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遭遇(三)/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唐天宇和凤歌没有想到的是,巴尔的朋友巴鲁一听说是当年战死沙场的将士,二话不说,将驼队赶了过来,不讨价还价,更没有一点犹豫。

“唐公子,凤小姐,这位就是我的朋友,巴鲁。”巴尔向唐天宇和凤歌介绍。

“唐公子,凤小姐,二位好。”巴鲁向唐天宇,凤歌问好。

唐天宇和凤歌抬眼打量眼前的人,年纪和巴尔叔叔差不多,只是身材比巴尔矮,也比他瘦小一些,黝黑的脸上,一双蓝色的眼睛,眼神清澈,嘴上留着八字胡须,做为一个商人,能有这样一双清澈无杂质的眼睛,实在是难得。

“你好!我们需要你的帮忙,想必巴尔叔叔已经与你沟通过了。”凤歌客气的回礼,直接言明了自己的意思。

“他和我说过了,这个忙我必须帮,无关银钱,他们是好汉,我巴鲁自小就佩服这些在军营中保家卫国的将士,只可惜我因身体的原因无缘进入军营,今天能为这些英雄好汉做点事,是我巴鲁的荣幸。”

巴鲁怀着无比尊敬的语气,回了凤歌,这让凤歌和唐天宇出乎意料,二人怔了半天,本以为二人要费一番口舌,许之以利益,他才会帮忙,没想到是这样一种情形,二人反应过来后,立即向他致谢,对他也产生了无比的敬意。

“谢谢巴鲁叔叔!我为这些英烈们向你致以无比的敬意和谢意,那我们就开始吧。”凤歌向巴鲁弯腰大谢,这是她做为凤南的郡主,第一次向别人弯腰,唐天宇理解凤歌的心情,在一旁也一同向巴鲁弯腰致谢。

“好,开始吧!”巴鲁立即应声,知道沙漠风沙大,日头烈,少在这呆一会,少些危险。

于是在众人齐心合力下,把沙丘上的三十二具英烈的遗体,一一抱到巴鲁驼队的骆驼背上,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用绳子绑住固定。

“对不住大家了,暂时只能委屈你们,只能这样才能把你带出这大漠,等出了大漠,凤歌我一定为你们买最好的棺椁。”

凤歌带着众人对着三十二具遗体弯腰三拜后,对着他们道,也许老天爷也怜惜他们,竟然前一刻还热辣辣的大太阳,后一秒躲进了云层后,这让大漠的温度,第一次出现了凤歌他们进漠来的最凉的温度,虽然还些热,但比烈日当头照好很多了。

拜完后,凤歌看了看天上的云层,想到了什么,又找巴鲁要了纸和笔,因为她和唐天宇,巴尔都是轻装简行,没有带上,找巴鲁要了纸和笔后,凤歌趴在驼背上写了些什么,然后再把笔还给巴鲁,回身看着暗一。

“暗一,我要把这封信传给我大哥。”暗一和暗二现身后,没有回暗处,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他们也没必要躲着了,更何况郡主现在需要他们的帮助。

“好!”

暗一接过凤歌手上的信,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根特殊的笛子,放在嘴中,吹响了嘹亮的笛音,一晌后,天空中飞过来一头灰色的大鹰,凤歌认识,这是父王天星楼里训练出来传信的,父王和母妃回唐家村后,这信鹰也随着天星楼传给了大哥。

灰鹰俯冲而下,停在暗一的肩膀上,暗一把凤歌写的信卷成条,塞进灰鹰利爪下的竹筒里,盖上竹筒,伸手在灰鹰的头上摸了三下,灰鹰立即展翅再次冲向了云层,转眼消失在天际,凤歌从天空中收回目光,再次看向了暗一。

“什么时候能到?”

