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西海/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殿内的郑柏,推开一副副棺椁的盖子,一个个的看过去,摸着他们年轻的面宠,老泪纵横,这都是他的兵啊,是他视为亲人一般的将士啊,当年,那场大战,打得那么的艰苦,让他欣慰的是,他的士兵和将领没有一个人后退做逃兵。

但,让他心痛的是,战争刚结束,就起了暴风沙,把他来不及带出沙漠的将士的遗体全给掩埋了,他后来派人沙漠寻了多次都没有寻到,沙场号角声犹在耳边,却没想到这殿中他的将士却与他有这样的缘份,重现在自己的亲外孙女眼前,由她,带着他们回到了他的身边。

郑柏最后到的那副棺椁,是郑虎的,深深凝视着睡在棺材中的人,再一次泪如雨下,当初,小虎要不是为了救他,就不会长眠于大漠中,是他对不起他。

“小虎啊……孩子啊……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是我对不起你啊,孩子!”

郑柏擦了擦老泪,如同呓语般,向郑虎诉说自己的愧疚,当初,郑虎只是街头的一个乞丐,长得又瘦弱,人又小,正在被其他的乞丐欺负,他正好路过看到,赶走了那些欺负他的大孩子,当他转身要走,没想到小小的他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小小的人,大大的眼睛里装满了倔强和不甘,于是,他收留了他,当时,是他救了他,却是没想到,他却用的命救了自己一命,用命回报了他对他的恩情!

半个时辰后,等在外面的凤歌有些着急了,外公年纪大了,若他伤心过度,晕倒在里面就麻烦了,可是外公却不许他们陪着他。

“三哥,这么久了,外公怎么还不出来啊?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凤歌在宝殿外转着圈子,停下脚,心中担忧的看着凤玄琛。

“再等等吧,再等一炷香的时间,外公若再不出来,我们进去找他。”凤玄琛想了想,其实他也担心,只是这个时候外公心情难过,还是听他的话不进去打扰他比较好。

“哦。”

凤歌弱弱的答应了声,苦着一张小脸,眉头也皱了起来,若是她没有照顾好外公,到时候母妃肯定会说她的。

就在外面的人焦急不堪时,郑柏从里面大步走了出来,步子稳定,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气势如虹,沙场点兵的大将军,只不过的是,他红红的眼睛却出卖了他此刻的状况。

“护国候……”住持走了过来,只叫了声,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好。

“法事还要做几场?”郑柏平静的问住持。

“回护国候,还需做一场就满了。”

“最后一场什么时候?”

“明天。”

“好,那我后天过来,把这些孩子全都带回去。”郑柏点点头道。

“外公,全带回京城吗?”凤歌有些担忧的问,这马上天气要大热了,她的防腐只能维持两至三个月,必须在这段时间内,给将士们安葬入土。

“不,只有小虎跟我回京城。其他人先送往晋城,原来跟着我在这打仗的部下,现在驻扎在晋城,他们更加容易查到他们的家在哪里,我要送他们回家,他们的亲人还在家等着他们。”郑柏摇摇头道。

“晋城离这远吗?”凤歌松了口气,这样啊,若是外公一定要带他们回京城,她必须再想了防腐的办法。

“不远,从这回京城,正好要路过那,大若五天左右就到了。”

“那就好。外公,你得对你的那些属下说,将士们需要在一个月左右全部入土为安才好。”

“外公明白。歌儿,外公谢谢你!”

“外公,你跟我客气什么?!我是凤南的郡主,享受郡主的尊荣,自然要为凤南的事操心。”

“好歌儿,你长大了!再也不是小歌儿了。”郑柏感叹的夸奖了句,脸上总算露了一丝笑容。

“外公,我们回去吧。”凤歌乖巧的走上前,伸着小手挽着外公的胳膊。

“好!”

一群人出了塔轮寺,回到县衙后院,郑柏沐浴更衣后,就歇息了,年轻的时候跑这点路算什么,他居然感觉到了累,唉,老咯!外孙女都懂事了,这么大了,他能不老吗?!

