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赴镇南府(二)/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噗嗤……原来你只是谢我们的点心和糖啊。吃饱了吗?还要不要?”凤歌蹲下身子将女娃子扶起来,故意歪曲她的话逗她。

“小姐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小女娃儿扭了扭身子,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再扭了扭胖乎乎的小手。

“哈哈……”唐天宇看着她的小模样,不禁大笑起来,惹得那妇人也破涕为笑,站在几人身后的秦斯也笑了。

“你是……你是小姨吗?”

秦斯有些犹豫的问站在那的妇人,因为自他三岁母亲去世后,他只来过镇南府外公家三次,娘亲有一个哥哥,两个妹妹,每次来时,小姨出嫁了不在外公家,他看得到少,最后一次看到她,是在自己五岁时,所以只有些印象,听父亲说,小姨嫁了个县丞,商家的女儿嫁到官家,应还是嫁得不错的。他觉得这个妇人说话和身形,还有外貌都长得和母亲有些像,但又不敢确认,只试探着问她。

“你是……小孬子?”那妇人听了秦斯的问话,抬头打认真的打量了秦斯几眼,掩住心中的激动,也试探的问了秦斯。

“你真的是小姨!”秦斯惊喜,没想到还没到镇南府,就碰到了亲人,这小名只有外祖家和家人才会这样叫他,其他人都会叫他的大名,只是眼光瞥到唐天宇和凤歌忍着笑的脸色,脸涮的一下红了,讪讪的笑了笑,知道是自己的小名惹的祸。

“斯儿!真的是你。”

秦斯的小姨走上前一把拉住外甥,没有想到寻女儿,竟然碰上了外甥,看样子,刚刚救人的公子和小姐和斯儿熟悉,三人一起在这等着的。

“小姨,这是小表妹?怎么被丢在这了?”秦斯问自己的小姨。

“唉,说来话长。你姨父在青州府和镇南府的边界县城,清水县做县丞,前些时间听说镇南府被前朝余孽所控,但你知道,你姨父的家人,还有你外祖家,都在镇南府里,我和你姨父都不放心,于是决定回镇南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走的时候,是三辆马车,一辆我和孩子,两个丫鬟坐,一辆是你姨父,我的大儿子,晨儿和他的随从坐,一辆装了我们的随身物品,我们一路上行来,看到有很多的往外逃的人,你姨夫和我着急,就让你姨夫先行一步,只是,他的车走还没走远,就在这里,我们三辆马车行到此处时,碰上几家大户,每家马车有五六辆之多,夹杂的还有其他许多人,这一段路上拥挤不堪,我们装的随身物品的马车与一家大户的马车碰上了,对方很是不客气,我就跟他们理论,大吵了架,吵完架后,我和你姨夫就各上了马车,当时我气晕了头,没有发现原在马车内榻上睡觉的烟儿竟然自己也偷偷下车瞧热闹了,就那样让车夫赶车走了,一直等进了镇南府城门,我才回过神来,发现孩子不见了,想到路上也就在这段路停过车,就准备回来找,可是,现在镇南府只许进不许出,我和你小姨夫费了好大力气,托了人,才出了城,而且,只许我一个出城,耽误了许多时间,我都急疯了,生怕再也找不到烟儿了,还好,烟儿福大,碰到了这位好心的公子和小姐。斯儿,这两位是你朋友?”

“朋友?!是……是的。”秦斯想想还是肯定的回答了,唐天宇和凤歌也默认这一说法,冲着那妇人友好的笑了笑,算是以朋友的身份再次打过招呼。

“太谢谢你的两位朋友了。那你们现在是要进城吗?”妇人问三人。

“郡……唐公子,现在镇南府已经被控制了,只许进不许出,你们二人怎么决定,是进城,还是在城外等?”秦斯本能的叫凤歌郡主,看了二人向他使了眼神,立即改了口。

“我们还是观察观察再进城吧,虽然我也很想早日寻到我家亲戚,但现在这样子,还是不适合莽撞进城。”凤歌想了想道。

“这位姑娘说得对,现在镇南府状况不明,我们不知会封城,要早知道就不进城了,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城。小孬子,你也是来看外家的情况的吧?”秦斯小姨担忧的道。

“是啊,小姨,本来我这两位朋友是来镇南寻亲戚的,我想陪着二人,也正好顺便看看外公,外婆,还有舅舅他们现在的情况。现在封城了,这天也黑了,我们还得去找个落脚的地方去。”

