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遭遇/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鄂尔沁在一旁的空位上坐下,巴图赞没有为她介绍客人身份,也没向客人价绍她的身份,不禁皱了皱眉头,心中暗猜凤歌的唐天宇的身份,以王子的态度,那二人绝不是普通人,可又有什么需要遮掩的?连身份都不能介绍!

王爷和王妃已经内定自己做王子的妻子,未来的王子妃,王子却是对她一直不冷不热,她好心前来帮助王子招待客人,王子连客人身份都不能让她知道么?想到这,脸上勉强的笑了笑,正要找话说,却发现凤歌一直关注着场中的歌舞,而他们的王子,那双美丽的眼睛的眼神又落在了那女子身上,这让她心中一凉,觉得自己在王子心中的位置受到了威胁。

鄂尔沁坐在那咬碎了一口银牙,却因巴图赞的不介绍,没法走向凤歌实施她心中的刁难计策,脑中一直在急速运转着,想要用什么法子才能明正言顺接近凤歌,但直到篝火会快结束,众人手拉手开始围着篝火跳舞唱歌,都没能想到出一个好主意。

巴图赞看着场中开始手拉手跳舞了,再看看喝得小脸绯红的凤歌,心中一动,在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往凤歌位置走去,除了凤歌喝得有三分醉意,没发觉他的用意,鄂尔沁和唐天宇在巴图赞起身是心中就明了,于是二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只是不同是的,唐天宇走向凤歌,鄂尔沁则是走向巴图赞拦去了他的去路。

“王子,咱俩也去跳舞吧!”

“歌儿,走,我们一起跳舞去,好不容易来一趟草原,自要亲自体验一番这篝火会的乐趣。”唐天宇瞥了眼被鄂尔沁拦住去路的巴图,嘴角微勾,把手伸向凤歌。

“好啊,好啊。”凤歌正心痒痒想要去呢,唐天宇这一邀请,岂有不同意之理,嘴中答应着,把小手放到唐天宇温暖的手心,一双凤眼笑成弯月牙儿。

而那边的巴图赞见凤歌已经被唐天宇拉入了舞场,眼神冷凝的看着鄂尔沁,忍住心中的怒气,把手伸向了她,拉着她,也加入了跳舞的圈子。

篝火会结束了,凤歌是吃得开心,玩得开心,喝得开心,二人回去歇息前,向巴图赞表示真心的感谢,然后唐天宇扶着半醉的凤歌,歪歪扭扭的往回走,一路走,凤歌嘴里呢喃着:“天宇哥哥,这里很好玩,有好吃的羊腿肉,有好喝的马奶酒……等以后你还要陪我来玩啊,不,等老了,你要也陪我来玩!”

唐天宇哄着半醉的凤歌:“好,好,这辈子我都陪着你,你想到哪玩都行,老了也陪着你来玩!”

凤歌:“还是天宇哥哥好,天宇哥哥,你最好了,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

“……”唐天宇。

唐天宇看着越来越醉的凤歌,听着她说喜欢他,心里划过一股暖流,也知道背后某些的眼神正灼灼的看着她,于是干脆伸手把凤歌打横抱进怀里,抱回她的帐篷。

看着二人远去的巴图赞,眼神中的暗然,原来他的想法都是奢望,她心中有了喜欢的人,就是这位气质出色,身份高贵,青马竹马的表哥,二人果真是天生的一对。

站在巴图赞身边的鄂尔沁,心中则很高兴,这是整个晚上她最高兴的时候,也庆祝前面没有对凤歌做什么,原来根本不需要她做什么,这位姑娘都不会喜欢王子,不会和她抢王子,心中不由得对凤歌感激起来。

次日一早,凤歌和唐天宇就起来准备出发了,巴图赞听说二人要穿过草原那边的茫茫大沙漠,再去西海,为他们二人的安全担心,沙漠可不是草原,沙漠有暴风沙,有烈日,无水,怕迷失方向……处处都不安全。于

