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子走了,下人立即跟上,那女子也一拐一瘸的跟在后面,临了了,还往楼上看了眼,又低下头,耸拉着眼皮,不知道在想了什么?!众人见没戏看了,散开各自回了房。

天字号三号房,凤歌豪无形象的斜躺卧在榻上,嘴中啃着梨,一双好看的凤眼瞪眼看着自己的大哥。

“大哥,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让你不用跟着我,保护我,我能保护好自己。”凤歌啃着梨,哼哼唧唧的向凤玄玢抗议,两腮鼓得像只生了气的可爱的小苍鼠。

“你能保护好自己?我今天怎么没有看到你保护好自己?自己保不住自己,还想救了人,家中爹娘和我,二弟,三弟哪个舍得骂了你?你倒好,立在那随人骂。”凤玄玢拿了帕子,温柔的替妹妹擦了擦嘴角,梨水都从她嘴角溢出来了。

“我不是回骂了他们吗?!你要是不出现,我今天就撒了毒,毒他们两个,让他们二人向我求饶。”凤歌想想有些遗憾,她毒药都拿出来,结果没使上,被大哥搅了计划。

“行了,歇着吧,明日第一庄开庄,我带你去好好逛逛。要让娘知道你乱使了毒,又得唠叨你了。”

“娘才不会呢,就大哥你管我管得紧。”凤歌翻了翻白眼,大哥要管他,还要把爹娘拖出来找借口。

“……”凤玄玢。

妹妹说的不错,要是娘在这,肯定会不闲事大,坚决支持妹妹下毒,然后二人闯了祸,爹爹还会屁颠屁颠的跟在她俩身后,为二人善后擦屁股。唉……为什么他小时候觉得爹爹是个大英雄,崇拜了十几年,现在突然有些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地字号一号房间,那男子冷着脸走入房中,等那女子走进房间。

“公子,给。”那下人把银票递给了自己的主子。

“恩,在外面守着。”

那男子收了银票,把门关上,并且插紧了门栓,才回过头,眼神阴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女子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想要求饶,却不敢,怕会引来更多的拳加脚踢和屈辱。

“把衣服脱了!”

那男子双眼冲血盯着眼前的女子,冷冷的吩咐。

“公子,求求你,我身上还没好,等妾身好了,一定好好侍候公子。”女子想起身上的伤,落了泪,出声求饶。

“贱人,还敢求饶……我就是要让她看看,她就是死了,我也会把她挫骨扬灰,我也会好好的”照顾“她死前担心留恋的家人,我就是要让她后悔当初骗了我,要让她心痛,你说,要是让她看到了,她最心疼的妹妹,在我的身下求饶,会是什么感觉?!哈哈……哈哈……”

男子上前一步,揪了女子的头发,双眼猩红,疯狂大笑,如魔鬼般盯着眼前女子的面容,仿佛穿过她的面容,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当年,他是那样的喜欢她,他是那样欢喜的准备娶她,可是她却弃他如敝履,让他没有面子,让他丢人,他怎么会放过她的家人,尤其是她最心爱的妹妹,报应,这是她的报应!死也逃不过。

门口的下人,听到里面主子的疯笑,还伴随着衣服撕裂的声音,不禁身子抖了抖,离门远了些。

“啊……求求你,饶了我吧……”

“哈哈……哈哈……饶你,让你姐姐活过来,让她来求我,我就饶过你……哈哈……”

门内传来女子的惨叫声,求饶声,男子得意的大笑声,让下楼准备出去吃晚餐的凤歌和凤玄玢顿了脚步,显然,这二人的声音很熟悉。

“走吧,你不是想吃长青酒楼的水煮鱼和东坡肉,虽然没娘亲烧得正宗,但是还是得了娘亲的真传的。”凤玄玢摸了摸停了脚步,皱了小脸凤歌的小脑袋。

“大哥……”凤歌眼神乞求的看着凤玄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她能遇见你,是她的造化,我已经让楚时去查了。放心,很快恶人就会得到报应的。”

“哦。”

凤歌捂了耳朵,狠心的出了客栈的大门,地字号一号里面的疯狂还在继续,等男人折腾累了,才停了下来,看着女人满身的红色,紫色的伤痕,还有下身往外流着的鲜血,心中的恨意才得到缓解,放开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从怀中取了一瓶药,扔在女子赤裸着的身体上,穿好衣裳,开了门往外走去,独留那女子在屋中。

翌日,天下第一庄开庄,众人从小镇上往庄子上涌去,步行的,坐轿子,骑马的,背剑的,扛刀的,挎医药箱子的,怀抱琵琶的,男女老少……真正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

