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毒嘴的叶瑾音(2更)/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晚上的酒会本来就是市长想让他的亲信和这些世界各地的大小人物认识,同时又打着把他的一双儿女推荐给这些人认识的主意。

所以很快,市长就带着以秦墨寒和阿尔法为首的众人朝休息区走,大家准备坐下来交谈。

华沙也带着那些小青年去了建筑后面的跑马场,他们打算来一个夜间赛马。

女生们在说笑了一阵后,玛丽就朝她们拍拍手,说:“各位美女们,大厅里面不好玩,我带你们去我家的庭院中玩吧。”

玛丽的提议立即得到了大部分人的同意。

叶瑾音并没有表示,这时贝拉突然用意味不明的眼神朝她看过来。

叶瑾音回视过去,贝拉眼中闪过挑衅的光芒。

叶瑾音嘴角微翘,说:“可以。”

大家就一起朝庭院中走。

HS的建筑大部分都是呈圆形分布,市长家也不例外,所以庭院就在建筑物的中间。

庭院很大,即使现在是晚上,在全部灯光的开启下,亮如白昼。

四周是高墙阔院和装饰在墙上的彩绘雕塑,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喷泉,喷泉旁边还有各种围成一圈一圈的休闲座椅,以及HS市贵族女生们流行的乐器和游戏道具。

玛丽把众人带过来之前,庭院的桌子上就摆满了各种精美可口的小吃以及饮料酒水。

在另外一边,还放着一架钢琴。

玛丽是学钢琴的,所以就有人提议,“这里这么美,怎么能没有音乐,要不玛丽先给我们弹一曲。”

玛丽大方的点头,“好啊。”

然后就走到钢琴边坐了下来。

其他人直接站在钢琴侧面的两边和她身后,做好侧耳倾听的准备。

叶瑾音站在那里,有几个人想和她说话,就跟着站在她旁边。

只是她的表情一直都是清冷的,那些人总是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开口,所以这边就显得很沉默了。

站在她们对面的是贝拉和另外几个女人,她们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已经很不错了。

玛丽坐下来以后就开始弹奏。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贝拉的钢琴水平虽然达不到国际钢琴大师的水准,但是还是不错的了。

她弹的曲子带着活泼欢快,很符合大家的年龄,曲子夹杂在喷泉的水声中,虽然有点干扰,但又是另外一种体会。

一曲结束,大家都很给面子的为她鼓掌。

玛丽笑着站起来提着裙摆给大家做了一个半蹲礼表示感谢。

这时,站在贝拉旁边的一个黑皮肤女人突然开口:“听说秦夫人不止会拉小提琴,还会弹钢琴,不如秦夫人也弹奏一曲让大家听听看,到底是秦夫人的水平高,还是玛丽小姐的水平高。”

这个黑女人的提议其实也没错,只是她把叶瑾音和玛丽同时拿来做对比,意思立即就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虽然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有这种想法的人大有人在,所以好几个人都站出来起哄。

叶瑾音用清冷的目光扫了那几个起哄的人一眼,全部是站在贝拉旁边的。

这时,她感觉到了玛丽看过来的目光,转头回视她。

玛丽突然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秦夫人的专业是小提琴,我的专业是钢琴,如果真要拿来比较,那就没意思了,再说……要是我输了,那我还不得哭死。”

玛丽这种四两拔千斤的话立即引来众人善意的笑。

就连那个提出这个话题的黑皮肤女人也闭上了嘴。

叶瑾音在心里为玛丽点了一个赞后,就把目光转向了贝拉。

贝拉这时已经从身后的桌子上端了一杯鸡尾酒在手里,她说:“大家不如坐下来谈点有意思的话题。”

“有意思的话题?”站在她旁边的一个女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带着点激动的接话:“贝拉小姐想谈什么?”

贝拉把酒杯放在唇边风情万种的喝了一口,立即让那个女人看着她的唇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液。

贝拉这才把酒杯拿开,说:“比如男人。”

大家一听这话,一些人倒吸一口冷气,一些人却带着兴致勃勃。

贝拉却看向了叶瑾音。

叶瑾音没想到贝拉会这么放肆,竟然在这里说要谈男人,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头。

贝拉接着说:“我见过很多很出色的男人,看着他们,你们会不会和我一样,有一种想要把他们收藏起来的冲动。”

贝拉这句话听起来在开玩笑,却只有叶瑾音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

叶瑾音眼中瞬间迸射出一道杀气,但是下一秒就被她收了回去。

她突然转身朝一旁的休闲椅子走。

边走边对脸色有点复杂的玛丽说:“我对HS的文化很感兴趣,玛丽小姐能和我说说吗?”