“回小姐,至少三天,至多五天,不会超过五天。”暗一恭敬的回了凤歌。

凤歌抿了抿嘴,三五天可以,在他们走出沙漠时,应该能收到外公的回信,这封信是给外公的,只是让大哥转交,她在信中把这里的情况和郑虎叔叔的事,简单的向外公说了,询问外公想怎么处理这些烈士的遗体,是埋在沙漠边的边城,还是全送回京城?小虎叔叔肯定是要回的,其他的她不确定怎么处理,得听外公的意思。

巴鲁看了信鹰和暗一,暗二,知道眼前女子身份不普通,当然,从开始就想到她不普通,如果她是普通的女子,怎么会这么关注这些英烈的遗体,和巴尔对视了一眼后,沉默不问询。

“大家走吧!”凤歌沉默了半晌后,回头吩咐所有人。

巴鲁带着驼队在前,凤歌,唐天宇,巴尔三人骑在骆驼在后,护送凤南的英雄们走出这茫茫大漠,这一路上,凤歌都沉默着,战争是残酷的,三十二个人,三十二个家庭,也许,他们的家人还在家里等着他们回家,不相信他们已经战死了,根据大凤南的律法规定,战死在沙场的,没有见到遗体的,只能报失踪,还不能报死……

凤歌想到这眼眶再次红了,这是从凤南立国就有的规定,就算是二哥,是九五之尊也没法改,就算是外公,明知道自己的将士已经没了,可是只要一日没有找到遗体,一日就没法报到朝廷,给他们的家人补以抚恤,他们的家人就还在等他们回家,就像外公一直在等待寻找小虎叔叔那样。

唐天宇见凤歌一路恹恹的,这种时候也没法逗她开心,只是伸手抱了抱她,摸了摸她的头,安慰她。很快,一行人,来到了沙漠之眼,月牙泉,大家心情一阵震奋,就连前面焉巴巴的凤歌,看到月牙泉清澈澄净的湖水,眼里也闪现了兴奋,把难过的情绪抛到了一边。

“好漂亮的湖泊啊!”

凤歌跳下骆驼,向月牙泉跑去,不禁赞叹,怪不得它被称为沙漠之眼!众人也都下了骆驼,往湖水边走去,拿了自己的水袋,先把水袋装满,然后再捧着湖水一口气喝个足,凤歌也学着他们捧起了一掬水,放入嘴中,好甜,好凉,好解渴!

“天宇哥哥,这湖水好甜,你快尝尝!”

凤歌回头,看着唐天宇缓缓的行来,一身青衣的他,以黄沙为背景,以月牙泉为陪衬,儒雅温润,如墨黑发在沙漠的微风中飞扬,他,似逆光而来,身上是暖暖的光润,看向她,脸上眼神中全是宠溺的满满的笑意,凤歌小脸微红,挥着小手招呼他。

“好!”唐天宇浑厚的声音响起,走到凤歌的身边,学着她,也掬起水,往嘴边送去,喝完后,朝凤歌眨了眨眼,意思是“真甜,歌儿没骗我!”。

凤歌也朝他眨了眨眼,回他,我怎么会骗天宇哥哥呢!二人小小的互动,落入了巴尔和巴鲁二人的眼中,两人对视一眼,笑了,爽朗的笑声,缭绕在月牙泉边,响落在沙漠深处,让众人因那些凤南将士遗体而沉重的心情消散开来。

是啊,他们是英雄,我们应该为他们高兴,他们终于可以回到亲人的身边了!

因为这一日阳光不强烈,众人安逸的在月牙泉边,再次装满了水,吃饱喝足后,众人沐去身上的汗水和沙尘,靠着骆驼好好的歇息了一晚,次日醒来,凤歌感觉到连日在沙漠中行走,疲惫劳累的身心得到了缓解,精神满满的再次上路。

七天后,他们一行终于到达了沙漠的边缘,众人准备歇息休整一番后,一鼓作气走出沙漠,凤歌盘腿坐在沙丘上,望着大漠的深处,脑中想的还是有关凤南将士的事,也不知道,那里面还埋藏了多少人,唉……默默叹了口气,突然高空中一声鹰鸣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是小灰!小灰回来了,暗一,快……”凤歌惊喜的大叫,小灰回来了,意味着他带来了京城的消息。

暗一立即取出哨子,放入嘴中,脆亮的哨声响起,小灰立即向他们的方位俯冲而来,停在暗一的肩头,暗一解下它脚下的竹筒,把里面的信倒出来,递给了凤歌,然后从自己怀中取出一些肉干,喂给小灰,小灰傲娇的吃了几粒肉干,锐利的鹰眼还不时打量一眼众人,仿佛在说,这些人,本王咋不认识?哪来的?!

