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草原/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知府,朴夫人,白小姐,这些时日打扰你们了,你们保重!”凤歌对着三人道别,挥了挥手,车夫赶起了马车,也缓缓的离开了镇南府。

看着骑在马上飞奔而去的白色身影,白静霜努力的控制着欲夺眶而出的泪,朝凤歌拼命的挥手,直到马和马车都不见了踪影,白知府和朴夫人,白静霜才回了府,一路上,白静霜沉默不语,朴夫人看着着急,决定还是赶紧为女儿定下一门可靠的亲事才好。

自在赵家村遇见瘟疫,再到发生动乱,已经耽误了凤歌和唐天宇的计划,若是不再加快脚程,就很难在夏天赶到西海,所以,这一上路,二人不再耽搁,一路马不停蹄的往西而去,除非碰到有名的人文景观,或是奇丽的景色之地,二人都不曾歇下,很快二人就穿过了雪山线,风尘仆仆的到达了大草原。

大草原和大漠接壤,一边是青青大草原,一边是茫茫大漠,这其中以一条干涸的河床的为界,河流以东属于原大华的地界,草原青青,牛羊成群,河床以西是原凤北的地界,大漠苍凉,落日孤烟,雄鹰高飞。

“哇,草原好美啊,绿草茵茵,蓝天白云,野花点缀,牛羊成群,毡房点点……”凤歌骑在马上欢呼着,贪婪的,陶醉的呼吸着这里带着花草芳香的空气。

现在正是春意盎然的季节,二人都脱了冬衣,着了轻便的夹衣,在上一个镇子上,再买了一匹马,让马夫骑着,二人又重新骑回了马,不再躲在马车里,享受微风温柔抚面,闻着春天的气息,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唐天宇眼神宠溺的看着坐在马上欢呼着小人儿,脸庞妍丽生动,青丝飞舞,那样子,恨不得立即投入大草原的怀抱。

“天宇哥哥,咱俩赛马吧?”凤歌小脸兴奋。

“好啊!”唐天宇怎么会拂了她的好心情。

“那走吧。”

凤歌一马当先,打马向前,唐天宇立即跟上,霎时,两辆骏马,一对璧人,飞奔在绿色的大草原上,只是二人没想到,一时的心血来潮,却引来了这个草原上的“好事来”的加入,二人骑马奔跑的身影,被二人经过之地不远处,几顶豪华的帐篷中的主人发现,并引来了他的好奇和好斗之心。

“骑马技术不错,我们也赛一赛去,看谁更厉害!”

少年两眼闪闪,跃上自己的马,飞马向唐天宇,凤歌的方向奔去,后面他的属下和仆人们也立即骑马更上,一时间,草原上数十匹骏马飞奔,马蹄声动,犹若激烈打在地上雨点,草原上的其他人,只见少年带着自己的属下和仆人在追赶着前面的二人,不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也骑上马上,瞬间,队伍壮大成几百人。

铺天盖地的马蹄声,自然逃不过前面凤歌和唐天宇的双耳,凤歌朝后面看了眼,皱了眉。

“天宇哥哥,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歌儿不用担心,不管他们是要干什么,都不用担心,虽然这草原上属于巴图部落统治,但他们也是我们凤南的臣民,每年都要进京向皇上进贡,我们不会有什么危险。”

“哦,那就不管他们,我们继续。”

说完,二人又增加了马速,向草原深处冲去,后面的百人也继续跟着,很快就追上了二人,紧紧咬在二人身后,后面的人没说话,也没有别的动作,好似在跟他们赛马,这让凤歌前面还有些忐忑的心,彻底的放松下来,最后二人的赛马演变成几百人赛马的规模。

一个时辰后,那少年和他的几个侍卫已经和唐天宇,凤歌齐马并进了,凤歌本与唐天宇是被草原上的景色惊讶到了,一时来了兴致,也不是要争输赢,骑了这么久,凤歌身心愉悦,畅快淋漓,但也感觉到有点累,不管了那几人,决定不再继续。

“天宇哥哥,我累了,歇下吧,不骑了。”说完就放缓了马速。

“好!”唐天宇见凤歌小脸红红,已是蒙了一层细汗,也知道差不多了,跟着也减缓了马速。

那为头的少年见二人停下,忙也勒住了马缰停下马,然后打马缓缓走到唐天宇和凤歌面前。

“二位看穿着并不是我们草原上的人,但二位马技非常不错,佩服。”

