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只有,一个人/龙抬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里的人既然还追,那我们就只能继续跑了。

老城区的街上,我们一拨人不断飞奔,当然也有机灵点的,碰个巷子口就溜走了。我们几个不行,我们几个作为主要目标,无论跑到哪去都会被人跟着,所以渐渐的人只剩下十几个了,有我和程依依,还有大飞、黑熊、黄大狗、韩晓彤等等。

对了,还有南霸天,这狗日的也跟着我们,别看他被当胸劈了一刀,体力竟然还跟得上,跟着我们跑了很远。

赵虎仍旧一马当先地奔跑在头一个。

当然,我们仅剩的这一点人,也都是县城里面的精英了,体力上面还是比别人强很多的,所以渐渐就把市里的人越甩越远。

赵虎仍旧一边唱歌一边向前奔跑,我们也都气喘吁吁地跟在他的身后。

这个时候天色刚黑下来不久,正是吃饭的时间,各家各户都飘出来饭菜的香气,旧城区很多住户还保持着一些旧习,喜欢端着大海碗蹲在门口吃饭。我们跑着跑着,路过一家院子,一个黄毛蹲在这里吃饭,正是锥子,看到我们跑过来还很吃惊,询问我们这是干什么呢?

赵虎冲他大喊:“快跑!”

锥子一脸懵逼,说跑什么啊……

我们一个个路过他,也跟着冲他大喊:“快跑、快跑!”

锤子彻底懵逼了,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真的放下碗跟着我们跑了起来。半途加入的锥子还是不明白怎么了,一直问我们到底什么情况,但是我们谁也没告诉他,就是不断地往前跑着,锥子也只好一起跑着。

不知跑了多远,韩晓彤喊了一句:“不用跑啦,他们没跟着了。”

我们纷纷站住脚步回头望去,果然没见市里的人再跟上来,而是在某处停了下来,而且人群越聚越多。

锥子也看到了那些人,问我们那是谁啊?

赵虎这才告诉了他,说那些是市里的人,刚才跟我们干了一仗,但是对方人太多了,所以我们只能逃跑。

锥子一脸迷茫地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说跟你有关系啊!”

锥子怒了:“那你叫我跑什么跑!”

赵虎说道:“谁让你跑了,我是让张龙他们跑呢!”

锥子:“……”

锥子是彻底地无语了,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往回走,说今天晚上碰见我们真是倒了大霉,饭都没有吃上。

我们几个都笑。

但是锥子走了几步,又返回来。

赵虎问他干嘛,他说:“你看我这头发颜色,返回去肯定要被当成你们的人,我还是在这躲一会儿吧,今天真是被你们坑死了。”

这话倒是没错,锥子虽然是警察的儿子,但他身上的痞气比谁都重,市里的人看见他肯定以为这是我们同伙,不会轻易放过他的。锥子无路可去,只能和我们站在一起,询问我们到底什么个情况。

赵虎也没藏私,巴拉巴拉地给他讲了一遍,锥子听完以后先是骂了我们几句活该,又问:“发生这么大的混战,怎么没见局里的出来啊?”

锥子这么一说,我们倒也想起来了,今天晚上乱成这样,确实没见警方部门出来,按理来说不应该啊。我试着给楚正明打电话,不通,又给刘正声打电话,还是不通。

“看来,楚正明也遇到麻烦了……”赵虎摸了根烟出来点上,喃喃地说:“今天晚上这是蓄谋已久啊。”

大家陷入一片沉默。

对方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准备充分,看来这场架输得不冤。

都这时候了,南霸天还在邀功,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虎子,今天晚上这个反转爽吧,看冯伟文那张脸给绿的……”

“我爽你妈个头……”

南霸天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赵虎更来气了,上去对着南霸天就是一顿踹。见过傻逼的,没见过这么傻逼的,这家伙竟然还挺委屈,边嗷嗷叫边说:“干嘛啊你,我被你剁了一只手,我都没跟你生气,还帮你对付冯伟文,牺牲我那么多兄弟,你咋还打上我了……”

“打的就是你!”赵虎手足并用,把南霸天一顿暴揍,“剁你一只手怎么了,我他妈现在想把你弄成人棍……”

所谓人棍,就是把四肢都砍了,只留下身子,像一根棍。

要不是南霸天临阵倒戈,赵虎真能干出这事。

不过南霸天也确实够蠢,如果他能早点告诉赵虎,再和我们里应外合一起干冯伟文,无论最后结果怎样,肯定不是现在这个待遇。而且,他打入冯伟文集团内部以后,应该早就知道兰小溪的事了,就算他和我不对付,哪怕告诉赵虎一声,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但他显然不会这么干的,我越倒霉他越高兴。

新城区没人了,他简直想放鞭庆祝。

不然怎么凸出他呢?

