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三)/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听到这,皆皱了眉,秦老板真的是要诬陷郡主?!虽然他不知道她的身份,但也不能随便诬陷一个弱女子吧?而且还是他儿子有错在先,调戏人在前。

“呵……爱儿心切?你若真是爱儿心切,就没有心思用你那珑玲心肝来诬陷我了!”凤歌冷笑一声,欧阳清和唐天宇也想到了什么,眼神愤怒的看着跪在地上,五体投体趴在那的秦老板。

“秦老板,叶大夫明明告诉你,这种毒是误食了食物,你不去查你儿子为什么会误食,到底是无意,还是人为?你就去府衙状告我,是因为,你知道你儿子反正是救不活了,所以想最后利用一下你儿子的价值,让我姑父,长青酒楼的欧阳公子为了我向你妥胁,然后再度与你合作吧?你的心肠还真是狠,我真为秦斯,你的儿子悲哀。”凤歌讽刺的说出秦老板的想法,眼铁的余光则打量了软榻上的,也该醒了。

“……”秦老板无法辩驳,身上滴下的汗水把他身边的地面都浸湿了。

“爹爹,她说的都是真的?”

软榻上的秦斯的确醒了,听到凤歌说的话,不敢相信的看着跪在凤歌面前的爹爹,这就是疼他爱他的爹爹,竟然如此狠心,不寻大夫为他解毒,而是眼睁睁的看着他死,还要利用他状告眼前的女子,好威胁长青酒楼的东家合作。

“我……斯儿!”秦老板见秦斯醒了,眼中闪过惊喜,只是没想到郡主说的话全被听到了,不禁颓然,又伏在了地上,痛哭。

“爹爹,你好狠的心……”

秦斯眼睛红了,别开了头,不再看地上的爹爹,他总以为自己是天子娇子,虽然没有娘亲的疼,只有个后母,但是后母和爹爹一直视他为掌上明珠,他想什么有什么,现在想来却全然不是这样子的,想要捧杀他?后母对自己的儿子,却是盯得紧,对他,呵呵,曾经的自己是多么幼稚,以为那是疼他,说不定此次中毒也是那人下的手,他自己知道根本与眼前的女子没有关系。

“现在,既然还了我的清白,后面也没我什么事了,至于秦公子是如何中的毒,就请府衙好好的查查,还有秦老板诬陷他人,该如何定罪,都按王法来。”凤歌再抬眼看了众人。

“你在这监督,你们就秦期中毒之事,好好一查,从他昨日回府后所吃的食物入手,顺藤摸瓜,秦老板先押往大牢,等下毒之事有了眉目,一同审理定罪。……”

凤歌起身准备走,欧阳清和唐天宇也起身,宁知府吩咐了自己属下一番,然后也随着三人一起出了秦府,回了自己的住处,宁知府的一帮手下,为了能稳过一个大年,立即让林大夫配合对秦斯下毒一安展开了调查。

大年这一天,青州府府城分外热闹,一天到晚鞭炮声,家家户户欢欢喜喜的过大年,唯有秦府一片冷清,老爷和夫人都被抓进了大牢,大公子卧病在床。

当时,在叶大夫的配合下,府衙的人很快就查找到了证据,下毒之人是秦斯的后母郑氏,经不起证据和用刑,郑氏一五一十的交待了事情的经过,并签字画押认罪。

郑氏是秦老板在秦斯三岁时,其母生病去世一周年后再娶的夫人,后来替秦老板生了一子一女,秦家家大业大,但是长子不是自己的儿子,以后继承秦家财产只是很小的一部分,郑氏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嫁给秦斯时就看清楚了自己和自己的孩子的现状,于是对秦斯万般宠爱,捧在手心里,一是这样讨得秦老板的欢心,认为她是个贤慧的女子,二是她的宠爱让秦斯终于长歪了,吃喝嫖赌,调戏良家女子,样样都来,成功的让秦老板对斯斯失望。

