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劫匪(二)/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啊……”

被解了穴道的马背上的两人,也跳下马来,嘴中还高喊着,替自己助威,同时冲向唐天宇,唐天宇看着二人的动作,站在那动也不动,等二人近身了,他身形一动,双手握拳同出,一左一右,把二人打得生生的飞了出去,仰面倒地,口吐鲜血,呻呤出声。

“天宇哥哥好棒,天宇哥哥好历害,天宇哥哥加油!”凤歌看着打四人不费吹灰之力,气定神闲的站在那,俊得让她晃眼的唐天宇,开心的跳起来大叫。

“……”四个大汉。

你们这样一个打,一个捧的,这样欺负人真的好么?

又是一招制敌,这让那四个大汉不得不正视自己的武力值,四人挣扎着站起,面面相觑,说什么都不对。

“现在服了吗?”唐天宇被凤歌亮闪闪的眼神看得都有些飘飘然,但还是装作无事般,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拉了拉衣服上不存在的皱褶,然后,抬眼淡定的看着那四人道。

“服,服,我们服了,公子好功夫!”

好汉不吃眼前亏,四人立即拱手表示服软。

“凤南国如今国力正盛,百姓居家乐业,当今天皇上贤明有德,你们为何要上山落草为寇?”唐天宇再次看了眼眼前的四人。

“我们不是凤南人,是大华人。”为首的疤痕脸道。

“现在天下一统,再不分凤北,大华,凤南。不管你以前是哪个国家的人,现在都是凤南的百姓,凤南皇上对他所有的子民一视同仁。”

“……”四人沉默。只要有办法,谁也不愿意做土匪啊!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或者说,你们本就是好吃懒做之辈,穷凶极恶,夺人钱财,只图自己安逸享乐?”唐天宇说到这里,眼神冷了下来,似淬了冰,盯着眼前的四人,他想不出他们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要占山为王。

“我……我们不是!我们只是为了跟着我们大哥,保护山上的村民,我们誓死一辈子跟着他,他在哪我们在哪!”刀疤脸边上的一男子,听唐天宇说他们是好吃懒做,穷凶极恶之辈,气得胀红了脸,梗着脖子抗议争辨。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原因,做土匪劫财害命,就是触犯了王法,我想你们应该不是就只有你们四人。带路,去你们老窝。”唐天宇下定了决心,为了不让这些人再为祸在此过的路人,他必须把他们解决了,不管是用武力解决,还是和平解决,都得解决。

“好,好,我赞成,我定要把他们所有人毒得向我求饶,竟然敢抢本郡……小姐的银子,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凤歌兴奋的双眼发亮,出来这么久,终于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大干一场了。

“……”四大汉无语望天看地。小姑娘,你把我们当成死人么?

四人望着眼前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甚至是他们整个寨子都不放在眼中的二人,眼神犹豫,若是带了两个煞神回去,他们寨子中的人,岂不是要遭殃?!

“还磨蹭什么?快带我们走!”

凤歌对着四人吼道,吼得四人身子一抖,反应过来后,又有些汗颜,他们打不过眼前的少年公子也就罢了,现在连眼前的小女娃的一嗓子,他们都禁不住,简直丢死人了。

唐天宇朝空中拍了两掌,暗二现身,吩咐他:“你在山下看着马车,顺便接应我们。”

虽然这四人的武力值在他的眼里不值一提,但是他们土匪老窝情况不明,也不知道有没有高手存在,他得留了后手,以免紧急情况出现,几人全军覆没,没人来救他们,他自己的生死他不在乎,可是歌儿不行,得绝对保证她的安全。

“是,公子。”暗卫应声,在车夫的位置上坐下。

那四人看着暗卫出现时,脸色很不好看,知道他们今天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了,这种护卫他们是知道的,非皇室权贵之家,不会有。而且这护卫的武功并不在眼前的公子之下,也不知道二人暗地里还有多少这样的护卫,他们的山寨今天危矣!

六人往山寨行去,与其说是四人带路,不如说是是被二人押送,防止四人逃跑,四人的马儿被凤歌扣留了,六人步行在崎岖的山路上,那四人显然习惯了,如履平地,唐天宇因武功在身,这点儿路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却苦了凤歌,自小被家人捧在手心中长大的,哪有爬过山路?!

