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救人质/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凤歌没有眯眼,前面山匪之事,后有大哥入镇南府夜探,一直为他担心,躺在床上就那样眼睁睁到天亮,直到凤玄玢的声音出现在隔壁,与唐天宇交谈的声音响起,知道是大哥回来了,忙起身穿衣,打开自己的房门,远处的天际,已经泛了鱼肚白。

“大哥,你回来了?事情怎么样?还顺利不?”凤歌推开隔壁的房间,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歌儿,这还早,昨晚那么晚才睡,怎么不多睡会?”知道凤歌是在担心他,嘴中嗔怪,心中暖暖的,觉得自己没有白疼这妹妹。

“睡不着,担心大哥你。”凤歌摇头,找了个凳子坐下。

“我武功高,又带了暗卫,不会有事的,你不必担心。只是,到时候要把人质安全带出城,是个大问题。”

凤玄玢安慰凤歌,但想到今天夜探看到的情景,不禁心中担忧,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他和他的暗卫一样个个武功高墙,能飞檐走壁。

“里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想必刚刚大哥和天宇哥哥应该也是在说此事,关心的问道。

“现在整个镇南府县令以上的官员全部被乱党聚集在府衙的地牢里有乱党看守,镇南府共有三十个县,也就是说三十个县令,再加上府衙内原有的官员,约有五十余人,要将他们救出来,动静大,难度大。而且,就算带出了镇南府还得预防追兵。”

凤玄玢皱了眉,让天星楼的杀偷偷去杀五十余人,或是更多,都没问题,但是现在却是去救人,而且还要安全的活的带出地牢,必须要好好计划一番。

“现在对方看守我们的人有多少人?”唐天宇也蹙了眉。

“府衙内外都是人,层层围守,粗略估计约有上千人,今天我们偷了乱党的名册,在册的在镇南府的乱党有三万人之多,一旦发现我们救人,那些人很快就会来增援,并止于那一千人。”

“大哥,也就是说,我们等舅舅到之前救人的风险更大,那不如,等舅舅到了,舅舅发动攻城之际,我们救人,双管齐下,这样是不是可行?”

“我也想过,舅舅来后攻城时,把乱党的军队吸引过去再动手,但我怕他们就此把人质拉到城楼上,以人质威胁我们的将士,那些人心狠手辣,杀几个来杀鸡骇猴也是有可能,到那时候我们就更加被动了。”凤玄玢摇了摇头,还是大军攻城前把人质救出来才放心。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还是想着怎么样把人先救出来吧,我觉得不一定非要救出城,只要救出了大牢,哪怕是把他们藏匿在镇南府内安全的地方也行,只要脱离了那些人的控制,不被拿来威胁我军将士就可以。”

“对,我同意歌儿说的。”唐天宇赞成凤歌的说法。

“好,我们再想想。”

凤玄玢觉得凤歌说的有道理,只要把那些人安全的脱离的乱党的控制,不担心他们随时拉着出来做了人质,交战时推上城楼就可以。

接下来两天,三人一直在密谋计划救人的事,一边等着郑国的大军到。第三天黄昏,郑国带着大军日夜兼程,终于赶到了镇南府府城外,寻了一处平坦之地,扎营埋锅造饭,准备歇息后,第二天攻城,剿灭乱党。

晚上,凤玄玢,唐天宇,凤歌三人偷偷潜入军营,来到郑国的主帐,郑国的护卫,暗卫已被郑国暗中通知,知道来人是世子,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任由三人进了军中大帐,三人进账后,郑国看到凤歌惊讶了一番,他一直与大外甥暗中有联系,但并不知道凤歌也在这,紧张的叮嘱唐天宇好好保护她,又让凤歌自己要小心,别在外面乱跑,女孩要注意安全,直到凤歌和唐天宇,凤玄玢三人认真的应了,向他保证,不会让歌儿(自己)有事,郑国才放下心。然后三人密谋一番后,把计划加得更完美,计划中添加上了郑国大军的这一条件,三人才又偷偷出了军中,回到庄子里。

夜色无边,天空没有月色,也没有星星,乌云压得很低,冷风肆虐,看样子,似乎要下大雨了,三人看了看黑漆漆的夜空,子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就是这样异样的天气,却让立在庄中夜风的三人为之高兴,这样的天气,适合救人!

