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番外:女儿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清当初在战场受伤回来后,在安王府休养了些时日,这中间,一直是凤清清陪伴着他,侍候他休养,凤清清温柔,和顺的性格,就像百炼钢成绕指柔,又像春雨入夜无声,慢慢的影响了欧阳清那颗不受羁缚的心。

统一三国后,不再分凤南,大华,凤北,欧阳清的生意更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结果,不受国与国之间的制约,又有唐黛这个军师的建议,他完成了三国首富之梦,银钱哗哗的进账,因为经常要找唐黛商量,所以欧阳清来安王府也频繁起来,这样,就为心中有欧阳清的凤清清制造了机会,加上二人是表姐弟,交谈没有隔阂。

欧阳清每来一次,凤清清总要为做点吃的,当然凤清清做菜的手艺都是跟着唐黛学的,很是不错。或者为他绣个荷包,做件衣裳,这一来二去,欧阳清敏感的发现凤清清对他的感觉,好似不仅仅是表姐对表弟的感情,还夹杂了男女之情在内。

多年来习惯使然,第一想法,就是“逃”,想要逃得远远的,但想逃又没法逃,生意那么大,须经常找了唐黛和凤容若商量事情,还是得认命的往安王府跑,这一认命,发觉自己好像并不讨厌凤清清对她的好,心中就更加恐慌起来,感觉自己背叛了心中的感情,自己多年的坚持!

凤容若和唐黛当然知道二人的心思,一个想逃,一个想追,二人年纪都不小了,该要成亲了,再拖下去也不是个事,于是心生一计,试探欧阳清心中对凤清清的好感到底有多少,若是欧阳清完全不喜欢凤清清,就不会坦然接受她对他的好,只不过欧阳清到现在不明白自己的心思罢。

这一日,以安王妃的名义约了京中各家的贵妇到安王府后花园赏花,帖中特别说明,安王府庶女凤清清陪同安王妃主持花宴,这特别的一笔,众贵妇立即明白,这是在为凤清清选婿呢!

凤清清虽然是王府半路认回的,但听说其貌端庄柔美,像了安王爷,性情又温和,讨安王妃的喜爱,安王妃视为己出。世子,世子妃也看重这个庶妹,从这要为其选夫婿,专办了宴席便知道了。

安王府现在在凤南国的位置可不是仅仅拿王府来看了,世子的二儿子凤玄宸进宫为太子,以后这安王府的势力堪比皇家内院,所以这些接到帖子的贵妇,不管家中有没有适龄的儿子,侄子,孙子……全部欣然应邀。

王府内热闹至极,安王妃带着凤清清在宴席中穿梭,唐黛不喜这场面,而且今天的主角应该是凤清清,又有安王妃陪伴主持,她就偷了懒,在自己的院中陪着三个孩子玩,凤容若今天朝上有事,还没回来。

“黛黛,嫂子……在不?”欧阳清千年不变,依然一袭红衣,从院外骚包的走了进来。

“在呢,你来有事?玢儿,琛儿,歌儿,叫表叔。”

唐黛应了声,带着三个孩子从房中走了出来。

“表叔!”三个孩子齐刷刷的叫了欧阳清。

“哎……你们三个长得是越来越可爱了。”

欧阳清看着三个小家伙,喜得眉梢眼角都是笑,伸了大手,从三个头上一一摸过,还在三萌宝玄琛胖乎乎的小脸上,使命的捏了捏,因为一直想着要认三萌宝为义子,想而不得,所以在心中特别的想蹂躏他。

“表叔,疼……坏人。”凤玄琛惊叫,用小手打了欧阳清的大手,跑到一边躲过表叔的魔掌,用一双凤眼瞪着欧阳清。

“让你爹娘答应我,我做你的干爹,我就不捏你了。”欧阳清很是不自觉,妖孽脸上洋洋得意。

“你做梦,喜欢自己生。今天你来干什么?有事快说,没事加紧滚,我一会还要去前厅招待今天来王府的客人。”唐黛眉头一皱,抱了双臂鄙视他。

“没事,我就不能来?!哼。今天安王府宴请那些女人做什么?”

欧阳清说到这事,想起刚刚安王府门前众多的马车,安王府内众多的女人,不禁皱了眉头,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但是心中很不愿意承认,就像个别扭的小孩。

“我安王府宴请客人,关你什么事?不告诉你。”

唐黛故意吊他的胃口,今天宴席主要目的可是针对他来的,他要是再不行动,安王妃可真要为凤清清选一个贤婿了,毕竟凤清清的年龄已经是属于大龄剩女中的剩女了。

“哎呀,黛黛,嫂子,好嫂子,你就告诉我呗,你越不说,我就越想知道,我心中就像猫儿在抓一样难受。”欧阳清就差对唐黛作揖了,一想到的某种可能,他心中就不得劲了,这可是二十几年来他除了知道唐黛和凤容若二人两情相悦之外,从未有过的事。

“呵……真想知道?”

