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劫匪(三)/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字脸男子缓缓的向二人说了他们占山为匪的经过,那还是十几年前,大华,凤北,凤南三国还是各自为营,分为三国,轩辕凌剑攻打大华时,国字脸男子也在大华军中,他是一个千户小将,手下有数百人。

两国对战时,他就带着他的兵跟着大华国的大军,与凤北的军队大战,大华兵败后,他手下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失踪的失踪,最后只剩下他与四个属下,逃到这深山中,深山中有十几户人家,等他们养好伤,准备去寻找他们的军队时,打听到大华国已经战败,被凤北统一了,他们没法只得又回了山中,可是山中的生活,很是清苦,他很想带着这里的人转到富庶一点的地方去,于是他去找了官府,但是官府的人,不认识他,更不会管几十个人的死活,而且他们所在的州的知府是凤北的人,他从心中本能的害怕他们,回山后,他就再也没有去找过官府,安心的在这里居住,但是穷山恶水之地,哪能养活他们几十口人,加上对官府不管他们的事生了怨气,于是,铤而走险,开始了劫富济贫之路。

凤北后来被凤南打败,凤南统一三国,他们不了解凤南的君主,也不了解凤南的官员,锢步自封,干脆也不去做了奢望能改变现况,山高水远的,官府都不知山中有这么些人家在深山里,所以,他们这一做劫匪之路,一直走到现在,直到今天遇见凤歌和唐天宇。

唐天宇和凤歌听完男子说完后,沉默了半晌,想不到还是原大华手中遗留下来的问题。

“我们有法子帮你解决问题,把这里的村民转移到温暖一些,富庶一些的地方去,毕竟人数不多。但是,你们这些年也的确触犯了王法,只要参与过的人,都会受到惩罚,你要怎么选择?若是答应我们的帮忙,我们马上派人去找这边的官府过来接手你们的村民。当然,说实话,就算你不答应,要我们强制将你这些人抓起来,我们也是能办得到的,不要小看我们二人。”凤歌想了想,出声道,此刻的她身上已然是皇室郡主的气势,没有了那娇弱小女孩的模样。

“姑娘,只要你们二人真的能帮助村民转到好一些的地方,我和我的属下自然认罚,这些年,主要是我们五人下山劫了银子,和村民没有关系,就算是大毛,二毛,也不过是偶尔通风报信。”那男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他知道,他们没有杀过人,这些年劫的银两也不多,不会重罚他们,但是不管大小惩罚,只要能帮助村民们脱离苦海,他们也赚到了。

凤歌和唐天宇对视了一眼,是个聪明的!

“喜儿,去叫四个叔叔过来一趟,就说爹爹与他们有要事相商。”国字脸男子对里面喊了声。

“知道了,爹爹,我这就去。”小女孩儿飞跑出了院子,应该是叫那四个被唐天宇伤了的男子。

不一会,四人被女孩儿叫了过来,四人彼此搀扶着走进院子,显然被唐天宇伤得不轻,寻了位置坐下,等男子发话。国子脸男子将他与二人商量好的事情对那四人再次说了一遍。

“大哥,这些年我们一直誓死追随你,应该说,如今你做的选择,我也四人也会说一不二。但是,大哥,你又可知这二人的身份,不怕他们骗了我们吗?我们四个人被官府惩罚,我们不怕,但是就怕我们受到了惩罚,村民们的事情没有解决,那岂不是要饿死他们在这儿?”

刀疤脸虽然害怕这公子再给他一拳,可是关系到村民们的事,他们也得硬着头皮说话。

另三人和国字脸男子听完他说的话后,把眼神放在唐天宇和凤歌二人身上,显然,他们也需要二人给他们信服的理由。

“暗一,去,把西云州的知府夏秋山给我拎到这来,快去快回,你用轻功,骑马都行,山下有马,反正哪样快哪样来,我和唐公子二人在这等你,这个给你,他不是那胖知县,出身是武官,有些本事,他看到这个,必定会跟你来。”

凤歌朝空中拍了两掌,暗一出现在众人面前,凤歌从脖上娶下代表她郡主身份的玉佩递给暗一,因为云州知府她认识,曾经是父王的手下,统一三国后,像大华的有些地方,文官不合适,就派了文武双全的夏秋山来到这里当了知府,当然,做为凤容若的手下,自然认识凤歌,也认识代表她身份的玉佩,暗一收到郡主的命令,接过她的玉佩,飞身离开。

