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遭遇(二)/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狂风厚沙吹的,吹得三人藏在衣服下的脸都变了脸色,巴尔暗暗皱了眉,这公子和小姐运气也真是不好,一来就碰上了这么大的风暴,凤歌和唐天宇二人心思却是一样的,难道今天他们俩要被埋在这沙漠里了?!不远处,凤歌的两个暗卫,暗一和暗二趴在地上,已经被埋在沙子里,看不到身子,只看到两个小黑点,那是二人的努力从沙中伸出的头。

风大沙大,几人都无法沟通交流,唯一的办法就是祈祷这场大风暴早点停歇,幸甚的是,就在几人心中默默的要与家人道别时,风突然停了,沙也停了,远处的黑云也不见了,骆驼活动活动自己的庞大的身子,从沙里爬出来了,凤歌,唐天宇,巴尔,暗一,暗二,也从沙堆里爬了出来,抖了抖了身上的沙子,把蒙在头上的衣裳掀了下来,各人露出脸,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心中是满满的后怕。

“天宇哥哥,我还以为……”要被埋在这,再也见不爹娘和哥哥他们了!

凤歌话没说完,眼睛红了,她前面是真的害怕,她以为她不怕死,其实不是这样的,刚刚风沙大得到呼吸快窒息的时候,她好害怕自己死了,没法陪着天宇哥哥,也没法再见家人!

“没事了,啊!”

唐天宇伸手把她抱在怀里,把下巴搁在凤歌的头上,没有多说一句,怕暴露了自己的情绪,其实他也害怕,害怕自己把歌儿带进沙漠,却不能活着带她出去,害怕见不到爹娘,见不到姑姑和姑父……。

“唐公子,凤小姐,风沙停了,我们可以走了,大概还有一夜的路程,就可以到月牙泉了。”这场风沙吹得大家灰头土脸,也让巴尔也是心有余悸,决定连夜赶路,如若能在天亮前赶到月牙泉,就可以好好歇息歇息。

“好,我们走!”唐天宇和凤歌也不问他为什么晚上赶路,心中只想早日走出这大漠,早点赶到月牙泉洗洗身上的风尘,凤歌都能闻到身上的馊味了,是汗流得过多又没有清水洗净导致的。

风沙过去,天上的星星更加明亮璀璨,几人借着微弱的星光,在夜色下的大漠中向沙漠之眼,月牙泉走去,月牙泉,代表着旅人的希望!

星光落下去,天际开始泛鱼肚白,三人行了一晚,凤歌脸上已经露了疲惫,坐在骆驼上,靠着唐天宇。

“歌儿,你想睡就睡会吧,等到了月牙泉我叫醒你。”唐天宇心痛的看着她疲惫的神色。

“不了,等到了我沐浴后再睡,现在身上难受的紧,想睡也睡不着。”凤歌直起身子,从唐天宇怀中坐了起来,往远处望了望,感觉到空气越来越湿润,应该是快到了。

“咦,那里好像有东西?是什么?”突然,凤歌发现不远处有红色,点缀在沙漠银白色的沙子上,不可能是花,那又会是什么?!

“哪里?”唐天宇和巴尔好奇的问了句,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真,远处的沙丘上有红色的东西。

“咦!果真是,这条路我以前没走千遍,也走八遍了,怎么从来没有见出现过异物,得去看看是什么。”巴尔惊讶道,就准备下骆驼,去那看。

“巴尔大叔,你等等,我派人过去。”唐天宇阻止了他,他可是他们走出沙漠的保证,万一有危险,就不好了。

“……”巴尔疑惑的看了眼他,派谁去?这里除了他们三个,还有人?!

“暗一,暗二,你们二人过去看看。”唐天宇没有管他疑惑的眼神,吩咐暗卫。

“是,世子。”不远处,沙丘后的两人立即现了身,往那片红掠过去。

“……”巴尔无语望天,还真有人!

