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妹控凤玄玢/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风萧瑟,天气转凉。

凤南,通往原凤北的官道上,一匹白色的骏马跃起四蹄,肆意奔腾,马背上坐着一个一袭红衣的绝色少女,远远望去,就像一团燃烧的火苗在马背上跳动,少女神经严肃,薄唇紧抿,一双好看的凤眼如烟如雾笼罩秋波点点,小手紧抓了马缰,双脚夹紧马肚,身子紧贴着马背,随着山风呼啸,三千青丝飞扬……

在她的身后,八个着了黑色劲装的男子,骑着马呼啸而至,紧咬在少女身后,似是在追逐着少女而来,红衣少女回头一看,皱了皱眉,下一刻更加加快了马速,后面的八人见她加了马速,也加快了速度。

就这样一前一后,奔到一个小镇上,红衣少女看了看天色,残阳已经落入山后,如果再继续前行,恐怕不等找到下一个落脚点,天黑了,就得行了夜路,自己会些武功,但也只是会些防身的三脚猫功夫,不顶大用,虽然自己有保命的毒药在怀,可是娘亲说了,不得随便用了毒伤人,也罢,就在这息歇一晚上再赶路。

“掌柜的,来一间上好的客房。”红衣少女走进一家客栈,扔了一锭银子给掌柜,这小镇上有两家客栈,她一路看来,也就这家像模像样点,至少给人的第一感觉干净整齐。

“小姐好运气,这可是本店最后一间上好的客房,请随小的来。”

掌柜的看到白哗哗的银子,立即笑眯了眼,领着红衣少女上了二楼的客房,红衣少女跟在其身后,瞄了眼已经追了上来,并进到这家客栈的八个黑衣人,然后调了头,噘嘴上了楼,这些人一路上跟着她,不远不近,对她没有恶意,但又不像是保护她,也不知道是谁吃饱了撑的,这么无聊,竟然派人明着跟踪她,晚上再好好“招呼”你们,一想到晚上,红衣少女脸上笑得像偷了腥的猫一般。

深夜,红衣少女偷偷的起了床,借着窗户照进的月光,给自己套上了黑色的夜行衣,这夜行衣还是娘亲亲自设计,让大姨的成衣作坊给她专做的呢,说是路上用得着。

穿上衣裳,带上黑色的面巾,摸了摸怀中准备好的药粉,开了门,偷偷溜到楼下,那八个黑衣人睡的两间房外,掏出怀中的瓶子,用手指戳开窗户纸,准备把药粉吹进去,让他们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不会跟在她的马后烦人了。

只是她的药粉刚刚掏出,手就被身后一人握住了,眼角瞥到一抹白色,不禁张嘴大叫。

“鬼啊,鬼啊……”

“……”白衣人。

瞬间两间的房门打开,八个着黑色衣裳一路跟着她的人全出现在她的面前,准备袭击她身后握住她的手的人,但看清楚来人后,八人放下了手中的剑。

“参见主子!”

“恩。”

“大哥,你怎么来啦?!”红衣少女一听声音,立即听出了是谁,睁开了吓得闭上的眼,她还以为是有鬼呢。

“我不来,你是不是不准备回京城了?你一个女孩子,不会武功,丫鬟不带,暗卫不带,就这么一个人在外面晃荡,我不自亲来揪你回去,你会回去?”白衣少年。

“大哥……母妃都说,不管是男孩子,女孩子都要在外面多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增长见识,二哥和三哥也没说什么,咋就你这么烦呢?!还有,这些人,是你派来跟着我的吧?弄得我以为是有人要抢劫我,讨厌。”红衣少女子说完,瞪眼看着那八个人,她拿大哥没法子,对付他们法子可多得狠,那八人看郡主瞪自己,摸了摸鼻子,自觉的退出了几丈远。

“歌儿,你真是出来增长见识的?不是去凤北寻人的?”

凤玄玢瞥了眼自己的妹妹,淡淡道。

“……”凤歌。

大哥能不能不在他属下面前拆她的台,下她的面子啊?好歹她也是一国的郡主。

大哥长得像父王,性格也随了父王,自小就把父王作为自己的榜样,就连着衣也像了父王,总喜欢穿一身白衣,就连说话脸上的那副云淡风清的表情都像,哪怕是说了气死你的话,他都能淡然面对着你说出来,把你气得吐血,他还是那副冰冷脸。

“大哥……”凤歌跳脚。

“唐天宇回京城了,在凤北看了大舅舅就回来了,大舅娘身体不好,所以他没有去天下第一庄,就算你现在去那,也找不到他。”凤玄玢淡淡道,也不知道唐天宇那小子有什么好的,竟然害得妹妹为他着了迷,到处寻他。