少年打量着二人,并出口称赞,凤歌和唐天宇也打量着眼前的人,少年鼻高眼深,皮肤白晰,气质尊贵,一头卷发编了许了小辫子,披散在肩上,身上穿着草原上的服饰,青黑色的袍子,这里人的习俗是以青黑色为尊,显然服饰华丽,不是一般的人,胯下的马也不是一般马,而是一匹汗血宝马,在草原上能骑上此马的人,不是部落王,就是部落王子,此少年年龄大约在十五岁左右,而据唐天宇和凤歌了解的,巴图部落的王今年已是四十有余,是个中年人,所以眼前的少年只能是巴图部落的王子,至于第几个王子就不得而知了。

“谢谢王子的称赞。”凤歌不卑不亢的回了眼前的少年。

“你认识我?”少年一愣。

“并不识,只是觉得在草原上能够骑着宝马,鲜衣怒马之人,不应当是别人。”凤歌淡淡一笑,果然她没猜测错。

“哈哈,姑娘好眼光!不过,我倒觉得姑娘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二位不介意的话,去我的帐蓬喝碗马奶茶,如何?”谁不喜欢听好话,那少年一听,开心的大笑,只是看着凤歌的脸,觉得在哪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是在哪,于是,出口邀请。

“感谢王子邀请,恭敬不如从命。不知王子如何称呼?”

凤歌抬眼看唐天宇,唐天宇对她点头,表示可以,便大方的回了那少年,唐天宇只是觉得他本就是带着歌儿出来见识的,既然来到草原,又有草原王子的邀请,正好让她见识见识草原上的风土人情,巴图王室的不同。

“我是巴图部落大王子,巴图赞,二位叫我赞就可。不知二位是?”

唐天宇和凤歌一听,对视了一眼,明白彼此的想法,既然是大王子,那便是以后要接管这草原之人,相当于凤南的太子,于是二人决定不隐瞒自己的身份。

“我姓凤,名歌,是凤南摄政王之女,这位公子是我的表哥,也是当今天左相唐绝的侄子,唐天宇。”凤歌笑着同巴图介绍。

“啊!原来你是凤郡主,我说我怎么看着你眼熟,原来,我们还真见过!凤郡主,唐公子,二位请。”巴图赞眼露了惊喜,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觉得看着眼前的女子眼熟了,他们二人本就见过,只是时间太长了,而且二人已经长大,所以才想不起。

“赞王子见过我?”

凤歌挑了挑眉,与唐天宇二人骑着马,与巴图赞并列而行,并一路说着话,往他的帐蓬而去。

“对呀,我八岁那年随着我的父王去凤南京城,在国宴上看见过你,我记得你比我小一岁,长得甚是粉雕玉琢,很是好看,而且越长越漂亮了,真是没想到,你会来到我们的大草原!”巴图赞惊叹。

“原来如此!谢谢你的赞美。”

凤歌想想也是,像他们这种部落二哥允许他们自治称王,但也是附属王,每年必须去京城纳贡朝岁,所以他在国宴上见过自己,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只是二人的话,听在唐天宇耳中,唐天宇恨不得立即带着凤歌策马而去,自己也真是疯了,居然允许歌儿随着这家伙回他的帐蓬去,看那家伙的眼神,还有那说出的话,简直就是在觊觎他的表妹。

他好后悔,好想打那家伙一顿,怎么办?!

唐天宇再怎么不愿意,一行人还是来到了巴图赞的帐蓬之外,众人皆下马,进入账蓬。账蓬内的布置虽然不能与凤南的东宫太子殿相比较,但是在这草原上,也是无比豪华的。

尊贵客人的到来,立即有人捧上两条白色的哈达,巴图赞从下人手中接过哈达,亲手为二人披上,二人的到来,也让帐蓬中的下人开始忙碌起来,奶食品,水果,手扒肉,马奶茶,瞬间全部放到了唐天宇和凤歌面前的小案上,众人皆盘腿而坐,陪客人享用,巴图赞则是一脸笑意的坐在主位上,招呼二人吃东西,喝茶。

凤歌二人无法拒绝巴图赞的盛情,二人吃完茶后,被安排到附近的帐蓬中歇息,晚上参加他为迎接他们的到来特意安排的篝火盛会。

晚上,夜幕降临,天上繁星点点,离巴图赞帐蓬不远处,已经搭起了篝火所需要的一切布置,就等主人和尊贵客人的到来,就连附近的居民也赶来了,等着篝火盛会的开始,人声鼎沸,好不热闹,草原上的人果然热情豪放。

凤歌与唐天宇坐于正北之位,面前的桌案摆着烤羊腿,马奶酒,篝火周围,热情的草原儿女已经在载歌载舞,欢迎远道来的客人,凤歌拿起面前的小刀,学着这里人的模样,割一块羊腿肉,然后再品了一口马奶酒,不禁眼睛一眯,好肉好酒,当真不错!

