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五)/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歌这一咬下去,还真的用了力度,心中直叫,气死姑奶奶了,气死姑奶奶了,姑奶奶咬死你,凤歌这一下嘴,完全把唐天宇当成了自己要咬的人,咬得唐天宇皱了眉,忍着痛,“嘶”了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歌儿还真是下嘴不留情。

“天宇哥哥……我,我咬痛你了?呀,咬出血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心中生气,好生气,呜,呜……”

凤歌被唐天宇的吸气声惊醒,回过神来,见自己正死命的咬着他的手,忙歇了嘴,嘴中冒了铁锈味,再一瞅,竟被她咬得出了血,血随着牙印往外涌,又心痛得哭了起来。

赵老爷和赵县丞二人被平儿唤醒,平儿只说是唐公子寻二人有要事,怕被怪罪,没敢说了别的,所以二人满心疑惑,在这大半夜深一脚浅一脚来到唐天宇房中,看到这有些诡异的画面,凤歌正捧着唐天宇的胳膊在掉眼泪,而地上,赵盈躺在地上,毫无生气,二人心头一紧,难道是家中进刺客了?连唐公子都受伤了。

“唐公子,郡主,这,这是怎么回事?”赵县丞不安的问唐天宇和凤歌。

“怎么回事?等你妹妹醒过来,你问她,你还可以问她,若不是天宇哥哥反应及时,你们现在见到的是赵盈的尸体。”

凤歌心痛唐天宇的伤,又气赵盈,对赵县丞的问话自然没有好脸色,还生气的]瞪了二人一眼,然后扭转身子,去自己房间替唐天宇拿止血的药,不理了他们。

“……”

赵老爷和赵县丞被她瞪得一愣,这是怪二人护卫不力?还是怎么了?一向平易近人,天真可爱的郡主竟然瞪了二人,显然很是生气,二人心中惶恐不安,唐天宇则勾起了嘴角,心情甚好,一点也不自觉这事是自己招惹的。

“平儿,到底怎么回事?小姐在房间中睡觉,怎么会半夜跑到这里来了?说实话,要不然,天亮我就将你卖到青楼中去。”赵老爷自是知事情不对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脸色发白的平儿道。

“老爷饶命,少爷饶命,小姐,小姐……今天,……后来小姐就自己进了唐公子的房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没一晌,唐公子出来让我去请你二人来,小姐就这样躺在地上了。”

平儿将赵盈喜欢唐天宇不得,又因为唐天宇婉拒,便生了别样的心思,再到听说唐天宇和凤歌明天要走了,今晚做最后一搏的事情详细的说了出来,只是隐瞒了自己说那戏文的事。

赵老爷和赵县丞没想赵盈在这么点时间内竟然对唐天宇生了好感,还做出了投怀送抱和爬床的事,二人气得浑身发抖,脸色一会红,一会儿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唐天宇和凤歌。

只怪这个蠢的,也是眼瞎的,很明显的事,凤歌郡主和唐天宇是表兄妹,再怎么是兄妹,也是男女有别,双方家人能放任二人这样长年累月,结伴而行在外面,一是绝对的相信唐天宇的品行,二是默认了二人之间的情谊,就算有什么事,二人便是顺理成章的成婚,没人敢置喙什么,她竟然敢当着郡主的面,去勾引她未来的夫君,现在的心上人,怪不得一直平易近人的凤郡主会生气。

“只怪老夫教女不严,还请郡主和唐公子原谅她这一次犯了糊涂,此后,我定当严加管教。”赵老爷心中再怎么发怒和尴尬,那也是自己的女儿,上前一步,弯腰拱手请求二人原谅。

“赵老爷让人来把她抬出去吧,我已经给她看了伤,喂了药,她受了严重的内伤,她进房间时,天宇哥哥把她当成了刺客,等天宇哥哥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虽然卸了掌力,但还是伤了她。以后,就让她躺在床上休养着,请个好的大夫给她看看。”