“什么?他回京城了!他怎么可以这样?!我出来的时候,大舅娘不是好好的吗?他说他在凤北看了大舅舅回来,就去天下第一庄,现在离天下第一庄开庄只有短短五天的时间,他从京城想赶也赶不过来,他这不是放我鸽子吗?他就是想躲着我,哼。”凤歌气得跺脚,她这个表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就知道你是为了他,才偷偷溜出来的,那小子有什么好?值得你一个郡主放下身份到处追他,他还不领情,躲着你。好了,夜深了,先去睡吧,明天你是去天下第一庄,还是回了京城,大哥我都陪着你。女孩子,不知道担心自己的危险。”

“……,哦,大哥你睡哪?”凤歌一想到自己要找的人又跑了,气焰降了下来,乖乖的应了句。

“你去睡就是,不用管了我,我自办法。”凤玄玢揉了揉凤歌的头发。

看着小凤歌走进房间,凤玄玢才下楼,飞身上了院中的一棵大树,斜靠在树干上,眯眼养神,这棵树正对着小凤哥的房间,有什么响动,他立即就知道,他就这么一个小妹,可不能让她受了伤,受了委屈,要是有个万一,被爹爹知道他没有保护好妹妹,准得要剥了他们三兄弟的皮。

还有唐天宇那臭小子,这次回去,他必须找了他的茬子扁他一顿,虽然他是表哥,可谁叫他骗了妹妹,大舅娘身体好得狠,一点儿也没事,他刚刚只是不想让妹妹伤心,所以帮他撒了谎。

京城,唐绝知道了唐天宇从凤北回来了,下了早朝后来了唐府,想知道哥哥的情况如何。两年前,因为原左相上官玉年纪大了,从原凤北回来后,就在府中养老。

凤玄宸派了左相唐风去了原凤北接手上官玉手中的事,一是因为唐风在左相位置上时间有些时间了,能担重任,二是,那里协助上官玉管理凤北的是唐雨顺,派唐风过去,二人关系和谐,凤玄宸更加放心,唐风走后,凤玄宸升了唐绝为左相,接手唐风手中的诸事。

唐绝来到唐府,只见到了宁未雨,唐天宇却是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唐绝听了宁未雨的转述,知道哥哥在那边都好,也就放了心。

“嫂子,天宇这刚回来,人又去哪了?”唐绝随意问了宁未雨一句,觉得自己这个侄儿倒是像了年少的自己,在家呆不住,整日的往外边跑。

“谁知道他呢?!问还不说,说他是男孩子,让我不用操心,你大哥又不在家,没人能管得了他。”宁未雨一听唐天宇三字就头痛,这小子比小时候还不听话,还难管。

“嫂子不用担心,正如他所说,他是个男孩,在外面吃不了亏,随他去罢。”

“他不比你,你那时玩归玩,但是读书聪明,再怎么玩,还考了个状元回来。你看看他,文不成武不就的,将来不知道他能干什么,这是打小你哥哥太宠了他,什么事随着他,若不是让他回了唐家村三年,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模样。”宁未雨恨铁不成钢,恨恨道。

而此时,被自己娘亲恨得牙痒痒的某人,正骑着快马飞奔,往京城外而去。他和凤歌约好了,在凤北回来后就去天下第一庄,现在离天下第一庄开庄的日子没几天,他这次又要爽约了,凤歌生气在其次,哎哄她就好了,更主要的是凤玄玢这个妹控,肯定得找他出气,以为他骗了他妹妹。

他真不是有意要失约的,他只是怕娘亲太担心爹爹,所以先回了京城报平安,凤北干冷,娘亲和妹妹在那住不习惯,刚开始跟着爹爹去住了一段时间,两个人都生病,所以最后无法,只得回了凤南,让爹爹一个人在凤北。

在众表兄弟姐妹中,除了在长安县的婷婷,唐天宇是最大的,唐天宇的外貌继承了唐风和宁未雨的优点,一双大大的杏眼,浓浓的剑眉,鼻梁高挺,薄薄的菱唇,气质湿润中带着坚毅,被评为京城八公子之一。

往日里人家喜评京城四公子,为何出现了八公子,只因安王府摄政王膝下一举得三子,四公子便占了三,没有别人的份,最后便出现了京城八公子。

这八公子分别为安王府摄政王三子,唐玄玢,唐玄宸,唐玄琛,左相唐风之子唐天宇,护国将军郑国之子郑雨果,户部侍郎上官明星之子上官谨,兵部尚书之孙叶隋阳,工部尚书之孙向玉问,这八人之所以被评为京城八公子,不仅仅是家世了得,更因为八人的出色相貌和文成武就的才华。