“走吧。”

凤玄玢看了眼唐天宇,然后伸手把凤歌搂入自己的怀中,飞向无边的夜色,凤歌伸手摸了摸袖中和怀中藏着的东西,再次确认无误,放心的把头埋进大哥的怀里,任他在夜色中跳跃腾挪,只听耳边有呼呼的风声,唐天宇紧跟着二人身后,看了眼前面凤玄玢长身玉立的身影,突然觉得有些季屈,为毛他来了,他就抱不了自己未来的媳妇儿了,多好的机会,应该是他护着歌儿才是!

一批一批穿着黑衣的夜行人,如同鬼魅,如同幽灵,如同他们跟着前主子凤容若血洗诛魂阁时那样,悄无声息的跟在三人身后,跟随三人脚步悄悄的跃过镇南府的高高的城墙,这城墙再高,在他们眼中,亦如履平地。

三人来到一座建筑前,看样子,应该是府衙关押官员的地方,借着一棵大树三人隐匿了身影,等凤歌站好,凤玄玢向四周打了手势,黑色的幽灵们四散而开,各长了有利的地形,藏住自己,其中有两个人影偷偷潜入了屋内,一晌后,二人再次返回,来到凤玄玢这棵大树上,隐藏好身影,轻声向三人禀报。

“主子,今天守卫这里的人少了,应是我们的大军到了,人都撤走准备迎战了。”

“现在大约多少人守在这?”

凤歌,唐天宇,凤玄玢听了心中都是一喜,人少了,就减少了救人的难度,看来对方并没有发现他们这边的想法和计划,看大军到了,关注力果真被大军吸引过去了。

“里面约有两百余人,每一个官没有两人看守着,外面约有一百余人,总大约三百余人。”

那人恭敬的回道。

“三百余人,撤走了一大半,希望是真撤走了!让大家注意,不要因为人少大意,说不定我们这边风声走漏,他们故意撤走人,诱使我们来救人,然后再围歼我们也有可能。”凤玄玢蹙眉,三人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里都看到了同样的想法。

“是,主子。”二人重新隐回了暗处。

突然天际闪过一道亮光,一声惊雷响过众人的耳边,借着亮光还能看到天上的乌云翻滚。

“要下大雨了,得赶紧动手。”

唐玄玢向四周又打了个手势,然后抱起凤歌,闪电般的冲进了建筑里,唐天宇和另外二人也悄悄跟上,每到一处,碰见了对方看守的人,迅速出手制服,然后滴一滴化尸水,瞬间就什么都不见了,看得凤歌目瞪口呆,没想到大哥手中竟然有这样的好东西,眼神晶晶亮的看着凤玄玢,凤玄玢感觉到了妹妹的眼光,脸上现了淡淡的笑意,妹妹的胆子够大,像极了母妃,他还以为她会害怕,谁知她是满眼的好奇。

因为里面看守的人减少,而且三人做了万全的计划和准备,里面守着官员的两百余人,在一炷香的功夫,就被天星楼的杀手全部杀尽,全无踪影,凤歌怀中,袖中的东西都没有用上,而那一众官员,见有人来救他们了,但不知道是谁,只知道全是黑衣,蒙着面巾,又担心不是救他们的,一个个缩在那身上颤抖着,不敢吭声。

凤歌打量那些人一眼,个个身上的衣物脏乱不堪,散发了异味,脸色一个比一个憔悴,可见被羁押的这段日子,个个担心丢了性命,有的人身上还有被用刑的痕迹。

“大家跟我走吧,当今皇上派我来救你们,现在里面的人已经被我们都清除了。”凤玄玢对着里面的人道。

“皇上?你……你是谁?”其中有一个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他身上的伤最重,看官服应该是这里的知府。

“白知府,带着你的人跟我们走。”凤玄玢扯下脸上黑巾,一张俊逸的脸庞出现在众人眼前。

“凤世子?!拜见世子。”

这所有的人当中,唯有白知府见过凤玄玢,所以一见他,又惊又喜,忙跪下拜见,后面的人见自己的上司跪了,跟着跪下,而且眼前的人竟然是摄政王府的世子,皇上的大哥,众官员做梦都不会想到,皇上竟然会派自己的大哥亲自来救他们,心中感激,热泪盈眶。

“臣叩谢皇上龙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白知府拜见凤玄玢后,又对着京城的方向跪下,叩谢他们的皇上凤玄宸,众官员也立即跟着跪下叩谢。

“大家快起身,跟着我们走,在乱党没有发现之前,赶紧离开。”凤玄玢说完,在前面带路,中间是众官员,唐天宇和暗卫殿后,前后左右全是天星楼的人围着,以防突发情况。

就在众人要走出地牢时,凤玄玢身后,白知府身边的一个人突然身形陡起,一只手伸向走在他正前方的凤歌,他看得出身形和打扮,这人必定是女子,而此时,凤玄玢牵关她的手护着她,凤玄玢是世子,那这女子身份必定不简单,他不管她是谁,只要抓住她拖延了时间,主子他们就会发现有人来劫狱救人,包围这里,这些人就跑不出去了。

“啊……”一声惊呼。

“住手!”

