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四)/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似是要抓住唐天宇,又似是要晕倒,唐天宇本要让开,但是本能促使他扶了赵家小妹一把,赵家小妹顺势钻入他怀中,并伸手抱住他,唐天宇扯了好几把,才扯开,然后不管了泪流满面的赵家小姐,决定转身立即离开,再呆下去,浑身是嘴都要说不清了,可是当他转身,看着站在几步外的一身红衣的凤歌,愣住了。

“歌,歌儿?你什么时候到的?”唐天宇恨不得扶额,完了,歌儿要误会他和赵小姐二人的关系了。

“咳……咳……我到了有一会儿呢,天宇哥哥,走,我们去湖边走走去,来这里这么久,我们还没有好好看看这里的景色,今天天气好,阳不明媚,正好出去欣赏欣赏。”凤歌上前亲热的挽住唐天宇,二人往花园外走去,装作没有看见赵家小妹哭花的脸,还有掉落在地的荷包。

“哦,对了,赵小姐,我得提醒你一声哦,一个人在这花园里走路得当心了,免得一个失脚摔了,这次可没有好心的天宇哥哥扶你呢。”

凤歌走了几步,顿住脚步,回头一脸天真的对赵家小妹道,似是好心的在提醒她,听到凤歌的提醒,赵家小妹双手在自己衣裳的袖子里握紧,知道凤歌是故意提醒她的,是她小看了郡主,刚刚的那一摔,她的确是故意的。

凤歌:哼,想挑拨我和天宇哥哥的关系,你想的也太简单了,我和他一起长大,还不了解他,我要是为了你的投怀送抱,跟天宇哥哥吵架,除非我傻了,眼瞎了!

二人走出后花园,往赵家外面的湖边走去,碧蓝的湖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点点金光,不时还有中鱼儿跃出水面,二人并肩走着,都没有说话。

“歌儿,你刚刚是不是……你生我的气了?”唐天宇小心翼翼的问凤歌。

“恩?没有生气啊,我生什么气?天宇哥哥的话,我全听到了呢,我在想,以后住做了天于哥哥的媳妇儿,好幸福啊,居然要学我爹娘,一世一世一双人,只有彼此呢。”凤歌去后花园中时,前面的送荷包的那一节,她的确没有看到,只正好听了赵家小妹说不在乎名份,然后唐天宇说他在乎那里开始看到的,听到的。

“呵……小丫头,还说没瞎想,没生气呢,放心吧,你天宇哥哥不是那种人,我真的是羡慕姑姑和姑父二人呢。至于那个人是谁,歌儿心中不清楚么?!”唐天宇笑着把凤歌拉进怀中,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道。

“不,不知道……我哪知道?!”

凤歌小脸一红,推开唐天宇跑了,小心脏“呯呯”乱跳,有像有只小鹿儿在乱撞,天宇哥哥的意思是什么?是说他喜欢她吗?呀,这幸福来得突然,有点难以相信,而且,好害羞啊。

“哎哟……”

奔跑在前面的凤歌突然听到后面唐天宇一声惊呼,凤歌回首一看,见唐天宇弓着腰站在哪,眼中闪过惊慌,忙往回跑去。

“怎么了,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了?”

凤歌着急的问唐天宇,可是唐天宇却突然直了腰,一把捉住凤歌的手,满脸笑容的看着她,凤歌醒悟过来,唐天宇在捉弄她呢。

“天宇哥哥……我不理你了,你越来越坏了!”凤歌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噘嘴跺脚。

“好了,歌儿不生气,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唐天宇摸了摸凤歌的头。

“好吧。看在你生病刚刚好的份上,我这就原谅你,再有下次,我就真不你啦!”凤歌皱着小脸,勉为其难的原谅了唐天宇。

“好,再没有下次。”唐天宇点头。

“天宇哥哥,这里的疫情得到控制了,而且这里的大夫都知道怎么治理这瘟疫了,我们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要不,一会儿回去找宁爷爷说说,明天我们出发吧。”凤歌想着这里有个赵家小妹觊觎她的天宇哥哥,就感到心塞,她不能自降了身份和她吵架,但是他们可能离开,他们本身就不是属于这儿的。