特别是搞砸了与欧阳清的合作后,秦老板气得回家大发了脾气,把秦斯禁足在房中,不许他出府,郑氏一听秦斯调戏别人不成,还被人用毒针扎了,老爷又他彻底的失望了,觉得自己动手的时机到了,所以在被扎了银针禁足的当晚,郑氏先让厨房里做了秦斯最喜欢吃的鹅肉,饭后又让丫鬟送了柿饼给他,这两样都秦斯喜欢吃的,而秦斯并不知这二者同食会中毒,所以,郑氏送了多少,他就吃了多少,本来,中毒后当时就发现,请了大夫来,秦斯的中毒不会那么深,郑氏深懂这道量,为了一次置他于死地,后面,郑氏又以当家主母的身份,找了借口将秦斯院中侍候的下人,全给调走了,只留了自己的心腹在院中,而秦老板因为生气,将他禁足院中,他自然不会来探望儿子,发现点什么,直到第二天,郑氏慌慌张张的来找他时,秦斯半条命已经去了,这后面就发生了秦老板状告凤歌的事。

大年晚饭,欧阳清,宁知府,唐天守,凤歌四人坐在桌上吃饭,秦斯中毒的事情查明了真相,让大家被影响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边吃边议论着整个事件。

“秦斯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唉……”

宁知府叹了口气,想起那时候自己识人未清,宁未雨被下毒之事,若不是碰上了小妞,雨儿哪有命,哪有后来的成亲生子,哪有现在的唐天宇陪着他过大年。

“倒是,听说他的经历,我对他的那点气也消了,原来并不是他的本性如此,而是被人害的,那郑氏的心机也不一般女子能比的。”凤歌点点头。

“现在夫妻两人都进了大牢,倒真是如秦老板之愿,以后他的产业由秦斯接手了,不过那个浪荡子,说不定不用多久就要被他败光了。”

欧阳清讽刺的笑了声,想那秦斯经此一次,若是从此改过,用心经营家族的产业,说不定能浪子回头,但是如若还是以前的模样,又没人管得了他,不出三个月,秦府也被他败光。

“呵……那种人,不值得我们同情,来,歌儿,你喜欢吃的大虾,多吃一点。”唐天宇也轻笑出声,对于秦斯调戏过凤歌,因为他中毒,怕两拳打死了他,他现在不能亲手揍他一顿,心中还是不甘心的,有心的转移了话题。

时间飞快,一转眼过了正月十五,官府正月十六正式开印,外面的店铺也开张了,开始了新一年的生意,就在大家还沉浸在年味中时,一道消息犹如惊天霹雳炸得所有人都惊呆,在青州府的南方,靠近原凤南地界的镇南府的地界发生了动乱,镇南府知府已经被乱党抓住做为人质威胁凤南皇上凤玄宸,而动乱发动之人,为前朝余孽,原大华国皇室中人,这消息千里加急到凤南皇宫,呈在凤玄宸宴头后,经紧急商议,凤玄宸下旨护国将军郑国前往镇南平乱,并命凤玄玢带着天星楼中的人提前到达,暗中救出镇南府的知府和一众官员。

因为青州府与镇南府接壤,这消息另青州的百姓怕恐不安,打仗,动乱首先遭殃的便是百姓。

宁知府也没想到,这刚过完新年,他的府衙才开印,凤歌和唐天宇也准备出发再次上路,就传来这让人心惊的消息,大华自被原凤北,现凤南统一后,十几年百姓生活安动,也不见动乱,没想到那些大华皇室当时逃跑的人,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就等这一天,想反攻凤南,重新让大华独立成国。欧阳清已经动身回京城了,这在路上听么这消息,恐怕也心忧的会折返回来。

在家养身体的秦斯,经过十几天的休养好,身体已经无碍,当得知要打仗,且自己那天调戏,后又被她救的女子是郡主,心下做了个决定,前面十几年因为继母的捧杀,过得醉生梦死,现在死了一次后,他想通了,亲人间之所以反目,不过是夺利。

坐在府衙中的宁知府,凤歌,唐天宇三人得到禀报,说秦家的公子秦斯来了,说是寻三人有要事,唐天宇一听到他的名字,心中就反感,竟然敢觊觎他的歌儿,哼,正要开口说不见,宁知府先说了话。

“让他进来吧,也是个可怜的孩子,看他到底有什么事。”宁知府人老心善,命令禀报的人去带他进来。

“小的拜见郡主,宁大人。”秦斯走了进来,倒头就拜,态度诚恳,凤歌挑了挑眉,吃一堑长一智,这是学乖了?!

