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凌剑番外:入梦/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唐黛做好饭菜,和李氏一起端到桌上,轩辕凌剑一看,都是农家菜,伸手夹菜吃饭,其实味道做的还不错,只是因为知道了郑月和唐黛都不是前世的那个人,吃得有些心不在嫣,味同嚼蜡。

“大哥哥,是不是我做的不好吃?”唐黛似乎感觉到了轩辕凌剑不喜桌上的饭菜,一脸紧张的问轩辕凌剑。

“恩?不,不是,很好吃。”轩辕凌剑看着她的大大的杏眼,矢口否认,然后低头默默吃饭。

晚上,轩辕凌剑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睡不着,他敢肯定,前世的唐黛来历肯定在他处,只怪自己前世被自己的野心蒙了眼,并未真正去了解过她的一切,导致这一世自己就像抛弃的孩子一样孤独失落,寻不到原因。

想着想着的轩辕凌剑,怨气又上了心间,为什么,为什么让他重生一世都得不到她的爱,他以为,这世他占了先机,定会在师弟前认识了她,然后娶她做自己的皇后,可是他却遍寻不到她,他好恨,好恨!

终于睡着的轩辕凌剑,却不知自己生起的怨气直冲了云宵,他是真龙天子,一怒天下覆,鬼神皆惧,这怨气冲天,惊动了仙山中的笑口佛,掐指一算,脸上的笑消失,唉,这小金莲也真是个能惹祸的小调皮,消一世孽缘,又惹来了一桩孽缘,她还想不想修成正果啊?!

“童儿,去莲池,让小金莲来一趟。”

笑口佛吩咐身边的白衣童子,如若有人知道,单看这样子,便是那因为与金莲暗生了情愫,历经千年,历劫刚刚归来的凤容若的第一世原身。

“是,尊者。”白衣童子应声,身形一晃,来到莲池前,看着随风起舞的金莲,脸上现了淡然的笑意。

“小金莲,尊者有令。”

“哎,怎么又是你?这睡得好好的,寻我何事?”那朵金莲幻化成人形,躺在碧绿的荷叶上,伸了懒腰,打了个呵欠,这正好眠,却被打扰了,有些不耐烦

“……,若不是尊者有令,你以为我想见你啊?!哼。我不知,你去了就知道了。”小仙童一副公事公办,淡漠脸。

“你……不说算了,我自己去。”

小金莲一噎,这个冰块脸,也不知道她以前咋就喜欢上了他,还被尊者罚她历劫千年,经历人间几世苦难,这才刚刚返回仙山,他就那副冰冷嘴脸,想想都来气。

金莲一个冷哼,朝小仙童翻了个白眼,反正以后打死她,她也不喜欢上这个冷心冷肠的家伙,然后整整衣裳,飘然而去。

小仙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当初会喜欢上这个刁蛮不讲理的家伙,害得自己一千年才回到尊者身边,经历人间三世生老病苦,可能自己当初道行太浅被她迷惹了,打死他,以后也不会喜欢这个家伙,哦,不,打死他,以后也不会喜欢上任何花儿,树儿,狗啊,猫啊,狐的……为了它们损了自己的仙质,罚到凡间,真是太不划算。

“拜见尊者。”小金莲来到笑口佛前,跪地而拜。

“起吧。”挥了衣袖将她托起。

“不知尊者见我有何事?”

“你看看,你又摊上事了!”

笑口佛大袖一挥,一幅情景一幕幕出现在小金莲的面前,从轩辕凌剑的重生,到轩辕凌剑为了她去了凤南,寻到郑月和唐黛,然后再到他验证二人皆不是她,让轩辕凌剑生了怨气。

小金莲看完,一阵无语,她还真是摊上事了,而且还是摊上大事了!

轩辕凌剑是人间帝王,若不消了他的怨气,必会怨气丛生,伤到天下百姓,伤到天下百姓,她小金莲又成罪人了,哦,不罪姝了,说不定又得被尊者重罚回人间历劫,经历生死病死,想想她都觉得恐怖,她好不容易回来了,她可不想再去经历一次。

“尊者,有什么办法能解了他的怨气?我可不想再去人间了,生老病死,恩怨情仇太让人痛苦了,真他妈的不是人历的,啊,不,不是仙历的。”金莲愤怒,个死轩辕凌剑,她不是做了她的皇后吗?为什么非得追着她不放?害死她了。

“恩?都回来了,还学了人间的粗话,再不改,可是要讨罚?!”

“啊?啊……我改,我改,再也不说粗话了,尊者,你就救救我吧?请您高抬贵手,指点指点我如何消除了那人对我的牵挂和他的怨气?”小金莲一抖,恨不得拿了针线缝了自己的嘴。

“要说难也不是很难,这要看他的慧根和对你的执著心了!”笑口佛笑道。

他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可是谁知道他就是长得这个样呢,万年不变的笑脸,哪怕要罚了人也是这样,小金莲腹诽。

“我要如何做?”