“好孩子!你和你这两位朋友暂不要进城,看看情况再说。至于落脚的地方,就不用去寻了,不远处,也就是在泾水河边,属于青州府的地界,有我家一个小庄子,除了有几个负责庄中田地和洒扫的下人和一管庄的管事外,也没有别人,那边的屋子够你们三人住了。走吧,我带你们过去,我再带烟儿进城。”

“这样安排可行?”秦斯征询凤歌和唐天宇意见。

“这样安排很好,谢谢夫人。”凤歌立即点头,离镇南府近,随时能关注那边的情况,又不会被里面的控制出不了城,而且又不用另寻住的地方,的确是最的选择。

“姑娘,你不用谢我,若不是你们在这陪着我们家的烟儿,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样呢。二位请。”

秦斯的小姨立即示意凤歌和唐天宇上马车,她带路带几人去她们家的庄子,然后自己牵着小姑娘的手上了马车,让马夫赶着马在前面带路。

凤歌一行两辆马车,也立既跟上。

凤歌和唐天宇没有想到,把秦斯带来果然还是有些作用的,虽然他们救了小女孩,但是若是不了解的人,二人还是不敢跟着走,既然是秦斯的小姨,而且她的相公又是青州管辖的小县城的县丞,这让他们完全可以放心跟着她走。

再行了约半个时辰,天色已经暗黑下来,远远听到泾河的流水声,凤歌知道到了镇南的边界了,掀了马车帘子,朝外望去,一座高大的城池现于眼帘,因为光线,看得模糊,城池外,有一条河面宽广的蜿蜒河流似一条灰银色的静卧在城池旁,将青州府与镇南府隔开,河面上有一座长桥,城池远处,有高耸入云的雪山山脉,看着镇南府府城的地理位置,凤歌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会选择在这发动动乱。

背倚高山,前有大河,不似青州府的一马平川,这里易守难攻。凤歌放下马车帘子,眉头微皱,更加为舅舅和大哥担心,唐天宇随着凤歌的视线往外看,又看她落下帘子,沉默不语,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拉起她的小手,拍了拍,无声的安慰她,此时一切言语都是苍白的,唐天宇自是明白易守难攻,对于远道而来,疲劳行军的郑家军来说,是处于弱势的,而且,他和凤歌现在也不知道,城中前朝余孽的军队到底有多少。

一炷香后,马车停在一座清静的庄子前,众人皆下了马车,庄子里的管事立即迎了出来,妇人向那管事介绍了三人后,交待他要好好照顾三人,就同凤歌和唐天宇,秦斯三人告辞,怕再晚进不了城,相公和家人要着急了。

晚上,三人在庄子内吃了晚饭,沐浴后歇息,准备好好歇息一晚,明天再做打算,凤歌刚进房间,暗一出现了。

“郡主,主子来消息了,他们的人今晚也要到了。”暗一禀报。

“真的?哥哥也要到了,他说什么没有?”

“主子没说什么,只是听说郡主你还是来这了,很生气,让我回消息告诉他,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所以,属下请示郡主,报,还是不报?”暗一知道郡主在主子心中的位置,宁得得罪主子,也不要得罪郡主。

“告诉我大哥,让他来这找我们。”凤歌满意暗一的处事方式,心情很好的回了他,大哥生气不怕,哄哄他就好了。

“是,郡主。”

凤歌知道大哥的消息后,一个晚上睡得很安心,次日一早,精神十足的起了床,洗涑吃早饭。

唐天宇和秦斯二人疑惑的看了眼凤歌,昨天心情还很不好,今天这是怎么了?!

“歌儿……你那么高兴,是高兴什么呢?”唐天宇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凤歌。

“天宇哥哥,我大哥很快也要到了,知道他安全,我当然高兴啊。”凤歌喝了口粥,开心的回了唐天宇。

“恩?是吗?是值得开心。”

唐天宇也高兴的点了点头,然后立即将凤歌从头到脚打理了一番,还好,歌儿没瘦,也没黑,要不然,那变态的又要给他几掌。秦斯则暗思,郡主的大哥,那就是摄政王世子了,怪不得郡主要往这里赶,原来她是因为担心世子啊!

“你看什么?我脸上怎么了?”凤歌被唐天宇打量得莫名其妙,摸了摸上,又低头朝身上看了看,没什么不妥啊?!

