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二)/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见唐天宇瞬间从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浑身散发着凌厉之气的冷面杀神,都惊呆了,王不全的随从顿住了脚,拿佩刀的手一软,佩刀差点掉落在地,堪堪拿稳,反应过来后,想到一群人被这小小的少年吓成了这副模样,脸上都是羞愧气愤之色,但脚底下还是没敢过去。

王不全被唐天宇喝得身子一抖,一口气噎在嗓子里没上来,差点噎死当场,待缓过气来,脸上青筋暴起,气得喘气如牛,当官数年,头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不说,还被人威胁,脸在众人面前丢尽,半晌,脸胀成了猪肝色,再变白,青,红……五颜六色呈现,煞是精彩。

一旁的赵小妹,看着唐天宇霸气的样子,双眼冒了红星,呀呀,好喜欢他这样子的,怎么办?!他对妹妹都这么维护,对未来的媳妇儿肯定也宠爱得不行!凤歌吊儿郎当的瞥了眼被气得差点晕死过去的王不全,暗哼一声,作吧,你继续作吧,作死自己你就如愿了。

“来人,来人,来人……给我抓住那二人,抓住到大牢里去,用刑审问,不,不,现在就给我打,打死他们,否则我这口气难咽。”王不全缓过劲来,气得跳脚,吩咐手下再次动手。

“我看谁敢打死我的外孙?敢动他一根手指试试看?!”

就在双方一触即发,剑拔弩张,都要动手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时,外面一个浑厚的略带苍老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众人朝外一看,不认识的,当是哪个官老爷,认识的便知道他是青州的现任知府宁知府,唐天宇的外公,凤歌的宁爷爷,他身后跟着暗一和他的一众随从,护卫。

“知府大人,您怎么来了?是哪个劳了您大驾?”

做为王不全的直接上司,显然王不全这个蠢的,还没有蠢到连自家上司不认识,立即快行几步走到宁知府面前,拜见他,拍了马屁,赵县丞跟在他身后也同时拜见过。

“哼,我一会儿再跟你算帐!”宁知府气呼呼的瞥了眼王不全,竟然敢抓他外孙,抓摄政王宠爱的掌上明珠,给我等着。

“……”王不全傻了!这是神马情况?!

“你不错!”宁知府看了眼王不全身后的赵县丞,实事求是的夸奖了一句,可见这里发生的事,大多数他都已经知道了。

“请宁知府赞赏。”赵县丞谦恭的回了句。

“外公!”

“宁爷爷……”

唐天宇叫了声宁知府,走到他身边,凤歌则是蹦跳着冲向他的,嘴里喊着宁爷爷,宁知府扫了一眼二人,眼睛都笑眯了,他正在那想家人呢,没想到两个小家伙竟然跑到他的管辖地来了。

“哎,你个小子,来了这,也不知道去看看我老人家,你这是有得玩就忘记了外公我了?”宁知府嗔怪唐天宇。

“这……外公……”唐天宇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他真没想到要去看看外公的,要不是发生赵家村这事,他肯定带着歌儿穿过外公管辖的青州就走了。

“宁爷爷,你得打他屁股,他竟然不想着去看你!我是不知道您老在这,你看,我知道了,就让他修书信告诉你我们这在,宁爷爷,还是我好吧?!”

凤歌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立即把唐天宇出卖了,唐天宇一听,眼角抽搐,歌儿,你这样做真的好么?心好痛!

“对,对,还是我们的小郡主乖巧懂事,知道孝顺老人家,要不,怎么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呢,想当初,你父王为了要生个女儿,那可是费心了心思的,哈哈……你父王和母妃可还好?”

“他们呀,挺好的,人人羡慕他们二人是一对神仙眷侣呢!躲在唐家村种田,不问世事,反正朝堂有二哥,三哥,大哥,唐绝舅舅在,外面有唐风舅舅,有您老人家……他们二人乐得清闲,哼。”凤歌小嘴一噘,皱了皱可爱的小脸,跺了脚,向宁知府撒娇。

“哈哈……”宁知府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小郡主甚是可爱,唐天宇也抿着嘴笑了,要是让姑姑知道歌儿这样说她,歌儿准得遭了她的大白眼。

这三人说得是热闹,却是三人对话的内容却是吓坏了厅中的一众人,王不全已经是脚一软坐在了地上,擦了头上的汗,而许夫人,赵县丞,赵老爷和老夫人,赵小妹都是目瞪口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这二人,竟然一个是当朝左相的侄子,他们青州府知府的外孙,一个竟然是摄政王的女儿,皇上最最宠爱的小妹,凤郡主。

