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南之南,沁水河畔,两辆骏马并驰而来,一白一红,扬开四蹄奔腾。马背上的二人,男子俊逸,女子美艳,骏马过处,引得路人纷纷侧目观看。

“天宇哥哥,我们下马歇息一晌,我累了。”凤歌放慢了马速。

“好,我们歇歇。”

唐天宇也慢了马速,二人从马上跳下,放开马缰,由着马儿自己寻草吃,走到路边的大石上坐下,背靠柳树歇息。

“从定州到这,天气越来越暖和,那边已经是秋天了,这里却暖和得狠,小时候听人家说,南方四季如春,果真是的。”

凤歌坐在大石上,抬眼四望,触眼皆是绿色,路边还有各色的小野花,沁水河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不时,还有小鱼儿跃出水面,又落入水中,击起一圈圈涟漪。

“是啊,我以前也来过南方一次,再往前走,就没有这么舒服了,会很热,我还是习惯京城的四季分明,所以,那一次在南方没有呆多久,就离开了。”唐天宇点头,伸手摸了摸凤歌的小脑袋。

“天宇哥哥,我有些不舒服,肚子有些疼。”凤歌突然捂着肚子,小脸皱成一团。

“恩?是不是吃坏东西了?我给你摸摸。”唐天宇紧张的看着凤歌有些苍白的小脸。

“不要……又不是小时候!”凤歌嘀咕了一句,苍白的小脸现了红晕,小时候在唐家村,她要是哪疼了,哪里磕着了,唐天宇总是给她摸摸,呼呼,哄着她。

“啊?哦,那,那咋办?”

唐天宇也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凤歌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小时候那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小家伙了,而且又是肚子痛,男女有别,是不能摸。

“我,我靠着你歇会儿,再去前面找镇子,看看有没有医馆,让大夫给我看看。”凤歌给自己搭脉,却没有把出什么毛病,蹙眉道。

“好!我抱着你,你睡会吧。”

唐天宇朝凤歌移了移,伸手抱住她,像小时候哄她那样,凤歌显然很不舒服,也不矫情,在唐天宇怀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眼歇息,感觉好疲倦啊,只想睡觉。

不一会儿,怀中的凤歌就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唐天宇听到她绵长的呼吸,知道她是睡着了,只是睡得不安稳,双手捂着肚子,皱着眉。唐天宇一手抱着她,一手轻轻的想要抚平她紧皱的眉,凝视睡着她,歌儿长得很好看,继承了姑姑和姑父的优点,白晰精致的小脸,鼻子小巧,薄唇红润,微微噘起,很是可爱。不知亲一下,会是什么感觉?唐天宇这样想着,朝那红唇俯下,鼻尖都是她芳香的少女香……

“父王,母妃……痛!”

睡梦中的凤歌嘀咕了一句,把失神的唐天宇惊醒了,恍然回神,唐天宇拿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刚刚糊涂了,他竟然想……还好,还好,要不然歌儿要哭了!

听着凤歌在睡梦中还喊痛,唐天宇迟疑了一下,把大手放在她的肚上,用自己的功力为她暖了肚子,姑姑说过,女子体质都偏寒,可能是歌儿这些时间行路,累了,没有抵抗住寒气的入侵,果然,一晌后,凤歌紧皱的眉慢慢的松开了。

凤歌睡醒了,睁开蒙胧的双眼,对上唐天宇探询的双眸,小脸又泛起了红晕,害羞的挣开了他的怀抱。

“好些了吗?”

“恩,好多了,不痛了。”

“走吧,太阳落山了,我们去前面的镇子寻个客栈住下,这一路上你累着了,好好歇息两晚,我们再往前走。”

“好。”凤歌没有逞强,点头同意。

天快黑的时候,二人终于寻到了一个镇子,镇上有一家客栈,交了银子,订了两间房间,住了进去。

“晚上有什么事,你就叫我,我就在隔壁。”临睡前,唐天宇殷殷叮嘱凤歌。

“我知道了,天宇歌哥,你去睡吧。”

半夜,唐天宇被隔壁凤歌的一声尖叫吓醒了,衣裳未着,鞋子未穿,运功飞向隔壁凤歌的房间,借着月色,见凤歌坐在床上,似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天宇掌了灯,走向凤歌。

“歌儿,你怎么了?做噩梦了?”轻轻的搂了她肩膀。

“不,不是……天宇哥哥,我吓着你了吧?我是被自己吓到了,我来,来……”

