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的人跟上了吗?”

“跟上了,这次派的是暗卫,武功最好的三个,前面那八个郡主认识了,就不跟着了。”楚时回了凤玄玢。

“恩,告诉他们三个,保护好郡主,若有个闪夫,唯他们三个试问。”凤玄玢淡淡道。

“是,世子,那我们呢?是继续跟着郡主走?还是回了京城?”

“跟着她走,难得出来一趟,且京城暂无事,既然出来了,也跟着去看看热闹。你到我这来了,三弟那没什么要紧事吧?”

“没事,三公子知道世子你是来追郡主了,所以才让我来的,让我寻到郡主就发了消息回京城。”

“好,走吧。”

夕阳西下,雾霭四合,一座山庄躺卧在一座大山脚下,大约占地百亩,山庄前是一片大大的湖泊,在傍晚的雾气里,显得神秘而壮观,远远望去便能看见“天下第一庄”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龙飞凤舞,印在山庄的门楼上。

山庄静谧肃穆,离山庄的不远处有一座小镇,却因为天下第一庄开庄在即,变得异常热闹,人群熙熙攘攘,店家做买卖的声音夹杂于其中,凤玄玢走在这热闹的人群中不由得皱了皱眉,他不喜过于热闹之地,不喜人过于亲近,可是这人流摩肩接踵,也无法避开,楚时走在他身边,用自己的身子想为他隔开一些空隙,也无济于事。

因为提前知道来这的人必定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凤玄玢此时已作了普通人家公子的装扮,脱下了他那具有标志性的一身胜雪白衣,脸上带了一张人皮面具,一眼看上去,不过有是些清秀的少年公子。

“楚时,我们的人传来的消息,小妹已经到了这小镇?”

凤玄玢看这避不尽的人群,再次蹙了眉,有些为妹妹着急,就妹妹那性子,定不知改头换面,本身长得好看不说,又喜着那一身的红衣,在这人群中一惹眼,怕要招来别人的觊觎,引来烦人之事。

“是的,公子放心,前面我的人传来消息说小姐安全,那时正在找客栈歇息。”楚时拨开挤向二人的人群,轻声回道,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对二人的称呼都改变了。

“再和我们的人联系,就说我们到了,要去小姐住的客栈。”

“是,公子。”

二人站在客栈前,客栈不小,应该是这小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上面写着“悦来客栈”四个大字,黛瓦白墙,雕梁画栋,怪不得凤歌儿选了这儿,那小丫头可是从来不愿意委屈自己的。

走进客栈内,里面干净整洁,有伙计微笑着迎了上来。

“客官,是要住店吧?很是抱歉,本店已经住满了,没有客房了。”伙计有礼貌的对二人道。

“我们已经预订好了,天字号二号房。”

楚时回了那伙计,他已经提前打好招呼让暗卫订好了房间,郡主是天字号三号房,就在他们的隔壁。

“客官请随我来。”

伙计一听,忙带二人上楼,天字号二号房是悦来客栈最贵的一间房间,分为内外套间,里面有净房,设施齐全,但正因为设计齐全,这房价也贵得很,平日里是十两银子一个晚上,但在这特殊的日子,房价直接涨了十倍,一百两银子一晚,还得要提前预订,眼前的公子,预订了十五个晚上,是贵客,万不可怠慢了。

二人进房间后,凤玄玢住在里间,楚时为了保护他方便,住在了套间的外间,楚时再一次联系了暗卫,知道凤歌在隔壁安顿好后,就出去逛了,知道她是安全的,也没急着见凤歌,二人沐浴歇息,准备睡醒后再联系她。

睡着的二人,却是被楼下的吵嚷声吵醒的,楚时已经穿衣起床,准备下楼看看是怎么回事,凤玄玢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揉了揉眉心,也穿衣起床,戴上人皮面具,与楚时一前一后下了楼。

“郡主……”

楚时看着被人群围在中间的红衣少女,差点失声叫了起来,抬眼看了看凤玄玢,凤玄玢一脸淡定的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看着就好,小凤歌面对的那人,虽然一脸凶悍,但他一眼就能看出并不是高手,凤歌要对付他绰绰有余,也不知道是何事惹着了妹妹?!