“恩?没看什么,我只是看你这些时间难得开心,所以多看了两眼。”唐天宇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怕凤歌瘦了,黑了,会招来凤玄玢这个妹控的揍,那家伙就是个奇葩,打人还专打脸,他可不想在凤歌面前被他揍成猪头,丢脸。

“哦,这样啊。”

凤歌不怀疑有他,点了点头,又低下头喝粥吃菜,秦斯却不这样想,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唐天宇,他怎么感觉唐公子一听到世子要来,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还有些诡异,世子很惹人怕?很凶?连唐公子都这么怕他,等他来后,他可得小心了。

既然凤玄玢要来,三人的计划就往后推推,等他到了再说,上午,凤歌在唐天宇和秦斯,还要庄子中的两个下人的陪同下,在庄子内逛了逛,看他们准备春种,一月底了,阳光已经开始变得暖和,三人似乎闻到了春天花的芳香,闻到了春天的气息,信步而走,庄内有一个小湖,湖水清澈,不远处还有孩童的嬉戏声,给这安静的山庄凭添了一分活力,凤歌高兴走向湖边,她自小就喜欢山水,特别是喜近水,俗话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救救哥哥……”

远处孩童的嬉戏声,转变成一声声呼救声,三人一顿,在这庄中的孩子肯定是与庄中的人有关系的,立即加快脚步往呼救声处跑去。

远处,湖面上有个小孩黑色的头在上下浮动,双手向上乱舞着,岸边有两小娃子,大的大约在五岁左右,是个女孩,小的大约三岁左右,是个小男孩,呼救的声音是从五岁女娃的口中发出的,听称呼,应该是女孩的哥哥,女孩一边呼救,手中拿着一根小棍棒,试图伸向水中的孩子救他,但是因为棍棒过短,根本够不上那个男孩。

眼看男孩要沉下去了,唐天宇急施了轻功,飞向湖边,随手摘了一根树枝,扔在男孩子身边,然后身形一起,脚尖在树枝上轻点,弯腰伸手,将水中的孩子扯出湖水,拎到岸边,唐天宇做这个不过是一息功夫的事,凤歌倒是司空见惯,知道天宇哥哥的功夫好。

秦斯和庄中的下人,可就不一样了,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看到孩子被放在岸边,这才真实相信,刚刚二人看到的是真的,秦斯看了眼唐天宇,心中五味杂陈,有震撼,怪不得那天他对自己说了那样的话,就冲他这天下份头一份的武功,自己根本没法跟他比,心中又开始隐隐后悔自己这十几年不学无术……

凤歌不管了二人心中想了什么,跑上前给孩子迅速把了脉,然后让唐天宇抱起他,面朝下,背朝上,帮助孩子把肚中喝的水吐出来。

“孩子啊,我的孩子啊……”远处一妇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哭边喊,后面跟着庄子的胡管事,一样也是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原来,这三个孩子都是庄中胡管事的孩子,大男孩八岁,也就是落水的这一个,女孩老二,老三也是个男孩,前面跟着凤歌和唐天宇来的两个下人,自然是认识他们管事的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让三个孩子单独跑到湖边来玩了,所以两个下人中的一个,立即返身回去通知二人去了。

“天宇哥哥,可以了,抱他回去换衣裳。”

凤歌听到了远处的哭声,没有在意,再次察看了孩子,口中的泥沙已经清理干净了,按了按他的肚子,肚中的水也吐尽了,再次把了把脉,等孩子醒来就好了,唐天宇把孩子抱起,管事和那妇人见唐天宇的中昏迷着的孩子,以为孩子死了,二人愣在那。

“柱子啊,我可怜的孩子……”妇人高嚎一声,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唐天宇和凤歌一愣,立即明白她是误会孩子出事没救了。

“菊花,菊花……”管事忙扶起晕倒在地的媳妇,又看了看唐天宇手中抱着孩子,再看看自己的媳妇,急红了眼,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胡管事,你不要担心,孩子没事,赶紧回去给他换上干净衣裳,再等他醒过来,就好了。你夫人是悲伤的晕厥了,把她抱回去,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凤歌立即向管事解释。

“……”没事?没事?!胡管事抱着自己的媳妇就那样愣在那儿,只听到了凤歌说的话中的四个字“孩子没事。”

“管事,快回去啊,你还愣着干什么?”庄中的下人提醒他。

“谢谢小姐,谢谢公子。”

胡管事一行热泪流下,孩子没事!太好了。

“胡管事,孩子还穿着湿衣裳,这大冷的天,冻着了可是要感染了风寒。”凤歌再次出声提醒,她能理解胡管事的慌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