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救人质(三)/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谢凤世子,功劳不敢说,我是凤南的子民,这是我应该做的。各位,后会有期。”

秦斯客气一句,然后转身走了,这一次,他的背影挺得笔直,大踏步向外走出去,似是迎接自己的新生,果断,坚决。

唐天宇,凤歌微笑着眼中都露了赞赏的眼神。

“歌儿,他走了,你还看。”

唐天宇有些吃醋的看着凤歌的眼光还停留在秦斯离开的方向,凤玄玢一听,抖了抖身子,意外的看了看唐天宇,他的表哥是不是换人了?这是假的唐天宇吧?!

凤歌则是白了唐天宇一眼,这表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无赖模样,动不动和她撒娇,还有点小吃醋,想到这的凤歌,小脸一红。

凤玄玢看着二人的小互动和神情,不由心中又暗叹了一句,女大不中留啊!瞬间心中也翻起了醋味,自家养大的娇嫩鲜花,就这样被“猪”拱了,心中好不得劲,拿一双凤目瞪了唐天宇一眼。

唐天宇感受到凤玄玢不满的眼神,立即收起了自己的委屈无赖架势,摸了摸鼻子,这个妹控在这里,他还是不要招惹为好,他怕自己被他打成猪头,唉,当时跟姑父学武功时,为啥就没用点功呢?!

三人在白知府府中住了下来,这其中最高兴的人莫过于白静霜了,白静霜是白知府的嫡女,今年十四岁,比凤歌大一个月,人长得漂亮,性格温婉大方,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长长的睫毛,让凤歌一见她就喜欢上了她,那几日在秦斯外家的庄中,因乱党未平,双方正在打仗,众人都缩在自己的房间里,也没有心思说话交流流。

现在内乱已平,大家的心情都轻松下来,又加上白静霜心中对凤玄玢有好感,有意接近他身边的人,凤歌是女孩子,最为合适,所以,时不时来找凤歌说话,二人是同年龄女孩子,很快二人就熟悉起来,成为了朋友。

“郡主,你好厉害,你不但医术好,这一手女红也甚是了得,这梅花我都能闻到香味了!”

白静霜一双大眼崇拜的看着凤歌,然后又看了看手上的荷包,赞叹道。

“只是用心些罢,哪里就了得。”凤歌笑着摇了摇头,接过白静霜递过来的荷包,这是她第一次为天宇哥哥绣荷包,当然得绣得好看,但并没有向白静霜解释这其中的原因。

“小姐,郡主,凤世子,唐公子和老爷三人回府了。”白静霜的丫鬟的走了进来,向二人禀报。

“是吗?我得去见见大哥,不知道这几天事情处理得如何,他何时回京城?!”凤歌将那荷包放在怀中放好道。

白静霜一听,愣了,这日子过得太快,转眼就是十天过去,若是事情处理好,他就要回京城了,她与他也不知道何时能见面,也也许,她再也见不到他了!他是王府世子,而她不过是一个知府的女儿,她配不上她,就算嫁他,自己的身份,也不能为正妃,最好的是侧妃,甚至是要为妾……她不想为妾,她该怎么办?!

“白小姐,白小姐……”凤歌瞧见白静霜发呆,唤了她两声,她也没听见,便伸了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白静霜这才回过神来。

“没,没啥……只是突然想到了点事,想入迷了!”白静霜强笑了笑,嘴角有些僵硬。

“哦,那就走吧,我们一起去。”凤歌没有感觉到白静霜的异样,拉起她的手。

“不,不了……郡主,凤世子是你哥哥,但是对于我来说,是外男,不宜……你去吧,我有点事,先去寻我母亲。”

白静霜红着脸道,凤歌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想想也是,也就罢了,放了她的手,自己往前面寻凤玄玢去了,白静霜则侧身回去寻自己的母亲朴夫人,她得向母亲讨点主意。

凤歌走了几步,回头再看了眼白静霜匆匆而去的脚步,虽然二人现在很熟悉,但还没有到无话不谈的地步,她不说,她亦无法强求,不管了,先去找大哥和天宇哥哥去,摸了摸怀中的荷包,脸上露了甜蜜的笑意,脚步轻松的往外而去。

白静霜匆匆去了母亲的院子,朴夫人正坐房中品茶,与身边的丫鬟聊着家常解闷。

“母亲!我……”看了眼有下人在,停了话头。

“霜儿,你来了!郡主呢?”朴夫人温柔的看着女儿,她这一生,只有一子一女,所以对子女很宠爱。

“郡主去前院寻凤世子和唐公子去了,我一个女儿家,不是很方便,所以就来母亲这了。母亲,我有话与你说。”白静霜说完看了眼母亲身边的两个丫鬟,那两个丫鬟是个会看眼色的,知道小姐这是有秘密话与夫人说,立即退了下去。

“霜儿有什么事?”