郑柏回京城前,凤歌,唐天宇,凤玄琛三人都乖巧的跟在他身后,想办法逗他开心,陪他说话,甚至是拉着他在塔卡县县城逛了几圈,凤歌亲自下厨为外公做好吃的,郑柏又岂不知道他们是为了让他心情舒畅,担心他才这样做的,在心中为自己的将士难过的同时,又为外孙,外孙女的贴心懂事高兴起来,看着凤歌就笑眯了一双老眼,凤歌三个见外公总算心情好了些,心中也暗吁了口气,三人个的功夫总算没有白做。

三日后,郑柏和凤玄琛带着棺椁起程了,护送的人除了郑柏的八个侍卫,还有塔卡县衙的十名捕头,三十二副棺椁,二十个护送的人,一路浩浩荡荡的出了塔卡县,上了官道,往京城方向而去,后面,塔卡县的百姓们,又自发的列队送他们的英雄,一如迎他们回来一样,撒纸钱,燃香撒酒跪拜,热泪满面。

走前,知道凤歌和唐天宇两个的计划还要去西海,郑柏和凤玄琛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一再叮嘱唐天宇要照顾好凤歌,路上要注意安全,怕二人银子不够花,郑柏又掏了三千两银票给二人,凤歌本要推辞,但想着只要外公开心就好,笑眯眯的向郑柏道谢,小财迷般爽快的接了,看着凤歌的小财迷样,郑柏瞬间就开心了。

外公和三哥走了,事情一了,唐天宇和凤歌也要出发了,继续往西,往最终的目地西海走去。一路行去,这时候的天气已经进入了初夏,一路上草长莺飞,树木葳蕤,荼蘼花开满了山间路边,灿烂如梨花,路边的稻田里,地里,种田种地的农人都在忙碌着,看着这盛世的景象,与那沙漠中三十具将士遗体之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凤歌不由得感慨,一个国家的强盛,天下的和平,对于老百姓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心下暗暗决定,以后行事为人,一定要更加对得住自己郡主这个称号,尽己之力,为百姓谋福,为江山社稷着想,为宫中的二哥分忧。

行了将近二十日,凤歌和唐天宇终于如愿在夏天赶到了西海边,望着波澜壮阔的大海,吹着咸咸的海风,凤歌的心境开阔,心情也终于好了起来,不管不顾的一头扎进了凉凉的海水中,洗去一路上的风尘。

“大海,我来啦!”凤歌兴奋向着远处高呼,唐天宇一脸宠溺的站在她身后护着她,生怕她被冲向岸边的浪给冲倒了。

“天宇哥哥,那有贝壳,五彩的贝壳,好漂亮!哇……还有小海螺……”

凤歌又冲向沙滩,眼睛闪闪亮,高兴的手舞足蹈,她以前也只是在宫中二哥那看到人家送来的礼物,有贝壳项链,手链,脚链,还有海螺哨子什么的,现在,她终于可以自己亲眼瞧一瞧,还可以自己亲自捡拾,她要多拾一点回去,做成手链,项链,送给天艳,天敏,还有雨桐表姐她们,她们一定会喜欢的,恩,还会羡慕她,走了这么远的路,看过雪山,草原,沙漠和大海,凤歌边捡边得意的想着。

“哇……好神奇啊,没想到这小小的生命居住的地方,竟然是这样的精致,美丽!”凤歌连连惊叹。

上天,对所有的生命是平等的,你看,这不,虽然,它们活着的寿命很短,可是居住的地方,却是上天最精致的馈赠,躺在凤歌手中的贝壳,有白色的,粉红的,黑色的,鲜红的,……五彩缤纷,美丽异常,花纹细致。

唐天宇跟在她的身后,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甚至还把衣袍掀起,做成一个大兜,兜她捡拾的贝壳,海螺,瞅着她因兴奋变得粉红的小脸,还有因为前面扎进海水中,裹在身上湿漉漉衣裳,想张口提醒她一句,却是无法张口,歌儿已经长大了,身段窈窕动人,这一包裹,更见风姿,只是她现在沉浸在开心的激动中,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妥,也也是相信他罢,想到这唐天宇又释然了,只是看着她柔软的身子,眼眸深了深,等从西海回去,他得让爹娘去姑姑家提亲,早日把歌儿定了,免得他人觊觎。