只见小凤歌一脸痞痞之相,脚搭在一旁的凳子上,手中把玩着一个小瓷瓶,一身红衣映得小脸精致妩媚,双眼闪亮,又透着算计看着眼前的二人。

她的身前是一个公子模样的人,身高体壮,穿着灰色的衣袍,怀中抱着一把长剑,眼神斜斜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满眼的不耐烦,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男子,着了下人的衣裳,应是他的跟班。

“哎,我说你这女子是怎么回事?她是我们公子的小妾,不是别人,她犯了错,我们公子教训教训她,又碍着你什么事了?要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那跟班对着凤歌道。

楼梯上将这些收入眼底的凤玄玢眼神一冷,他们全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妹,从来不舍得打骂,却在这里被一个陌生人骂成了“狗”,给我等着!按下心中的冷意,继续观看,只要妹妹高兴就好,看她今天怎么折腾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楚时看了看被凤歌护在身后的女子,只见她头发蓬乱,一边脸肿得老高,大大的五个手指印,嘴角有血痕,眼角青肿,身上的衣裳撕裂,染有灰尘,站在那抱着身子浑身还在颤抖,看情景应该是遭遇了一顿毒打,听那下人的话,是那男子在殴打这女子时,被小凤歌碰见,救了她。

“你说她是你家公子的小妾,她就是!我还说她是我的丫鬟呢。就算是他的小妾,她犯了什么大罪,要在众人面前如此殴打她?!”

小凤歌瘪瘪嘴,娘亲可是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纵然我们身在高位,是一国的郡主,世子,也不得随意践踏他人的尊言,就算那女子犯了什么错,关在房中说教一顿便罢了,谁知道那男子怎么想的,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她身后的女子,她就是看不过去,看不顺眼,就要管了这闲事,又能耐我何?!哼。

“她是我的人,我要怎么罚她,在哪里罚她,不容你置喙。”那公子冷冷看了眼前的女子,敢在这里管了闲事的,应是有些身份背景的,又加上她身上的高贵气质,他不敢随便招惹了她,但也不会怕她,他打的女人就是他的小妾,是他的下人,就算是他把她卖了,官府都管不着,更何况只是揍她一顿。

“咦?你总算说话了,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任由你身边的狗对着我吠呢?!”小凤歌撩了撩黑发,豪不示弱,立即把刚刚那人骂她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给还了回去。

凤玄玢一听,不禁莞尔,面具下的脸上现了笑意,他就知道妹妹不是个吃亏的主,楚时也跟着笑了起来,一旁观看的人也笑了。

“你……你全家都是狗,你全家都是哑巴,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狗腿。”那个下人被众人笑得满脸胀红,口不择言,对着凤歌怒吼起来,拿了一旁的小凳子,先他的主子一步,就要砸向凤歌搭在凳子上的那条腿。

“啊……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他的小凳子刚刚举过头顶,就觉得有什么打在了自己的手腕上,手一麻,双手一松,凳子直直的掉落下来,砸在自己的双脚上,立即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抱着脚直跳。

“哈哈……狗腿真是要砸断了,哈哈……”

小凤歌也不管是谁帮了她,看着那人的狼狈,白晰如葱的小手指,指着他,笑得是前仰后合,就连她身后前面还害怕得发抖的女子,看着都笑了起来,只是一笑,撕扯到嘴边的伤口,“嘶”的一声痛得抽了一口凉气。

“这位小姐,你当真要管了今天这闲事?你可知我是谁?”那男子瞥了眼还在抱着脚跳的下人,心中的怒气再也忍不住了。

“是,今天这事我管定了,我不管你是谁,你随意打了人就是不对。你不喜欢她,可以放她离去,凭什么你这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的,她也是人,是爹娘生养的。”凤歌收了笑脸,冷然道。

“你……好,你问她,就算我放了她,她有那狗胆离开我?!”那男子脸上现了鄙夷,她敢走,除非她不要她爹娘和弟弟的命!

凤歌身后的女子听了那男子的话,身体一抖,瞳孔一缩,双手抱着身子又开始抖了起来,他就是一个恶魔,依仗着自己的身份做恶的恶魔,她的身上被他折磨得已经没有一块好地方,全身是伤痕都不放过她。

可是,姐姐已经死了,姐姐有什么错,她又有什么错?!

