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赴镇南府(三)/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好,旺财,麻烦你快点抱着我家柱子回屋,秦少爷,麻烦你带着我家的两个小的回来。”

胡管事见孩子没事心安了,命庄子上另一个叫旺财的下人从唐天宇手中接过掉入水的柱子,秦斯将另外吓傻掉了的两个小的,一手牵一个,一行人往回走去。

回到院中,胡管事把媳妇放到床上后,在旺财的在助下,为孩子换了干净的里衣,也放到床上盖上被子焐着,凤歌见胡家的还没醒来,从怀中掏出根银针,在她头上和脖上的几个穴道上各扎了一针,瞬间胡家的醒了过来。

刚醒过来的胡家的还有些迷糊,但是一清醒想起孩子又要哭,胡管事立即阻止她,说孩子被凤歌和唐天宇救了,已经给他换了干净的衣裳,在床上暖和着,很快就会醒。

“谢谢小姐,谢谢公子的大恩大德。”胡家的一听,惊喜后,手脚毛利的下了床,对着凤歌和唐天宇跪下磕头谢恩,胡管事也跟着跪下,唐天宇和凤歌立即将二人扶起来。

“娘,爹爹……哥哥醒了,哥哥醒了。”

守在床边的女孩儿芳芳见哥哥睁开了眼,咳嗽起来,立即惊喜的大声喊叫爹娘。刚刚站起身来的胡管事夫妻二人,立马身床边冲去,然后抱着柱子,再次大声哭了起来,柱子摔进水中本也吓着了,见爹娘哭,他也哭,然后两个小的也哭,看一家人哭成一团,凤歌和唐天宇二人对视一眼,抽了抽嘴角,带头走出房间,把空间留给那一家人。

三人回到自己的住处,凤歌把暗唤了出来,问大哥咋还没到,说曹操曹操到。

“小姐,公子,有人找。”庄中的下人带着两个人进来,向凤歌一行禀报,暗一听见声音早回了暗处,几人朝下人身后看去,皆眼睛一亮。

“大哥,大哥……你总算到了。”

凤歌起身惊喜的向凤玄玢奔去,一把抱住他,唐天宇也走过去,在凤玄玢肩上向征性的揍了一拳,表示他的欢迎,秦斯也起身站起,向凤玄玢行礼,然后打量着他,只见他一袭白衣,身长玉立,气质清冷,俊逸如误入凡尘的谪仙,凤歌与他有五分像,让他不得不惊艳,看到最后,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他曾自诩自己长得好,也羡慕唐公子长得俊,但是,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的如此俊雅的男子,与他一比,自己如地上的泥,他是天上的云,是云泥之别。

“你个小丫头片子,不是让你不要来这吗?这里多危险?要是被父王和母妃知道了,不仅你自己会挨训,就连我们兄弟仨都要被父王揍。”

凤玄玢看了看凤歌,没有瘦,也没有黑,心中暗自满意,看来唐天宇没有辜负他的一番委托,没让歌儿受委屈,没让歌儿吃苦,上下打量一番后,想起了她不听话,毫不客气拉了脸,训她。

“大哥……你一见面不问我好不好,就知道斥责我,我不喜欢大哥了。”凤歌嘴一噘,脚一跺,松开抱凤玄玢的手,把背对着他,不高兴了,她就知道大哥来准会啰嗦他。

凤玄玢一怔,唐天宇偷笑,秦斯看着凤歌,这可是头一次知道,原来高高在上的郡主,在家人面前撒起娇来,才适合她的年龄,想想自己的家人,不禁又沉默,眼神暗然,自娘亲去世后,恐怕他从未这样得到家人的宠家,也从未向家人真心的撒娇过吧。

“呵……好了,不生气了,大哥还不是担心你,你们吃晌午饭没?我还没吃,饿了。”凤玄玢摸了摸凤歌的头,转移了话题,他们二人没有鲁莽的直接进入镇南府,躲在这里,也算是安全,他一路上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我们也还没吃,哥哥饿了,我让人去问问,饭菜好了没有。”

“我去吧。”秦斯站了起来,向外走去,三人中,一个是世子,一个是郡主,一个相门长公子,可以说今天这小庄子是蓬荜生辉,三人的身份不便透露,但他得去叮嘱一下庄上的人,不可怠慢了。