“娘,刚刚听郡主说,凤世子这里的事务处理得差不多,就要回京城了,女儿我……”白静霜说到这红了小脸,她一个女孩儿,实在是羞于启齿,只是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必须争取,在母亲面前也顾不得害羞了。

“霜儿,你……”朴夫人是过来人,女儿一提到凤世子那一脸的绯红怎么能逃得过她的眼睛。

“是的,娘,女儿喜欢凤世子。”白静霜红着脸道,害羞得头快低到了脖子上,还是把话说出了口。

“唉……霜儿啊,凤世子是谁?!我们家想要与他结亲,你就要受委屈了,爹娘就你一个女儿,怎么也不愿你与人为妾啊!自古娶妻娶贤,纳妾纳色,你是爹娘的心头肉,如何能让你这辈子以色侍人?!而且,就算为妾,这还要摄政王府同意,凤世子愿意!”

“娘……真的就没有一点别的法子么?”白静霜褪去了满脸的红晕,小脸变得苍白,娘说的话,她又何尝没有想到,可是心中总会有那么点奢望。

“孩子啊,唯一的法子就是你爹爹升官,可是就算你爹爹升官了,你最多是侧妃,说得好听是侧妃,说得不好听,那还是妾啊。霜儿,把你的那点念头收起来,别再想了,娘知道凤世子是人中龙凤,你喜欢他,小女儿心思属正常,但你也得看清现实,别让自己钻了牛角尖。等这段时间忙完了,爹娘会考虑你的亲事,绝不会害了你。”朴夫人苦口婆心。

“娘……可是女儿就是喜欢凤世子,别人我都不会喜欢了。”白静霜流着泪。

“你……你先回房去吧,让娘再想想。”朴夫人气怒,感情她说了半天,女儿一句也没听进去,见女儿流泪的可怜样,又舍不得骂她,心中暗叹了口气,这也是女儿的命。

“是,娘,我先回房了。”白静霜擦了擦眼泪,知道自己让娘为难了,起身告辞离开了朴夫人的院子。

在前院的凤歌,唐天宇,凤玄玢当然并不知道此时后院发生的事,三个人正在说笑着。

“大哥,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你是不是得回京城,向二哥禀报这边的情况了?”凤歌看着凤玄玢问他。

“恩,再过两天就要回了,这边事情处理差不多,整个镇南府已经安稳下来,那些回去的县令,事务已经接上了手,下面意图挑事的,该抓的已经抓入了大牢,该杀的已经杀了,因为乱党破坏的所有的事情皆已稳定,不需要我再留在这儿来了。”

“舅舅那呢?舅舅那可有消息来?”

“舅舅那已经抓住了逃走的那些人,昨天收到舅舅的消息说,今天将押解那些前朝余孽,带着大军赶回京城。”

“太好了,太好了,舅舅没事就好。”凤歌立即开心起来,她虽然知道那些人伤不了舅舅,但是她还会担心,凤歌一高兴,也不管是是当着大哥的面,从怀中掏出那个亲手绣的荷包,递给唐天宇。

“天宇哥哥,给,这是我这几日绣的,送给你,你可喜欢?”

“好看!喜欢,谢谢歌儿。”唐天宇接过荷包,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梅花,眼露了惊喜,歌儿亲手给他绣东西了,还是荷包,毫不犹豫,点头赞叹。

“歌儿!你给他绣,也不给大哥绣一个?!”凤玄玢心中的醋意几乎让胃都要泛酸了,养了这么大的妹妹,竟然厚此薄比,给“大白饺子”绣荷包,都没有给他绣一个!他的心好痛。

“好啊,大哥,在你走以前,我绣一个给你。”

凤歌立即点头应下,凤玄玢心这才舒服了点,虽然是自己开口要的,但总比没有要好。

“不过,大哥啊,你这个年纪了,该让母妃为你娶亲了,让未来的嫂子给你绣更好。”凤歌又加了句。

“……”凤玄玢。一个荷包惹了妹妹叨扰他的亲事,这到底是划算,还是不划算?!

“大哥,你有没有心中喜欢的?有的话,你告诉我,我找奶奶说,再让奶奶找二哥去,让二哥直接为你们赐亲。”

“……”凤玄玢。有吗?有的吧,自小,他脑中总有那个她的笑容和身影!这算不算是喜欢?!

“大哥,大哥……你发什么呆呢?”