“你是谁?”

有所有人的认知里,这都是大凤南的官员,谁都没有想到官员里竟然对方安插的奸舅,而且是高手,连凤玄玢觉察不对时,凤歌已经被这人却持到手上,凤歌一声惊呼,殿后的唐天宇高喊住手,凤玄玢身上杀气冲天,眼光冷凝,如剑一般射到却持凤歌的官员身上,看着他的一只大手放在凤歌的脖子上,也不敢妄动。

“杜飞,你这是干什么?”白知府和后面的官员皆被这变化震惊得一愣,回过神来后怒气冲冲的质问那人,却持凤歌的人是白知府的下属,也是府衙内的官员。

“哼,一会儿你知道我是干什么了?蠢猪。”那人眼里再也没有以往对白知府的敬重,讽刺道。到此时,众官员,包括白知府才明白,这人是躲在他们当中的奸细,心中为凤歌担心的同时,也为自己的处理担忧了,先不说今天能不能顺利走出去,就算走出去,皇上肯定对他们彻查,掀了他们的老底,心中不由将此人骂得狗血淋头。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枉本府对你照顾有加。”白知府愤怒的脸都戏了,气得浑身颤抖,被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尤其此人还是他的心腹。

“白知府,你错了,我本主是为主子服务的,只能怪你蠢,怎么能说我吃里扒外呢。”那人得意洋洋,但手中并没有放松对凤歌的挟制。

“你放开我!”凤歌闻在这人身上的臭味,胃里翻涌,差点就要吐出来了。

“放开你。放开你,我岂不是寻死?你们岂是全部要逃跑?给我乖乖的,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那人说完,手下一紧,勒得凤歌差点背过气去,红着脸咳嗽。

“歌儿……”

唐天宇看着心痛得要死,跨脚就要走上前去,凤玄玢心中虽是焦急,但脸上依然一脸淡定,寻找机会从那人手上救出凤歌,他看得出来,那人武功不低,他害怕他一失手,歌儿的脖子就要被他折了。

凤歌咳嗽一阵后,缓过气来,脑子恢复了清明,不行,她得找法自救,现在大哥和天宇哥哥,想救她不能,投鼠忌器,现在他们身处在牢房的出口,外面已经开始下了大雨,连雨声风声众人都能听到,眼看就要出去了,不想被人阻止在这。

凤歌给了唐天宇和凤玄玢一个安心眼神,偷偷的右手摸到左袖中去了,二人看明白了她的用意,于是找那人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

“你到底是谁?劫持我们的人用意是什么?说说你的条件。还有,你现在只是孤身一人,你认为你能逃得出去?”凤玄玢淡淡道。

“哈哈……我是谁你不用知道,我的用意你也不用知道。至于,我能不能逃得出去,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那人见自己的主意果真不错,挟制了这个小姑娘,就挟制了众人,不禁有些得意,狂妄的哈哈大笑。

“你……”唐天宇和凤玄玢二人故意装出被他气着的样子,拿眼恨恨的瞪着他,于是那人更是得意。

“啊……我的眼睛!”

突然那人感觉眼睛痛得割心般疼痛,本能的松开双手去捂着自己的双眼,说时迟,那时快,唐天宇和凤玄玢同时挥掌打向那人,唐天宇顺势把凤歌拉到自己的怀中护着。

“哼,居然想劫持本姑奶奶,让你尝尝我的毒药的味道。”凤歌安全了,从唐天宇怀中伸出头对着坐在地上吐鲜血的男子道。

“来人,给我绑回去,好好的招待招待。”

凤玄玢冷冷吩咐一声,带头往外走去,天星楼的人一半在外接应,众人出来时,外面守着这里的人已经被天星楼的人全部清理掉了,此时外面依然大雨大风,唐天宇把凤歌护在怀里,众人朝大雨冲去。

“大家跟上,不要落下。”

凤玄玢吩咐了那些官员一声,然后也冲进雨里,就算雨再大,还是命重要,那些个官员淋着雨,牙齿打战,浑身发抖,跟在三人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去,他们相信世子会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