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赴镇南府/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宇哥哥……怎么会?!我只是觉得他有些可怜而已,生母早逝,被后母害成了这个样子。”凤歌跺着脚为自己辩白,再给了唐天宇一个大大的白眼。

“不是就好。做为男子,如果他还有点尊严,就会记住我的话,从此发奋图强,改变自己。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我们的苦心算是白费了,也就不必管他。”

“哦。”

凤歌想想也是这样的,点了点头,与唐天宇一起往外走去,不再谈论了秦斯的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要走,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经历要去经历,除了靠自己,别无他法。

十天后,凤歌与来镇南府路上的凤玄玢联系上了,但是凤玄玢的想法与宁知府是一样,让她要么呆在青州,要么转道绕过镇南府再往下一个地方去,并告诉凤歌,舅舅郑国的十万大军已经也快到镇南,只要郑国一到镇南,双方很快就会开战。

虽然大哥和宁爷爷都不让去,但是凤歌心中却像猫抓一样难受,担心,找了唐天宇商量,让他陪着她,偷偷的去镇南府,等他们二人到了,估摸着舅舅他们也到了,她要找舅舅去,唐天宇刚开始哪里敢答应,可是他拗不过凤歌的小性子,不陪她去,就成天的拉着脸不理他,最后唐天宇无奈,要凤歌保证,到了镇南不要乱来,全都听他的,凤歌只要他带她去,自然是什么条件答应。

商量好的次日,唐天宇凤歌二人找宁知府,说是准备绕道避开镇南府,再往西去,再晚走就赶不上夏天看西海,天冷看西海有什么意思,宁知府一听二人不去镇南府,也就随二人去了,两个在这里也陪他老头子这么长时间,可以了。

二人出发了,宁知府依依不舍送二人出了青州府城门才回去,离开青州在宁知府看不到的地段,二人立即转道调头往镇南的方向驶去。

“天宇哥哥,听说舅舅和外公打仗很厉害,我这次去是不是能看到?”马车一调转,凤歌就双眼兴奋的发光,问唐天宇。

“恩,护国候和护国将军是凤南的镇国将军,当然很厉害,至于你能不能看到,这个我可不敢保证,我怀疑等我们找到郑将军,他也会把你送出军营,不会让你留在军营中冒险的。”

唐天宇严肃的看着凤歌道。

“啊?那怎么办?我只是想来帮帮舅舅的,打仗肯定会有人受伤,受伤就需要大夫,而我就是最好的大夫,舅舅怎么能赶我走呢?!我只想帮他的忙而已。”凤歌鼓起了腮帮子,皱着小脸,沮丧得不得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们两人先要保护好自己,再谈帮郑将军,等到临近镇南时,我们得伪装成普通人,看清局势再想办法找到你舅舅。”

“好,我都听天宇哥哥的。”

凤歌很乖顺,毕竟唐天宇比她年龄大,生活知识比她懂得多,在那些人眼里,她这郡主身份,不但无用,还会给她惹来祸事,所以二人必须扮成普通家的公子和小姐,绝对不能露了一丝身份。

马车在路上行了一日,到了青州的一个小镇,二人准备找个客栈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马车赶进镇上的客栈,他们的身后,另一辆马车远远的跟着二人也进了客栈,凤歌和唐天宇都发现了,但皆不动声色,还没走出青州地界,不管是谁的人跟踪他们,他们都不怕。

次日,二人歇息好,吃好早饭,又赶着马车准备出发了,他们上路后,昨天那辆马车也立即出发跟上了二人,马车行出小镇一段路后,正好是一段长长的山路,人和马车都稀少,唐天宇看着后面紧紧跟着的马车,和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他们快后面快,他们慢后面也慢,唐天宇皱了皱眉,暗暗吩咐自己的马夫,把车停下,他们的车停下后,果不其然,后面的那辆也停下了,唐天宇再次吩咐马夫赶紧赶马车,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把马车赶快点,把后面跟着他们的人和马车甩了。

后面的马车发现唐天宇他们的马车,突然出发,而且还行驶得飞快,有瞬间的迟疑后,立即也飞马跟上,两辆马车在山间小路上飞奔,唐天宇看着前面的拐弯后,命车夫拐弯后一百米沿着山脚下停下,等那辆马车出现,果然,没一晌,那辆马车急匆匆的赶来,等他们也拐过那道弯,发现唐天宇和凤歌的马车已经停在那守株待兔时,已经来不及了,马车不继续行驶,在凤歌和唐天宇的马车边停了下来,车上走下来一个人,却是二人都认识的。