腹诽完又尊敬的问了笑口佛。

“入他梦境,告诉他,你的前生来世,告诉他所有的真相,知道事实后,他会面对现实,消除心中的怨恨。”

“要是告诉了他真相后,还是不能消除呢?”小金莲有些揪心。

“那就说明她对你执念太深,不能轻易消除,你就得履行了你前世对他的承诺,再次去凡间,做他两年的皇后。”

“啊……不要啊……我不要去人间。”小金莲惨叫一声,她能不能揍扁那个家伙?!

“不能!不能用强,你只能好好劝他,他的这一世本就是带着怨气而生的。”

小金莲抽抽嘴角,尊者竟然偷听了她的心语。

某仙童:活该,谁让你在莲池中不安安份份的,每日就想着超了其他的金莲,站得高,望得远的,到处招峰引蝶?!现在知道苦了吧。

“盘腿坐下,闭上双眼,现在就送你入他梦境,好好说了话,成与不成,关系到你下不下人间,万万要慎重。”笑口佛警告。

“是,尊者,我知道了。”小金莲盘腿而坐,闭上双眼,笑口佛大袖一挥,手指轻点,一道金光闪过,注入了金莲的身体。

唐家村,睡得正香的轩辕凌剑,突然梦见自己置身于一座仙山中,仙山中,有一个大大莲池,莲池中,万莲齐放,金光闪闪,熠熠生辉,流光溢彩。

他这是到哪了?就在他呆愣间,莲池中一朵金色莲花幻化成人形,赤足立于绿色荷衣之上,身着白纱,仙气缥缈,再抬眼看了她的脸,小脸精致,一双丹凤青清澈灵动,静静的凝视着他,看到这张久违的熟悉的脸庞,轩辕凌剑激动了,是她,这才是他前世认识的黛黛,这才是他要寻的人!

赤足轻点,她落入他面前,广袖一挥,变化了场景,他和她来到前世,他是前世的她,她也是前世的她,二人落坐,她为他斟了一壶玫瑰花茶,然后向他娓娓道来,说起了她是谁,凤容若是谁,她和凤容若之所以来到凡间,是为了历劫,现在他与她已经回到了仙山,他还是童子,她还是那朵金莲,劫与缘都经历,现在恢复了彼此的身份,互不相干,然后劝了轩辕凌剑,让他不要再执著,既然老天爷,给了他重生一世,那就在这一世好好珍惜身边的人,不要奢望那些不是自己的东西和人……

说完后,她广袖再一挥,轻纱飘飞,离开了他的梦境,轩辕凌剑也从梦中醒来,抹了抹头上的汗,蹙了眉,梦境历历在目,如此真实,难道是前世的黛黛知道他在找她,所以特地入了他的梦来提醒他。

轩辕凌剑静坐到天明,黛黛说,让他放下他对她的执著,珍惜身边的人!他身边的人?!父皇和母后不用说,他定会好好对待他们,感谢上天给了他再一次做他二人儿子的机会,他不会不珍惜。

那还有谁?他暂时想不出。

“大哥哥,你醒了吗?起来吃早饭了。”

外面唐黛脆脆的声音传来,轩辕凌剑心中一动,有什么在脑中闪过,却是没有抓住。

“好,就起。”

轩辕凌剑回了唐黛,听外面的脚步声远去,自己穿衣起床。

早饭后,轩辕凌剑静静的打量着唐黛,她一半长得像了她爹爹唐二贵,尤其是那双灵动的大大的杏眼,波光潋滟,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很是可爱。

身边的人,她算是他身边的人吗?

既然黛黛昨夜入他梦来,他不应该辜负黛黛对他的关心,她已经回了仙山,怎么还能让她为他操心?知道事情的始末和真相好,他的怨气就消失没有了。黛黛说得对,他好不容易重生一世,应该珍惜,大仇已报,这一世,他应该活的对得住自己。

“唐叔,婶子,当年我与你们说,我与黛黛有些缘份,所以才来到你们家,现在黛黛长大了,我当时的要求,就是她过了十五岁及笄后,你们方可为她许配人家,这要求现在不做算了,从今天开始,要遇上好人家,可以为她考虑。”轩辕凌剑对着坐于一旁陪他的唐二贵和李氏道。

“大哥哥……我不要找人家,我不要嫁人,我要嫁要也要嫁给大哥哥!”

听到轩辕凌剑的话,小唐黛惊呆了,一双大大的杏眼盯着轩辕凌剑,还没等爹娘说话,就大声抗议。

“……”

轩辕凌剑一噎,小屁孩懂什么?还要嫁给他。

不过,想着自己原来的私心,不也就是希望她就是上一世的唐黛,早早的认识了她,防了师弟来和他抢吗?现在,黛黛入他的梦告诉了他实情,这一世,唐黛只是唐黛,郑月只是郑月,凤容若也是凤容若,与上一世的人全都没关系。

“小妞,不可这样对大哥哥说话,这些年大哥当你是小妹妹一样喜欢的,你这孩子……”唐二贵出声喝斥,他知,轩辕公子气质清贵,绝不是一般人家的公子,他家小妞配不上。

“爹爹,我是认真的,自我懂事起,我就知道有位大哥哥对我不一样,他喜欢我,后来见了大哥哥后,我就更加喜欢他了,我就要嫁给大哥哥,谁都不嫁。”

