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公主。只是,事后我们派谁去跟踪那兄妹二人?我们从龙宫带出的人,都无法离开水太久的。”

“无碍,只是要寻了他,不是去打架的,不要人多,派武功最好的两人去就可,那兄妹二人中的兄长武功甚高,武功低的人会被他发现。我这里有两颗丹药,给派去的二人吃了,离水久也不会影响到他们二人的性命。”

“是,公主。”

五层的八宝塔前,搭起了高台,台下人头涌头,众人伸长脖子,就是为看一看与四至宝有缘分的人到底是些什么人,凤歌,凤玄玢,唐天宇,还有那青年公子,四人被请上了高台,庄中的人,在人群中请了有些名气的人,上来做人证,以示宝物见有缘人,真的会有感应,并不是第一庄瞎诌的。

一如当初观看一样,四人拉了宝物的红线,宝物立即出现了感应,上台做证的人,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向下面的人群表示,这四人的确是与宝物有缘之人,他们亲眼看得很清楚,台下的众人一听说,个个唏嘘不已,果然是他们与宝物无缘,当初见那么多人都没有感应,还以为是第一庄骗人的,不想把宝物给人呢。

最后,四人分别按庄中开出的价格,把四宝买了下来,台下众人和四人听着报出的价格,觉得这简直就是直接送了宝物给他们。千年雪莲,出银子一千两,奇书出银子一百两,寒铁剑,出银子两千两,东海珍珠了出银子三千两,总共费银子六千一百两,就将四样至宝纳入囊中,比赔偿给店中那男子的银子都少。

“感谢第一庄的主人将四样至宝赠予给我们!我们真心的感谢。”四人付了银子后,真心真意的诚心谢过赠宝之人,对着台中那丫鬟道。

“三位公子,这位小姐,你们不必客气,我们庄主说过了,你们与宝物有缘,亦是与她有缘,所以,你们不必顾忌什么,只需心安理得的付出银子拿了宝物便是。”那丫鬟笑着回了四人,心中则暗忖,公主为了找到小皇子,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这四样虽是至宝,在公主眼中却算不得什么,怎么也比不上公主对小皇子的那份心意。

“凤小姐,这本书对于我来说,并无大用,想凤小姐当初就是冲着这本书来的,为了报答凤小姐的救命之恩,我这本书就赠给凤小姐,聊表心意。”

那被凤歌救了一命的青年公子,对着凤歌双手捧上奇书,他当初就想过了,若是能顺利拿到这本书,他定会送给她,他刚刚翻看了里面的内容,主要是医术和毒术,些许武术,凤姑娘用着正好。

“你要把书送给我?这不合适吧?”凤歌有些惊讶,好不容易得到的奇书,他竟然会送给她。

“没什么不合适的,这书给你能发挥效用,给我就是本废书。”青年公子强行将书塞到凤歌手中,然后不作停歇,转身离开了,那样子生怕凤歌要强将书还给他,所以赶紧跑。

“这……”凤歌拿着书,看着远走的背影,有些犹豫,这书对她的确是有用,可是这夺了人家好不容易得到的宝物,好像有点不厚道啊。

是要呢,还是不要呢?哎呀,好纠结。纠结得小凤歌皱了好看的小脸。算了,还是拿着吧。嘿嘿,干笑两声。

唐天宇和凤玄玢看着她纠结的小模样,笑了。“既然人家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你就收下吧。”

“哦,好吧。天宇哥哥,我想把这剑送你。”凤歌不纠结了,立即捧了寒铁剑,捧到唐天宇面前,献宝似的要献给他,把一旁的凤玄玢看得又拉了脸,吃醋了。

“妹妹,你确定这剑碰到他,不给他冻成冰人?”

凤玄玢云淡风轻的提醒凤歌,唐天宇瞪了凤玄玢一眼,你就是羡慕嫉妒恨凤歌对我好,不打击打击我,心里就不舒服,凤玄玢一点也不将他的眼光放在眼里,淡漠的别开眼,不服,来咬我啊!

“……”凤歌。

对啊,这寒铁剑只与她有缘,她捧着剑不会被冻僵,若是给天宇哥哥,那他岂不是要被冻成冰棍?!