唐天宇:虚伪!

“起吧,你寻我们有何事?”

宁知府问他,秦斯站起,凤歌打量了他一眼,一张脸已经瘦成削尖的,眼睛大得吓人,看他的模样,这次的事对他触动很大,是个可以教诲的,然后不动声色的别开了眼。

“小的听说会在镇南府打仗,打仗需要大量的银钱,虽说凤南富裕,朝庭不缺银子,但是为了表示我的心意,我做主把我秦家的大部分产业变卖成银子,捐给朝庭,支持平乱的将士。”秦斯对着三人真诚道,三人立即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这人改变得还真快。

“这是你的想法?你的家人可会同意?你爹爹虽然在牢中,但是郡主只让追究他的诬陷罪,并不追究他冒犯皇室郡主之罪,所以说,你爹爹并不被死刑。还有,你爹娘在牢中,你府中还有其他人吧?”宁知府谨慎的问秦斯。

“我是府中我爹的嫡子,也是长子,家业本就该由我继承,别人无理由置喙我的决定,当然我会考虑到他们以后的生活,为妹妹留一部分嫁妆,弟弟该继承的部分也会给他,府中的下人我会遣散大部分,我所捐的,基本上我的部分。所以,我请求宁知府让我见见我爹爹,我告知他一声我的决定。”秦斯态度坚决,话语有条有理,就连弟妹怎么处理都想好了,可见他的决心。

“你还是同你爹爹商量商量,别把他气死在牢中了,虽然他诬陷我,罪已至死,但是,既然现在定了不判死罪,我可不希望你把他气死了,又有人来置喙我。”凤歌淡淡道,她不想他因为做好事,又惹来麻烦。

“是,郡主。”

宁知府叫来自己的属下,带秦斯去了大牢,并叮嘱他看着点,别让父子二人吵起来,把老的气死在牢中了。秦斯走后,三人沉默了一晌,这打仗的确是费银钱,虽然凤南国库充盈,但有人自动愿意捐银子,让将士的待遇变好,也是求之不得的事。

“没想到,他改变还挺大的。若非是自小丧母,被养歪了,他现在的年龄应该有所建树。”凤歌感叹了句。

“是啊,没想到这小子……”宁知府也自然的接了凤歌的话。

“……”

唐天宇: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想到这小子还是只狐狸,专在歌儿面前卖好,若非歌儿是郡主,他绝对不会想到要向朝庭捐银子。

“天宇哥哥,宁爷爷,这次舅舅领兵过来,我真替他担心;而且大哥也要秘密前来,配合舅舅救人,平乱,想想就揪心。”凤歌也没心思管秦斯的事,叹了口气。

“郡主不要担心,宁爷爷在这,有什么事,我们府第一个会迅速支持他们,前朝遗孽虽然现在控制镇南府,那也是暂时的,无论是兵力,还是人心,他们在势,不过是以卵击石而已,你舅舅一定会打嬴这场仗的,当年统一三国,你父王在北线同凤北作战,你舅舅和外公就是在东线作战,对于这边很是熟悉。”

宁知府虽心中也替二人担忧,知道战场上千变万化,一个不小心,就会遭遇敌人的暗算,以至于丢了性命,但是还是细细的分析给凤歌听,安慰她,

“宁爷爷你说的对,可是我还是禁不住担心他们,母妃在家也肯定着急,我想去那边帮助他们二人,至少我懂医术,有什么事他们二人不用担心。”

“郡主,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你毕竟是个女孩人,万一有什么,我没法向你父王母妃交差啊,这时候,你父王和母妃肯定也在担心你舅舅和你大哥,倘若你再去了,我怕你父王和母妃会吓得要亲自前来啊。”

宁知府不同意凤歌过去,战场上那么危险,凤歌是从他这过去的,两个孩子冲动,他不能冲动,万一有点事,他没脸见小妞和摄政王了。

“……”