“若是他放了你,你可愿意离开?”小凤歌蹙眉,回头问身后的女子。

“我,我不愿意。”那女子咬牙,摇了摇头。

凤歌不相信的看着她,就连围观的人,也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了头,叹了气,被人打成这样了,这明显就有逃生的机会,却是不知道抓住,凤歌本想再继续奉劝她,但看着她大大的眼里含了泪,停了嘴,这其中肯定有隐情,她现在不能逼了她,等她查清楚再说,既然管了这事,她就会管到底。

“你听,我就说你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吧,她都愿意跟着我家公子,要你管了什么闲事!”那公子的下人停下跳脚,洋洋得意的加了句。

“……”小凤歌抿了抿嘴,有些沮丧,女子不愿意,她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

“你敢再多说一句,当心我把你的狗牙全扒了下来!”

一个清冷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凤玄玢缓缓走进人群中,眼神锋利的看了那主仆二人一眼,那主仆二人突然觉得似被冰水泼过,全身冰凉,被冻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哥……”

凤歌看着眼前的人,虽然他戴了人皮面具,换了衣裳,可是他的声音让她一听,就能听出来他是自己的大歌凤玄玢,对着他噘嘴,心中有些委屈。

“走吧,既然人家不领情,你又何必要强救。”

凤玄玢伸手搂了妹妹的肩膀,淡淡的扫了一眼那女子,那女子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二人,她不知道这个护着她女孩的身份,她不想他们为了她被那恶魔报复,但是又希望眼前二人能够身份高些,救她出苦海,今天到这儿来的人,定是参加天下第一庄开庄仪式的,开庄后有半个月的时间,她可以利用这半个月时间结识她,才能下定决心要不要求她帮忙。

“哦,大哥你什么时候到的?”

凤歌最后看了眼前面被她护着的女子,随着大哥的脚步穿过人群,她在她眼里明明看到求救的眼神,可是为什么要拒绝她的求助?答案是,她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今天才到的,担心你的安全,所以也住到这客栈,住在你的房间隔壁。”

“大哥……你又派人跟踪我,我不理你了。”小凤歌脚一跺,小脸一拉,冲着凤玄玢不高兴的叫了声。

“你砸了我的脚,推了我家公子,就想这么走了?!”

被凤玄玢的气势吓到的主仆二人,看着二人若无其事,把所有的人不放在眼里,还一边说话往外走的身影,回过神来的那下人对着二人的身影大叫道。

“那你想怎么样?”

凤玄玢伸手捏了捏把小脸鼓得像小河豚的妹妹,回头再次淡淡的看了那二人。

“赔银子!”

“哦,想赔偿多少?”

“一万两白银!”

那下人数字一报出来,围观的人群中传来一阵唏嘘声,还真是狮子大张口,不就前面被那红衣女子推了一下,拉出那挨打的女子,竟然要一万两白银,前面大家可是看清楚了,那下人的脚是他自己搬凳子砸了自己的脚,怎么能怪别人,这明显就是想出气讹诈别人。

“公子……”楚时此时走了进来,附在凤玄玢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

“呵……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知府之子,竟然敢这么猖狂!这几天不宜惹事露了身份,他要多少银子都赔偿给他,到时候我会让他们百倍,乃至千倍的吐出来。”凤玄玢吩咐完楚时,远远的再看了人群中的二人一眼,那眼神就像看两个死人。

“大哥……我好像又惹事了。”

凤歌看着楚时走向人群里面的二人,二话不说,把一万两的银票拍在桌上,转身又出了人群,跟在二人身后。

“你呀……就是好心不得好报!这点事怕什么?大哥替你善后,只要你开心就好。不过,谁要惹了你不开心,那他们就得好好的当心着他们的身家性命。”

凤玄玢淡淡道,心中已经将那二人列为了死人。

“楚时,派人好好的去查一查。”凤玄玢回头吩咐楚时,然后半搂半抱着妹妹凤歌的肩头,二人缓缓向楼上走去,也不管后面的人是什么眼光,楚时立即出了客栈,他知道今天世子是真生气了,让他心痛的妹妹受了天大的委屈。

身后围观的众人,看着楚时拍在桌上的一叠银票,都傻眼了,对二人身份不禁好奇,低头纷纷议论起来,轻而易举,一万两银票说赔就赔,这个手笔,可见二人非贵即富。

那主仆二人,没想到前面还在跟自己纠缠着要救了人的人,竟会这么好说话,只是,二人心中怎么会生起了不安呢?总觉得这一万两银票不该拿,会招惹了大事。

那男子咬咬牙,硬着头皮,让下人拿了银票,看了那被他打的女子一眼。

“还杵在这?回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