“那,那……怎么办?”小凤歌又是一脸纠结,看看唐天宇,再看看自家大哥。

“要不,我试试?”唐天宇伸手准备拿一下剑柄,只是手刚一碰上剑柄,冻得他赶紧甩开手。

“不行,太冻了!”唐天宇看着自己手上的冰渣子,再看看凤歌捧着剑一点感觉也没有,一阵无语。

“小姐姐,这个剑,我想送给我哥哥,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不被冻上?”小凤歌转了转眼睛,这剑是庄主的,庄主肯定有办法,于是小跑了几步,走到正准备离开的那丫鬟身边问她。

“这个办法是有的,使用的人戴上天蚕丝做的手套就可以了。”那丫鬟看着凤歌天真的小脸,人又礼貌,对她颇有好感,走上前来,凑到她耳边,轻轻的告诉了她这个秘密。

“哇……太好了,我知道了,谢谢小姐姐,小姐姐再见。”

凤歌高兴的谢过那丫鬟,挥手与她再见,她知道哪里有天蚕丝,她要回去为天哥哥做一副天蚕丝做的手套,天宇哥哥就能用了。然后,她捧着铁剑和书,唐天宇捧着天山雪莲,凤玄玢拿着珍珠同众人告别回到客栈。

“妹妹,那女子对你说了什么?”凤玄玢看着坐在榻上,像小时候那样甩着小腿的妹妹。

“不告诉你,我只告诉天宇哥哥。”小凤歌头一扭,不理了凤玄玢。

“……”凤玄玢,这还是自己宠着疼着的亲妹妹不?怎么老是胳膊肘子往外拐?他的心好痛。

“那你告诉我。她说了什么?”唐于宇看着凤玄玢破裂的表情,心中恨不得大笑,但为了避免他发疯动用武力,还是在心中憋住了大笑,侧头微笑着问凤歌。

“她说……恩,这是使用寒铁剑的秘密,以后你使用它就不怕它冻着你啦。”

凤歌从软榻上站起,跑到唐天宇面前,抱着他的头,同他咬了耳朵,认真的告诉他使用寒雪剑的秘密,一旁的唐玄玢恨不得把妹妹从这小子身前扯开,心里酸酸的,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两个人又不是小时候,这么大了还搂搂抱抱的?

唐天宇自从唐家村回京城后,这还是第一次与凤歌这么零距离接触这么久,她身上特有的女儿芳香萦绕在鼻尖,如兰的呼吸喷在他的耳后,软软的身子搂着他,让他很想伸手去抱她入怀……

唐天宇意识到自己在想了什么后,俊脸泛起了可疑的红晕,恰好这时凤歌说完了,退了身子,否则他要尴尬了,有一双锐利的眼光盯在自己身上,赶紧调整思绪,脸上装出一副淡定的模样,同样回扫了某人探询的目光,凤歌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为房间中的二人添了困扰,一脸得瑟的看了眼自家大歌一眼,坐回软榻上,以后,天宇哥有了寒铁剑如同猛虎添翼,不怕别人欺负他了。

“唐天宇,走,咱俩交流交流感情去。”凤玄玢对凤歌没办法,对唐于宇有的是办法,长臂一伸,搂着唐天宇就往外走。

“大哥,你别欺负天宇哥哥,要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凤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凤玄玢身子一顿,心中哀叹,儿大不由娘啊!这都还未嫁,就这样护着了,感觉到凤玄玢僵硬了一刻的身子,唐天宇很不厚道的笑了。

“别笑!你想挨揍,就笑。”赤裸裸的威胁。

“我有寒铁剑!”这话,真戳心窝子,凤玄玢表示心很受伤。

“你好意思就这样接受我妹妹的定情礼物?”凤玄玢心生一计。

“这……我送她天山雪莲好了。”果然,唐于宇身子一僵,顿了片刻,回了凤玄玢。

“你确定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本是有些犹疑要不要接受凤歌对他的感情的唐天宇,在刚刚那一刻后,清楚的意识到,他不排斥凤歌对他的亲近,心中甚至是有些渴望她的亲近,他把这归于是喜欢,对,是喜欢!若是别的女子,他估计早一掌给人掀翻了。

“想通了就好,做了决定,以后可不许有后悔的时候。”凤玄玢拍了拍他的肩膀,二人顺利“交流感情”结束。

“给我围住,不要让人跑了。”站在二楼楼梯口“交流感情”的表兄弟二人,突然听到楼下一声大喝,然后是人多奔跑的脚步声。

“什么事?出什么事了?大哥。”房间中的凤歌趿着鞋子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那一声大吼吓死了她了,吓得她手上啃着的梨都掉地上了。

“应该是来抓你想抓的人。”凤玄玢想着楚时昨天晚上回来向他的禀报,是那些人到了。

“哦,终于来了,大哥,这都是你做的吧?我大哥就是厉害。”凤歌终于称赞了自家大哥一回。

“抓谁?”唐天宇搞不清楚状况。

“一个恶人,走吧,下楼看看。”凤歌对着唐天宇笑得眉眼弯弯,伸手搂住他的胳膊,往搂下走去。

“……”

凤玄玢看着二人的背影,他好想揍人,怎么办?自小到大精心养着的大白菜,很快要被猪拱了,这感觉怎么这么难受呢!

