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歌儿,带着吧,万一有个什么事,有个照应。”唐天宇劝凤歌。

“哦,好吧!就两个啊,多了,我可不答应。”凤歌噘嘴,最讨厌大哥管东管西,弄得他自己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似的。

“好!”

凤玄玢立即答应,但凤歌在唐天宇面前的乖巧也让他咬了牙,黑了脸,好想扁这小子一顿啊,怎么办。

说定后,三人分开,凤玄玢带人回京城,凤歌和唐天宇继续游历天下,体验民情。

天下第一庄。

那个美丽得让人惊艳的女子,西海小公主出凡,从西海又回到了陆上。

“我们派出跟踪那兄妹的二人,现在在哪?那三人又是什么情况?有没有新发现?”西海小公主出凡问她的婢女,在赏宝大会主持大局的那个丫鬟。

“回禀报公主,我们的人跟着去了定州府,现在已经查到了那三人的身份,一个是摄政王王府的世子凤玄玢,一个是原左相唐风的儿子,现左相唐绝的侄子唐天宇,与凤世子是表兄弟,那个着红衣的漂亮女孩儿是凤世子的嫡亲妹妹凤歌郡主。”

“哦?怪不得,那三人气质高贵,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家出来的孩子,也只有皇家才能养育出这种气度不凡之人。”西海小公主点点头。

“他们三人在定州府办完事后,凤世子回了京城,现在在回京城的路上,凤郡主和唐公子没有具体目的地,目的是游历天下。所以,我们的人,两个都跟着凤世子回了京城。”

“好,只要凤世子回京城,很快我们就能找到无尘哥哥了。”

“是的,公主。恰好碧珍珠也由凤世子带着回了京城,我们的人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不会跟丢。”

“很好,走吧,我们回东海,过些日子再回来。”

二人化作两楼白光,钻入了第一庄前的大湖内,回了西海。

凤玄玢走在回京城的路上,总是感觉有人在跟踪他,可是暗中除了保护他的暗卫,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人,心中不觉有些奇怪,这次天下第一庄开庄后发生的事,总让他觉得不寻常,但是现在人家遵守诺言,他们付了不多的银子,至宝也让他带回来了,他更是摸不着头脑,寻不到真相,回去和二弟,三弟说说此事,听听二人怎么说。

进入京城,凤玄玢去了唐府一趟,向宁未雨报了唐天宇的平安和去向后,便起身去了宫中,到了御书房后发现除了二弟凤玄宸在,三弟凤玄琛也在。

凤玄琛长得极像唐黛,美少年一枚,眉清目秀,眼神灵动,墨发如瀑束在身后,身着玄色衣袍,右手撑头,靠在椅上,也不见他说话,只静静的陪着二哥,凤玄宸正埋头在批折子。

凤玄琛见大哥走了进来,从位置上坐起,见他身后并没有别人,心中明白,小妹又没带回来,再观看其神色,果然眉目之间小有郁闷之气,稍稍思索,便知道了他肯定是受了唐天宇这小子的气,凤玄宸也从奏折间抬了头,看向他,大哥脸色好似不咋样啊,不禁菀尔,低头又看了折子,先容三弟与大哥打了嘴架,反正这二人一见面就掐,谁让他们仨是多胞胎呢,虽说分哥弟,可是出生时,一前一后隔那么一会儿,其实就是一样大小!

“大哥,怎么这脸色黑得像银丝木炭似的?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招惹了我家威武雄壮的大哥,不想要了小命不成!”凤玄琛故意戳心,成功的招惹到自家大哥的一记凶狠眼刀。

“噗嗤……我就说让你不要去追小妹,你不听,怎么着?这人没追回来,还受了气吧?”凤玄玢的沉默让凤玄琛乐出了声,继续狠狠补刀。

“我怎么不知道你话这么多?你很闲?很闲回王府,王府要处理的事一大堆,我这没回来,估计你这小没良心的,一件都没办吧?!”

“……”凤玄琛。大哥就知道拿王府的事压他,拿他的世子身份压他,拿他的大哥身份压他,好气哦。你是世子必得管了王府中的事,我又不是,哼。

“大哥,这次出行有什么收获?”凤玄宸见自家弟弟成功的被大哥堵住了嘴,才出口问凤玄玢。

“说收获也不是没有,处理了定州知府和他儿子的事,这个你知道事情的过程,我就不说了。只是我们这次去天下第一庄,我和歌儿,天宇三人将庄中的四件至宝全部低价买了回来,但是我总觉昨这事透着诡异……你看,这就是那颗碧色珍珠,雪莲和寒铁剑,奇书都在歌儿和天宇那,只有这珍珠我带回来了,你俩看看。”