凤歌晚上又被肚子疼醒了,想起来起夜,自己的手摸了下身子,感觉下身和手上都粘糊糊的,摊开手,对着月光一瞧,发现一手的鲜血,才吓得她大叫了起来,吓过后,才想起来,娘亲和医书上都有说,女子到了她这般年纪,都会来葵水,葵水就是鲜血一样的颜色,等她想转过来时,唐天宇已经砸了门,冲了进来,所以她才会手足无措,僵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被自己吓着了?什么事情吓着了?来,来什么了?”唐天宇放开她,狐疑的看着凤歌涨红的小脸。

“哎呀,天宇哥哥,你就别问了,我没事,你回去睡觉吧。”凤歌嗔了他一眼。

“我不回去,你没事,我也得在这陪着你。”唐天宇坚持。

“……”

凤歌坐在床不敢动,这下子估摸床上也得湿了,好尴尬,怎么办?!天宇哥哥就是个大傻瓜。唐天宇还一屁股坐在床上,一副你不说,我就不走的架势,凤歌尴尬得恨不得找了缝隙钻了进去。

“天宇哥哥,你回房,我真没事。”凤歌动了动身子,用自己那只干净的手推了推唐天宇,只是她这一动,眼尖的唐天宇却看到了她屁股底下床单上的一块鲜血,心中一愣,凤歌受伤了,却要隐瞒他!

“歌儿,你哪里受伤了?让哥哥看看,啊……怎么这么多血?!”

唐天宇一把把凤歌扯到自己的怀中,凤歌屁股底下的床单上鲜血如愿的落入在他的眼底,看着那大块的血,唐天宇身子都颤抖了,歌儿从小到大,从没有流过一滴血,这跟着他出来,竟然让她受了伤,就不说自己心痛,回了京城,让那三兄弟知道了,他不但会被狂揍一顿,还会被凤玄玢那个变态的,当作手下扔进他的暗卫营,跟着暗卫一起训练,想想都可怕。

“天宇哥哥,我没,没受伤。”凤歌脸红成煮熟的大虾,结结巴巴的回了唐天宇。

“歌儿,你还骗我,没受伤,这血哪来的?它自己主动流出来的不成?”唐天宇脸色一黑,恨不得敲了凤歌的小脑袋,可是又舍不得。

“天宇哥哥,是它,它自己主动流出来的。”凤歌眼一闭,咬吹牙,声音像蚊蝇。

“是自己流出来……啊?啊……”唐天宇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凤歌的大红脸,明白了过来,脸也“唰”的一下红了,红到了耳根,尴尬的放开了拉凤歌的手。

“我,我走了,你自己快处理好,我一会过来看你。”

唐天宇逃一般回了自己的房间,凤歌只感觉一阵风卷过,她的天宇哥哥不见了,抽了抽嘴角,无语望天,这大半夜的来了这东东,她要怎么办才好?!

唐天宇回了自己房间,半躺在床上,摸了摸狂跳的心口,他今天知道了什么,竟然知道了小凤歌的秘密,歌儿长大了,来葵水了!然后再抚上自己的脸,脸还好烫。怎么办?好害羞,好激动。歌儿长大了,再也不是跟着他屁股后面围着他转的小妹妹了,等她及笄了,他就可以娶她为妻吧?也不知道姑姑和姑父能不能同意这事?

原来她下午不舒服,肚子痛,是因为这事啊!他总算是知道了。

而隔壁一脸尴尬的凤歌,不好意思的找了客栈的老板娘,打了清水,为自己清洗了身上和手上的血,换了干净的里衣和床单,找老板娘借了垫带,处理好身上的事,才躺下睡觉,唐天宇偷偷的过来看看,见灯火熄了,知道她弄好了,才放下心回到自己房间歇息。

因为知道歌儿需要歇息,唐天宇也不急着出发,准备让她在客栈中多歇息几晚,吃过早饭后,自己偷偷去了镇上的医馆,问了大夫,女子这种时候,需要注意什么,吃些什么,按大夫的叮嘱,买了红糖和生姜,回到客栈,借了小火炉和陶罐,亲自为凤歌熬老姜红糖茶。

“歌儿,把这个喝了,对你身体好。”唐天宇虽然脸还有些红,心还有些猛跳,但还是装作坦然的端了一碗生姜红糖茶给凤歌。

“谢谢天宇哥哥。”

凤歌接过,尝了一口,心中暖暖的,感觉这是她喝过的,最甜的茶水!一双眼睛笑成了弯月牙儿,抬了红扑扑的脸谢谢唐天宇。眼神触到她粉粉的能掐出水来的小脸,唐天宇笑了笑,伸手自然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唐天宇对歌儿的精心照顾,客栈的老板娘都夸赞不已,说是极少有男孩子,能这样细心照顾妹妹的。

在客栈歇息了三晚,歌儿小脸转红,恢复了精气神,又满血复活,二人准备出发,再往下走去,收拾好随身物品,歌儿去找了客栈的老板娘,准备多付些银子,感谢她的帮助。

老板娘姓陆,是个三十左右的妇人,歌儿喊她婶婶,陆妇人也极喜欢歌儿,觉得小姑娘长得漂亮,又聪明伶俐,正坐在那抹眼泪的妇人,看见凤歌和唐天宇二人走了过来,赶紧擦干眼泪,对着二人强笑。

“二位要走啦?”