不过,那二人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他都没有发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暗卫或影卫了,草原上,只有王和王子身边有这样的人,看来这位小姐和公子二人身份不得了,既然是不得了,他就不追问,他只要执行王子给他的任务,安全的将二人带出沙漠就可以回去复命了,其他的,跟他没有关系。

就在巴尔的思绪间,暗一回来了。

“禀公子,那里是我们大凤南的将士,身上穿着的是我们的战衣,战衣是绯红色的,所以……”从这看去,就是红色的点点,艳如红花。

“啊?他们怎么会跑到沙漠的中心来了!我过去看看。”凤歌惊讶,唐天宇也挑了挑眉。

“回郡主,是将士们的遗体!应该是以前我们的军队在这一带战斗时,遇到风沙,来不及将他们带回被风沙掩住,没有寻找到,或是当时就地用沙子掩埋后,碰到昨晚的大风,被吹出来了。”暗一猜测的回了凤歌。

“是遗体!”

三人皆怔住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是我们大凤南的将士,既然被我们碰到,我们不能袖手不管,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凤歌回过神,沉思了一晌,让巴尔在前面带路,往那里走去。

沙丘上下,大约有三十具大凤南将士的遗体,凤歌让暗一清点了一下,总共有三十二具,清点到第三十二具遗体的时候,暗一皱了下眉,这尸体的身上的衣服可不是士兵的衣服,而是将军的衣裳,他是谁?得向郡主禀报一声。

“小姐,唐公子,你们二人过来一趟!这一具遗体不是普通的士兵,而是位将军,从衣着来看,据我判断应该是哪位大将军的副将。”暗一唤了声站在远处二人。

远处,一脸郑重看着士兵遗体的凤歌和唐天宇,二人下想着怎么样才能把他们的遗体安葬好,还是带出沙漠,估计当时战后碰到了大风沙,把这些人掩埋在沙子里,没有被寻找到,沙下阴凉,沙漠空气干燥,导致他们的遗体没有腐烂,现在被吹出了沙面,倘若不运走的话,肯定会遭这沙漠的苍鹰啄食,或是其他小动物破坏,或是腐烂。

“来了!”凤歌和唐天宇走到暗一面前,看着地上人穿着的衣裳,凤歌立即明白了暗一为什么让她过来,她去过舅舅的军营,自然知道这身军衣代表的身份,副将?!

“我看看,他身上有没有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唐天宇蹲了下来,仔细的在他身上摸索着,因为在前面的大部分尸体上,他发现了他们身上有带有他们名字的牌子,片刻后,唐天宇在他没有腐烂的衣裳内搜到了一块牌子。

“郑虎?郑家军?是护国将军府……”

等等!

一道亮光从凤歌和唐天宇的大脑中闪过,二人同时想到了,死在这里的士兵就是护国将军手下的士兵,十几前,统一三国的时候,不就是护国候郑柏和护国将军郑国带着自己的军队在这里大战原凤北的士兵吗?

“天宇哥哥,是小虎叔叔!”

凤歌看着牌子,眼眶红了,她曾多次听外公和父王说过,说是外公在这里打仗时,在沙漠的一战,打得很是艰难,因为凤南的将士不适应沙漠高温气候,虽然最后是嬴了,可是死了许多将士,连外公的长随逼将,都死在了沙漠里,而且战争刚打完后,就遇到了大风暴,把许多的未来得及抬出沙漠的将士的遗体给掩埋了,后来,外公在回凤南前,来沙漠好几次找小虎叔叔的遗体都没有找到,这是外公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没想到,今天被她遇上了,虽然她那时候还刚出生,不认识小虎叔叔,可是这个牌子她认得,而且,又经常听外公心怀愧疚的说这事,让她的印象深刻,所以,她断定这具遗体就是小虎叔叔的。

“歌儿,别难过!这是上天显灵,让我们找到了他,你外公这辈子唯一的遗憾终于可以消除了。只是,我们得想想法子,怎么样才能把他们运出去?!”唐天宇摸了摸凤歌的头,安慰她,蹙眉思索。

“我有法子,让他们的遗体不腐烂,但是,运出沙漠还需要人手,这事需要巴尔叔叔帮忙。巴尔叔叔?”