是,便把身边的一个最出色的沙漠向导巴尔送给了二人,有了向导,二人的安全就能保证,就算有点什么事,向导也可以立即回来禀报他,他好派人去救二人。

唐天宇自然也知道沙漠的危险,接受了巴图赞的好意,并真心谢过他,邀请他以后去京城时,去唐府玩,这才同凤歌一起,跟着向导,穿过草原的中心,向沙漠出发了,三人来到沙漠边的一个荒凉小镇,买了两匹骆驼,骆驼被称为“沙漠之舟”,有了它,一是可以载物载水,二是可以减少三人在沙漠中穿行的危险,巴尔不愧是老向导,就连挑骆驼都没让凤歌和唐天宇二人费心思,骆驼是最壮的,价格是最实惠的,凤歌心中还是很感激巴图赞的事事为她们二人考虑。

骆驼买好后,水和食物都准备充足,在小镇歇了一晚,次日一大早三人来到大沙漠的边缘,看着无边无际,茫茫的黄沙,凤歌感觉到视觉的震撼后,再一次在心中感激巴图赞,沙漠茫茫,倘若二人在里面迷了方向,那就算有暗卫,天宇哥哥武功再好,也是无济于事的。

巴尔虽然是老向导,但年纪并不大,大约三十岁的样子,是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爽朗,眼中透着机灵的壮汉,见凤歌和唐天宇这两个,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一个俊美的公子,二人望着茫茫大漠,除了最初的震撼外,只余下脸上郑重的神色,知道二人心中想了什么。

“小姐,公子,大漠虽大,但有我在,我必定保两位安全到达沙漠的另一边,二人只要放宽心跟着走,不必想太多。”巴尔大大的眼睛中闪了笑意。

“谢谢大叔安慰,我们对你有信心。”

唐天宇和凤歌一想,对啊,还有巴尔在呢,二人神情轻松下来,凤歌客气对巴尔道。

“我不会辜负二位的信任的,走吧,出发!”

巴尔信心满满的回了凤歌,就差向二人拍胸脯了,然后带头骑着骆驼走了,两只骆驼,凤歌和唐天宇二人骑一头,巴尔一个人一头。

凤歌的马,马车在镇子都卖了,至于马夫,二人给了那马夫一笔银子,在前面镇子上买的那匹马也送给他,让他回去了,沙漠太危险,没必要让他一起涉险,马夫千恩万谢的骑着马回了家乡。

三人两只骆驼并肩缓缓而行,早晨的阳光不灼人,三人感觉舒适,又加上巴尔是个会说话的,一路上讲些他们这边的故事,或者讲些笑话逗着凤歌和唐天宇,一路人倒也是轻松愉快自在,只是到了中午,凤歌和唐天宇真正的领略到了大漠被太阳照射下温度的厉害了,三人都是汗流浃背,汗如雨下,还好巴尔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沙漠上没风,在骆驼的上方,为二人简单的撑了把伞,挡住了直射的阳光。

“天宇哥哥,好热啊,这太阳真不是盖的,我们还得吃颗预防暑气的药,被暑气侵蚀,生病了就麻烦了。”

凤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三粒药,自己一粒,唐天宇一粒,另一粒自然是给巴尔的,巴尔接过药丸,一股清凉的香气直冲鼻间,知道这是上好的药,忙向凤歌谢过,三人取了水袋,就着水将药丸吞下,瞬间三人感觉身上舒服多了,凤歌舒了口气,还好,还好,在青州府时,因为知道要走过沙漠,那时候无事,做了这些解暑气的好药丸,果真用上了,否则以自己的体质,在这样高温下行走,估计只要一日,就得倒下。

唐天宇吞下药丸后,心中也感叹,还好歌儿懂医,要不然,这样的温度,他这习武之人都感觉受不了,歌儿更不用说了。

就这样,三人白天行走,晚上晚息,本来凤歌和唐天宇提出,晚上凉爽赶路,但巴尔不同意,说晚上凉爽的时候,必须歇息好,才能保证体力,没有体力,一切免谈,凤歌和唐天宇自然听取了他的意见,他是沙漠的狐,知道怎么带二人走过这茫茫的沙漠,就听他的吧。