凤歌为唐天宇撒了药粉止了血,淡淡的瞥了眼赵老爷和赵县丞道,她只负责现在救她一命,不让天宇担了杀人的话头,至于后面养伤需要多久,她却不会多过一句,不值得她去用了这份同情心。

“谢过郡主,唐过唐公子大人大量,我们带她走了,离天亮还早,你们二人再稍作歇息。”赵老爷再次拱手相谢,然后带头走出房间,再也没脸呆下去了,他这老脸彻底被她丢尽了,赵县丞从地上抱起赵盈,走出客房,平儿立即跟上。

翌日一早,按着原计划,唐天宇,凤歌,宁知府三人吃了些早饭,坐了马车出发往青州府城。送三人走后,赵老爷和赵县丞去了赵盈的房间,赵盈已经醒了,半靠在床上,听丫鬟说人都走了,坐在那默默垂泪。

“你个孽女,你还有脸哭?!”

二人进屋后,命平儿把门关上,赵老爷对着赵盈低吼,府中还有别的客人,怕被别人听去,心中甚是感激昨晚唐天宇和凤歌处事低调,除了在场几人,并无其他人知道,就连许夫人和老夫人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赵老爷和赵县丞对二人找了个借品,说是晚上赵盈上茅厕,被唐天宇碰到,误认作是刺客,打伤了她,但是郡主给她治了伤,只要休养时间就没事,许夫人和老夫人信了自己相公的话,没敢说了什么。

“爹爹,我不过是喜欢她,我有什么错?!”赵盈心情不好,又被心上一掌打伤了,听了赵老爷训她,心中一气,就当场顶了回去。

“你……”赵老爷没想到赵盈不但没有认识到严重性,还敢忤逆她,拿手指着她,浑身气得颤抖。

“爹爹,息怒,保重身体要紧,妹妹还小,跟她说说道理。”赵县丞劝慰赵老爷,赵老爷想着儿子是个明白的,给他争了光,马上就会是县令老爷,自己的接班人,便止了怒。

“盈盈,你知道你昨天的事做的是有多蠢吗?你现在大了,做事不仅仅是考虑自己的心情,还得考虑考虑家人,懂吗?你要知道,你面对是皇室的郡主和皇亲国戚,郡主是个好的,但不说明她没脾气,昨晚之事,她已经生气了,若不是因为这些时间我们整个赵家人为染疫的病人全在劳心劳力,你以为她会轻易放过你这个觊觎她的心上人,她的未来丈夫的人?就算是普通女子都不会原谅你,更何况她一个被摄政王,被当今天皇上宠着的女子?你应该庆幸的你遇到是她,要不然,昨天,不仅你会命丧当场,恐怕家中的所有人都要为你陪葬。”

赵县丞劝好爹爹后,又语气温柔的分析给赵盈听,让她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认清现状。

“哥哥,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喜欢唐公子了,我……”

赵盈听了哥哥的入理分析,脸色惨白,她的确是被冲昏了头脑,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那二人的身份,正如哥哥所说,倘若凤郡主再骄横一点,昨天的事将发展得无可挽回,一想着自己家人因为自己的一时的冲动,全部陪上性命,心中升起了愧疚,坐在那的一脸惭愧,赵县丞见她脸上有愧意,这次重伤也受到了教训,也就不再说了她。

“你哥哥的话,你好好想想,以后再肆意妄为,不会每次都会像这次这般幸运,郡主说了,你的伤必须卧床静养三个月,趁这段时间好好反省反省,哼。”赵老爷冷哼一声,开了门出了房间。

往青州府的车上,凤歌靠在唐天宇肩头歇息,因昨晚突然发生的事,二人都没有歇息好,唐天宇看着凤歌熟睡的容颜,心中有些不舒服,幸好今日走了,要是再留两天,他真的会禁不住出手要了赵盈的命,胆子够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