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歌的眼尾扫到不远处的主仆二人,没见那个女子,应是受伤起不了床了,别开眼,心中冷笑一声,凭他的人品,看一眼宝物,都让宝物蒙辱。

前面的人已经在有序的排队进入宝塔,从宝塔前门进,宝塔后门出,凤歌想了想也走向队伍后面。

“姑娘,站到我们这儿来。”有人朝凤歌招了招手,是那被她救起的公子,凤歌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朝他走了过去,站在他身后。

随着人流进入宝塔后,进入的人从左边往宝塔上面走,右边往宝塔下出,井然有序,没有拥挤和踩踏,每一层宝塔内都放有宝物,但是四件至宝却是分层而放的,第一层是天山雪莲,第二层那本奇书,第三层是寒铁剑,第四层是东海珍珠。

每一层都有人看守,不允许大声喧哗,只许静静的观看,凤歌走到第一层,看着盒中的千年天山雪莲,的确是奇品,但心中疑惑,这庄子的主人如何断定有人与此物有缘呢?上前一步,果真看到天山雪莲旁有解说的文字,只要观看者把手置于雪莲边的锦盒上,锦盒上有一根红色丝线,从雪莲处拉了出来,手拉红线,若是雪莲能感受到你的气息悬起,视为有缘,凤歌拉了拉,雪莲没有响动,自嘲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自己是真没有缘,还是这庄子的主人帮弄玄虚?!

进入第二层,同样奇书边上有锦盒,锦盒上有红色丝线,凤歌拉了拉丝线,书并未像说明上那样翻动书页,自是也没有缘分,不由得心中沮丧,但想想后面还有寒铁剑,于是打起精神向上走去,来到寒铁剑前,心中默念,如若此生我与天宇哥哥有缘,请菩萨保佑我拿到此剑,然后伸手拉了宝剑边的红线,松开手观察,手没有被寒气冻住!

眨了眨眼,这是不是说明她与宝剑有缘?在三楼守着的庄中的人,发现了她的异样,走上前来,看了一眼,请她再次拉住了红线,再松了手,她的手没有被冻僵。

“姑娘,请上四楼,然后请入五楼,你与我们寒铁剑有缘,但是后面的人还没有观看完毕,你暂时不能拿走了剑,最后一天闭庄时,与宝物有缘的人,会被我们的庄主邀请到这里来,为众人展示你们与宝物的缘分。”

“好的。”

凤歌惊喜的点头,然后上了四层,同样按照珍珠旁说明操作了一番,珍珠竟然随着她拉红线飘浮了起来,凤歌惊讶得睁大了双眼,原来,前面两样宝物真的是与她无缘啊!

旁边守着宝物的人,同样上前同凤歌说了前面那人说的一番话,并伸手示意她可以再往上走一层。五楼里面有什么宝物可以观看的?!凤歌心中嘀咕着,没有犹豫,往上走了一层。

五层,是宝塔的最顶层,凤歌走进去后,发现里布置得很是华丽,有桌有椅有软榻,有些像家中的待客厅。

“有人吗?”凤歌喊了声。

“在这呢,我们在这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凤歌断定是她救的那青年公子,他怎么也上来了?难道他与宝物也有缘分?转过屏风,向声音处走去,眼前豁然开朗,房中不只那公子一人,还有个人,咦?那不是大哥吗?他怎么也在这儿?!

“你们在这啊?”凤歌加快了脚步,向几人走去。

“大哥,公子,你们咋也跑到这里来了?”

“我们是被人请上来的,说是与宝物有缘。”青年公子回了凤歌,凤玄玢没说话,蹙了眉在深思,他怎么觉得这事有些诡异!

“是吗?是吗?你们与哪个宝物有缘啊?我与那雪莲和书都没有缘份,但是与寒铁剑和珍珠都有缘分。”凤歌双眼晶晶亮的看着那青年公子和大哥。

“我是书!”青年公子回凤歌。

“我是珍珠!”凤玄宸淡我的回道,他对这些宝物都没有兴趣,只不过是当来陪妹妹,所以也上来看了看,没想到却拉起了珍珠,被请了上来。

“啊,书啊!我这次来本来是冲着书来的,可是没有想到和它无缘,好是可惜啊。”凤歌噘嘴道。

那青年公子看着她有些失落的神情,心中动了动,但是现在书还未到他手中,他不能乱作了承诺,等书拿到手再说吧。几人说话间,一个女子走了进来,着了丫鬟的服饰,但是布料却是华丽无比,可见不是普通人家的丫鬟。