“好,我们回去就跟外公说,说不定外公也要走了,这边的事情安排好,应该没大问题了。”唐天宇点头,知道今天花园中发生的事膈应到歌儿了,歌儿不愿意影响他们二人间的感情,想早点离开,早点离开也好。

二人在湖边转了一圈,说了会子话,慢慢的往回走去,进了赵家,丫鬟庆儿正在找那他们二人,原来是晌午饭已经好了,寻二人吃饭,还是照往常那样,厅中放了两张桌子,男子一桌,女子一桌,二人进客时,两桌的人都已经到了,只剩下他们两个没到,所以大家在等他们二人,还没有开动,等二人入座,大家才开始动筷子吃饭。

饭后,大家都吃完了,坐在那闲聊说话,唐天宇和凤歌想到二人商量的事,走到宁知府面前。

“宁爷爷,这边的疫情已经控制住了,我和天宇哥哥准备明天出发了。”凤歌首先开了口。

“郡主,这么着急走?这还有半个月要过年了,要不在赵家村过完年再走?”赵老爷没等宁知府回答,插了话,留了二人。

“不了,赵老爷,我们在这耽搁得时间够长了,得走了。”凤歌态度坚绝的回了赵老爷,她怎么可能在这里过年,跟那个觊觎天宇哥哥的人,像一家子那样过年,想想心里就堵得慌。

“郡主,宇儿,你们二人要走也不是不行,正如赵家老爷说的,这就半个月要过年了,我是不允许你们再往别处走,跟着我回青州府城,陪老头子我过完新年再走。”宁知府崭钉截铁道。

唐天宇和凤歌对视了一眼,想想也是,就半个月了,宁知府一个老人家远离了家乡,一个人孤单过年,是得陪陪他。

“外公,那就这样定吧,我和歌儿陪您过年,过完年我们再出发继续往西去。不过,你今天把这边需要安排的事情再安排安排,明天我们一早就要出发。”唐天宇对着自家外公点点头,应下了。

“好,好,我这就去安排安排,明天一早就出发。”宁知府一听,乐得笑眯了老眼,老鸡啄米般,立即答应了。

事情定下,唐天宇和凤歌回了客房,唐天宇大病初愈,有些累了,准备歇会。凤歌则是把自己手上的事情也得整理整理,交待下去。只是走出饭厅的二人,并未注意到,坐在女桌的赵家小妹,听了几人对话后,脸色苍白,她知道是因为今天的事,这二人嫌弃了她,明天一早就走了,想着明天再也见不到他的身影,她的心就像刀子割一样疼痛。

“小妹,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坐在赵家小妹边上的许夫人发现了她的异常,关心的问她。

“没事儿,嫂子,我只是突然有点不舒服,我先回房了。”赵家小妹摇了摇头。

“好,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平儿,扶着你家小姐。”许夫人信了她的话,命赵家小妹的丫鬟扶着她回了房。

回到房间,赵小姐想了又想,竟想得有些疯魔,为什么她宁愿不要名份,那唐公子都不要她?!她长得也不丑,年龄也不大,而且,像他这样的贵公子,通房,美妾,要纳多少不行,为什么他就不要她,他到底是嫌弃她什么?

明天他就要走了,明天她就要见不到他了,怎么办?怎么办?她怎么办?她得再想了法子,对,再想法子!

“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平儿看着今天有些奇怪的小姐,前面把她支开,一个去了后花园,也不知道是去干了什么,然后弄得小脸花猫回来,现在又在那团团转,还不时自言自语,想相禁不住问她。

“啊?啊……平儿,你说,如果你喜欢人一个人,然后他拒绝你了怎么办?你怎么办?”赵小姐急病乱投医,竟问起了自己的丫鬟。

“小姐,平儿也没有喜欢的人,怎么知道?啊……小姐,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吧?”平儿无语的回了自家小姐,但是转念一想,惊叫一声。