“真想!”

“行,那就告诉你吧,今天明着是请那些夫人赏花,暗中的目的是为清清选佳婿,清清年纪不小了,再不嫁人可就老了!”

唐黛不再逗了欧阳清,眼睛却盯着欧阳清神色的变化,果然,欧阳清听后,脸色一变,沉默下来。

“欧阳清,……妖孽,欧阳清……你想什么呢?”

“啊?啊,没,没想啥……”欧阳清回过神来,一抬眼就是唐黛疑惑看他的眼神,心中一阵慌乱,为什么听了凤清清要准备嫁人了,心中很是不好受呢?!

“还没有,叫你几声了,都没人应,像丢了魂一样。”唐黛翻了白眼,心中却是笑开了,如果这样,你都还没看清心中的心思,那也是没救了。

“嫂子,我……我先走了,我刚刚想起来,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还有点事!”欧阳清慌慌张张的站起往外跑,不行,他得找个安静的地方,想清楚了心中的感觉。

“恩,你去忙吧。”唐黛挥挥手,脸上扬了笑。

欧阳清慌乱的回了安王府后,把自己关在书房中想了一天一夜,然后再坐了马车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安王府,这次却是没有找唐黛,直接找了凤容若。

“寻我何事?”

书房中,凤容若掀了掀眼皮,掀了欧阳清一眼。欧阳清一如当年在长安县他的宅子里那般,慵懒的靠在软榻上,一头青丝倾泻而下,只是妖孽的脸上却现了焦急的神色,听了表哥终于问他了,立即坐直,一改懒散的模样。

“表……表哥,清清表姐选,选中佳婿没?”欧阳清心跳如鼓,结结巴巴的问凤容若,然后一双桃花眼盯紧了凤容若的嘴唇,等着他嘴中说出答案。

“选中了如何?没有选中又如何?跟你又没有半文钱的关系?”凤容若一脸的云淡风清,他可不急,要急也是某人急。

“……”

欧阳清一噎,被凤容若噎得说不出话来,一想,好像又是那么回事,虽然自己知道清清表姐对他好似有所不同,但自己又没有确定过,哪能管得了人家选不选婿,嫁不嫁不人呐?!

“你巴巴的跑来找我,就为了问这事?”

凤容若扫了眼欧阳清一圈黑眼圈,故意装傻不会意,听黛黛说,办赏花宴那天,他可是来过了,今天又急急跑来,定是心中想清楚了,想求他帮忙。

“是,是啊……啊,不,不是……”

“是,还是不是?”

“是,是……表哥,我好像发现表姐喜,喜欢我,我不想她不开心,嫁了自己不喜欢的人。”欧阳清吞了吞口水,回了凤容若。

“出息!她喜不喜欢你我不知道,如果你心中有她,你就赶紧做决定,要不然,母妃替清清选了人家,你再来求我,我可是不会给你帮忙,你自己看着办。”

凤容若鄙视欧阳清,对于自己的感情老是弄不清楚,瞻前顾后,当初,对于黛黛,虽然自己耍了些小心计,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这小子一直弄不明白自己的心,没下先下手,要不然,哪有自己什么事?!就是个呆子。

“表哥,那表姐今天在王府不?我想和她说说话。”

“在,你去找她吧,自己的幸福自己把握,可别等有人喜欢清清,你还抢不过他,到时你哭都来不及。”

“知,知道了,那我去找表姐去,先走了。”

欧阳清迈着大步往凤清清院中走去,觉得自己这一次再不能像错过黛黛那样错过了清清表姐,表姐比自己大,是得成亲有个家了,她没时间等他慢慢想通自己的感觉,虽然他确定他只是有一点点喜欢他,更多的是喜欢她给了自己放松的感觉,跟表姐在一起,感觉身心轻松,如果跟她在一起过日子,应该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再说,若自己迟迟再不成亲,无论是黛黛,还是表哥,自己,三人心中总会多少有些不自在。

欧阳清走后,凤清清满脸羞色的来到了唐黛院中,唐黛一看,挑了挑眉,看样子,她和凤容若的计策成功了。

“大哥,嫂子……谢谢你俩。”

凤清清红着脸谢过二人,那天凤容若和唐黛决定帮助欧阳清看清自己的心,就找了凤清清和安王妃二人,把二人的计策说了后,凤清清害羞的同意了,安王妃也立即同意,其实她一直在想着凤清清的婚姻大事,是要准备举行一个赏花宴,让京城的那些贵妇人,认识认识凤清清,给她挑个好人家嫁了,现在唐黛这么一说,正是一举两得。

“跟我俩客气什么!妖孽怎么说?”唐黛笑着看了凤清清红红的脸,问她。

“那个呆子,生怕我选了别人家,他说立即回府找姑姑长平公主,让姑姑寻了皇上下了圣旨,就没人敢抢他的亲事了,他还说,还说……”凤清清的脸红得快滴出血来。

“还说什么?”