站在自家马车外的二人看着车上走下来的人,不禁抽了抽嘴角,这人还他挺执著的,竟然知道他们二人在青州出发的时间,而且还跟在二人身后,跟到这儿来了。

“秦斯,你跟踪我们?”凤歌薄怒。

“郡主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有意要跟踪你们二人的,只是那天你们出城时,也正好我出城办事,我看二位调转马车方向往镇南方向走,猜测你们二人,应该是要到镇南来,我是青州人,也是原大华人,我亲生母亲的娘家就在镇南府城,所以,我认为我可能能帮上二人,所以就跟着你们来了,但又怕你们二人不愿意接受我的好意,所以就远远的跟着你们。”

秦斯拱手,然后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凤歌听了,脸色才缓和下来,唐天宇想了想,他们二人毕竟是原凤南人,的确有些惹眼,而且对镇南也不熟悉,如果有秦斯跟着,会方便许多,虽然他心中不喜欢这个觊觎表妹的小白脸,但是这种时候,凤歌的安全在第一,他勉强能接受他的解释。

“既然是这样,那你跟着我们走吧,说不定,到时候进镇南府还真的需要你的帮忙。只是,青州这边你自己的事,安排好了?”怕你真是败家子,说走就走。唐天宇想了想,答应秦斯留下,只是又在肚中腹诽了一句。

“谢谢郡主殿下,谢谢唐公子留下我,只要有我能帮上的,我定尽力相帮。青州的家业,已被我散得差不多,剩下也没有大事,全安排好了。”

秦斯听唐天宇答应留下他,眼中满是惊喜,他知道,唐天宇答应了,郡主就更不用说了,不会赶他走的。

“上车,走吧,尽量在开战前赶到镇南,等开战后,就难进城了。”

唐天宇没有搭理秦斯的惊喜,转身和凤歌二人上了马车,让马夫赶紧赶车,秦斯擦了擦头上的薄汗,心中吁了口气,他这次赌对了,郡主留下了他,然后也上了自己的马车,让车夫赶马跟上前面的马车,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很默契的往镇南行去。

两日后,两辆马车开始走近青州与镇南的边界,青州府与镇南府两府之间隔着一条宽宽的河流,叫泾河,两府对河相望,真可谓泾渭分明,青州与镇南间的联系,就是泾河上的一条宽宽的长桥,这长桥是凤南统一三国后,由国库拨银子修建的,目的是为了方便两州的百姓,保证百姓的财产和生命安全。

因为泾河一年四季有三季河水平缓,小舟搭客河面上穿梭于两岸,并不受到水流影响,但在夏季汛期时,泾河水就会猛涨,且河水湍急,在没有架桥前,夏季一季里总有有那么几艘倒楣的船,遇到急流或是洪水被打翻在泾河里,有物丢物,有人死人,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凤南统一三国后,立即修了长桥的原因。

凤歌和唐天宇发现,越接近镇南,路上的流民多了起来,大多数都是镇南府的百姓,听说镇南府要打仗了,他们的父母官都被前朝余孽给捉住了,百姓们人心惶惶,有点手段的,携金带银,拖家带口,全都往镇南府外逃,而无疑,最近的青州府,风平浪静最适合他们的目的地,所以往青州的路上,有不少逃难的百姓。

看着路上的百姓,凤歌的心情更加沉重,掀了马车帘子,朝外观看,难怪母妃说,和平最是难得,一旦打仗,首先遭殃的就是百姓,这还只是一府动乱,想当年三国大战,不知道给平民带来多少祸事,还好因为父王和舅舅,外公三人合力,用最快的速度统一了三国,让天下百姓过上了安宁的日子。

“停,停车。”掀了马车帘子正往外看的凤歌,瞥到了什么,让车夫停下。

“歌儿,怎么了?”唐天宇疑惑的看向凤歌。

“我看到一个小女孩,一个人站在路边哭,好似与家人走散了。”

凤歌回了句,下了马车,唐天宇立即跟上,后面秦斯也让马车停下,下了车。

“小妹妹,你别哭,你爹娘呢?”凤歌走到路边小女孩面前,轻柔的问她。

“爹爹,娘,哥哥……”那小女孩看见凤歌,抬了泪看了她一眼,一听问她爹娘,又哭了起来。

“孩子太小,肯定是走散了,说不定爹娘发现,会回来找她,我们先等等。”唐天宇看着几岁的女娃儿哭得可怜兮兮的,对凤歌道。

“好。”凤歌点头,反正已快到了镇南,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娘……爹爹……哥哥……”小女孩继续受哭着,看得凤歌心疼死了。

“小妹妹,不哭啊,我和大哥哥呢,在这陪着你,一起等你爹娘来寻你好不好?”