唐黛胀红了小脸和爹爹据理力争。

“小妞……”唐二贵再次出语喝斥。

“爹爹……呜,呜……我不要嫁给别人,除了大哥哥我谁也不嫁!”唐黛小嘴一瘪,眼中的泪滚落到腮边,因为激动,小脸和小鼻子都是红红的。

“好了,唐叔,你别喝斥黛黛了。”

看着哭得眼睛红红的,像只小白兔的唐黛,轩辕凌剑的心脏疼了一下,这可是他喂养大的孩子,本是要喂大做媳妇儿的,他可舍不得她哭,就算她不是上一世的唐黛,他也舍不得。

“别哭了,擦擦泪。你都不知道我是谁,就说要嫁我,不觉自己有些鲁莽了吗?”

递了一方手帕给唐黛,笑着问她。

“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对我好的大哥哥,没有你,我哥哥他们没有书可念,我没有好衣裳好吃的,二姐也没有那么多的嫁妆……我知道你不是坏人,是你说的,你说我俩有缘分。”唐黛哽咽着回了轩辕凌剑。

“呵……恩,你说得对,我们俩是有些缘分。那我接下来,我要告诉你我是谁,如果你还坚持要嫁给我,我就娶你。”

轩辕凌剑心中做出了决定,他和她真是有缘份,因为上一世的唐黛,他俩才相识,如若她和她家人不排斥他太子的身份,他可以娶她,这一世,他要抓住每一个来到身边的幸福,珍惜身边的人。

“你说,我听着。”

“公子……”唐二贵欲说什么,轩辕凌剑抬手,阻止他要说的话。

“我是凤北国的太子殿下,轩辕凌剑。”

轩辕凌剑说完,细长的桃花眼带着笑,凝视着唐黛脸上每一个变幻的神情,唐二贵和李氏彻底的傻眼了,凤,凤北的太子殿下?!皇上的儿子。他们这是哪一世积了德,让他们这一世捡到宝了!

“凤北?!我知道,我知道,我从书上看到,当今天下三个国家,我们凤南,大华国,还有凤北国,凤北国的皇上叫轩辕墨,你是太子殿下,那你是凤北皇上轩辕墨的大儿子,对吧?你们凤北好不好玩?我好想看看你们凤北是什么的,不过,我听说比我们凤南冷多了……”

本以为唐黛听到他的身份,不说吓傻,到少会愣一愣,却是没想到他看到的某个小小人兴奋的双眼发着光盯着他,一张红红的小嘴上下翕动,叭叭的问了他一大堆问题,把他问得一愣一愣的,他突然发现小家伙和前世的唐黛,性格还真有那么几分像!

“咳……咳……”唐二贵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提醒唐黛,他的傻女儿,知不知道太子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

人家是云,他们是泥。

“爹爹,你嗓子咋的了?哎呀,你去喝两口水润润嗓子,别打扰我问大哥哥他们凤北的风土人情,太另人向往了!”

“……”唐二贵。这还是他的小女儿吗?

“……”轩辕凌剑。他今天的决定对,还是不对啊?

“唐叔,婶子,那我明天就把黛黛带走了,你们同意不?”轩辕凌剑促狭一笑。

“啊?明天……”这下大家都傻眼了,包括唐黛在内。

“恩,对,你不是想看看我们凤北的风土人情?你跟着我去走走,顺便加深咱俩的了解,两年后,你已经及笄了,长大了,若是嫁的心思不变,我就娶你,如果你心思变了,觉得不想嫁,我再送你回唐家村,两不耽误。如何?”

“爹爹,娘……你俩替我想想啊,我要不要去啊?”唐黛蹭到爹娘身边。

“我和娘若是强烈要求,不让你去,你同意吗?”唐二贵试探的问了句。

“不同意!”唐黛想也不想就回了,唐二贵和李氏对视了一眼,儿大不由娘啊。

“呵……那不就得了,你还犹豫什么?!怕我欺负你?”轩辕凌剑笑着添了句。

次日,轩辕凌剑和唐黛收拾好,坐上马车就出发了,唐二贵和李氏不舍,但是却不担心,很是放心轩辕凌剑会照顾自己的女儿,知道他不会欺负她,放心女儿跟他走,怪不得黛黛还在襁褓中时,有个游方和尚告诉他,说因为他和孩子他娘,前世积德,换来她小女儿的皇后之命,若是嫁了轩辕凌剑,他们的女儿岂不是皇后?!看来真的是祖坟上冒青烟,前世积德。

轩辕凌剑带着唐黛走了,经过京城听到消息,安王妃选中了郑月做儿媳妇,皇上已经下旨,郑月已是准世子妃,想着自己的梦和前世的一切,轩辕凌剑笑了,还果真如是都是缘分,伸手揉了揉唐黛的头,带着她回了凤北。

仙山中的笑口佛,大袖一挥,已觉冲天的怨气消失了,小金莲的入梦起到了作用,从此,小金莲慢慢便可修得真身,不受劫难干扰,不用入凡尘,算是皆大欢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