这样走走歇歇,第五日后,三人已经接近沙漠的中心,巴尔告诉二人,已经走了三十分之一的路程,再走十日左右,就能到达沙漠的另一边了,凤歌和唐天宇二人已经热得不想说话了,听他说,只是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二人眼神对视,焉巴巴的点了点头,表示二人知道了。

然后又抬头看向天空那轮热情似火的圆日,心里则是想着,天,你为什么不下雨啊?哪怕下一点点也行啊!后羿,为什么当年你不把这颗太阳一起全射了呢?全射了,就不用这样被它炙烤了。

再晒十天,估计二人要被晒成人肉干了,好想念京城的大雪,好想念刚刚走过的草原啊!可是无论二人怎么想,到了这,退无可退了,还是咬牙坚持往前走吧,坚持就是胜利。

巴尔看了二人,知道二人这几天被热伤了,虽然有药护着身子,没有中暑气生病,可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娃子,一个贵公子,能坚持到这,已经不错了,于是决定给二人打针兴奋剂。

“小姐,公子,从这过去不远,那里有个湖泊,人称月牙泉,这月牙泉很是神奇,虽然处在沙漠中心,长年遭风沙肆虐,可是泉水从不干涸,沙子见到它就倒流,所以长年累月,不管是大小风暴,月牙泉还是月牙泉,像沙漠之眼,明亮清澄,到了那后,我们不仅可以把水袋再次装满,还可以沐浴去身上的风尘。”

巴尔笑着对二人道,眼睛闪亮得如天上的星子,唐天宇和凤歌突然觉得,他的眼睛很好看,就像他嘴中的月牙湖,给穿越沙漠的人带来了希望。

“真的?!那还需行多久?”凤歌迫不及待的问他。

“不远,明天可到!”

巴尔见二人的精神果真恢复了,不像前面那样沮丧,耸拉着脑袋,也不卖关子,立即回了凤歌,这招“望梅止渴”,在他没有跟着王子前,在沙漠做向导时,不知道用了多少回,回回奏效。

“明天就到啊!太好了。”

唐天宇感叹了句,前面看着歌儿的样子,他都着急了,后悔自己是不是错了,竟然带着歌儿穿过这种危险之地,万一歌儿有个什么,他都不知道自己回京城怎么向三个表弟,姑姑和姑父交待。

二人打起了精神,跟在巴尔向前走着,三人再次欢声笑语,烈日落下,又一个傍晚来临,巴尔凭着丰富的沙漠行走的经验,找了一个,一处背风的沙丘,准备歇下,吃点东西,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一股作气走到月牙泉那就好了。

沙漠的天空很高远,今晚没有月亮,但是星子很亮,满天的繁星闪烁,看得唐天宇和凤歌赞叹不已,要看佳景,还真必须到绝地才能看到。

就在二人心情很好的观看风景,感叹时,从西北角飘过来一大片的乌云,巴尔一看那大片的厚厚的云层,脸色瞬间不好了。

“大叔,怎么了?”

凤歌和唐宇感觉到了气氛不一样,立即问巴尔。

“要来沙尘暴了!”巴尔闷闷道。

“大叔,你怎么知道?对我们有影响吗?”唐天宇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你看天上的乌云,再看看骆驼就知道了。但愿沙尘暴不会很大,要不然,有些麻烦。小姐,公子,据我估计,两刻钟后,沙尘暴必会来,一会儿,我做什么,你们照着我做。”巴尔严肃的指了指天上的乌云,看了眼骆驼,然后对二人道。

“好,听大叔的。”二人立即点头。

果然两刻钟后,三人感觉风卷着沙朝他们袭来,巴尔凭着自己的经验,带着唐天宇和凤歌避过大风的正面,然后牵着骆驼到沙丘的迎风面。

“就在这里,可以了,你们二人把衣服蒙在头上,抵挡住风沙迷眼,然后站在骆驼的身后,静等沙尘暴过去。”

巴尔有条不紊的吩咐二人,现在风沙刚来,还小,也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但愿风沙不大,心中默默祈祷着。然而,上天似乎没有听到他的祈祷声,风沙越来越大,唐天宇站在骆驼身后,将凤歌护在怀中,生怕她被这狂风吹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