“两位公子,这位姑娘,这是我们主子的请帖,闭庄的前一天,麻烦请你们持帖来此处,领回你们的宝物,并向外面的展示你们与宝物的缘分,以此堵了天下的悠悠之口,眼见为实,如果不展示,怕他们不信,毁了我们第一庄的名誉。当然,你也可以弃权不要宝物,虽然说有缘份,但多少要掏些银钱,所以也不能强求你们要。”

“我们会来的,谢谢。”

凤歌接过黄金做的请帖,向那女子道谢,感叹,好大的手笔!凤玄玢和那公子也向那女子道谢,接过黄金请帖。三人在那女子的护送下,下了高阁,只是男女有别,那女子只搂了凤歌的腰,从五层飘然而下,凤玄玢谢过护送自己的人,说自己可以,然后轻身飞下高阁,而另一个青年公子,不会武功,由阁中的另一守阁的男子,护送下五楼,然后那丫鬟和守阁的男子又飞回了五层。

凤歌眨了眨眼,属下的武功都这么高,这庄主的身份可是越来越神秘了!凤玄玢也是同样的想法,脸色还是比较淡定,牵了凤歌的手往外走去。而那青年公子,似乎是吓到了,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刚刚那一对兄妹已经走远了,然后急急去寻了自己的书童,也出了庄子,他觉得真是奇怪,咋会自己与那书有缘呢?缘分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而庄中的另一处,一座华丽的房间内,一个容颜绝美,十四五岁的女子坐在软凳上,眼神清澈,听下人的禀报。

“公主,今天有三人进了五楼,奴婢观察下来,有两人可能与小皇子有些关系,因为二人的气息都能让碧珠有感应,这说明这二人日常应与小皇子接触日久,但肯定不是小皇子本人。”

“好,只要能看到希望,也不枉了我这一番心血。”被称为公主的女子点头。

“公主,就算你找到小皇子……你知道神与人是不能,否是更加要让小皇子罪加一等,不知何时能回东海了!”

“你放心吧,我心中有数,我巴不得他能早日回了东海,怎么会去打扰他,我只是想知道他在哪里,他在人间过得好不好,我费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看到点希望,我是不会放弃寻他的。”

“公主,接下来的事,让他们去做吧,我们不能离开西海太久了,要是被发现公主你私自来到凡间,公主你得受罚了。”

“好,回吧。”接下来,只见两条白光一闪,钻入庄前的大湖中消失了。

被凤歌救回的公子回到客栈后,却不想在客栈的门口又碰到出来吃饭的凤歌。

“咦,你也住这啊?”

“是啊,姑娘,我也住这,我姓李,以后你叫我李公子便好。不知道姑娘你如何称呼?”

“我姓凤。”凤歌简短的回了他,点点头,走了。

“姓凤?姓凤!姓凤不是国姓吗?难道她是……”李公子想到这,身子一僵,她是皇室中人?!心情失落的回了客栈。

八天后,唐天宇赶到了小镇上,找了一番后,没有找到凤歌,就想着去庄子中碰碰看,也没碰到,最后用自己与凤玄玢的联系方式联系了他,问他现在在哪,知道不知道凤歌在不在小镇,来没来天下第一庄。

凤玄玢接到他的消息后,没有立即告诉凤歌,而是去了唐天宇住的客栈,唐天宇看着他黑着一张脸走进房间,吞了吞口水,这小子,今天不是又要打他吧?

果真,他的念头未落,凤玄玢一掌挥了过去,唐天宇忙挥掌迎上,然后倒退了好几步,胸口气血翻涌,好不容易才压下,见他又要挥了第二掌,忙出声。

“表弟,表弟……手下留情,手下留情,你知道我打过不你,你还真想打死我啊?!”

“怕我打死你,你就不要骗小歌儿,她对你那么好,你于心何忍?!敢伤害她的人,还没有出生,否则,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再有下一次,我绝不会讲表兄弟之情。”凤玄玢眼神锋利的盯着唐天宇。

“哎呀……表弟,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表妹的。我从凤北回来后,想着娘亲甚是挂念爹爹,决定先回了京城告诉娘亲爹爹安好再来这的。下次,下次我决不再会了,一定算好时间。好不好?”唐天宇对着凤玄玢伸手发誓。

“再有下次,我会打到你吐血为止。”凤玄玢冷哼一声。

“表弟,坐,你来这了,歌儿呢?”唐天宇狗腿的站了起来,拉凤玄玢坐下。

“我怕你小子你跑了,没敢跟她说,先过来看看。”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靠谱吗?唉……自小到大,我不就这次在歌儿面前失了信,且还是有特殊情况的。”

“歌儿觉得你在躲她!”