凤歌眼里含泪看着巴尔,把巴尔看得心里一软,他没想到,世界上的缘分这么奇妙,这位公子和小姐,遇到了多年未遇的大风暴,由于大风暴,把这些长眠于沙漠的遗体吹了出来,然后,这里面还有二人认识的人,无论怎么样,他都必须帮帮他们。

“凤小姐,你只要想法子,让这些尸体在阳光的照射下不腐烂,我有法子把他们带出去,不过得费些银钱。”巴尔想了想,这两天有一个大驼队从这里经过,驼队的主人,是他认识的,应该会给他和王子的面子。

“巴尔叔叔,谢谢你!费多少的银钱都值得,我这就给他们防腐。”凤歌感激的谢过巴尔,明白费银钱,就是请驼队,只要驼队不嫌尸体晦气,花点银钱算什么!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药瓶,这里面的药很珍贵,是母妃给她的,但是为了大凤南捐躯沙场的将士,母妃不会怪她瞎用的。

“天宇哥哥,暗一,暗二,你们一起帮我,把这药丸放天他们的嘴里就可以,但手脚要快点,太阳快出来了,在太阳照射到他们身上前放入就能保证他们的遗体暂时不腐烂了。”凤歌看了看远处的天际,越来越亮,应是快日出了。

“好!”

暗一,暗二,唐天宇三人围了过来,凤歌在三人的掌心各倒了些药丸,然后迅速的塞入在地上死去的将士嘴中,全部弄好后,太阳才刚刚跳出地平线,望着金灿灿的朝阳,凤歌一行都松了口气。

“暗一,暗二,你们在方圆几里的再搜寻看看,看有没有还有其他的我们没有发现的。顺便,我们在这等驼队的到来。”凤歌吩咐了声两个暗卫,暗一和暗二立即领命,向远处飞掠而去。

“巴尔叔叔,你熟悉的驼队大约什么时候能到?”凤歌看着远去的身影,问巴尔,唐天宇一直站在她的身边保护她,暗卫不在,他得当心突发情况。

“我有个好兄弟,有一支跑货物的驼队,就在我们出发来沙漠的那天,我碰到他,他说不能跑着我们一起走,表示遗憾,说要退后一至两天,所以说,我估计也就在这两天,他们的驼队就会到,而且,他有六十匹骆驼上路,我估计他会帮我们的,也有那个能力帮。”巴尔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那就太好了!巴尔叔叔,若是他肯帮我们的话,我定不会亏待他的,不仅是银钱上,还有别的好处,这些人可是保家卫国的将士,能护送烈士英雄遗体是莫大的荣耀。”凤歌的脸色在听了巴尔的话,有所好转,于是向巴尔保证。

巴尔自然听懂了她的意思,不仅这姑娘会付银钱给他和他的好兄弟,还会受官家的奖赏,不禁脸上浮了笑意,对凤歌点了点头。

“我明白小姐的意思,放心,我一定会说服他,把这些英雄的遗体护送出沙漠。”

就在二人说话间,暗一和暗二回来了,向凤歌禀报,并不有其他的发现,凤歌抿了嘴唇,点了点头,她知道,当时被埋在沙里的并不止这些人,肯定还有其他,只不过,没有被风沙吹出来,她也不知道他们被埋在哪个深深的沙丘下面,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些她所发现的遗体运出沙漠,然后找沙漠边上的官府,查清这些人的身份,埋葬在当时那些埋葬烈士的地方,至于小虎叔叔,走出沙漠后,她再给他全身做一层防腐的药物,让官府派人运往京城,写信通知外公。

小虎叔叔的遗体找到了,外公心里终于会好受点,不用在百年之后,还带着遗憾去地下,记得母妃说过,小虎叔叔当时就是为了救外公,才受了重伤,遇到大风暴后,又被风沙埋于地下,所以……也怪不得外公一直心中愧疚不安。

众人就这样陪着凤歌在这等着驼队,在第二日下午,远处终于响起了驼铃声,巴尔一听,立即从沙堆上跳了起来,站在驼背上,向远处望去,果然,长长的驼队从远处缓缓走来。

“唐公子,凤小姐,他们来了!我迎他们去。”巴尔说完,向驼队奔去,凤歌和唐天宇二人眼中也现了惊喜,总算是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