凤玄玢将自己在天下第一庄经历的事说了一遍,然后从怀中取出那颗硕大的珍珠,托于掌心,展示给二人看。凤玄宸和凤玄琛眼睛盯着自家大哥手心中的鹅蛋般大小的碧绿色珍珠,就算他们一个是皇帝,一个是王府的三公子,看尽天下宝物的人物,也不禁目瞪口呆。

珍珠周身碧绿,发着晶莹通透的光润,似上好的碧玉翡翠,翠绿欲滴,莹莹的光辉中,竟散发着了丝丝幽香,沁人心脾……

只是,下一刻发生的事,却让三人更是目瞪口呆,凤玄玢掌心中的珍珠,竟然慢慢离开他的手,浮起,像是被人牵了丝线,悬在空中,然后缓缓的飞向凤玄宸,凤玄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珍珠飘向自己,伸手摊开掌心,珍珠认主般的停在他的掌中,然后安静的立着,不再动了。

“哇……这珍珠怎么像活的似的,还能认人!”凤玄琛惊叹。

“对的,在第一庄中,那些人也是这样告诉我们的,若是我们与宝物有缘,宝物就能感受我们的气息,没想到,这回来了,珍珠竟然能强烈的感应到二弟身上的气息,这说明二弟与这颗珍珠有非比寻常的缘分,我也不要了,送给你了。”凤玄玢笑着道,他现在是彻底的相信了庄中人的话,果然那些人没有故弄玄虚。

“那就谢谢大哥了,你要什么宝物,到我的私库中寻一个,不知道为何,我看着这珍珠也觉得甚是眼熟,甚是喜欢,好像曾经它就是我的,我也就不和大哥你客气推辞了。”凤玄宸笑着,收下了珍珠。

“好,现在倒没有什么需要的,等我想起来了,再来向你要。”凤玄玢不客气的点了头,他们是兄弟,没什么好虚伪推迟的。

“歌儿呢?小调皮又去哪了?”说到妹妹,凤玄宸脸上浮了宠溺的笑。

“她啊!你甭提了,现在她心中满心里只有唐天宇那臭小子,定州府的事解决后,就赶了我回京城,说是要去游历,能帮一个人就帮一个人,这次定州府的事对她触动很大,让她知道了世间的疾苦,人心的险恶。”

“这是好事,不能让她永远的在父王,母妃和我们的羽翼下生活,她是一国的郡主,应该有她的担当。”凤玄宸赞赏点头,支持凤歌的决定。

“我就是气不过,我们捧在手心中长大的妹妹,这一眨眼就飞了,胳膊肘往外拐,别人比我们家人都好,总想揍唐天宇一顿解气。”凤玄玢依旧黑脸。

“噗嗤……大哥,你就算了吧,你这样宠着歌儿,小时候怕她摔着磕着,大了又怕她被男子骗跑了,这样对她的长大很不好。人是要长大的,总得放了手,就算没有唐天宇,说不定有唐地宇,唐什么宇的来呢。”凤玄琛讥笑自家大哥。

“要你多嘴,我不知道?!要是我们每个人像你这样,一天到晚做个闲散公子,歌儿的事都没人问,到时候被人家欺负了都不知道,就这么一个妹妹,我可是舍不得。”

凤玄玢立即怼了他自家的三弟,三兄弟,因为自小凤玄宸在宫中,长大了又是皇帝,所以凤玄玢倒是没有怼过他,但是对于凤玄琛,只要他出口,他必得怼了他,甚至有时候招惹他了,还抓着狂揍一顿,可怜凤玄琛武功不如了自家大哥,每次都被他打得鼻青脸肿才罢休。

“哎,大哥啊……你就是个操心劳碌命!”凤玄琛摇头晃脑感叹。

“滚!哪凉快哪呆着去,你再招惹了我,我回去把天艳小丫头接回王府治你。”

“啊……大哥,你就饶了我吧,你要是想王府还能安静,你就千万别动了这心思,否则王府被她翻了过来,你自己看着办。”

凤玄琛一声哀嚎,想起唐天艳对他的“刁蛮”骄纵,到处追着他的样子,他就毛骨悚然,他宁愿被大哥打一顿,也不要见那臭丫头。

“哈哈……”看着他惨白的脸色,站起来就准备往外逃的样子,凤玄宸和凤玄玢相视大笑,这个三弟,总算有个人能治得了他!

