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三)/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的时候,赵县丞神色沉重的回来了,而王县令则是后脚就回来的,脸色满是尴尬里带着苍白,后面跟着的所有人,也是神色严肃。

宁知府和凤歌一看,就知道事情严重了。

“知府大人,我在赵家村的东边的潘家村查了一遍,他们村子中百来户人家同样也有二十几家有病人,病情与我们赵家村一模一样。”赵县丞首先做了禀报。

“知,知府大人,我在赵家村西边的胡家村查看了一遍,他们村中有两百来户人家,有四十几家有人生了病,病情与赵家村一样,时间紧张,我只查了一半,四十几家人家生病是根据村中的人告诉我的,我们做了大约估计,因为天黑了,怕大人您等得急,就提前回来了,明天我再去继续查下去。”王不全跟着禀报了他那边查的情况。

王不全结结巴巴的回禀着宁知府,在此时,他才知道自己前面错得有多离谱,要是一个村子有几家人家同时生病,还能说得过去,这只看了三个村子,三个村子同时出现了大量的病人,他要再不相信是瘟疫,那他也是没救了。

“明天不用去查了,我估计疫情远不只三个村庄,今晚我们大家一起碰个头,想出法子,明天你从县城里再调出人手出来,边查看其他的村子,边按今天的商量的法子控制疫情。”宁知府也没心情骂王县令了,他得马上派人回府城,他管辖的区域内所有县的村子都得排查疫情,但愿只是这个县有此疫情。

“是,大人。”王县令和赵县丞忙应了,退下。

“你们二人带着你们的随从全部去沐浴换衣,免得还没开始忙,你们也染上了疫病,连带着家人都染上。晚饭后,大家全聚在待客厅,商量相关事宜。”宁知府看着众人都淋得像个落汤鸡,叮嘱他们。

赵县丞,王县令带着众人退了下去,这时,凤歌让赵家下人去买的药材也买回来了,凤歌让他拿到厨房中去,把大锅架在外面,熬成汁,在赵家的所有人,饭前全部喝一碗预防自己染上。

宁知府修书一封,派身边的人快马赶回府城,下达他的命令,然后又让人按凤歌给的方子去备了药草,一个方子是没有染上的人喝了预防此瘟疫的,一个方子是染上的人喝了彻底治疗瘟疫的。

凤歌看着天黑了,唐天宇还没起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忙去了他的房间,走进房间,灯未掌,整个屋子黑漆漆的,凤歌摸到火折子,把灯点燃。

灯光照着床上的唐天宇,凤歌看了看,床上的唐天宇脸色有些白,白中又带着不正常的红,她怎么看着天宇哥哥不是像在睡觉,而是生病了,凤歌想到什么,心头一紧,几步走到床前。

“天宇哥哥,天宇哥哥!”凤歌叫了两声,推了推唐天宇。

“……”无人应。

凤歌把手放在唐天宇头上探了探,好烫,天宇哥哥染上瘟疫了?凤歌把唐天宇放在被中的手,拖了出来,为他把脉,心中凉了半截,都怪她不好,明明知道瘟疫会传染,她还让他陪着他,整天跟病人打交道,这下好了,染上了,虽然她能治好,可是这病对身体有伤害,治好后,没个十天,半个月的,都休养不过来。

凤歌立即到隔壁自己房中,取了银针,回来替唐宇天施针,先替他宽了衣,再施针,她人小,累得气喘吁吁,还是自己亲力亲为,照顾天宇哥哥,她不愿意假手任何人,施针后取针,等取了针一刻钟后,唐天宇脸上不正常的红潮才慢慢消褪下去,再次摸了摸他的头,不烫了,凤歌松了口气。

赵家一下子来了许多人,下人严重不足,个个忙成了陀螺,这到吃晚饭的时候,饭菜上到桌上,才发现男桌少了唐天宇,女桌少了凤歌,赵老爷眼尖,发现后立即遣人去客房中请二人来吃饭。

众人坐在桌前等着,那下人回来回禀报,说是唐公子染上了疫病,凤郡主在那亲自照顾他,宁知府一听,急得立即跳了起来,也不管了其他人,往客房中奔去,赵老爷和赵县丞二人做为主人,跟在宁知府身后,也走了,这三人跑了,桌上的人更是不好先动了筷子,哪怕是肚子饿得咕咕叫,也忍耐的等着,其实众人还是愿意等的,这次要不是唐公子和郡主发现了疫情,而且郡主又及时的找到病因,找到了解药的药方,恐怕此时,他们这些人都会笼罩在死亡的阴影里,还不知道要死了多少老百姓。

“郡主,宇儿怎么样?”

