来。

“黛黛?!黛黛,你长高了!”轩辕凌剑看着冲出来的小小人影,恍忽了一下,他看着长大的小小人儿,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大哥哥,我长大了,当然高了,你也长高了!”唐黛并不知轩辕凌剑的身份,所以心中并不惧怕他,反而因为自小他对她和家中的关照,对他特别的亲近。

“呵……走吧,进屋吧,大哥哥我饿了,想要吃饭了!”轩辕凌剑伸手揉了揉唐黛的包子头。

“大哥哥,你想吃什么?我让娘亲给你做。”唐黛眨着一双大杏眼期待的看着轩辕凌剑,并不排斥他摸她的头发,心中反而喜欢。

“我想吃黛黛亲手做的饭菜,黛黛会做些什么呢?”轩辕凌剑轻柔的回了唐黛。

“这个……大哥哥,我做的饭菜可没有我娘亲做的好吃,你喜欢吃什么?你说,我来做。”唐黛有些犹豫,虽然她学过做菜,但是因为娘亲和二姐宠着她,她做饭的时候并不多,所以有些为难。

“我想想……油焖大虾,糖醋排骨,麻婆豆腐,虎皮青椒,鲜菇蛋汤。”轩辕凌剑脑中闪现的是前世在京城唐黛的庄子中,他“挟恩以报”,让她为他做菜的情景以及那几个菜名和味道,经历了两世,他都不曾忘记。

只是他这菜名一报出来,别说小小的唐黛,就连李氏都愣住了,二人从未听说过这些菜名,又怎么去做?二人心中想法是,轩辕公子富贵人家出来的,见过世面多,想必吃过的稀罕东西多,所以她们这些乡村人家不知道。

“大哥哥,什么时候是豆腐,什么是青椒?”唐黛瞅着轩辕凌剑,大大的杏眼中闪过不安,大哥哥要吃的东西,她家都没有,大哥哥会不会生气?!

“对不起,是我忘记了,你就烧些你拿手的菜便好。”

轩辕凌剑当然看到了小唐黛的忐忑,立即不动声色出口安慰,只是心中却闪过深深的失望,此唐黛也非彼唐黛!

“好嘞,大哥哥,你稍等,马上就做好。”

小唐黛一听,去了厨房,李氏跟上,帮着女儿做饭去了,唐华为轩辕凌剑倒了茶,又坐到绣架前绣自己的花样,书房中看书的唐风,唐绝,唐二贵三人知道轩辕凌剑来了,也立即从书房中出来,同轩辕凌剑打过招呼,陪着他说话,他是他们一家的恩人!

轩辕凌剑同几人了解了情况后,知道他们都很努力,很是欣慰,心中默念,黛黛,我不知前世的你,到底从何处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世没有你,但是这一世,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看重的每一个的家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