“你两个不许笑,哼。”凤玄琛暗哼一声,甩了袖子,紧急逃离。

“二弟,父王和母妃修书信来,说你可以考虑选太子妃了,这事,他们二人只给建议,或为你参考,但不给你做决定。”凤玄玢从三弟的背影上收回了笑意盈盈的目光,看着凤玄宸道。

“我知道,我收到了父王的书信,他在信中也提了。想想,我算是个最幸福的皇帝了,上面没人强压要做什么事,父王和母妃对我们几人的亲事,都抱着开明的态度。”凤玄宸笑。

“那倒是,我觉得我们四人做了父王和母妃的孩子真的很幸福!那你对选太子妃是什么想法?”

“按历代的规矩走吧,自皇爷爷凤千君这一代,皇祖母去世后,这凤南几十年没有过皇后,到了我这,总得有一个为天下女子的表率,更利于江山的稳定。”

“二弟,你是个负责任的好皇帝!我还以为,你会说看缘分,要等你命中之人呢。”

“呵……谁说按老规矩就不能选了自己喜欢的人,说不定喜欢的人就在她们中间,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好,大哥我支持你!”凤玄玢笑着点头。

“大哥你也一样,我们已经十六岁了,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了。”

“我知道,我自己会留意的,那我走了,明天朝堂上,定州府的事要做为典型,给那些人警醒警醒。”

“明白,你早些回去歇息吧,代我向爷爷和奶奶问安,让二人有空了进宫来坐坐。”凤玄宸挥了挥手,低头再批了奏折,凤玄玢出皇宫回了王府。

凤玄玢走后,凤玄宸想了想,放下批奏折的手,从书案上再次拿起了碧珍珠,修长的手指从珍珠上轻轻抚摸而过,越看越觉得它很熟悉,只是脑中关于它的记忆,很模糊很悠远……具体的想不起什么。

西海龙宫,跟踪凤玄玢的二人回到了龙宫,跪在西海小公主出凡面前。

“公主,我们找到了无尘小皇子。”

“真的?!”出凡惊喜的站起来,差点打掉了身前的琥珀茶杯。

“是的,属下跟着碧珠散发出来的香味,一直跟到了凤南的皇宫,亲眼看到,就在刚刚碧珠认了主。无尘小皇子的这一世是凤南的皇帝凤玄宸,也就是我们跟踪那人的二弟,摄政王的二子。”

“怪不得,怪不得,他们是兄弟,同一血脉,所以碧珠在第一庄就感应到了无尘哥哥的气息。”出凡公主欢喜得团团转。

“公主,那属下告退。”

“退下吧,哦,对,你们做得很好,重赏,下去领赏。”出凡挥挥手。

“谢公主大恩。”二人退下。

“轻灵,我终于找到无尘哥哥了,我终于找到他了,我可以放心了,他是凤南的皇帝,他过得很好。”出凡美目闪闪的看着自己的丫鬟,开心道。

“恭喜公主,不枉公主费了大心血,还送出了至宝。”丫鬟轻灵道。

“几件宝物算什么,关键是碧珍珠又回到了无尘哥哥手中。想当初,他将它送给我做为定情礼物时,我是多么的惊喜和高兴啊,他既然送了我一次,他就能再送了第二次,我等待他回东海后,再次把它送到我的手上。”出凡双眼皆是兴奋。

“公主,既然碧珍珠在小皇子手上,你可以它为线,看看他啊。”

轻灵看着兴奋异常的公主,心中暗叹了口气,公主开心得都忘记了此事,无尘皇子在公主心中的重量比山还重,对他的情比他们的西海都深。

“对啊,我怎么忘记了,我现在就做法。”

“慢!我的傻公主啊,现在人间是白天,你没法看的,只有等人间是晚上时,你才能做法看到小皇子啊。”轻灵有些无语。

“哦,对,对,我是太开心了,把这事都忘记了,还是我的轻灵聪明,说吧,想要本公主奖赏你什么?”出凡脸上绽了笑容,美得能让西海龙宫失色。

“奴婢什么都不要,只要公主开心就好。”轻灵笑着摇了摇头。

晚上,人间万籁俱寂,皇宫中,凤玄宸批好奏折,拿起碧珠回到了自己的寝宫。洗漱歇息,临睡前,再次观看了碧珍珠一晌,然后放在自己的床头,闭眼歇息,就连白狐也感受了碧珠的灵气,磨蹭着睡到它的旁边,盯眼看了半晌,弄不懂自家主子在哪弄来了这么一大颗珍珠,偏头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想了,闭了狐眼睡觉,睡着睡着,就往凤玄宸怀中蹭去了,凤玄宸感觉到了是白狐,也不嫌弃它,伸手摸摸它,又睡了过去。

此时,在西海龙宫中的出凡小公主,正咬了手指,用了自己鲜血做了牵线法术为路引,让人间的碧珠感受到她的气息,让她能看到它身边的人,她心心念念的被罚到人间受了轮回之苦的东海龙宫的小皇子无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