唐天宇一听,又让暗卫拎人,看着凤歌嘴角直抽,歌儿,你这走到哪拎到哪的,真的好么?若不是这次说是武将,说不定又要像上次在沁水县,胖子县令那样被暗卫吓得晕了过去,以为自己是被人绑架了。

暗一一出现,国字脸男子脸色一顿,若那四个男子在山下见到暗二一样,而且,国字脸在大华国的军营中是千户小将,见识自是比那四个男子更多,又听了凤歌的话,连这里的知府她都认识,甚至敢让暗卫给他拎过来,亲自解决他们的事,说不定眼前的女子是皇室中人,一想到这男子有些激动的看向凤歌。

凤歌不管那男子“狼”一样的眼神,走到那四人面前,从怀中掏出药瓶,往四人手中各倒了一粒药丸。

“吃下吧,这药丸对你们身上的伤有好处。”

四个男子没有迟疑,就着茶水将药丸吞下,不出半晌,浑身暖洋洋的,身上的伤痛减轻,胸口闷痛也没有了,四人感觉一样,吁出一口浊气。

“感谢姑娘赐药,药效真的很好,我们四人现在感觉舒服多了。没想到姑娘小小年纪医术高明,佩服佩服!”刀疤脸男子敌意减轻,拱手谢过凤歌。

“那是,我娘亲亲自配的药,能不好么?能吃到她的药,是你们的福气。若不是因为你们曾经是士兵,落草为寇是无奈之举,且由于是三国混战,官府不作为造成的,我才不会这么好心给你们药呢,我会让天宇哥哥再给你们两拳。”凤歌一听,赞美母妃配的药好,又开始得瑟,扬起了小脸,得意洋洋道。

“……”四大汉。姑娘,你这样欺负我们,真的好么?先打了我们,再给了药,还说是福气,这福气不要也罢。

“哈哈……”倒是国字脸男子和唐天宇二人一起大笑起来。

众人等着,等到快日落西山时,暗一和夏秋山才来到了山寨中,府城离这路不是很远,否则等个几天,二人也未必能到,夏秋山一见到唐天宇和凤歌就认出了二人,两个虽然长高了,长俊了,长漂亮了,但是容颜并没有改变多少,暗二在路上已经把这里发生的事对他说清楚了,为了不暴露凤歌和唐天宇的身份,夏秋山中嘴中称呼了公子和小姐,并以普通之礼拜见凤歌,没敢行大礼。

国字脸男子和那四大汉,见果然把知府请来了,五人心中信服起来,几人坐下商量山中村民的事,然后表态,他们愿意接受惩罚,夏秋山了解完所有的情况下,说是大环境下造成的原因,对几人会从轻处理,山中的村民,他会立即派人来接手,转到富庶之地去。

意见确定,国字脸男子又把村中的人家招了来,说了他的想法,并且说他们府的府老爷都来了,让大家安心,所有的事确定下来后,夏秋山立即下山去了这里的县衙,安排了村民落户的地方,然后,又带着县令和衙役,捕头过来,把山中的人转移到他们安排的地方去,这当中,凤歌和唐天宇都没有走,陪着官府,还有那国字脸男子,四个大汉五人一起,把村民们安全的送达到目的地,官府还给各家发了救济的银两,粮食,布匹……让他们在那安居乐业。

事情解决好了,凤歌和唐天宇也要走了,为了这事,二人在这耽误了不少时间,那五个人也被县衙带回,五人被罚到正在修建水库的地方做两年的苦力,然后就可以回到这里,和这些村民住在一起生活,虽然被罚做了两年苦力,可是他们还是很高兴,终于不用过胆战心惊的日子,村民们也不用过吃了上顿,不知下顿的日子了。

夏秋山知道凤歌二人是出来游历的,也不挽留唐天宇和凤歌,只告诉二人,只要在他的管辖之地,报上他的名号就可以解决许多问题,若是还遇到什么难事,让暗卫再去找他,并问了凤歌,她的父王凤容若这些年可还好,当听凤歌说父王隐居在唐家村,陪着母妃过着田园的生活时,不禁心生了向往,在他辞官后,也要去买一片田园,过过隐士的生活。

几方人告别,凤歌和唐天宇又驾了马车往西去,这次唐天宇没坐在马夫的位置驾车,因为这里的县令知道二人没有马夫时,送了二人一个,让马夫赶车,因为接下来后面的地方,不仅仅冷,而且还潮湿,那些地方经常下雨,让二人在路上要注意,凤歌和唐天宇接受了他的好意,留下了马夫,唐天宇陪着凤歌坐进了马车中。