宁知府走进房间,就问坐在床沿上等唐天宇醒过来的凤歌。

“宁爷爷,不担心,我已经为天宇哥哥施针退热了,刚刚那下人来,我让他赶紧熬药,现在等天宇哥哥醒来,吃了药,睡一觉,就会好多了。”凤歌回了宁知府。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宁知府拍了拍胸脯,镇定下来,这要是天宇在他的管辖之地出点什么事,他如何向女儿交待,未雨可只有这么个男娃,当性命的疼着。

“宁爷爷,赵县丞,赵老爷,你们三人回去吃饭吧,我现在吃不下,我等天宇哥哥醒后,陪着他吃点,晚上商量疫情的事我就不去了,我的建议是,将染上疫病的人集中在一个地方喝药治疗,不接触其他人,完全康复了再回家;没有染上的每天喝一碗预防的药汤。”凤哥看到三人都来了,顺便把事情交待一下。

“好,你也注意着点。”宁知府点点头,歌儿是个有自己主意的丫头,他也还有许多事要做,他放心郡主照顾宇儿。

“郡主,一会儿你和唐公子想吃什么就告诉下人,让下人为你们二人做就可,我会跟他们打好招呼。”赵县丞对着凤歌道。

“好,谢谢赵县丞。”凤歌点头答应。

宁知府和赵县丞,赵老爷三人回了饭厅,众人加紧吃完饭,然后商量接下来的事宜,进行分工协作,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几十年未遇的事,但与别的地方比较,也算是最轻松的一次应对疫情了,因为至少他们知道了这是什么疫情,有解疫情的药方,他们只需要,准备药草,然后按凤歌的法子,有效的,尽快的隔离开已染上病疫的人。

客房中,凤歌坐在那等唐天宇醒来,半个时辰后,唐天宇睁开眼,房中灯火亮着,凤歌坐在床沿上,他有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歌儿,这晚上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唐天宇问凤歌,只是动了动,怎么感觉全身像被人揍过似的疼痛,头也些晕,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你生病了,我给你扎了针,你才醒来。”

“恩?我也染上瘟疫了?那你离我远点,别也染上了。”唐天宇皱了眉,怪不得身上很不好受。

“没事儿,我喝过预防的药了,这药也正好温了,你喝下它就会好多了。”凤歌端起下人已经送过来的药汤,要喂唐天宇喝,唐天宇挣扎着起来,想自己喝,最后觉得身上无力,又半躺下来,由着凤歌一勺一勺的给他喂药。

“郡主,唐公子,你们二人……”

房间门口,赵家小姐推开了虚掩的门,正欲问凤歌和唐天宇想要吃些什么,却不想正好看到凤歌喂完唐天宇药后,用自己的帕子仔细的在为他擦了嘴角的药渍,而唐天宇一双俊目则看着凤歌的脸,眼神中满满的宠溺,此时的二人看起来,是那样的缱绻温柔,完全就是小妻子在照顾生病的相公,一对小夫妻的样子,赵家小妹看了这一幕,出语的话停了下来,站在门口,不知是进,还是退。

凤歌为唐天宇擦净嘴角的药渍,听赵家小妹说话,回头,有些惊讶她怎么来了。

“赵小姐,你有事?”

“呃,我是来问问郡主你和唐公子晚上想吃些什么,好去吩咐下人做。”赵家小妹有些不自然的回道。

“不用特别做什么,一碗米饭,一碗清粥,几个精致一点小菜,味道要清淡一点。”

“好,我这就去吩咐下人做去。”

赵家小妹立即转背离开,去往厨房,只是脑中挥之不去的却是刚刚看到的情形,心里有些酸酸的,她好像发现了他们二人自己估计都不清楚的事,唐公子喜欢郡主,郡主也依赖唐公子,二人真正是门当户对,青梅竹马,而自己呢,估计给唐公子做妾,他都不一定会喜欢。

翌日后,凤歌,宁知府,赵县丞,王不全及所有的人都开始忙了起来,各自忙各自负责的地方,赵县丞负责带人把已发现的人员隔离,每个村子单独辟个地方出来,安置染病的人员,让人熬药治疗,王不全则带着自己的人,全县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查找染疫病的人员,并记录生病的人数,各种情况回来回禀,宁知府则负责药草等各种物资能准时准量的到位,以及总的所有的突发状况,凤歌则带着从全县调来的大夫,教他们识别疫病和正常生病的知识,并为每一个生病的人看诊断。