凤玄玢飞身跃起,站在树梢上,望着眼前的景象,不禁再次皱眉,这天下第一庄的主人到底是何意?!眼睛再在人群中一扫,立即就看见了坐在白马上,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妹妹。

早晨他起床时,发现妹妹又早早的起来跑了,无奈的只好趁了她的愿,让她一个人自己玩。

众人涌进庄子后,走进各自感兴趣的地方,瞬间,人流分散,倒没有在小镇上和庄外时拥挤,显然这庄子够大,凤歌把白马寄存在庄外,步行进了庄中。

有小道消息称,庄中有四大至宝:一把寒铁宝剑,一颗东海珍珠,一本奇书,一株千年雪莲。据说,这把寒铁宝剑剑身上的铁是从天外飞来,并坠入极寒之地,冰冻万年后被一铸剑高手发现,取回并铸成了此剑,此剑剑身寒如冷冰,只要人身体碰上了它,立即就会被冰冻成冰人。

而那颗东海珍珠,传说是西海龙王之女西海小公主出凡公主出嫁时,戴在凤冠上的,整颗珍珠润滑,且晶莹剔透,有鹅蛋大小,且呈稀有的碧绿色,因为珍珠不是白色,就是粉色的,晶莹剔透的绿是四海龙宫仅有的一颗至宝,还流落到人世间来了。

这珍珠和那把寒铁剑一样,是无价之宝,之所以流落到人间,是因为西海小公主嫁的是东海龙王之子,最小的小皇子无尘,出凡公主出嫁之日,不知因何事,无尘竟触犯了天条,被罚到人间受轮回之苦,而西海小公主在得知真相,未嫁便成新寡,伤心之余,于半路上取下凤冠,摔于地上,珍珠掉落,被身边的人偷捡后,带入人间变卖。

至于那本奇书,却无人知道里面记录的具体内容什么,只大概知道是有关于医术,毒术,和武功的。那千年雪莲,也无人知道它的来历。

但是不管这四样的来历在哪,传闻是真是假,这庄子的主人竟把这四样东西聚齐在庄中,这人的身份和能力就让人好奇不已。且,这样的至宝不仅供人观看,有缘之人,花一定的银钱便能买走它,至于什么才能判断有缘,就只有这庄子的主人,宝贝的主人才知道了。

这也是之所以为什么这么多人对于天下第一庄开庄趋之若鹜的原因。

凤歌来这天下第一庄,目的是那本奇书,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那柄寒铁剑,若是能有缘得之,她想送给天宇哥哥,天宇哥哥虽然跟在父王身边学了三年的武功,但是与大哥,二哥相比则是弱了不少,比心计也比不过三哥那只小狐狸,且他又喜欢常年在外行走,若是寒铁剑送给他,定能让他减少危险。

在京城的凤玄琛要是知道自己的从小宠到大的妹妹是这样想他的,估计要心痛如绞,泪流满面,捶胸顿足,恨苍天不长眼,竟让妹妹喜欢上了那个“大白饺子”!

“大白饺子”是唐天宇的外号,一是因为他皮肤长得白晰,无论太阳怎么晒,都晒不黑,哪怕常年在外游学,十年如一日的没有晒黑过;二是因为唐天宇自小喜欢吃饺子,而且是小姑姑唐黛包的饺子,无论心情怎么不好,只要吃到了姑姑包的饺子,就立即眉开眼笑,这让凤玄琛兄弟仨很是嫉妒他,背地里给他取绰号“大白饺子”,小时候唐天宇为了这个绰号还哭了一大顿,但是还是没有阻挡住这个绰号从小叫到大,凤歌知道他喜欢吃饺子,从小就跟着母妃学包饺子,就是为了长大后包给他吃,这就更加惹发了三兄弟的嫉妒之心,自己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中怕化的妹妹啊,竟然要包饺子给他吃!

死大白饺子!

凤歌随着人流往里走去,一面四下观看,庄内亭台楼榭林立,占地广阔,依山傍水,奇花开放,异草葳蕤,花果芬芬,湖内的锦鲤,在水中穿梭,白色的高傲的天鹅,在水上浮游……果然不愧称为天下第一庄,不比京城的皇宫巍峨气势差多少,不冲着庄内的宝贝,就这些都能胜任第下第一庄的称号了。

凤歌慢悠悠的向前走着,只管欣赏了风景,并不着急,既然说,要有缘才能得之,那不管她是早是晚,有缘能得,无缘,哪怕做了第一个寻宝之人,也未必能得。

突然,身后一阵喧哗,似出了什么事,凤歌顿了脚,想想,还是往回走了过去,扒开人群,往里一看,只见地上一个着了月白色衣袍的青年男子,静静的躺在地上,他身边只有一个书童模样的十岁左右的小孩,正着急的想扶了自家公子起身,却因为身体瘦弱,扶了几次又被自家公子压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眼中急得含了眼泪,看着周围的人群,想要求救,似不知如何开口,放下公子,胀红着脸,用手向大家比划着什么。

书童是个哑巴?!