唐天宇在唐黛和凤容若二人隐居唐家村后,被唐风送到二人身边,在二人身边生活了三年,凤容若当作儿子一般,细心教导,教其武功和学问,也就是这三年小凤歌和唐天宇青梅竹马,耳鬓厮磨,让凤歌小小的心灵,对唐天宇生出了不一样的情愫。

只是唐天宇的性格却像极了自己的叔叔唐绝,不喜束缚,三年后,回京城在国子监挂了个名字,便游历天下,小凤歌在唐天宇走后,经过爹娘的同意,也回了京城安王府,真实的目的却是要寻找唐天宇,就在前些时间唐天宇回了京城,与凤歌见了一面后,说是要去凤北探望爹爹,然后转道天下第一庄,并与凤歌约好在天下第一庄相见。

天下第一庄,顾名思义,是一个庄子,但这个庄子的不同的是,里面汇集了五湖四海奇珍异宝,这奇珍异宝包罗万象,不仅仅指的金银财宝,有武功秘籍,药家典籍,奇花异草……且开庄之日,只要有兴趣的人都可以去参观,不设门槛,没有什么这个请帖,那个请帖之类,且建这庄子的背后之人的身份极其神秘,没人知道他(她)是谁,开这庄子的目的是什么。

凤歌在安王府中偷偷跑了后,凤玄宸和凤玄琛倒是一点也不着急,虽然小妹武功不高,但是她的医术和毒术可是得母妃的真传,一般人还真是没法奈她何,而且这兄弟二人也是心照不宣,自是知道妹妹是寻哪个去了,也就不去碍这眼,但是他们二人不着急,凤玄玢可是急了,生怕妹妹有个好歹,又加上妹妹出发的三日后,他竟然发现唐天宇回了京城,心中一急,便先派了身边的八个护卫先来追了妹妹。

凤玄玢已经正式继承安王府的世子之位,凤容若手上的天星楼也给了他,为他所用。当时,凤容若和唐黛二人走时,小白和八个小的,唐黛给了郑国,让这九人依然保护将军府的安全。二人身边只带了小青和楚陌一家,还有凤容若身边的部分影卫和暗卫。

楚时和部分影卫,暗卫给了老三凤玄琛,暗中护卫他,凤玄琛虽然自小跟着爹爹学习武功,但是根基稍差,武功与老大凤玄玢和老二凤玄宸相比就弱了些,且身子骨弱,但老三继续了唐黛的过目不忘,一目十行,对数据异常敏感的基因。

客栈内,躺在床上的凤歌睁开了一双美目,坐了起来,窗外已经微微发亮,她得趁大哥和护卫睡觉时偷偷逃了,有大哥在身边,她还怎么能玩得开心?!那个老古板,老啰嗦……

用娘的话说,大哥就是个老古董,冰山脸,像极了爹爹年轻的时候,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弄得像七老八十的老头子,看着她,比爹娘看她都看得紧,明明只比自己大了那么点点,弄得他比自己大了许多似的,这也不让她做,那也不让她做,说是女孩子得有女孩子的形象,女孩子最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等等,一想他会念叨自己,她就头痛。

凤歌收拾了自己的包袱,包袱里也没多少东西,自己的两套洗换的衣裳,一些银票,还有就是防身的毒药粉,收拾收拾,系系紧,然后绑在腰上,把床上床单抽了出来,撕成长条,接好,绑在床腿上,这方法可是母妃教她的,很好用,然后看了看窗户,反正二层楼,借了这个床单,很容易就能逃出去了。

凤歌爬上窗户,把床单甩下,双手握紧,双脚一蹬,“哧溜”一声,人已经到了窗户下,脚也安全的踩到了地面,抱紧包袱,弓着腰,轻轻的移动脚步,瞅着院中的小门,像只小老鼠蹿出了客栈后院,再转到前院,偷偷牵了自己的白马,跃上马背,狂奔而去,方向,依然是天下第一庄的方向。

客栈后院的大树上,一身白衣的凤玄玢飘下大树,看了看窗户上的被单条,嘴角勾了勾,又摇了摇了头,虽然他很疼宠小妹,可是小妹好像不领情呐,宁愿偷偷跑了,也要把他甩掉,这个调皮的小丫头!

她一出现在窗户上,他就醒了,为了不吓到她,摔下地,他只得装没看见,反正她逃到哪,可是都无法逃开自己的眼线和保护。

“世子,郡主骑上马走了。”

楚时来到凤玄玢面前,他因为有事,没有跟着世子,这才刚刚到,正好遇到了小郡主逃跑的一幕,知道是世子故意让她跑的,所以也没拦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