“他是谁?”凤玄玢看着秦斯的背影,问凤歌。

“哦,在青州认识的,就是他们家捐了十万两银子给舅舅的军中,让来镇南府的将士能加衣,加粮,添饷。”凤歌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知道哥哥护短的性格,没敢说秦斯调戏她,他老子诬陷的事,要不然,估计大哥现在就会找一堆的毛病和借口要把秦斯整得死去活来。

“哦,原来是他,不错。”凤玄玢赞赏的点头,朝堂坐着是自己的二弟,能为二弟分忧的人,他都会敬重几分。

“这个庄子也是他小姨家的,不过除了他,这里所有的人,包括他小姨,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凤歌继续说了一句,唐天宇明白凤歌的意思,心里打翻了醋瓶子,他还想着等凤玄玢来了,借他的手整整秦斯那个小白脸呢,这好了,凤歌这一说,他也不能说了实情,否则凤歌会找他翻脸的,哼,算你臭小子走运。

“这里很好,属于青州地界,靠着泾河,与镇南府离的近,镇南府那一旦有点风吹草动,我们这边就知晓。但出于谨慎考虑,那些前朝余孽绝不会敢过了泾水河来这里扰民,所以在这,我们很安全。”凤玄玢甚是满意这个庄子。

“大哥,那你和你们的人也在这住下吧,我一会与秦斯打声招呼就行。”

“好,也免得我们去找落脚的地方,还不放心那里的安全。”凤玄玢立即答应。

夜间,忙了一天的庄子中的下人全部入睡了,夜深沉,凤歌和房间亮着灯火,凤歌和唐天宇,凤玄玢三人在房间里商量着事情,暗卫在近处,远处警戒,之所以没叫秦斯,是因为此次的事,本就是奉皇上秘旨,不宜让更多人知道。

“三天后,舅舅主带着大军就到了,在他到之前,我必须打听清楚余孽的军队人数,救出被他们关押的官府人员,所以说,我的时间不多,很紧,不过现在唯一万幸的是,他们没有对百姓动手。”凤玄玢道。

“大哥,你此次来带了多少人?”凤歌听了,三天时间,真的很紧,于是问他。

“我的暗卫,影卫,包括天星楼的人,全部都带来了,此次任务重要,以防万一。”

“那就好!那他们现在人藏匿在哪里?”

“附近的山中。一会儿,我得带着人先偷偷进城打探一番才行。”

“我陪你一起去吧。”唐天宇道。

“不用,你留在这保护我妹妹,你在,我才放心,我身边的人够用。”凤玄玢摇摇头。

“好。”唐天宇也不坚持,他们两个人都离开,的确不放心凤歌一人在这。

“主子,庄外来了数百骑,往我们的庄子而来。”负责外围放哨监视外面动静的暗卫闪了进屋,同凤玄玢。

“什么?不会是我们暴露了,镇南府的乱党派人来了吧。”凤歌有些担心。

“应该不会,天宇,你在这保护歌儿,我看看去。”凤玄玢说完,人就消失在屋内,唐天宇和凤歌二人坐在那忐忑的等着,若是乱党的人,就麻烦了,舅舅的大军还未到,哥哥天星楼的人不宜现在就暴露,那么庄子里就只有他们同人,如何与上百人对抗。

一刻钟后,凤玄玢急急的走了进来。

“大哥,怎么样?是些什么人?”

“看他们的装扮,武器,骑的马,不是统一军中之人,看样子,更像山匪多些,应在一百人左右,来在里的目的,怕是要抢钱财,抢人。”

“大哥,怎么办?庄子里原来的下人,加上小孩也就十几人,根本不会武,出去也是送死。秦斯和我也不会武功,那就只剩下你和天宇哥哥,还有几个暗卫可以与他们一战。”

“我看了,那里面武功高的人不多,倒不用担心和他们对上,但是,我担心的是,这里离镇南不远,双方厮杀,动静很大,会打草惊蛇,不利于后面我们救人质。现在要想个法子,静静的解决他们,不留下一点痕迹和声响。”