“他还说他要吸取教训,免得又被人抢了自己喜欢的人。”

凤清清也知道当年欧阳清是喜欢唐黛的,但是现在黛黛已经成了凤容若的妻子,自己的嫂子,欧阳清的表嫂,也不介意,其实欧阳清的原话是“免得又被那些黑心的,表面仙的抢了自己喜欢的人。”,但凤清清知道欧阳清嘴中说得人是凤容若,自己的大哥,没敢原话说出来。

“哈哈……妖孽果然是进步了,还不错。既然他说了,清清你就不用急了,在府中坐着等圣旨便可,凤容莫肯定很高兴为他下这圣旨的。至于长平公主,受了凤笑笑这个教训,她不会再乱发表了意见,再说,她可也是日盼夜盼,盼欧阳清能再次成亲,为她生个孙子呢。”唐黛笑着道。

“我知道了,嫂子,大哥,我回院中去了。”凤清清害羞的笑着,同凤容若和唐黛告别,出了院子。

三年后,公主府。

“相公,听说今天嫂子和大哥回长安县去居住了,我们要不要去送送二人?”凤清清手中抱着已经睡着的女儿欧阳碧,侧头问正在亲力亲为铺了小被子的欧阳清。

“他们没通知我们,就是不想我们去送,送别的感觉总是难受的,现在碧儿还小,等她大点了,我带你和碧儿一起去长安县看他们,顺便住些时间,乡下空气好。”

欧阳清摇了摇了头,从凤清清手中接过孩子,放到小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二人成亲一年后,生下了女儿欧阳碧,现在欧阳碧刚刚一岁,是二人的掌上明珠,也是公主府的小宝贝,欧阳清大哥脚下有两子,没有女儿,所以欧阳碧儿生下来后,长平公主宠得比当初宠欧阳清还要过份,捧在手心怕飞了,含在嘴中怕化了。

“好。”凤清清点点头。

凤清清在欧阳清面前绝对是柔情如水的,只要不是原则上,底线上的事,事事都依了欧阳清,不得不说,凤清清比欧阳清自己还要了解他,当初奉旨定亲后,凤清清也不催欧阳清,随便他,想出了京城,就出了京城,想什么时候成亲就什么时候成亲,从不催他半分,也不暗示他,就好像二人没定过亲一样平常。

自己有空,就以未来儿媳的身份去了公主府,侍奉在长平公主身边,最后长平公主都不得承认,凤清清的性子绝对是个能屈能伸,柔中带刚,绵时藏针的个性,也只有她这种性格能制服得了自己小儿子那爱好自由,不羁的性子。

定亲一年后,欧阳清感觉自己对不起凤清清的等待,当初是他要娘亲去要了圣旨的,所以乖乖的从原凤北滚了回来,自愿去安王府下聘,然后举行了成亲仪式,仪式没有当初凤笑笑嫁进公主府盛大,但也绝对够隆重,而且是他心甘情愿娶的,大家都有面子。

二人生下了欧阳碧后,这让长平公主多年积郁在心中的不快散去,且二人婚后生活和谐,互相尊重爱护,恩爱有加,长平公主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她还希望二人再为她多多生了孙子呢,你看安王府,人家一举得三,看得她是眼馋死了,可是多年的心结,又让她又不屑于去跟安王府中那个人的女儿亲近,就只有把希望寄托于小儿子和凤清清的身上,希望二人也能一举得女,再举得子。

“清清,你看我们的女儿多可爱啊!”

欧阳清坐在小床边,哪怕是女儿睡着了,还盯着她看,他总觉得看不够,原来有了孩子的感觉是这个样子,想当初表哥把老二送到宫中做太子,怕是心疼死了吧,也怪不得他要认老三为义子,表哥死活不同意,现在想想,若是他,也不会同意。

凤清清看着欧阳清的傻样,抿嘴笑了,想不到当初洒脱不羁,肆意人生的他在做了爹爹后,完全变了个人,心疼体贴她,更是宠爱孩子,就像嫂子说大哥那样,简直就是个“女儿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