“啊?怎么会?我为什么要躲她?”

“这些年,你在外面到处跑,她就到处找你,每次她刚到,你就走了,她很是伤心,觉得你在躲她。”

“我真没躲她!她误会了,我要躲她做什么?”

“歌儿对你的心思,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唐天宇我告诉你,你心中要有歌儿,就不要让她误会你,你心中没有歌儿,那你给我滚得远远的,别再接近了我宠着的妹妹,我不想让她为你伤心。”

“这……我是真不知道,也没想过,我一直觉得她还小,不懂男女之情,所以……我是得好好想想。玄玢,你怕她受伤害,我也同样,她是我看着长大的妹妹,我对她的宠爱不比你少,真的,以前我只是把她当作妹妹看待的,既然你今天告诉了我这事,我会好好想的,尽量不伤害到她。”

“恩。大舅在凤北怎么样?身体可还好?”凤玄玢缓和了脸色。

“我爹爹挺好的,在凤北两年,他已经习惯了那边的生活,身体不错。”

“那就好。你去过第一庄那了吗?我直觉这第一庄赏宝之事有些诡异。”

“去过了,还收到了一张帖子,说是最后一天要去那展示与宝物的缘分。”

“恩?你也收到了?你与哪个宝物有缘分?”凤玄玢有些惊讶。

“与一层楼的千年天山雪莲。你们呢?”唐天宇笑了笑,他自己也觉得奇怪,来的人那么多,为什么自己与雪莲有缘分。

“我和歌儿,还有一个年青公子当日也收到了帖子。”

“恩,现在不管了,是与非,最后一天我们去就会知道了。”

“对,现在想也没用,不想了。你现在要去看歌儿吗?”凤玄玢也决定不再想了这事,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没三天就要去了庄中,这两天我要想想你说的话。”唐天宇摇了摇头。

他决定是得想好与歌儿的相处,他要是敢伤害歌儿,别说三个表弟不能饶了自己,他自己也不能饶了自己。

“好,那我走了。”

闭庄的前一天,四人拿着帖子来到了第一庄,庄中的人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四人,先后被人带到了五楼,凤歌一看到唐天宇,眼神现了惊喜,天宇哥哥没放她鸽子,竟然又从京城赶来了。

“天宇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你竟然也拿到了帖子?”凤歌惊喜的跑到唐天宇面前,抱着他。

“我来没几天,在小镇上找了一番没有找到你,没想到今天就见面了。”

唐天宇笑着,宠溺的摸了摸凤歌的头。

“从京城赶过来,应是赶得很急吧?你累不累?快坐下,我给你捏捏肩。”凤歌拉着唐天宇坐到软榻上,伸手为他捏肩膀,看得凤玄玢有些吃味。

“小妹,你太偏心了,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为我捏过肩膀?你竟然为他捏肩膀,他皮糙肉厚,到处跑的人,这点路哪里能累得到他?”凤玄玢伸手把凤歌从唐天宇身边扯了过来,扯到了身边。

“哎呀,大哥,你别闹,等会儿事情办好了,回客栈我再替你捏捏,总行了吧?”凤歌白了吃醋的大哥一眼,噘了小嘴。

一旁的青年公子,看在眼中,听出三人应该兄妹,而且感情很好的那种,不由得有些羡慕的脸上带笑的看着三人打闹。而这三人的互动,落入一旁第一庄人的眼中,趁几人不注意,退出了五楼,向那天向几个送了请帖的丫鬟禀报,那丫鬟点点头,示意她知道了,那人又悄悄的回到了五楼。

“公主,我们请的四人都已经到齐了。”那丫鬟向房中的那女子禀报。

“好。现在发现了什么?”

“公主,听楼上守着的人说,四人当中,三人是兄妹关系,很是熟认,而另一人是受过那女子的救助,沾染了她的气息,与三人并不相熟。当日为了避人耳目,我让那不熟认的男子,对奇书有了感应,然后后来的一人,对雪莲有了感应,唯有那先前来的兄妹二人,真真正正的是碧珠对二人的气息有所感应,也就是说,我们只要跟着那兄妹二人,便能寻到小皇子的踪迹。”

“好,事情有了眉目,今天的事按计划照做,既然都是与小皇子有亲近关系的人,这宝物送与他们,值得。”女子点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