“虽然这样做是残忍了点,但是没法子的法子。”唐天宇立即明白了凤玄玢话中的意思,懂了他的打算,接话道。

“只能这样了!歌儿,把你那朋友叫过来,让他把庄子里的人,立即全部叫醒后,组织起来藏到庄中最隐秘的地方去,然后,把那些人放进庄子,关门打狗。”

“好,我立即就去。只是,哥哥,不管是在庄外,还是庄内,死了那么多人也是会被发现的。怎么样才能做到不留痕迹。”凤歌还没理解哥哥的意思,不解的问他。

“歌儿,这些你不用担心,用天宇和我在,我们会办好,你现在只要帮助秦斯一起,把庄中的人藏起来,还有,你和秦斯二人也一起藏起来,暗一和暗二依然跟着你们,保护你们,他们二人没出现叫你们出来,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知道了,大哥,我会按你的计划行事的,你放心。”凤歌点头,立即去叫秦斯,事情紧急,越快越好,那百余人已经到了庄外,凤歌已经能看到庄外的火把,听到马鸣了。

凤歌叫醒秦斯,简短的告诉他庄外的事,和他们的决定,秦斯一听,立即提了灯笼,和凤歌一起找到胡管事,胡管事此时已经被庄外的异动惊醒了,正要去察看是怎么回事,听了凤歌和秦斯的话,脸色都吓白了,叫醒家中所有人后,又把其他的下人全叫醒,然后带着他们往一处秘密的地方走去。

凤歌走进一看,是储物的地窖,本想跟着进去,但是一个念头闪过,那些山匪本就是冲银子和钱粮来的,肯定首先要找的怕是储存物什的地窖。

“胡管事,有没有更隐秘的地方,这里怕是不行,像这种地方,是山匪首先会搜查粮食的地方,他们一进来,就要给我们逮个正着。”凤歌想了想,问胡管事,胡管事觉得凤歌说得有道理。

“还有个地方,他们应该会想不到,只是夜里,那有点怕人,我们庄中的人平常那里是不去的。”胡管事想到一个地方,但是那里以前闹个鬼,现在是一片荒凉,蛛网满墙。

“就去那,现在不是怕鬼的时候,外面比鬼更凶恶的山匪等着要我们的命呢。”凤歌立即决定。

“好,那也只能这样了。”

胡管事咬了咬牙,庄中的下人听说这大半夜的要去那种的地方,胆小的人早就吓得白了脸,脚都在抖,可是庄外的山匪更加吓人,说不定会立即要了他们的命,只好硬着头皮走在胡管事身后,往那处鬼屋走去。

来到鬼屋,凤歌看了眼,这处地方的确荒凉,门是破败的,里面还有口寿材,走一步,手和脸者能碰到蜘蛛结的网,给人的感觉阴深深的,不禁心中奇怪,这么漂亮的小庄子,居然有这么个地方,而且还一直让它存在着,也不知道秦斯的小姨家到底是个想法,这么吓人的地方,为毛不给它填平了,拆了?!

但此时不是她好奇的好时候,众人进了破败的屋中,借关灯笼的光,胡管事到一间屋子内,在墙壁上敲了敲,然后找到一个凹进去的地方,伸手在里面按了按,“呯”的一声,木制结构的墙壁向两边分开,里面露出一个小型地下室出来,众人走进去,正好能容下他们这些人,等所有的进去后,胡管事又在上面敲了三下,木制的墙壁合拢了,没有看一丝缝隙,凤歌此时明白了,原来这鬼屋的机关就是在这里,所以没有拆了,可能是秦斯小姨家的先人设计出来,也是为了避免突发事件时,能有个地方藏一藏的吧。