唐天宇眼见凤歌小脸微红,额头上出了细汗,气喘如牛,不是如兰,蹲在她的面前。

“上来吧,我背你!”唐天宇笑得温柔,如沐春风,凤歌的小心脏跳更是如擂鼓,要挣脱了胸腔。

“好!”

凤歌毫不犹豫的趴上了唐天宇的背,笑得一脸的灿烂,咧开的嘴,露了一排整齐的大白牙,天宇哥哥的背,很温暖,很厚实,很宽广,她喜欢,她感觉到非常安全,小时候,他就是这样背她的,那时,只要她心情不好,他就会背着她出去玩,哄着她。

“……”

那四个大汉再次无语望天,这还是那个说要毒得他们寨子中人向她求饶的小女娃?如此弱不禁风的,也不知道前面她的一声怒吼,是怎么吼出来的?对着他们四人凶神恶煞的大吼,对着少年公子温柔如水,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子,真的好么?有这样欺负人的么?怎么办?好想揍揍她出气!

看着眼前的寨子,凤歌和唐天宇有一瞬间的错觉,这不是土匪的老窝,而是一个小小的农家村庄,村庄内炊烟袅袅,不时有一声鸡鸣狗吠打破村子的静寂,还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男女老少,这里,更像是一座世外桃源。

二人狐疑的对视了一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他们疑惑间,村中有人发现了四个大汉受伤了,并且是被一小姑娘,一少年公子给押回来的,“轰”的一声,瞬间全部围了过来,有刀的拿刀,有棍子的抡棍子,拿石头的拿石头,为首的,就是两只在路上截道没有截成功的一胖一瘦。

唐天宇和凤歌的错觉被眼前一帮气势汹汹的老小男少给打破了,这里不是世外桃源,的确是土匪窝啊!唐天守看着那些人,生怕他一不注意,某些人的刀和石头就落在了凤歌身上,于是把她扯了过来,护到怀中,眼神冷冷的盯着这群人,他们要是敢伤了歌儿,可别怪他欺负弱小!

“出了什么事?”

应是听到外面的响动,一男子从村中走了出来,一见凤歌二人,双瞳一缩,脸色闪过一丝不镇定,他带着兄弟们在这占山为王十几年,可是头一次有陌生人敢闯进寨子里,而且还伤了他的四员大将,怪不得寨子中的人如临大敌!

凤歌和唐天宇抬眼打量来人,只见此人大约二十五六的样子,身形高大,虎背熊腰,古铜色的皮肤,身穿黑色斜襟大褂,下穿同色长裤,剑眉星目,厚唇大嘴,国字脸,整个人看上去,气度不凡,二人暗忖,这人恐怕就是四人嘴中的大哥了,看此人外貌,并不是凶恶之辈,为什么会做了打家劫舍的头目?!

那人同样也在打量唐天宇和凤歌,少年公子眉清目秀,外表俊逸,一身青衣,让他的气质集湿润和坚毅一体,红衣少女小脸精致,眼神清澈灵动,妩媚美丽,可爱动人,二人的穿着不华丽,但绝不差,看样子是富贵人家的子女,怪不得大毛和二毛回来,求助他,让他要派了手下四人去才可。

“你就是这里的大当家的?”

双方打量完毕,唐天宇首先对着男子发问,他看得出来,如果所有的人都在这里,其他的人都是普通的喽罗,且是连武功都不会的喽罗,唯有这男子身上有武功,且有内力,比那四人武功高出许多,若是自己和他对上,估摸着对方能在自己手下走过十招。

“正是,公子打伤了我的手下不说,还来到了我们的山寨,不知是何意?”

那男子同样打量了唐天宇,他发现这公子小小年纪,武功很高,在他之上,深浅不知,也不怪那四人在他手下吃了亏,但是寨中几十人的性命都在他的手上,他今天最好是与这二人以和为贵,否则,今天寨子会遭遇灭顶之灾。

“我二人的目的很简单,不希望你们再为祸从此地经过的路人!”唐天宇淡淡道。

“我们只劫富,不劫贫。”男子镇定的回他。

“这不是理由,如今天下太平,皇上贤明,只要你们双手勤劳,就不会没有日子过!何须要过这样为人所耻的日子?”