“哎呀,我是有喜欢的人了,你别大惊小怪的,叫那么大声音,吓死我了。你说怎么办嘛?”赵小姐看了眼平儿,这死丫头,叫那么大声音,吓死她了。

“小,小姐……我们真不知道,不过,我以前看过一场戏,说,说的是一个大家小姐喜欢上一个男子,那男子刚开始也是拒绝了她,后来那个小姐聪明,爬上了他的床,两个成了好事,后,后来,那个男子不得不娶了她,就,就是这样的。”平儿就到那场记忆犹新的戏,红着小脸,结结巴巴道。

“你,你是说……不,不,那样的法子不行,要让爹爹和哥哥知道了,准得打死我!你再想想别的,再帮你小姐我想想。”赵小姐一听那戏文里的事,吓得连忙摆手,她今天可是对唐公子投怀送抱了,都没能让他动心,那法子肯定不行。

“小姐……我真没有法子可想了。”平儿哭着一张脸。

“叫你想,你就想,哪那么多废话?!你想不出,我让大哥换了人,把你卖了。”赵小姐对着平儿瞪眼,平儿一听要卖了她,吓得赶紧闭了嘴,蹙眉站在那果真认真的替自家小姐想了法子。

“小,小姐……你让我想法子,总得让我知道你喜欢是谁吧?都不知道是谁,我能想什么法子。”

“你还真烦,就那唐公子,住在我家的唐公子。”赵小姐挥了挥手,把平儿挥到一边,冷着脸道。

“啊?!小姐,你……唐公子,这难度太大了!你喜欢谁不行?要喜欢皇上的表哥?我不想了,我想不出,你赶走我,我也想不出。”平儿泄气。

“滚!我自己想,我就不信想不出法子来。”

赵小姐一听,发了脾气,但也没精神搭理她,把她赶出房间,然后关上门一个人坐在房中想计策,想法子,可是任凭她脑子想破了,到了吃晚饭的时间,都没想出个两全齐美的法子来。

晚饭后,宁知府将所有的事情安排结束,王县令渎职,罢免县令之位,但因事后一直配合奔波忙碌,治理瘟疫,将功赎罪,留在县衙做个小小的记录之职,念其考功名不易,留了其功功。

县令之职,由赵县丞先做代理县令,管理全县诸事,等宁知府回府成后,上了折子,再由史部下正式的任命,赵县丞和赵老爷感谢要知府的栽培之恩,而王县令在当日之事后,就已经知道此次乌纱帽不保,后面认命的配合,只是为了保自己的性命,听了宁知府还能为其保留功名,同样跪倒在地,感谢宁知府的手下留情之恩,若是罢了县令,再革除功名,他真的是无颜见江东父老。

事情安排完毕,众人各自去歇息,而在闺房中歇息的赵小姐,想到唐天宇俊逸的身影,入了魔,没有更好的法子,她决定铤而走险,用了平儿所说的法子,想起这半月来她照顾病中的唐天宇,发现他有个习惯,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他睡觉时,门皆不会上栓。

其实这并不是唐天宇本身的习惯,而是陪着凤哥游历天下才形成的,因为每次睡客栈也好,还是在赵家也好,二人总是住在隔壁,他心中随时关注着凤歌的安全,为了保证突发事件时,他能及时到凤歌的身边,所以他的门从未上过门栓,因为他并不担心有人刺杀他,他习了武功,警觉异于常人,一点点动静,哪怕是他睡着了,他也能听到,立即清醒过来。

心中决定了赵小姐,叫了丫鬟平儿,对她吩咐了一番,说是半夜子时,大家都睡熟后,让平儿陪着她一起去唐公子那,平儿一听,腿都吓软了,没想到今天自己胡绉绉的话,小姐竟然真听入耳了,而且,还走火入魔要去唐公子的房间,爬了床,这事要被老爷和少爷发现了是她出了计谋,她就完了!

