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娘,如果你也诊治不好,别为难了,这是我们的命,孩子的命啊!”妇人瞧凤歌的脸色难看,以为是病情太重,凤歌也没了法子,不忍心她为难,哽咽着道。

“婶子,你不用着急,我需时间要为你孩子进一步确诊,他现在睡着了,等他醒来,我要再问问他的感觉。这样吧,我和我哥今天不走了,依然住在你家客栈,等孩子醒了你们来叫我。”

“那我现在把孩子叫醒?”

“别,看他的样子,很难入睡,这好不容易睡着了,睡得很沉,不要叫醒他。”凤歌摆摆手,出了房间。

二人再次回到客栈,放下行李,唐天宇看了看凤歌。

“歌儿,你刚刚是不是有什么没说?孩子睡着了是借口吧?”

“恩?天宇哥哥,你怎么知道的?”

“你得了姑姑的真传,无论是毒术和医术皆不低,不可能判断病情,还得问了病人。”唐天宇肯定的回道。

“不,天宇哥哥,我是有些疑惑,所以不相信自己的判断。我诊断孩子是中了毒,可是为什么陆婶说请了大夫都说孩子是不治之症呢,而且,毒医不分家,大夫应该能诊断得出来,所以,我怕其中有隐情,不敢轻易的说出,惹来麻烦,毕竟这是陌生的地方。”

“这样!……歌儿,我发觉那掌柜的,好像对自己的孩子病情并不十分的关注,你进去后,我在他的脸上,没看到半分的惊喜,相反,听说你会医,他竟有些慌张。这事,还是得找了陆婶好好了解一下。”

“真的?那这其中肯定有隐情,孩子恐怕不是简单的中毒生病!其实孩子并没有大病,只是因为中了毒,造成了他的身体虚弱,一时半会他的身体不会出什么事,有时间给我们去了解一下其中的隐情。”凤歌惊讶,没想到唐天宇观察得这么仔细,一想,心中又为那孩子担忧起来,到底是谁要对他下了毒手,想他死。

凤歌被唐天宇提醒后,觉得这事情不简单,悄悄的溜下楼,去找了陆婶,她能感觉出来,陆婶对自己的孩子是真心的疼爱和着急,至于掌柜的就暂不管他,正好他也不在客栈,方便她与陆婶沟通。

凤歌与陆婶沟通一番后,又回了楼上,唐天宇在楼上等她。

“天宇哥哥,我发现其中有问题,我与婶子拉家常,听她说,孩子在三年前还是好好的,一点也没有病,是个健康可爱的小孩,是从这三年开始有病的。我问她,这三年孩子的病由谁看过,她说,都是掌柜的带孩子往外镇上去看的,说是他们这镇上大夫的医术不行,至于在外是哪个大夫看,说了什么,她只是听了相公所说,根本就没有大夫亲口对她说孩子怎么样。想想孩子的情况,我有理由怀疑,她的相公,也就是说那个掌柜的,向她撒了谎。”

凤歌神情严肃的看着唐天宇。

“掌柜的有问题!但是虎毒不食子,陆婶不是说她们家几代单传吗?掌柜的是真的不知道孩子没病,只是身体曾被下毒,毒毁了,还是他根本就知道,这事情就是他做的,他一直在骗陆婶。是的话,他又为什么要骗陆婶,要害自己的孩子?”

“是啊,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我们要怎么办才能救了孩子?”凤歌点点头,赞成唐天宇的分析。

“我想想……要不,我们来一招打草惊蛇,引蛇出洞,试试那掌柜的?”

“怎么试?”

“你过来,我同你说……”

唐天宇附在凤歌的耳边,如此这般了一番,凤歌连连点头,双眼晶亮,天宇哥就是聪明,只是回过味来,唐天宇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脖间,耳后,让她缩了缩脖子,小脸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天宇哥哥,我……”喜欢你!

凤歌眼睛亮得吓人,想把心中的话说出来,可是又缩回了,怕吓着了唐天宇,把他吓跑,自己就得不偿失了,至少,这层纸还没捅破,他还能以哥哥的身份陪着自己,可是捅破了,假如他不接受,她就失去他了!凤歌有些失落,觉得自己好没用,默默的坐回椅子上。

唐天宇不知道凤歌的思维跳跃得这么快,从商量救那孩子的事跳到她喜欢自己不敢说的事情上,见她沉默,以为是自己的计策不好。

“歌儿,怎么了?是觉得这事要用你为诱饵吗?你不用担心,哥哥会一直待在你的身边保护你,我肯定你是安全的,才会这样做,毕竟那人不过是普通的掌柜,没什么威胁力。假若你不同意,重新想个法子便是,你不要不开心,好不好?”