这也是赵虎生气的地方,恨不得当场把南霸天给揍死。

“虎子,不对。”

赵虎正把南霸天打得嗷嗷叫的时候,我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

“什么不对?”赵虎停下正在殴打南霸天的手,回头看我。

而我,眼睛则直勾勾盯着几百米开外的市里那一众人,沉沉地说:“他们要对我二叔下手!”

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在关注那群市里的人,他们没有虽然没追上来,但也没有离去,而是聚在原地。随着人群越聚越多,他们的杀气也越来越浓,有种将要攻城拔寨的感觉,距离他们没多远的,就是我二叔的服装厂!

我想起来,冯伟文今天晚上不止一次地说过要让我二叔出来,似乎他最终的目标就是我二叔,把我二叔当成了今晚最大的BOSS!

这就是冯伟文没有继续追我们的原因。

他要对我二叔下手。

果然,在我说出这句话没多久,市里那群人就浩浩荡荡地朝我二叔的服装厂走去,那叫一个人山人海、气势磅礴。

坏了!

我一着急,就朝那边跑去。

“你干什么?!”赵虎拖住了我:“你过去了,就能改变局势么?”

我急得几乎跳脚,说那怎么办,眼睁睁看着吗?

按照冯伟文他们今晚的作风来看,百分之百要砸我二叔的厂子。

这服装厂是我二叔几年来的心血啊,我就算是没帮上什么忙,也不能给他拖后腿吧——这群市里的家伙,说到底是我引过来的!

赵虎还是拖着我,说:“张龙,你别冲动,我知道你很着急,但你确实帮不上什么忙了。而且,你二叔比咱们经验丰富多了,或许他有办法对付也不一定。这样,你先过去看看情况,不要急着暴露目标,我领几个人去局里,看看楚正明怎么回事,争取带上一支援军过来!”

局里的人要是过来,哪怕就是没有对方人多,也足以震慑到对方不敢动手了。

这是现在最好的主意了。

我立刻就答应了。

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去服装厂,一路去公安局。

说是两路,但是愿意跟着我的只有程依依,媳妇还是自己的亲啊,其他人则都想跟赵虎。看到我们这边人少,韩晓彤主动说要过来,我说不必,你还是和虎子去局里吧。

对方的人实在太多,去几个人其实都无所谓。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个人过去,但是程依依非要跟着我。

除了程依依外,还有一个人最终决定跟我。

锥子。

这就让我很意外了,这事根本和他没关系的,刚才也是被我们诓过来的,按理来说他也该回去了。

“走吧。”锥子从袖筒里滑出那支造型古朴的匕首,眼神灼灼地说:“我在旧城区长大,实在看不了这里发生乱子。”

锥子是人民警察的儿子。

锥子虽然和他爹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两条路,但他始终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这片老城区。

锥子的实力也挺强的,当初可把我们折腾的够呛,虽然不是二条的对手,但是也远远超过南霸天了。

而且他这个人也挺沉稳,比一般人也聪明的多。

有他在我身边,确实能踏实些,或许还能给我出出主意。

“走!”

我没拒绝,立刻领着程依依和锥子一起赶往服装厂……

这条路,这几年我已经走过无数遍了,因为地处老城区的边缘,所以平时人并不多,只有上班、下班期间才有人群出没。但是现在,这条路上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的穿着西装,有的是一身运动服,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彪悍,而且人人手里拿着家伙。

这支来自市里的大军,今天晚上已经给我们造成了无穷的麻烦,现在又围聚在了我二叔的服装厂门口。

人数确实是多,哪怕经过了一次鏖战,看上去也至少还有三四百人。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堵在服装厂的门前,站在最前面的正是冯伟文。

冯伟文被赵虎劈了一斧子,伤势还是挺严重的,前胸沾满了血,但他经过简单包扎,显然还能扛住,只是脸上不太自然。

服装厂的大门后面,也站着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

我二叔,张宏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