唐天宇同样吃着羊腿肉,喝着马奶酒,心中也是赞叹不已,只是与凤歌不同的是,凤歌边吃边喝,眼睛盯着歌舞在看,而他的眼神却停留在凤歌的脸上,只见小丫头一脸的享爱的吃着,喝着,看着,一双灵动的凤眼里全是兴奋,显然她很喜欢这里,很开心。

与此同时,除了唐天宇,巴图赞的眼神也聚在凤歌的身上,他没想到,凤南美丽的郡主不仅医术超群,貌美如花,身上有他喜欢的女子的柔美外,还有他们草原上儿女的豪放,骑马,喝酒一样都不输入他们草原上的女子,倘若能娶她为他未来的王妃,那岂不是他的天大的福气,想到这要巴图赞,眼睛亮得惊人,像满天的寒星,他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但觉得如果努力也无不可,若是郡主愿意,他一个草原部落的王子,与她还是能相配的吧?!

唐天宇自是不知道此时巴图赞的想法,要是知道,恐怕会立即拉着凤歌的手,骑马飞奔而去,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想觊觎表妹的人!

当然,此时,喝着美酒,看歌舞的凤歌,也不知道唐天宇和巴图赞在想什么,她的眼睛被载歌载舞的女子中的一个特别美丽的女子吸引了,她身材修长,皮肤白晰,并不似这里有些人一样,五短三粗,皮肤黑,她,穿着天蓝色纱质长裙,上配同色同料的短装,露出肚脐和白晰柔美的腰肢,头上天蓝色长纱缀着珍珠流帷帽,在火堆旁领着八个着红色纱衣的女子翩翩起舞。

她这一舞动,轻盈飞扬,热情如火,不仅是凤歌的眼光被吸引住了,在场的所有的人都被吸引住了,这女子凤歌和唐天宇不认识,但是草原上哪个不认识,她可是草原部落王室里一等大臣鄂尔齐之女鄂尔沁大小姐,她,不仅身份尊贵,容貌妍丽夺目,能歌善舞,而且听说是当今王上和王妃内定的王子妃呢,今天王子招待贵客,她自然是来献舞的,巴图显然也发现了场上的动静,认识场上的女子,只是俊眼却中掠过不快,但稍纵即逝,仿佛那一瞬的不快是错觉,把眼神再次投向坐在那看歌舞喝酒的凤歌。

场上跳着舞的女子,感受到了众人热烈的目光,跳得更加卖力了,天蓝色衣服女子鄂尔沁见众人的眼光皆在她们身上,唯有王子巴图赞眼光只是平淡的掠过她,然后转眼又去看今天来的远方的客人中的一位,那个美丽的中原女子,不由醋意顿生,心生一计,她要她们尊贵的王子知道,在这草原上,唯有她才与他相配,唯有她才配做他未来的王妃。

一舞结束,鄂尔泌走向巴图赞,凤歌,唐天宇本人面前。

“拜见王子。”

“远方来的尊贵的客人,两位好。”

鄂尔沁忍着心中的醋意,先与巴图赞见过礼,再与唐天宇和凤歌二人友好的打过招呼,唐天宇和凤歌二人看巴图赞并不为二人介绍这女子,心中虽疑惑,但不好追问,只是颔首同她微笑礼貌的打过招呼。

“坐吧。”巴图赞显然还是给了她的面子,为她赐了座。

“谢王子。”

巴图赞虽为她赐坐,但显然不想为她介绍唐天宇和凤歌,二人的身份他可以知道,但并不能让她知道,要不然,父王和母妃定会来这,为唐天宇和凤歌带来困扰,他知道二人只是经过此地,还有更远的路要走,能在此留下一晚,已经是给了他的面子,这也是他与凤歌的缘分,不想被更多的人打扰,鄂尔沁不请自来,已经让他心生不满。

鄂尔沁在一旁的空位上坐下,巴图赞没有为她介绍客人身份,也没向客人价绍她的身份,不禁皱了皱眉头,心中暗猜凤歌的唐天宇的身份,以王子的态度,那二人绝不是普通人,可又有什么需要遮掩的?连身份都不能介绍!

王爷和王妃已经内定自己做王子的妻子,未来的王子妃,王子却是对她一直不冷不热,她好心前来帮助王子招待客人,王子连客人身份都不能让她知道么?想到这,脸上勉强的笑了笑,正要找话说,却发现凤歌一直关注着场中的歌舞,而他们的王子,那双美丽的眼睛的眼神又落在了那女子身上,这让她心中一凉,觉得自己在王子心中的位置受到了威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