“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想法,你的法子很好。我只是……”凤歌吞吞吐吐。

“只是什么?你说啊。”唐天宇有些着急。

“天宇哥哥,你将来娶媳妇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你想过吗?是要高门小姐,还是长得好看的,或者说是贤慧的?”

“啊?啊……我不知道……”唐天宇一脸懵,咋说着说着,问起他娶媳妇了,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现在有喜欢的女子吗?”

“我……有……没有……”

唐天宇不知道怎么回了她,说有吗,肯定得告诉她是谁,可是歌儿现在还小,他不想早早的与她说这些事,二人这样相伴着挺好,说没有吗,她会不会误会他不喜欢她?

“好了,天宇哥哥,你不用为难,我不问就是了,我去找了陆婶,把事情早些弄清楚摆平,我们得出发了。”凤歌起身下楼。

晚上,吹灯歇息后,唐天宇和凤歌换了房间。凤歌睡了他的房间,他在凤歌的房间,并且凤歌的房间,由唐玄玢给的两个暗卫守着,唐天宇告诉二人,晚上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他自己则躺在凤歌的床上,闭眼假寐,床间散发着歌儿身上熟悉的气息,让他的小心脏乱乱蹦跳……

胡思乱想的唐天宇差点要睡着了,听到房门处传来动静,心里呵呵两声,来谋财害命了,胆子还真是不小!是什么让他那么自信能害得了歌儿,不暴露自己。

房间的门轻轻打开,一个身影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看着床上拱起的人形,是个小巧的女子,那人也没思考为啥这么热的天还会盖了被子,抡起手上的刀,朝拱起的人形用力的剁了几刀,出手狠毒,眼神也淬了毒,谁让你异乡人来我们这管了闲事,竟然要救了那小贱人,救了他,这些年的计划就前功尽弃,全泡汤了。

黑影剁了几刀后,没听见人哼,也没有感觉血溅,而且不像是砍在人身上的感觉,不由得慌了,停手准备察看,也就在此时,唐天宇点亮了房中的灯火,突然亮起的灯火,让那人慌乱的丢了手上的刀,在静寂的夜里发出“咣当”的一声响。

“很惊讶,对吧?”

唐天宇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要喷了火,刚才那刀虽然砍的不是歌儿,但是就像是砍在歌儿的身上一样让他难过,让他愤怒。

“你是谁?”那女子慌乱后,强自镇定下来,问唐天宇。

唐天宇没理她,朝空中拍掌三下,不一会儿,凤歌带着客栈的老板娘,二人推门走进房间,那女子在看到陆婶的那一刻,眼神中才现了慌乱。陆婶走了过去,双眼猩红,盯着她,似要将她的身上盯出个大窟窿。

“陆婶,冷静!她是谁?”

凤歌提醒妇人冷静,问眼前女子的身份。看了看地上的刀,是农家用的菜刀,看来女子的身份背景简单,没她和天宇哥哥想像的复杂。

“我家隔壁的田寡妇。”陆婶握紧了双拳,隐忍着回了凤歌。

“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来我房间,并且要拿刀杀我?”凤歌眼神冷冷的盯着那女子。

“呵呵呵……因为你挡了我的路,我不是要杀你,而是要你受伤,你受伤了就不能管了闲事。”女子嘴中发出的桀桀的笑声,在这深夜里,像鬼魅,让人毛骨悚然,并未做了挣扎,知道躲不过,干脆破罐子破摔的承认了自己的目的。

“去把客栈的掌柜给我拎到这来!”凤歌朝空气中吩咐了一声。

片刻后,客栈掌柜就被暗一拎来扔在地上,掌柜在家正睡得香,被人这么一拎一吓,早已经清醒,摔得个狗啃泥后,挣扎着爬了起来,坐在地上,看关房间中的凤歌,唐天宇,自己的妻子,还有……目光触到那女子后,脸色苍白,身体抖动。

她怎么在这?!