“相公,我竟然让郡主为我看病,像使唤大夫一样使唤她,不会为你惹了祸事吧?”许夫人悄悄后退,吞了吞口水,头上沁了汗,拉了拉赵县丞的袖子,在他耳边轻声问他。

“不会,郡主是个好的,不会乱发了脾气,要不然,她也不会救你和小娃子了。”

赵县丞给了许夫人一个安定的眼神,在她耳边轻轻道,只是在心中想,这次县令恐怕是逃不过去了,如若查出真的不是瘟疫还好,如若查出的确是瘟疫,王县令的乌纱帽要被拿掉,还得受罚,许夫人这才心中安稳下来,看了眼地上的王不全,和相公对视了一眼,显然她的想法和相公是一样的,还好夫君是个明白的,没有得罪唐大公子和郡主。

赵小妹,却是小脸惨白,情窦初开的她,这刚刚有点想法就被现实打击得夭折了,就像刚开的小花骨朵遇到狂风暴雨,她不过一个小小县丞的妹妹,怎么与朝中一品大员的儿子,侄子去比,更何况他的姑姑是摄政王妃,姑父是摄政王,这二人的名气享誉天下,摄政王是出了名的冷面杀神,当初就是他领着军队,统一三国的,而摄政王妃是仙僧的小徒弟,一身医术毒术了得,怪不得这个女孩小小年纪医术这么好,她是得了她母妃的真传啊,思绪千回万转,赵小妹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实。

王不全坐在地上,已经不作了任何感想,唯有一个念头,完了,完了,这次他是真的完了!他得罪了直接上司不说,还得罪了当朝最受皇上宠爱的小郡主,他前面干了什么,要抓她,要审问她,骂她是骗子,要打她……完了,完了,他今天真的完了!

“宁爷爷,我让暗一捎书信给你,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凤歌与宁知府话完家常,拉他坐下,宁知府坐在中间,唐天宇和凤歌一左右的围着他,依然不管了厅中的众人的神色和想法。

“是这样的,暗一去府衙寻我没寻到,问了府衙中的人,这才知道我出巡了,正好我出巡的地方就在隔壁县,所以,一看到宇儿的书信,立即就赶了过来。”

“哦……好巧,要不是宁爷爷来了,今天我和天宇哥哥今天就要被这个昏官给抓到大牢里去了呢!”凤歌噘嘴,临了了还不忘踩王县令一脚。

“小郡主不委屈啊,在我的地盘你竟被人威胁了,我也没脸见你父王和母妃,放心,我会秉公处理的。”宁知府,又抬眼瞪了坐在地上毫无形象的王不全一眼,在这大冬天里,王不全身上的衣衫都湿透了,被宁知府这一瞪,脸上的汗珠更快更大颗的滴落下来。

“……”唐天宇。用可怜的眼神看了地上的人一眼,活该你倒楣!好死不死的招惹了郡主,没人能救你了,连我和皇上都得让着她,你竟然敢打骂了她!

“宁爷爷,村中有人染上了瘟疫,我已经找到了病因和治理之法,但是我就怕除了这个赵家村,别的村庄也有,所以这才让人去县衙求助,可是没有想到,王县令带的二人是两个庸医,竟然说是重症风寒,还说我是骗子!现在最紧要的是,宁爷爷你要确定这事,外村有没有同样的病情,哪些村子有,都要查清了,虽然这疫情现在还是始发阶段,我有那个能力控制,但是如果暴发了,就麻烦了。”

“好,郡主不用担心,我立即派人去查看。”宁知府严肃的回了凤歌,他是相信她的,她的医术都是小妞教的,不掺杂一点点水份。

“赵县丞,你立马带人到邻村查看,看看别的村庄有没有得了与此地同种病情的病人,若有,一个村中有多少人得了这病,染病时间长短,轻重,男女,病人的名字,全部详细记录清楚,再回来禀报。”宁知府回头吩咐赵县丞。

“是,知府大人。你,你,你……三人跟我来。”赵县丞立即指了他们带来的大夫中的一个,还有随从,带了三人在身后,就往外走去。

“你也去!同样,我刚才的吩咐可是听清楚了,你是要继续执迷下去,还是要将功赎罪,你自己选!”宁知府又吩咐了坐在地上的王不全,现在是用人之际,等事情了结再跟他慢慢算总帐。

“是,知府大人。”

王不全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带了另一个大夫,还有自己的随从,连滚带爬,连雨伞都忘记了撑,带着自己的人也出了赵家的院子,去调查邻村的瘟情情况。

“我们去看看赵家村这里的病人。宇儿,郡主你俩歇歇。”

宁知府站起身,带着自己带来的大夫和随从往外走去,看着二人眼下的青色的阴影,吩咐二人,两个小家伙长大了,知道为自己的国家操心劳力了,定是为了这疫情,这几天都不曾睡好。

“好!”