唐天宇因为身子未好,就在客房里养病,凤歌要出去忙,没时间照顾他,就拜托了许夫人的丫鬟庆儿照顾他,只是庆儿只照顾了半日就被赵家小姐寻了借口接手照顾唐天宇,唐天宇以为是凤歌安排的,虽然心中有些不舒服,有些排斥,但看着凤歌每天回来累得手都抬不起来的样子,心痛打的没有问她,默认了赵家小妹对他的亲自照顾,当然,凤歌每天早出晚归的,根本没有发现照顾唐天宇的人变成了她,要不然倚着她的性格,估计立即跳换人,这还了得,她从小就看好的天宇哥哥,竟被别的女孩儿觊觎了。

十五日后,宁知府派出来的人回来了,给他带来了消息,全青州府除了凤歌他们现在所在的县--青水县外,其他的所有的县城和村庄没有发现集体生病的病人,偶尔生了病的,也派了大夫去诊断查看,也就是说由于疫情发现和治疗得及时,并没有漫延,这让宁知府心中的大石了落了地,青水县的疫情这半个月来,在众人的合力下,已经控制下来,五日内已经没有发现新增的染上疫病的人,后面只需要再观察个半个月,染上疫病的人休养好了,没有再新增,基本上疫情就治好了。

而且,据凤歌郡主说,这种疫病是因为这里长期下雨,湿寒所致,也不知是宁知府福德深厚,还是因为有凤歌这个皇室郡主坐镇,前一周,淅淅沥沥的冬雨竟然停了,出了几日的太阳,气温也暖和多了,地上也不湿滑得让人走路都得了提着心,慢慢走,深怕一个不注意,就要摔个嘴啃泥,或是大屁股墩。

唐天宇的身体休养了半个月,也好了起来,每天自己会起来在赵家的后花园中走走,虽然花园不大,但是至少是个花园,他这些时间不敢出去,怕自己的病传染给别人,所以只在房中呆着,或都来花园走走。

疫情控制住了,凤歌也轻松下来,今天天气不错,她准备陪陪天宇哥哥,只是来到他房间,并没有看到他的人,于是往外寻找,在外面碰到小丫鬟庆儿,庆儿告诉她,唐公子去了后花园散步,晒太阳去了。

此时,后花园内,正慢慢走着的的唐天宇,被一脸粉红的赵家小妹拦住了。

“唐公子,你身体不好,我扶着你走走。”

“赵小家,这些日子谢谢你的照顾,我现在好多了,以后你以后就不用过来照顾我了,毕竟你是赵家小姐,不是下人,男女有别,若是我病好了,还要你这样照顾,会影响赵小姐你的清誉。”唐天宇后退了两步,不着痕迹的的让开了赵家小妹伸过来欲扶住他的手。

赵家小妹伸出的手落了空,心中有些难过,脑中又浮现了唐天宇与凤歌二人在房间中那缱绻深情的身影,然后咬了咬牙,从怀中掏出一个自己亲手绣的荷包。

“唐公子,这个是我绣的荷包,虽然粗鄙,但也是小女子我的一番心意,还请公子收下。”赵家小妹手双手捧着荷包,伸到唐天宇面前,红着脸,心中忐忑,眼神期待的看着他。

唐天宇自然知道女子送自己亲手绣的荷包给男子是何意,脸色严肃的看着赵家小妹,看在赵县丞和许夫人的面子上,委婉的拒绝她。

“赵小姐,感谢你的厚爱,但是我心中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子,不能承接赵小姐的美意,赵小姐以后定能寻得好儿郎。”唐天宇说完,转身就准备回房。

“唐公子,你当真如此狠心?!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做不了正妻,但是我愿意为妾,只要是跟着公子你,哪怕没有名份,我都愿意。”

赵家小妹眼泪落下来,挡在唐天宇面前不让他走,她绝定要赌一回,现在瘟疫控制了,说不定,过不上几天,她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她现在不把心中的话说出来,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赵小姐,请自重!你应该能配得更好的儿郎,而不是不要名份的跟着我。”唐天宇再后退了一步,离她远一些。

“不,公子,你不懂,我一见你就喜欢上了你,我不在乎什么名份,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我会陪着我喜欢的女子,一生一世一双人,就像我姑父陪着我姑姑那样,一辈子只有彼此,没有他人。”唐天宇淡淡道。

“公子,我……”突然,赵家小妹泪流满面向前,往唐天宇的身前倒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