房间内静寂,静得一根绣花针掉落在地的声音都能听到,谁也没说话。看着拎着一个人能像飞鸟一样来去自如的暗卫又回到了暗影中,仿佛他不曾存在过,就像暗夜中的幽灵一般,陆婶发现自己还是猜低了面前红衣女孩的身份,而坐在地上的掌柜和那女子,更是回不神来,脸色惨白,已经能想像到自己的结果是什么样的了,所以,接下来的审问,非常的顺利,唐天宇准备的非常手段都没用上。

原来,田寡妇是掌柜家的隔壁邻居,当初嫁过来时,也是个长得很美,很温柔的女子,与自己的相公,夫妻恩爱,成亲后,生了一个儿子,相公对她和孩子很宠爱。只不过,命运和她开了个玩笑,这种幸福没有维持几年,在孩子三岁的时候,相公得了不治之症去世,婆婆和公公白发人送黑发人,被打击得也病倒在床上,两年间也先后病逝,这个家只剩下她和一个小孩子。

都说寡妇门前事非多,加上她本身长得不错,更是成了她的错误,村中的女子看着自家的男人,不许与她有任何的接触,哪怕是说一句话,都要招来那些女子的谩骂,久而久之,村中就传她是个女性杨花的女子,说他的儿子是个野种,还不知道是哪个男的生的,她被骂,甚至是挨打,她都不怕,只是可怜自己的孩子,没有罪,也经常被同年龄的孩子欺负,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回家是常事,孩子对着她哭,除了抱着孩子哭,她没有任何的办法,孤儿寡母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当然这欺负她家孩子的当中,也有掌柜家的孩子,时间长了,她的心变得扭曲,她发誓,她要报仇,她要给孩子夺一个家回来。

就这样,她的眼睛盯上了掌柜家,一是他家开客栈,有银子给她的孩子好的生活,二是,他家在她家隔壁,容易接触,而且陆婶在客栈中忙,管不了掌柜那么多;三是,她发现掌柜的虽然面上看着老实,其实暗地里是个色鬼,觊觎她的美色。

就这样,在她的谋划下,趁着陆婶不在时,二人眉来眼去,不出一月的时间,掌柜的便被她勾上了床,这女子只有二十来岁,比陆婶子年轻许多,身体年轻,又是故意勾引,掌柜的为了她便灵魂出了窍,她枕边风一吹,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三年前,说是给掌柜家的孩子炖了鸡汤,她哄着掌柜的端了一碗她暗中加了料的鸡汤给孩子喝,自那后,掌柜家的孩子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日渐虚弱,陆婶不知道孩子是怎么回事,就让掌柜的带着孩子去看大夫,好好诊断孩子是怎么回事,这女子知道后,又给掌柜的吹了枕头风,说镇上的大夫医术不行,要去外镇上看。

掌柜的听了她的话,带着孩子去了外镇,但是让掌柜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医术高明的大夫竟然是这女子花了价钱买通的人,只不过是个无赖,根本不是什么大夫,那无赖按女子的交待,对掌柜的说了一番,说是孩子得了不治之症,不用治了,回家好好养着,想吃什么给什么,一句话,就是回家等死。

而掌柜的拿出去的银子,说是替孩子看病,其实全都落入了这女子和那无赖的腰包,这些年,陆婶和掌柜一直被这毒心的女子蒙在鼓中,若不是碰上了凤歌热心,且懂医术,这女子就得手了。掌柜的,见孩子治不好,也有等孩子死后,休了陆婶,娶那女子进门给他再生一个的想法,所以为什么凤歌去后,他有了那种不平常的反应。

当下午凤歌按唐天宇的计策,让陆婶回家告诉掌柜的,说是她能治孩子的病,不过,要用凤歌的血为引子才能治好,掌柜的听了,在出门时碰到这个女子从家门前路过,就告诉了她此事,这女子认为凤歌对她的计划有了威胁,这快到手的好事要黄了,女子急了,找掌柜的骗了客栈中的钥匙,想晚上偷偷伤了凤歌后,凤歌就不能管了她的闲事。

其实,凤歌和唐天宇也没有想到,本来二人是想打草惊蛇,引掌柜的出来的,这一计竟然一箭双雕,不但知道了掌柜的秘密,还抓住了真凶,这让二人心血没有白费。审完二人,得知真相后,凤歌和唐天宇面面相觑,只觉人心不可思议,这女子本身是个善良的母亲,却因为仇恨,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对别人的孩子动手。

陆婶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没有病,而是被眼前的女子和自己的相公毒害的,而且,那女子的目的,是要害了她的孩子,然后夺了自己的相公,鸠占雀巢,夺了她的家,不由得气得发了疯,冲到掌柜的身前,疯了一样拳打脚踢,然后又跑到那女子那,撕扯了她的头发,抓花她的脸,唐天宇和凤歌就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没有阻止陆婶的撕打,她需要出气,要不然,她会气出病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