凤歌点头,她的确是有些困,前面除了担心疫情,还要同王县令斗法,弄得她睡不好,吃不香,现在宁爷爷来了,她就放心了,宁知府带着众人出了院子,唐天宇和凤歌准备回客房歇息。

“拜见郡主,恕臣妇有眼无珠,竟让你为我和孩子忙碌。”

众人走了,屋中就剩下唐天宇,凤歌,赵老爷老夫妻二人,许夫人,赵小妹几人在,许夫人忙跪下拜见凤歌,她身后的赵老爷,老夫人,赵小妹也立即跟着跪下。

“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我是大夫,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你们不必如此小心翼翼。我就是怕这身份给你们带来了困扰,所以没有透露,你们不用自责。以前,你们是怎么待我的,现在还是怎么待我,否则,我会觉得浑身不自在的。”凤歌立即请众人起身,和他们解释了自己不愿意的暴露身份的本意,许夫人一听,觉得郡主极平易近人,不是那些高高在上,骄横跋扈之辈,就像相公所说,是个好的,为了凤歌郡主能自在在她家歇息,忙从地上起了身。

“郡主,唐大公子,你们二人这几天也累了,快去歇息歇息吧,吃饭时,我再派下人去唤你们。”

许夫人亲热的对凤歌和唐天宇道。

“好,那我们回房了。”

凤歌点头,和唐天宇回了客房。赵小妹望着唐天宇挺拔俊逸的身影,心中是满满的失落。

“儿媳,你是个旺夫的命啊!”赵老爷望着二人远走的背影,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笑意盈盈道。

“公公,此话怎说?”许夫人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公公,这可是她嫁给相公后,公公第一次这样夸她。

“很快,你就知道了!”赵老爷带有深意的一笑。

“公公是说,此次是相公的契机,相公会升官?”许夫人是个聪明的女子,旺夫之命,肯定是相公有好事,这好事,以眼前来看,便是升官了,今天知府大人可是夸奖了相公。

“哈哈……没想到你还是个聪明的,对,但这话只能是我们几人在此一说,不可传了出去。”赵老爷笑过后,又叮嘱厅中的几个家人。

这赵老爷曾经可是在官场浸淫了二十几年的人物,今天这场面,他躲在人后看得个清清楚楚,就算那郡主的性格再怎么平易近人,但是她是皇室郡主的身份却是无法改变的,而且又是皇上最宠爱的小妹,还有那唐大公子,也是身份了得之人,是知府的外孙,在这受了委屈且不说,王县令不查清是不是疫情,只听身边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样枉顾百姓性命,乌纱帽肯定是得丢了,县令被下了官,那这县令之职肯定会落到自己儿子的身上,说不定得了知府大人的青眼,以后连升三级的可能都有。

“是,公公,我做到心中有数就是。”许夫人微微一笑,低眉顺眼的应了,老夫人自然更是不会往外乱说,只是一张老脸已经笑成了菊花,看着自己的儿媳更加顺眼了,赵小妹听了爹爹的分析,也为哥哥高兴,哥哥升官了,她嫁的人家会更好,可是……再怎么好,也没那人好罢?!心中失落更甚,起身与爹娘,嫂子打了声招呼,回了自己的绣房。

凤歌睡醒后,隔壁唐天宇还在歇息,凤歌也不打扰他,自己起来去了待客厅,待客厅内,宁知府带着众人刚回来,正坐在厅中歇息。

“郡主,歇息好了?”宁知府见了凤歌,忙打了招呼,眼神中竟带了感激。

“恩,睡好了,天宇哥哥还在睡,我没叫他。宁爷爷,村中的病人全看过没?”

“看过了,我带来的大夫说他虽然不能诊断出是什么病因,但是绝对不是风寒之症,只是二者有些像而已,所以说郡主你判断的没错,我相信你的判断,是瘟疫!”

“现在就等王县令和赵县丞二人回来,看看邻村的情况,然后我们再做了具体的应对。”凤歌点头,府城来的大夫的确医术高明了许多,医德明显也好一些,靠谱了许多,不能判断具体的病因,但至少没有不负责任的瞎胡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