凤歌皱了眉,疑惑的走到那公子身前,朝他脸上仔细的看了看,嘴唇乌紫乌紫,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犹豫了一下,伸了手,为他把脉。书童见一身红衣的凤歌伸手把脉,知道她是懂医,惊喜的看着她,依然什么话都没说。

“你家公子发旧疾了,可有药?”凤歌放下把脉的手,这病是常年需要备药在身边的,母妃为她写的医书里,有个名称,叫心脏病。

“啊,啊……”书童果真是个哑巴,朝她比划了半天,凤歌才勉强看懂了他的意思,药丸忘记在客栈中了,没有带来。

“我在这替你看着你家公子,他现在不能移动,你速回去拿他的药来。”凤歌朝他比划几下,那书童看懂了她的意思,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跑出了人群,回了客栈。

“大家都散了吧,这样围着他,会让他的病更加严重的。”

凤歌立起身朝众人道,众人一听也不说了什么,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还对地上的病人有影响,立即全散了,等众人走了,凤歌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倒了一粒药丸出来,强喂进那公子的嘴中后,心中轻吁了气,等那药童回来,等他回来后她得提醒他,以后千万不能忘记不带药丸,今天若不是正好碰上她,而且她身上有娘亲给的奇效药丸,性命就危险了。

远处的凤玄玢,见妹妹又多管了闲事,只静静的在远处守着,也不走过来,妹妹的性格像了母妃,善良,喜管闲事,见不得别人受苦受罪,只要能帮的,定要帮一帮。

许是服了凤歌的药,没等书童回来,那公子就醒了,睁开眼的公子有些迷蒙,没搞清楚状况,好半天,醒过神来,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眼中闪过惊艳,惊艳后不好意思的别了眼,四周环顾,没有见到自己的书童,正要问凤歌,凤歌先开了口。

“公子,你发旧疾晕倒在地,你的书童回客栈为你取药了,我在这代他照顾你,你醒过来就好了,以后,记住,药切不可离身。”凤歌叮嘱。

“谢谢小姐大恩,看得出小姐您是懂医术的,若不是你为我诊断,我没有服药是醒不过来的,谢谢你。”那男子缓缓站直身后,对着凤歌作揖答谢。

“的确,我是给你吃了我的药,但也只能是一时,你自己的药不可断。”凤歌也不隐瞒,点头承认。

“谢姑娘提醒。”

“你既然醒了,就没什么大事了,你在这等你的书童,我先走一步。”凤歌抬了步子要走。

“姑娘,请问您贵姓,家住何地?日后定当上门重谢姑娘的救命之恩。”男子上前一步,唤住凤歌。

“举手之劳,不必相谢,告辞。”

凤歌不再停留,摆摆手,说完就走了,男子看着她远走的背影,有片刻的失神,然后摇了摇了头。远远的,那书童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见自家公子竟然醒了,高兴的过来拉着他的手,左看右看,一双小眼睛中满是惊喜,又流了泪,对着那公子比划了半天。

“好了,我没事了,是她救了我,她已经先走了。你不用自责,也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行了远路也对身体有影响,会突然发了病,唉,我这身体啊……”

月白色衣袍的公子安慰了小书童一番,摸了摸他的头,就着身边袋中的水,把书童拿来的药丸吃了两颗,才缓缓的朝着凤歌行走而去的方向走去。

庄子的中心,一座高高的塔楼高耸,是八角玲珑宝塔,四周是平坦的场地,进庄子后的众人,全都汇聚在这,等着进宝塔,这宝塔里面就放着那四件至宝,凤歌到时,四面的场地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不由得眉头蹙了蹙,看状况,今日能进宝塔之人,恐怕只有十之一二,那没有进去的人,得排队等候,怪不得庄子观宝物的时间有半个月之久,只是,这样对后面进入的人,是不是有些不公平了?!但四眼扫去,似乎众人倒都是心平和气和,因为早知道了第一庄的规矩,大家都可以进入庄子观看,但进入庄子后就得守了庄中的规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