“公子,我看你也是富贵人家出生,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放眼看看,就这穷山恶水,拿什么养得起这么多人?”那男子也不生气,用手指了指身后几十人,还有身后苍茫的大山。

“你们的祖先就是住在这里?”凤歌也随着那男子的手,看了看,的确是穷山恶水,气候寒冷之地,不禁出声问那男子。

“不是!这位公子,还有这位姑娘,请相信我,我们在这并不是自己愿意的,我只是为了他们的生存,才会派人偶尔下山劫些银钱和粮食,让他们不至于挨饿受冻,不曾伤害过人命,我们与那些真正的劫匪是有所不同的。”

“不同!不同在哪里?打着劫富济贫的幌子,做的是劫匪的勾当!今天,若不是我的武功比你们高,我和她能站在这里同你理论,恐怕是要被你们的人搜刮了钱财,牵走了马匹,然后我们二人呢?是,你们不会直接杀我俩,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险竣之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被你们抢走了钱财,惊吓得个半死,还要步行多少路才能找到回家的路?又或者我们没有银子回家,就这样冻死饿死在荒郊野外,你们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为你们而死!你,还有你们,可是想过?”

唐天宇眼神锋利的扫过眼前的所有人,说出事实,那男子,包括他身后的人,听了他的话,眼睛都睁大,他们只是想,富人的钱财该劫,却从未想富人也是人,会因为他们抢了银钱而死去,那他们与那些劫匪有什么不同?!至少,那些真正的劫匪明目张胆的承认他们就是谋财害命之人,而他们,变成了谋财害命之人,却不自知,还自欺欺人的人为自己是对的,是替天行道,众人皆沉默。

“公子,姑娘,请到屋里坐,我想和你们聊聊。”

那男子沉默了一晌,听了唐天宇见识不浅的话,心中更加认为眼前的二人身份不简单,而且二人既然来到了山寨,定是有他们的目的,不会无聊到要来逛他们的山寨,要不然,他把四人打伤后,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离开,他们也没办法可以阻止他俩的离去。

“好!”

唐天宇点头,和凤歌一起,二人跟在男子身后,随着他离开,后面的众人亦步亦趋跟在他们三人身后,捏紧了手中的武器,生怕他俩伤了他们的大当家。

“大家都散了吧,不会有事的。”那男子朝后面的人挥了挥手,一会儿,众人就消失了,由此看出,这男子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威信很高,搞定了他,便搞定了整个寨子。

“二位请进,这里就是我家。”

不过行了两百步,男子带着他们二人来到一座小院前,二人打量,墙身是泥砖,屋顶是茅草做顶,房前两株小树,走进院内,三间房,小院大约有十来平方,院中有一口井,堆放了些农具,此人是这的大当家,住的屋子如此简陋,其他人家更不用说了,还真是穷得叮当响。

“两位请坐。喜儿,给客人上茶水。”男子朝里屋喊了声。

“来了,爹爹。”

里面一个脆脆的童音响起,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红花棉布,扎着冲天辫的女娃端着水走来过来,看样子,才八岁左右,来回跑了两趟,才给二人茶水上齐。凤歌打量着她,小女孩长得不像这男子,一双细长的小眼睛,看人的时候,微微眯起,嘴唇很薄,皮肤不白也不黑,偏黄,头发也偏黄,身子瘦小,看样子,营养不是很好,样子应该是像了她娘亲吧。

“谢谢!”

女孩儿把茶水端到凤歌面前时,凤歌真诚的道了声谢,兴许是没有想到眼前人会向她道谢,双眼一亮看着凤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看了看自家爹爹,张开的小嘴抿上,沉默着退了出去。

“公子,小姑娘,我不知二人是何身份,但是你们明知山寨是我们的老窝,二人还有些胆来到此地,除了说明两位是艺高人胆大之外,那就是你们还有你们的目的,所以,我不绕弯子,你俩也不用绕,你们想知道什么?想如何达他你们自己的目的?公子只管说,我听听你们二人想法。”

“大当家的确很聪明!我们想知道,你们为何在这占山为匪?是被迫,还是自愿?被迫是因为什么?自愿咱们就另说。”

唐天宇点点头,侧脸看着歌儿看着自己的目光,咋有点像娘亲看爹爹似的,一副我家相公就是厉害的感觉,乖得像只柔顺的小猫,跟在他的身边,什么话都让他说,她只陪着他,不禁莞尔,伸手摸了摸凤歌的头,然后再抬眼看着那男子道。

“公子,我要说我们是被迫的,你相信吗?”男子蹙了眉,想了想,问唐天宇。

“相信!只要你愿意说出你们的困难,我们会帮你解决你的困难,也请你相信我,我们打算管了这闲事,就有解决你们困境的能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