“呵……姑娘觉得好奇吧?”灯笼的火光照到凤歌,胡管事看出了她的疑惑,由于白天凤歌和唐天宇救了他的孩子,他心中对凤歌感激得不行,所以主动问了凤歌。

“是啊,有点好奇。”凤歌不掩饰自己的想法,点头。

“这个是我们主子家的先人为以防万一造的。因为,镇南府的地势奇特,后靠巍峨的雪山线,前临泾河,自古以为是兵家必争之地。而这个小庄子是我们主子爷爷的爷爷那时候买下来的,一直传到我们主子手上,经历数百年,经常遇到战争和动乱,一百多年前,有一次庄中的下人遇到兵祸,庄中的银粮被抢了不说,十几个庄中的人全被杀了,主子的先人心疼不已,后来就设计了造了这个小院子,这院子的木板墙后就是暗室,可以躲避祸乱。但是在主子的爷爷手上,这里发生了一件怪事,夜间总有鬼魂哭闹,庄中的吓得不再敢靠近此地,天长日久,这里便荒凉了下来,若不是今日出现了这事,我们谁都不会想起此的的。”胡管事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会这么凑巧,我们想躲个地方就有地方躲,而且,既然此处荒凉又为什么不撤掉呢,我部算是明白了。不过,经历这件事后,我觉得胡管事你应该向你们家主子禀报了此事,把此地重新修缮用了起来,说句难听你,你们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能碰上我们的的。”

“是啊,小姐,我正想问此事,我们都来这了,那唐公子,还有那今天来的公子二人呢?他们去与山匪打斗去了?山匪到底来了多少人啊?听动静应该不少人吧。”胡管事有些担心在外面的二人。

“山匪有多少人我不知,但是你们放心,他们两个一定会打得过那些山匪,保住庄中你们的银粮,把山匪赶走的。”凤歌半真半假的回了胡管事。

“阿弥陀佛,小姐,我们庄中的人碰到你们,真是碰到了贵人啊,今天救了我的孩儿,这晚上又为我们赶土匪,真的不知道怎么感激和谢谢你们啊。”

“你们不必感激我们,只要你们把庄中今晚发生的事,不要对外面乱说就可,要不然会为我们,为庄子带来更大的麻烦。”

“放心吧,我们不会说的。”众人立即纷纷做保证。

“恩,我相信你们。”

“可是,姑娘,若是今天赶跑土匪,他们记仇,他日再来报仇如何是好?”胡管事想到此,立即道,其他的人一听,立即瞳孔放大,身子一抖,他们一高兴没想到这事,被胡管事一提,觉得这种事百分之分百的有可能,都害怕的将眼睛看向凤歌和秦斯。

“你们放心吧,这事,我哥哥他们自然会想到,会派人跟踪过去,然后报了官府,丫鬟官府立即去剿匪,而且,我和我哥哥在你们这儿还要住些时间内,别担心。”

凤歌安慰众人,秦斯也向他们点头,他们知道凤歌嘴中的哥哥指的是唐天宇,那个有厉害武功的男子,那个一起去湖边的下人亲眼见到了唐天宇的武功高是吓人,也忙帮着凤歌安慰众人。

这里面,凤歌和秦斯在忙着安慰庄中的人,而外面,凤玄玢和唐天宇二人则命众人不要阻拦,让那伙盗匪全部进了庄子后,把庄中的大门小门全部堵上,并按暗卫守着,百余人进了庄子后,到处寻找庄子的人,没有寻到人,就寻银粮,趁他们分散开,得意洋洋和狂欢,唐天宇,凤玄玢带着他的暗卫开始动手,收割人命了,当人杀死后,黑衣暗卫们就会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滴一滴液体在尸体上,然后尸体冒出白烟,转瞬间,尸骨无存。

没有要多久,大约半个时辰后,来庄中的百余人,百余匹马全部不见了,散落在地上的火把,碎物也被暗卫处理干净,庄中干净得像是没有来过一个人一样,然后凤玄玢找了众暗卫和唐天宇统一口径,山匪的两个头子被他们杀了,那山匪害怕了,全逃走了,他们的人已经跟过去,找到老巢后,禀报官府剿匪,再也不会让他们来骚扰庄子。

暗室中的众人被凤歌安慰好后,不再说了话,等着外在的人把山匪赶走了,他们再出去,凤歌听到外面的敲墙声,是和暗一约好的暗号,立即让胡管事开了暗门,外面已经没事了。众人回到外面庄中的院了里,凤玄玢和唐天宇已经在外面等着众人了,当听说唐天宇说,山匪全部被赶走后,众人一阵欢呼,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安心的继续睡觉。

只有凤玄玢借着夜色,带了自己的暗卫偷偷出了庄子,潜进镇南府,夜探镇南府城,查找官员关押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