“恩,陆婶婶,谢谢你帮我,我和哥哥准备出发啦,这是感谢你帮我的银子,不多,是我的一份心意。”凤歌拿出比房钱多出十两的银子,塞给妇人。

“姑娘,不过是举手之劳,哪要这么多银子,快快拿回去。”妇人推辞。

“行啦,你也不要推了,虽然你家开着客栈,可看你和掌柜的穿着,日子并不好过,收着吧,这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凤歌把银子强推了回去,妇人又红了眼眶,颤抖手接下,她的确需要银子,需要银子救她儿子的命。

“陆婶婶,我刚刚看你一个人在这流泪,你有什么难事,能与我说说吗?也许我能帮上你。”凤歌看着妇人。

“我……是我儿子,他得了怪病,这些年来一直吃药,却总也吃不好,银子都花光了,接下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就一个儿子,我夫君家几代单传,这到我这生了个儿子,还生了怪病,大夫说治不好了,要是我儿子死了,香火在我们手上断了,我和夫君都有罪啊,百年后,去了地下,怎么去面见列祖列宗。呜,呜……我可怜的孩子!”妇人看着凤歌真诚的眼神,再也忍不住心中想倾诉的愿望,哭着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

“陆婶婶,你不要担心,我与仙僧他老人家有些渊源,懂些医术,若是你相信我,我去看看如何?”

“真的?!这……”

妇人双眼一亮,仙僧的医术谁不知道啊!他称第二,没人敢排第一啊,这些年来没有听到过他老人家的消息,可是听说,他收了两个徒儿,小徒弟还是他们凤南的王妃呢!可是惊喜过后,又有些犹豫,怕麻烦了二人,因为二人穿着,气度看上去,并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想了想,双眼看向唐天宇,因为在她心里,唐天宇是哥哥,长兄如父,有决定权。

“婶子不用犹豫,我家歌儿心地善良,是个热心肠的姑娘,这次她的事多亏了你的帮忙,你若是拒绝,她反而心中不好受,你不用顾忌我,歌儿做什么我都会支持她。”唐天宇看出妇人的犹豫,出口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谢谢公子,谢谢姑娘,我这就带你们二人过去,我儿子在家中。”妇人起身,叫了店中的伙计看着客栈,二人跟着她往外走去。

走出客栈,穿过镇上的大路,再走了一段小路,来到一个普通农家院子前。

“公子,姑娘,这就是我家,二位请。”妇人推了虚掩的院门,请二人进去。

凤歌走进院中,院子不大,但是整洁干净,共有六间屋子,一间客厅,两间正房,两间偏房,一间厨房,妇人将二人带到左边的正房,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躺在床上,床边坐着客栈的掌柜,女人的相公,孩子的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听见脚步声,抬头见除了自己的妻子,还有凤歌和唐天宇,眼中露了疑惑。

“孩子他娘,你把这位公子和姑娘带回来干什么?”掌柜的一脸的憨厚,有些手足无措的站了起来。

“这位姑娘心好,听说孩子病了,要来看看。”妇人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姑娘懂医?”

“是的,掌柜的,我懂些医术。我没碰到便罢,既然碰到了,我总得来看看,才能心安。”

凤歌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凤歌懂医术时,那掌柜的脸上却没有喜色,凤歌的眼神在床上的孩子身上,唐天宇却是看着掌柜的,他竟然发现了掌柜的眼神中闪过慌张。

凤歌走上前,掌柜侧身让开,打量着床上的孩子,因为天气暖和,并未盖被子,只着了薄薄的衣衫,身体一看就是很瘦弱,常年生病的那种,再观察他的脸色,小脸苍白,双眼下一圈青黑,嘴唇也是乌黑的,凤歌皱眉,伸手拉起那孩子的手,为他诊脉。

凤歌的脸色越来越沉,把过左手,再换右手,眉头紧蹙,松开孩子的手,斟酌着要如何与孩子的爹娘沟通,她把脉下来,孩子并没有生病,只是体质虚弱,而且是中毒造成的,甚至是可能现在还在服毒,但是她要再进一步确认,现在没有十分的把握,没有十分的把握她不能说,唉,要是母妃在这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