赵小姐可不管她的丫鬟在担心什么,躺在床想着,越想越兴奋,觉得这计策可行,只要她上了唐公子的床,不管二人有没有做什么,唐公子必得要纳了她为妾。

半夜子时,两人人影悄悄的往客房而去,一个到了唐天宇的门前,停了下来守在外面,一个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按照计划,蹑手蹑脚的往唐天宇的床前走去。

其实,唐天宇在二人到达他的房前时,他就醒了,然后,看着一个黑影悄悄的走了进来,以为是刺客,并没有惊动来人,而是娶力于掌,准备等人到了床前准备刺杀他时,他再给来人予以重重的一击。

当来人来到床前,准备掀了他的被子时,本能的唐天宇挥掌向来人击去,但是他的夜视力好,借着房门外透进来的微弱月光,看清了来人的身影,赶紧撤掌,但是掌已挥出了一半,就算他撤掌,来人还是被他的掌风给震得飞了出去,然后连哼都没有哼一声,软软落地。

唐天宇赶紧起床,摸了火折子,点燃灯火,看着地下躺着的人,果然他前面没看错,是她!若不是自己在最后一刻看清楚了她的身影,她此刻应是一具尸体了,想着前面他听到的脚步声,外面应该还有一人,可能是她的丫鬟。

“去把你们家老爷和少爷叫来。”唐天宇把门打开,脸色平静的对着守着门的平儿道。

“啊……我这就去。”

平儿不知道房间内发生了什么,往唐天宇后面一瞧,看家自家小姐仰面躺在地上,嘴角溢血,像是死了,吓得惊叫一声,往主院飞奔而去,因为过度惊讶,致脚软,在路上了摔了好几跤。

听到惊叫声,凤歌也醒了,忙起来掌了灯,开了门,见唐天宇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口,不进了房间,有些惊讶。

“天宇哥哥,发生了什么事?”

“歌儿,你进去看看赵小姐,看在赵县丞和许夫人的面子上,看看她的伤怎么样了。”

“赵小姐?她怎么在你房间里受伤了?”

凤歌走进唐天宇的房间,看着面色惨白,嘴角溢血的赵小姐,吃惊的看唐天宇。

“谁知道她发了什么毛病?竟然半夜开门到我的房间,我误作是刺客,伤了她。你知道的,我睡觉,房间门不上栓的。”唐天宇气得依然黑着脸,向凤歌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噗嗤……天宇哥哥这是艳福不浅啊,白天人家往你怀里倒,这晚上,又想往你床上爬!”凤歌看着唐天宇黑着脸的可爱样子,不禁戏谑他。

“歌儿……不许你笑我,明天一早就走,我再也不想呆在这儿,好烦人。”

“好,好,不笑你。我替他看看伤,看着她家人的面子上,我替她治了伤,哼,要不然,别说治伤,我还给她喂些毒药。”凤歌一想到她竟然胆大到半夜来爬她心上人的床,不禁咬牙切齿。

“歌儿,你这是在吃醋?!”唐天宇听凤歌要给她下了毒,心中竟然开心起来,黑脸变成白脸,看着凤歌道。

“哼,才不是。不理你,我替她看看,她还真禁打,受了你一掌,只是受了伤,没死。”凤歌伸手为地上昏迷了的赵小姐把脉,看着她的嘴脸,她真想给她下毒,怎么办?还是明天早点走吧,省得自己手痒,给她下毒。

“没有用全力,我挥掌出去后,发现是她,撤了掌,否则,凭她受我一掌,现在已经死了,哼。”唐天宇解释。

“哟,对小美人手下留情了。”凤歌继续逗唐天宇。

“歌儿……你再说,我再加一掌,送她去阎王爷。”唐天宇气恼。

“别!我不说就是,不说就是,你再加一掌,可得吃了牢饭。”

凤歌闭嘴,认真的为赵小姐把脉,虽然唐天宇撤了掌,但是她五脏六腑都已经被掌风震伤,不用了自己的特效药,恐怕拖不过几天,真的会死,于是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取了一颗药,给赵小姐喂下,喂完后,又心痛得要死,自己那么好的药竟然用来救了觊觎天宇哥哥的人,好郁闷,好想咬人出气,好气哦。

“天宇哥哥,我好心痛我的药,呜,呜,我想咬人出气……”凤歌不好说是心痛药救了自己的情敌,只说是心痛自己珍贵的药,对着唐天宇腮帮子鼓成了小苍鼠。

“歌儿不气,这是都是天宇哥哥不对,是天宇哥哥招惹的,你想出气,就咬我,好不好?呐,咬我的手。”唐天宇朝她伸出了右手。

“啊呜……”凤歌毫不犹豫朝唐天宇的手臂咬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