“啊?没,没事。”凤玄玢回过神,又淡淡的笑了,这次回京城,他是得去试探试探她对他有没有意思,也要明了明了自己的心意。

“歌儿,你大哥是有心上人了,所以你一提,他就发呆了。哈哈……”唐天宇促狭的笑道。

“真的?大哥,你真有喜欢的人了?是谁啊,你告诉我,好不好?”凤歌一听,立即来了精神,一双凤眼盯着凤玄玢,目不转睛。

“歌儿,大白饺子的话,你能信?他就是个搅屎棍,啥事他都得插一脚。”凤玄玢鄙视的瞥了眼唐天宇,淡然道。

“你……你才是搅死棍!”唐天宇气得瞪眼看着凤玄玢,为了打击他,堂堂世子连这样的粗话都说出来了。

“大哥,不许你这样说天宇哥哥。”

凤歌也是气鼓鼓,唐天宇反倒不气了,还是歌儿好,一直维护他,凤玄玢又气了,死大白饺子,等会找个没人的地方修理你一顿。

白知府回到后院,来到朴夫人的院中,正要与她商量商量,过几日世子,郡主,唐公子三人就要离开镇南府,该要送点什么礼物为好,这是他与他们三人交好的好机会,只是他还没有开口,朴夫人把今天女儿来找她的事与白知府说了。

“夫君,你看怎么办才好?是不是你去试探一下凤世子对霜儿的态度。”朴夫人满脸的担忧。

白知府想了想,摇了摇头,虽然他很想攀上凤玄玢这个大粗腿,但是他心中明了,若是凤世子喜欢霜儿,那是千好万好,但是这些时日他天天跟在凤世子身边,可是瞧得清清楚楚的,凤世子的眼神从未在女儿身上停留过。

“夫人,这事你劝劝霜儿,让她不要再想了,凤世子不仅身份在那,长得又好,京城中想嫁他的贵女,估计都能从摄政王府排到京城城门外了,霜儿的身份不配,恐也入不了世子的眼。夫人还是安安稳稳的为她寻个门当户对的适合的人吧。”

“我知道了!”朴夫人见自家夫君也是这样说,知道是不可能了,叹了口气,表示自己明白了。

“再过两日,他们都要走了,夫人你看送些什么礼物给三人为好?”白知府说了自己来寻朴夫人的用意。

“他们贵为世子,郡主,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你让我想想,送些新奇能代表我们的心意就好。”朴夫人想了想,回了白知府。

三日后,凤玄玢启程回京,凤歌和唐天宇也准备启程继续向西海出发,虽然凤玄玢很想凤歌随他一起回京,但是凤歌不愿意,说是自己的游历还没结束,该看的还没看完,若是跟他回去了,以后还不得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实现自己的计划和目标。

既然凤歌这样说,凤玄玢也没有勉强她一定得跟他回去,歌儿是女孩,她说得对,一旦回到京城,定亲,成亲,生子,真的要很多年没法出来了这样爽快的玩了,就像母妃一样,一直到他们几个都十几岁了才能和父王回了唐家村。

当白静霜知道爹娘都没有什么办法,而且三人都要离开了,一个人躲在房间哭得眼睛都肿了,也没法阻止三人离开的日子的到来。

“歌儿,此去西海路途遥远,你定得当心路上的安全。”凤玄玢骑在马车,叮嘱马车中的妹妹。

“大哥,我知道了,你回去的路上也要当心。”凤歌乖乖的点点头。

“天宇,妹妹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为好。”凤玄玢眼神锋利的盯了唐天宇一眼,虽然他昨天偷偷的背着妹妹又打了他一顿,但是还是不解气,恨不得此时把他从马车中拉出来再打一顿才好。

“表弟,你就放心吧,就算我死,我也会保护好歌儿的。你一个大男人,还真是啰嗦,比姑姑都啰嗦。”唐天宇昨天挨了揍,屁股到现在还疼,心中很是不愿意,知道在凤歌面前,他不敢拿自己怎么样,怼了回去。

“唐天宇,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了,是不是还想找打?!”

“我是你表哥……”唐天宇大叫,表哥不叫,老是直呼他的名字,或叫他绰号,他心中很是不爽。

“好了,大哥,天宇哥哥,你们俩个就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启程吧,大哥,一路保重!”凤歌立即阻止二人,生怕这两个在白知府和朴夫人,白小姐三人面前打起来,那可是丢脸要丢大发了。

“好,我走了!歌儿,表哥,保重!白知府,朴夫人,本世子走了。”凤玄玢认真的与众人道别,骑了马,飞马二去,身边跟着他的两个黑衣暗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