二人同处在狭小的空间,凤歌刚开始总有些不自在,有些别扭,时不时,一双凤眼偷偷瞅唐天宇两眼,而唐天宇呢,自然知道小表妹在偷偷瞅他,心中很是得意,但是面上不显,还一副淡定的模样,他这样子绝对不是跟着他爹唐风学的,唐风是个老实的孩子,他这装逼绝对是跟着他师父凤容若学的,只不过只学了两层,想当年,凤容若在唐黛面前装起假仙腹黑起来,他要认第二,这世界上没人敢认第一。

时间一长,凤歌也习惯了,反正她以后是要嫁给天宇哥哥的,这辈子他想赖也赖不掉,反而心中又暗暗欣喜起来,希望就一直这样,唐天宇就这样陪伴着她,一直到开荒地老,二人白头就好。

十日后,果然一路的雨水慢慢多了起来,二人也不随便出来活动,赶路的时候就缩在车中,不赶路的时候,就是在客栈里,二人也不着急赶路,就这样往西慢慢走去。

这日,他们在镇上又歇了一晚,加添了些路上用的必需品,买了油布,雨伞,干粮,装满了干净的水,又准备出发,出发后不久,离镇上有些距离,有一个村庄,这村庄很是漂亮,白墙黛瓦,村前有一个不小不大的湖,天上的细雨洋洋洒洒的飘在湖面上,烟雨朦胧,笼罩着整个村庄,一眼望去,似仙境般美丽,湖水又给村庄添了灵气,凤歌命令马夫把马赶得慢些,掀了帘子,探出头欣赏这里的美景,这一路走来,除了沁水河畔,这是第二次他们看到的美丽的景色。

“停,停车,那里地上躺着人!”凤歌眼光触到不远处,村中出口的路上,竟然躺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忙让车夫把车停下。

车子停下,凤歌没顾下着细雨,冲了过去,唐天宇也忙跟上,撑着雨伞为她挡雨。村口的路上,的确躺着两个人,一个是二十几岁的妇人,还有一个是三岁左右的男童,二人双眼紧闭,脸色呈不正常的红色,不时,还抖一下身子,旁边有一把雨伞倒立在地上,妇人身上还背着小包袱,看样子二人应该是去哪儿,或是从哪儿回来,只不过,二人看着是生病了,而且很严重,竟然病得晕倒在地上,若不是凤歌和唐天宇路过发现了,这下雨村人又不会随便出了家门,等二人再苏醒过来,估计也去了半条命。

“也不知二人家在哪,先把二人救醒再说。”凤歌把那倒立的雨伞翻了过来,让马夫替地上的孩子撑着,然后转身回了马车,从包袱中取出银针,就这样蹲在路边,为二人施针,唐天宇一直沉默着为她撑着伞,不让她淋到雨水,只是凤歌急着救人,并未发现,雨伞全罩在她头顶,唐天宇的身上已经被雨水打湿了自己都不知道。

施针一刻钟后,妇人和孩子都慢慢的醒了过来,那妇人睁眼,还未反应过来,只愣愣的打量着眼前俊俏公子和小姑娘,二人都是仙质之姿,让她有些震惊,半晌后,记了起来,自己和孩子身上都不舒服,准备去隔壁村郎中那看看,讨副药回来,没想到,到了这村口,竟然双眼一黑晕倒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晕倒后,娃娃也晕倒了,面前女子手中有大夫的银针,肯定是二人救了她和娃娃,忙起身站起,朝凤歌和唐天宇跪了下去,感谢二人的救命之恩。

“娃儿,快,谢谢公子和小姐救了我俩的命。”那妇人不但自己跪下,还拉那小男娃一同跪下,并教他感谢二人。

“谢谢小姐姐,大哥哥!”那小娃儿很是伶俐,跪下,嘴中感谢着二人,脆脆的童音很是好听。

“呀,不客气,快快起来,你们二人还生着病的呢。”凤歌忙让二人起身。

“公子,姑娘,二位若是不嫌弃,到我家喝碗热茶,我家就在不远处,这雨水冷得狠。”妇人起身,手中牵着孩子,眼神期待的看着凤歌和唐天宇,还用手指指了指村中的房子。

“也好。我刚刚替你们二人把脉,感觉你们两个的病情不是简单的风寒,我还得好好诊断,进一步确诊是什么病。”凤歌看着母子二人身上穿着淋湿的衣裳站在风雨中,忙点头答应。

二人答应,女子很欣喜,意味着她有机会对二人之恩,小以报答,忙牵着小男娃带着二人的马车往村中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