“好,小姐姐,爹娘真的会来找我吗?”小女孩哽咽着问凤歌,眼里满是不相信,她在这都等了好久好久了,她的肚子好饿啊。

“会的,他们肯定会来找你的。来,这个松子糖给你,不过,吃了糖不能再哭哦。”凤歌从袖里掏出一个荷包,从荷包里拿了一粒松子糖塞进小姑娘的嘴中。

“恩,我不哭,我等爹娘。可是,小姐姐,我好饿……”小女孩尝到甜甜的糖,立马停了哭,乖乖的点头,可是一吃松子糖,让她感觉到更饿了。

“天宇哥哥,把我们的点心和水拿来,她应该等了好久,没有吃饭喝水了。”

唐天宇立即转身去了马车中,拿了点心和水回来,递给凤歌。

“小孩子都等饿了,她的爹娘都没回来找她,我估计等不到了。”唐天宇叹了口气,换了官话同凤歌说话,免得小姑娘听懂了又要哭。

“是啊,现在逃难的百姓多,我估计要么是发现得晚了,还没寻来,要么是,故意丢下的。我们还陪着她等等吧。”

凤歌也同意唐天宇的说法,自古重男轻女者多,哪似父王和母妃,把她这女儿当作掌中明珠般疼爱,特别是父皇,自小到大,对她可比对三个哥哥疼爱多了,看着正吃得香的小女孩,心中也暗叹一口气,再陪她等些时间,实在等不到,只有带走她了,马上就是傍晚了,这山间小路上,两边是森林,野兽下了山,她不还成为猛兽口中的晚餐点心啊。

秦斯也一直站在那,看着几人互动,当然二人的对话,他也听在耳中,由小姑娘想起自己的身世,虽然有爹爹在,但是没有了亲娘,他就像根狗尾巴草,任人践踏,眼中不由闪现了暗然,靠在马车上的身影在山风中,显得单薄而清冷,哪有凤歌初见他时的无赖轻狂,凤歌感觉到秦斯的情绪,瞥了他一眼,抿了嘴,没有说什么,心中对他的同情又增加了一分。

初春的山风还带着冷意,三人在外等了一会,还是没等到人来,三个身上感觉有些冷了,小孩子也冻得小脸红红的,凤歌牵着她的小手回了马车中,在马车里等着。

太阳慢慢落到山背后,雾霭四笼,天色慢慢暗沉,就在大家以为等不到女孩的家人,准备放弃时,远处的小路上赶来一辆马车,听到马车急促行驶的声音,凤歌掀了马车帘子,再次抱着小孩子走出马车外,希望是孩子的家人寻来,只要有一丝希望也不能放弃,但当看清马车是从镇南府的方向过来时,凤歌和唐天宇觉得他们二人的希望又落空了。

然后,马车看着凤歌身边的孩子时,却停了下来,从马车厢中走去一个妇人,看着小女孩子就哭了。

“烟儿,烟儿,你把娘吓死了,娘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娘以为把你丢了……呜……”

“娘,娘……呜,呜……”

夹着女子的哭声,是小孩儿兴奋的叫娘声和哭声,凤歌和唐天宇心中吁了口气,他们总算没有白等,终于等到了孩子的家人来寻她了,而另一辆马车中的秦斯,听到女子的声音,感觉特别的熟悉,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在脑中搜索这声音,想了想,还是想不起来,决定下马车看看是谁,是不是自己熟悉的人。

女子蹲下身子抱着女孩哭了一会儿,这才记起还有别人,忙擦了泪,站起来,对着凤歌和唐天宇行了大礼。

“谢谢公子和小姐,若不是你们,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寻到娃儿,娃儿若是没有了,我也不活了。”女子一想到就感觉后怕,于是又低声哭泣起来。

“夫人不必伤心,有幸的是,我们终于等到你寻来了。”凤歌真诚的说了句,孩子娘能来,比她带着孩子走要好许多,哪个人不希望自己跟在家人身边,在家人身边长大啊。

“烟儿,快谢谢小姐姐和大哥哥,给他们磕头谢救命之恩。”女子推了推身前的女孩儿。

“谢谢小姐姐,谢谢大哥哥。谢谢你们的点心和糖。”小女娃子倒是被教得很好,母亲一吩咐,立即跪下向凤歌和唐天宇磕头,嘴中谢着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