只是,沉浸在兴奋中的凤歌和沉浸自己思绪中的唐天宇并未发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在端详着二人,那双眼睛大而有神,明亮,且似曾相识,确定是曾经见过的人后,眼睛的主人回到了大海,飞奔回了西海龙宫。

“公主,公主,我发现一个了不得的情况。”轻灵一路欢呼,奔向龙宫中的出凡公的闺房。

“你个丫头,多大了,还是这么疯疯颠颠,没点形状,公主就是太宠你,把你宠坏了。”出凡公主的奶娘,走出房间,对着飞奔而来的轻灵道。

“嬷嬷,公主在吗?我有好消息告诉她。”

轻灵才不理嬷嬷的呵斥,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她。

“在呢,轻灵,什么好消息?”没等嬷嬷回复,出凡公主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嬷嬷摇摇头,这二人总是神神秘秘的,她也懒得管,走了。

“公主,小皇子的妹妹来到西海了,就是那个在天下第一庄得了宝贝的女孩儿,还有那个得了天山雪莲的唐公子,二人正在海边游玩嬉戏呢。”轻灵兴奋得小脸通红,眨眨大眼,向出凡禀报。

“真的?!他们在哪?快带我去看看。”出凡一听,激动的站了起来。

“在海边,公主,走,我们隐身出海面就能看到,他们二人发现不了我们。”轻灵拉着出凡公主的手就往外跑去,生怕海边的二人跑了,公主见不到。

“是他们,是他们,果真是他们!”

浮向海面,出凡绝美的脸庞因高兴,更加熠熠生辉,眼睛盯着在岸边玩闹的一少年一少女,男的青衣俊逸儒雅,女的红衣热烈美艳,当真是绝配。

“天宇哥哥,我怎么感觉到有人在偷看我们!”凤歌突然从沙滩的贝壳上收回了眼光,回首四望,迷惑的对着唐天宇道。

这海边除了她和天宇哥哥,没有第三个人啊,可是她怎么总觉得有人在偷看他们二人,再抬头看看海边的落日,落日入海一半,天快黑了,不会是这海边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想到这的凤歌,身子颤了颤,对于未知的东西,她还是有点怕的。

“歌儿,我们回去吧,我也有这感觉。”唐天宇蹙眉,一双俊目朝四周望了望,没有望到什么。

“好啊,我们先回去,寻个客栈歇下来,今天这贝壳和海螺,也捡够了。”凤歌看着地上堆如小山的五彩贝壳和海螺,心中又高兴起来,把刚刚那吓人的想法给忘了。

“公主,他们二人还挺敏感的,似乎发现了我们在看他俩,看样子,他俩要走了。”轻灵看着二人在沙滩上的动作,对着出凡道。

“轻灵,我想利用他俩,让无尘哥哥来看我。”出凡看着沙滩上的二人道,这是她唯一能引来无尘哥哥的机会,她不能放过。

“公主……你不会是要……”轻灵一惊,猛看向自家公主。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这是我唯一能见无尘哥哥的机会,我不能放弃。”出凡看着自己的婢女,斩钉截铁,眼神中是坚定。

“公主,你这样做会触怒小皇子的,自知道凤南皇上是小皇子后,公主您让奴婢打听他的事也不少,这位凤郡主,可是最得摄政王府所有的人宠爱,包括小皇子,也是不一般的宠爱他这位小妹妹,若是他知道了,你以她为饵,引他来见你,他又不记得龙宫中自己的前尘往事,不记得与公主您的那段感情,他,肯定会伤害公主您的。”轻灵无奈劝解出凡。

“不,就算他会怪我,我要也见见他,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到他了,我好想他,可是皇宫那天子之气太重,我进不了人间的皇宫,而且西海离京城太远,我的法术不够支撑我到那儿,我只能出此下策,见他一面。再说,我也不会委屈他的妹妹,只是想请她去龙宫做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