“天宇哥哥,外公,外公……说他要亲自来接小虎叔叔回去,让我们出了沙漠后,停留在哪,立即告诉他,他会赶过来。”

凤歌又是激动又是感慨,脸上又是笑,又是泪道。

“好了,别哭了,那我们就等外公来。”唐天宇从怀中掏了帕子,替她擦干泪,接过凤歌手上的信,看了一遍,安慰她,知道她是激动的。

“暗一,你带着鹰立即出沙漠,出了沙漠后,通知这里的官府,让他们准备迎接英魂回家,然后把停留所在的官府位置立即写信让小灰回去告诉外公,并告诉外公,我们会在那里等他,让他不要着急。”唐天宇替凤歌擦完泪,吩咐暗一,这里是沙漠的边缘,不用担心暗一会迷路。

“是,公子,我这就去。小灰,跟我走!”暗一应了声,立即使了轻功飞掠而去,吹了一声口哨,小灰飞上天空,但飞得很低,紧紧的跟着暗一。

夜色降临,碧空如洗,繁星眨着眼睛,就像世人数不清的落入浩瀚夜空的灵魂,他们在那默默发着光,不管世人是如何的看待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这是在大漠的最后一个夜晚了,凤歌和唐天宇心中有感慨,有不舍,有留恋,也有庆幸,二人从京城出来前,只是想到处游历经历一番,也想到路上总会遇到些什么,却从未想到,会在大漠中会有这一番奇遇,无意中为外公找到了当年的将士,抚平他心中的遗憾。

四人坐在沙丘上,凤歌和唐天宇这些天的心情,一举一动都是落在巴尔和巴鲁的眼中的,二人心中虽是好奇,但是一直闷在心中不好问,见今天二人看起来心情还好,就想问问心中的问题。

“凤小姐,唐公子,那位小将军到底是谁,让二位这么在意?我们问这话是有些冒昧了,如果二位不方便的话,可以不回答。”巴尔忍了忍,还是禁不住问了出来。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们在沙漠里相处了这么久,也了解巴尔叔叔和巴鲁叔叔的性情和为人,对你们二人,我们放心。你听我慢慢说……”

凤歌沉默了一晌,便把自己的身份,郑虎的身份,还有外公的事,与二人慢慢的说了一遍,巴尔和巴鲁二人听完凤歌说的事后,先是愕然,再就是彻底的愣住了,他们二人只想到眼前的这位小姐和这位公子身份肯定不凡,肯定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却没有想到,凤歌竟然是凤南的郡主,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妹妹,而且,郡主的家人,摄政王和摄政王妃竟然能让郡主在外面像小子一样游历,穿过这样九死一生的大沙漠,王爷和王妃娘娘,该是有多大的心啊,怪不得她对这些将士如此尽心!

二人回过神来后,便对凤歌和凤歌外公,肃然起敬,老将军竟然会亲自不远千里来接他的属下回家!其实二人不知道的,凤歌没说的是,郑虎虽然是郑柏的副将,但郑虎就像郑柏的儿子一样,郑虎是个流浪儿,偶然被郑柏遇到并救了他,后来就一直带在身边,出入军营,并放到郑国一起培养,长大后,郑虎就一直跟在郑柏身边,成了他的心腹,长随副将,只是让郑柏想不到的是,为了救他,郑虎英年早逝,这事一直是郑柏的心殇。

“拜见郡主,我们两个真是有眼无珠,一直把你当……”巴尔和巴鲁二人,立即起身向凤歌跪下行大礼拜见。

“哎呀,两位快快请起,我之所以不透露皮身份,并不是不相信两位,就是怕你们二人拘束,你看看……”凤歌立即起身扶起二人,当日在沙瀑里,她就想着,如果巴鲁不配合帮忙的话,她就准备出了银钱,银钱使不通,就用身份施压,但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所以她对二人也很是敬佩,哪会真让二人行大礼。

“谢过郡主!”二人借了凤歌的势,起了身。

这个夜晚注定是个不眠夜,巴鲁和巴尔是因为知道了凤歌的不凡身份而激动,而凤歌则是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外公了而激动,众人说了会子话后,到下半夜,才安歇下来,次日,再次起程,一鼓作气,走出沙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