对着那小子笑得那么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派了人去查探了这事,让人来抓那恶人呢,这一切都是你大哥我做的,好不好?!

三人下楼后,地字号一号房的主仆二人,还有那女子,被官差给抓了出来,正往外押走,楼上楼下住满的客人,全都下楼观看这突然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是一脸的懵,这住得好好的,怎么说突然要来抓人就来抓人了。

“慢。”凤歌走上前阻挡住官差。

“这位姑娘,请不要阻挡我们抓人,否则连你一块抓了。”走在最前面的官差,一脸横肉,看凤歌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倒没有动手,只是出语吓她。

“他们三人犯了何事?”

凤歌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明知故问,凤玄玢和唐天宇站在她的身后,默默的看着凤歌,她这是不闲事大,故意要把事情整出来,让那男子丢脸呐。

“歌儿,你这是故意的?”唐天宇走到她的身侧,又与她咬了耳朵。

“恩,当然,天宇哥哥,你不知道那天他们俩多横,骂我是狗呐,我就要让他俩丢丢脸。”凤歌反咬了唐天宇的耳朵,凤玄玢看不下去,伸手一扯,把唐天宇扯了开来,唐天宇给了他一个幽怨的眼神,不过,被他彻底的无视。

“姑娘,这事与你无关,你还是不要管闲事为好,快快让开,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

“若是,我非得想知道呢?”

凤歌装了一脸的骄横,旁边围着的人,则是暗想,这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连官差都不放在眼中,那被官差抓着的三人,虽然心中惧怕,但到底是不知道是犯了何事,镇定的站在那,有些感觉奇异的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不知道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你与他们仨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非得要知道?”那一脸横肉的男子,想着知府一夜郎当入狱,这知府的公子现在也被抓了,心中害怕,强压了心中的怒气,问凤歌。

“我跟他们仨没什么关系,只是前些日子,他们讹了我一万两的银票,我得知道,我还能不能要得回来?”凤歌揪了揪了挂下的发丝,一脸的委屈。

“一万两银票?!还真是够贪婪,够欺负人的,怪不得要我们来抓人。既然是这回事,那你的确是有权知道,不过,你想要回一万两银票,得去了府衙,我没权利管这事,我只管抓人。我们这里是定州府,定州府的知府姓马,他是马知府的儿子,马知府犯了事,被打入了大牢,且他,也被查出枉顾人命,欺男霸女,这抓回去后,就会立即打入了大牢,所以,姑娘,你要想要回你的一万两银票,得赶紧去了府衙,在结案前还是能要得回来的。”

那满脸横肉的官差,看着长相吓人,对人倒是还是和善,看样子也是穷苦人家出身的,一听凤歌这样一说,立即三言两语把事情的经过说了清楚,“轰”的一声,围观的人纷纷的议论起来,原来他是知府的儿子,怎么说那么嚣张,一个下人说讹人家一万两银子就讹了。

而另三人,哦,不,应该是那个男子一听,脸色一白,他前面还想着回去,有爹爹替他撑腰,没想到,爹爹已经被打入了大牢,那是不是就没有人来救他了?脸上闪过慌张,身子颤抖,感觉到了一阵尿意,想压却压不住。

“唔……什么味道?好臭!”凤歌惊叫一声,跳远了。

“他,他吓尿了,竟然……”旁边有人指着那男子,高声尖叫起来,然后人群中传来讽刺的笑声,那男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什么颜色都出来了。

“谢谢官爷相告,我们马上就会去的。”凤歌朝那官差谢了声,然后,鄙夷的看了眼那男子,也就这点出息,知道没人撑腰了,就吓成这副熊样,早知道早干嘛去了?欺负人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嘛。

官差押着那三人走了,众人也散了,凤歌和凤玄玢,唐天宇各回了房间,收拾了一番,也出了客栈,骑上马往定州府衙而去,他们不仅是要去要回一万两银子,凤歌还想把那女子救了出来。

原来,就在第一庄第一天认宝后,唐天宇又没来,凤歌歇在客栈中无事,趁地字一号房的主仆二人出去的时候,偷偷的溜进他们的房间,想与那女子说话,了解情况,她要知道她到底有什么苦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