凤歌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她能理解宁知府的担心,唐天宇在一旁也没敢说话,支持哪一个他都不对,支持凤歌去镇南,外公肯定得打断他的腿,支持外公,凤歌现在不说话,背着外公不知道要给他多少白眼,一会外公不在的时候他再说。

因为镇南乱党的事,让镇南和青州上下头顶上压满了乌云,气氛异常的沉闷,而秦斯去了牢中,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说服自己的爹爹的,果真将秦家大部分产业全部变卖,兑换成十万两银票,交到宁知府手中,让他代自己转交朝廷,给来镇南平乱的将士添衣,添粮,加饷。

既然秦老板也同意,宁知府就没有拒绝的道理,收了银票,并写了折子上报朝廷,并结合现实给秦掌柜定刑时减少了几年大刑,少了几年牢狱之苦,至于郑氏因是蓄意杀人,该怎么定刑还是怎么定刑,没有情面可讲,经此事后,秦斯从此彻底了变了个人。

这日,凤歌在宁府等着舅舅的大军和大哥来镇南,算着他们到来的日子,因担心,心情不畅,不想呆在府中,与唐天宇出了府,想出去走走,散散心,只是二人刚到府门口,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拜见郡主,见过唐公子。”秦斯拱手行礼。

“是你?你有事?”凤歌因秦斯的身世遭遇,再加上他后面散尽家业支持朝廷的举动,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没想到他会等在这,虽有些惊讶,但也没有不理睬他。

“我……郡主,以前我犯下的糊涂,还请郡主见谅,我正式向郡主道歉。”秦斯想着今天所求之事,心中有些忐忑。

“你的道歉我的接受,谁都不是圣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你既然选择改正,我当然高兴,本郡主希望凤南的每一个臣民都是善良的,爱国的,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少一个混混,也是好的。”

“谢谢郡主原谅,在下绝对会痛改前非。只……只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秦斯脸色赫然,红了脸,结结巴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

“有事就说,不必吞吞吐吐,我能帮你的,我会帮。”

“是,是……我想从此以后跟着郡主殿下您,为郡主您鞍前马后也愿意,以赎自己的罪过。”秦斯闭了闭眼,咬咬牙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凤歌听了一愣,他竟然想跟着她?只是她还未回话,唐天宇不愿意了,这小子就是个狐狸,想以此为借口跟着歌儿,每日都能接触到她,他可不能让他趁了心,歌儿心软,经他一求,说不定还真的会同意了。

“想为郡主殿下服务,那要看你没有这个资格!你会什么?会武功,会医术,还是会毒术,或者有别的特长?!”唐天宇看着秦斯淡淡道,这小子什么都不会,除了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啥本事都没有,还想跟着歌儿!哼。

“我……我会赶马,我为郡主殿下赶马。”秦斯知道唐天宇对他有敌意,说话从不客气,脸色一红,嗫嚅道。

“郡主身边的人,无论是马夫,丫鬟都是经过摄政王和摄政王妃精心培养出来的,不仅只是会侍候人,还个个武功高强,在关键时刻能救了郡主,你认为只会赶马就可以了?!”

唐天宇咄咄逼人,他说的却是大实话,凤歌身边的人,不是为了侍候她而侍候她的,哪个都有自己的特长和武功,这次出来凤歌谁都没带,是因为自己在她身边,而且又有凤玄玢给的暗卫。

“……,是我不自量力,那打扰二位了,我,我走了。”

秦斯一听,脸色立即惨白,是啊,眼前的女子不仅是郡主,还是最受宠的郡主,能在她身边的人,肯定都是奇人异士,能保护她的,而自己?自己算什么?十几年的花花公子生活,自诩风流倜傥,却是什么都不是,如果自己哪一样做得好,也不至于出现今天的窘况,十几年来,他是第一次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什么都没学,后悔自己太蠢,没有看清后母的居心,洋洋得意的活了十几年,却什么也不是!

“天宇哥哥,你这样说他,是不是有些心狠了?”凤歌看关秦斯孤独落莫的背影,侧过头问唐天宇。

“歌儿是不是舍不得了?”唐天宇戏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