玛丽看了一眼叶瑾音的背影,再看了贝拉和站在她旁边的那几个女人一眼,对她们说:“大家好好玩。”

说着就要转身朝叶瑾音那边走。

贝拉却在这时叫住她,说:“我对你们这里的雕塑文化比较感兴趣,你能和我说说吗?”

明显就是在和叶瑾音对着干了。

这让玛丽脸上直接就露出了为难之色。

贝拉还说:“我爸爸这次来,是打算对BL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就是因为我要比赛的原因,他才会低调的过来陪我。”

“呵!”

贝拉在叫住玛丽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叶瑾音这一声冷笑虽然被喷泉水掩盖了一些音量,但是其中带着的嘲讽却明明白白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叶瑾音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坐姿优雅大气,明明比所有人都要矮,但是她那身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却直接压过了所有人。

她看着故意和她对着干的贝拉,毒嘴的说:“一个国家的首要人物,大摇大摆的来其他国家,还不第一时间让那个国家的元首知道,不是低调,而是心怀不轨了。”

说完,也不去看其他人瞬间变得奇怪的脸色,和瞬间扭曲了脸部表情的贝拉,直接对玛丽说:“既然贝拉想要听这个国家的雕塑文化,那你就和她说说好了,毕竟一个人的见识气度是和她上不了台面的身份是对等的。”

语气中明显就是在施舍和讽刺贝拉。

贝拉气得简直怒火攻心,但是她脸上却表现出一副受伤的柔弱模样。

这直接就让站在她身旁的那几个女人不满了。

那个黑皮肤女人开口:“你怎么能这么对贝拉……还有,作为秦爷的夫人,你这么说话,简直是……额!”

一颗葡萄瞬间飞进黑皮肤女人的嘴中,她忙用双手捏着喉咙,痛苦的张大着嘴巴,差点没被噎死。

叶瑾音睁着无辜的大眼睛,问:“简直是什么?”

众人没想到叶瑾音一言不合就动手,就连贝拉都意外的看着她。

叶瑾音的嘴角却在这时弯起了一抹邪肆的笑。

她看着表情很精彩的贝拉,说:“难道我说错了,我可是专门派人查过我的竞争对手的。”

叶瑾音把话说得太理所当然,本来这么蛮横的她应该得到众人的厌恶,但是,她那身气度太过贵气逼人。

这样的她说出这样的话,竟然让人根本厌恶不起来,反而还觉得她的话说得很有道理。

在比赛之前调查清楚竞争对手的底细,只要有那个本事,其实是很平常的事情。

至于贝拉以前的身份,有人真的开始好奇起来。

毕竟贝拉是今年开始突然在小提琴界蹿红的,以前也没有传出来阿尔法议长有什么干女儿之类的,所以这么细细一想,就很耐人寻味了。

贝拉千算万算,就是没有想到叶瑾音竟然能这么刁蛮无理,而且还一直把话题扯到她的身份上。

这让她本来有的打算都不得不暂停下来。

叶瑾音在心里冷哼一声。

然后收回目光,悠哉的提起一小串葡萄,姿态优雅的慢慢吃着。

那个被葡萄噎住的黑皮肤女人,在这时终于把堵在喉咙口的葡萄噎了下去。

她用凶狠的目光看着叶瑾音,愤怒的说:“你存的什么心,是不是想要把我害死……”

“你想多了。”叶瑾音把吃了的葡萄皮放在装果皮的盘子里面后,才接着说:“你的身份地位没有我高,家里的钱也没有我多,你有什么值得我把你害死的!”

“你!”

“那个……”玛丽在见识过叶瑾音的毒嘴后,这个时候终于回过神来的开口:“大家来自世界各地,今天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请不要为了一点小事大动干戈了。”

叶瑾音点头:“你说得对。”

插不进去话的黑皮肤女人瞬间气得胸膛起伏,却在这么多双眼睛下又不能把叶瑾音怎么样,最后她只能咬牙切齿的瞪了叶瑾音一眼。

贝拉看着黑皮肤女人愤怒的表情,眼中瞬间闪过一抹算计,嘴上却安慰着她:“既然我们和她聊不到一起,不如我们到那边去聊天好了。”

黑皮肤女人立即同意的点头。

好几个人跟着贝拉和黑皮肤女人朝另一边的休闲座椅走去。

剩下来的人也开始三五成群的在一圈圈休闲座椅上坐下来。

大家在见识过叶瑾音刚才的毒嘴后,好多人都有点不敢去她那里坐了。

最后只有玛丽坐到了叶瑾音身边。

玛丽坐下来后,就和叶瑾音说起这个城市的发展文化来。

只是玛丽才说几句话,贝拉那边就传来了起哄声。

“原来贝拉也会弹钢琴,那贝拉去给我们弹一首好不好,也让我们见识见识,你这个小提琴天才的真正本事,免得让有些人看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