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事情真相/最后一个修真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地安静了下来,书生奔跑的身子骤然间便是停顿住了,而后他口中喷出了血。

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口被一把刀给贯穿了,正是白冷叶使用的鸿鸣刀。

“你好像忘记了,我是修真者,可是会操纵刀自己飞行的。”白冷叶呵呵笑道。

“大意了……”书生仰天长叹,身子扑通便是倒在了地上。

白冷叶也是坚持不住倒在了水中,不过他强忍着起身,要过去彻底解决了书生。

“一切都结束了。”书生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按钮,见状,白冷叶眼瞳急缩,直接一头扎进了水中。

轰隆!

恐怖的爆炸把水浪掀起几十米高,爆炸中心的书生直接是吞噬掉了,鸿鸣刀被炸飞向了森林之中。

等到风平浪静后,白冷叶从水中出来,他看来一眼四周,已经没有书生的踪影了。

“死了?”

他不是很确定,因为像书生那种疯狂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自爆而死呢。

“希望死了把。”白冷叶叹口气,转身走进森林里,拿着鸿鸣刀离开了。

就在他走了之后,原本平静的水面,突然出现了水泡,而后一条苍白的手臂伸了出来……

白冷叶躲在一个地方疗伤,麒麟臂上的伤口已经是愈合了,对方的那一招很厉害,若是换做他普通的地方,肯定已经死了。

而且就算是以麒麟臂的坚硬,居然都被破开了一个血洞,可以想象出来,那一击,他的九霄神雷没有抵挡住。

这一次战斗,让白冷叶领会到了书生的力量,很不容易小看,他希望这次对方已经死了,不然后面又会是一个麻烦。

第二天,白冷叶疗好伤回去了,谁知道他刚回来,就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法老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候,白冷叶也是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老头亲口告诉他,法老真的死了。

白冷叶自然知道法老是谁,上次跟老头去古庙那里,对方还拿走了对方的权杖。

本来对方说乱世来到时候,会过来帮忙的,谁想到,真正的大战还没有开始,对方就已经死了。

白冷叶跟老头赶过去时候,正是法老下葬的当天,去的人只有几位,大多数是德高望重的前辈。

“法老前辈怎么死的?”

白冷叶凝声问道。

老头道:“被人一击杀死,心脏都被掏空了。”

闻言,白冷叶眼瞳缩成针眼大小,一个活了几百年的法老,实力至少不会比他弱多少,但是却被人一击杀死,心脏都掏了,那人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这时,老头又补充道:“可能是他生前的敌人,几百年前活下来的。”

白冷叶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能杀死法老的绝非是一般人,至少换做是他,不一定能够一掌就杀死对方,而且还做出挖心脏的事情来。

要不是他刚刚跟书生大战过,还真的以为这是书生做出来的了。

法老下葬完了之后,两人也是离开了,回去的路上,白冷叶不断想着到底谁是幕后凶手。

“对了,将天最近怎么样了?”白冷叶询问道。

“他哥哥的死,对他打击很大,据说是在某个地方潜修,怎么,你怀疑是他做的?”

“不是。”白冷叶摇头道:“我只是随便问问,毕竟将臣对我有恩,我不会对将天怎么样的。”

“当初,谁还说过要帮助我们的。”白冷叶停下脚步问道。

老头怔了一下,思索之后,道:“好像没有几个了把,说过话的,现在都在内门之中。”

“不对,还有一个人,是张秀。”

白冷叶面色微变,急忙冲天而起,他要回去看看,到底是不是他想的那样。

没有多久,他回到了大陆,张秀现在住在哪里他不知道,但是她的父母肯定知道。

白冷叶在上班的地方见到了对方父母,在询问了张秀的地点后,白冷叶就赶了过去。

来到她的房间,发现这里并没有人,而且从房间中的灰尘来看,明显是几个月没有住过人了。

“老头,你知不知道张秀身边的那个矮个子老头,会施展一些阴邪的法术,能招人魂魄。”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那个人,应该是天魂子,专门用来玩弄死去人的灵魂。”

“那就是他没错了。”白冷叶轻吐出口气道:“可能杀死法老的,就是他了。”

老头惊愕道:“你怎么会确定是他的?”

“我们不是看过法老的伤口吗。”白冷叶回想了一下道:“法老明显是从背后被人偷袭的,而且看下手的地方,明显是凶手高度所在。”

“那天魂子个头矮,神奇手臂的话,估计也就到法老的心脏位置,在加上对方喜欢研究灵魂跟躯体,不是他还有谁。”

老头点点头,他觉得白冷叶说的也有一些道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直接过去找他?”

“你跟法老的关系怎么样,还有,他那法杖你弄去干什么了。”

老头道:“我跟他的交情也还算不错,至于那个法杖,我是送给别人了。”坑每台血。

“那我们就去把。”白冷叶闪身离开。

两人飞到高空上,白冷叶开始联系内门的人,现在他等于是孟盟军的盟主了,在这么多内门手下之下,寻找一个人不是很困难。

一个多小时后,他终于是有了天魂子的消息,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那天魂子居然跑到了宝岛上。

白冷叶当下就跟着老头赶了过去,在天黑之前,终于是到了宝岛。

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而且还是晚上的时候,两人先找了一个地方,明天再说找人的事情。

晚上,白冷叶看新闻,发现了最近有很多莫名的事情发生,也有很多人失踪,至今没有找到人在哪里。

白冷叶觉得事有蹊跷,第二天时候,便去了那些受害人家中,果然是发现了一些阴冷气息,跟那天魂子的气息很像。

白冷叶又顺藤摸瓜,终于在晚上时候,差到了一个奇怪之人。

“站住。”白冷叶挡住了对方,望着眼前带着帽子的矮个子男子,冷声道:“天魂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就在他话音落下时候,对方发出了阴冷的笑声,慢慢抬起头来,露出一张让白冷叶陌生的脸。

“你不是天魂子。”白冷叶惊讶道。

“天魂是我哥哥,我是他弟弟地魂子!”

唰!

刚说完话,地魂子转身就跑远了,老头正好也赶了过来。

“怎么了?”

“不是他。”白冷叶脸色难看道:“不是天魂子做的,而是他的弟弟地魂子做的。”

“地魂子,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老头震惊道。

“十有八九是那天魂子复活的,现在地魂子大肆杀人,肯定是因为灵魂受创,要吞噬灵魂才能修补创伤。”

“那你刚才为什么还放他走?”老头问道。

“我打不过他。”白冷叶叹气道:“我察觉到,他体内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我只有在元婴老怪身上见到过甚至,对方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元婴老怪都要厉害。”

老头立刻鸦雀无声了,好半响之后,才是说道:“你确定没有搞错,他比元婴老怪还要厉害?”

白冷叶点点头:“我的感觉不会错的,那地魂子身上一定有问题,看来我们只要去寻找天魂子问问才能够知道了。”

“走吧,我们该回去了,去找天魂子问个清楚。”

……

回到了大陆后,白冷叶花了一个多星期时间,才是找到了天魂子的下落,在他见到对方时候,天魂子正在北极研究着什么。

“告诉我,你弟弟地魂子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死了吗。”白冷叶质问道。

天魂子怪异一笑,随后道:“他是我弟弟,我怎么忍心看着他死呢,所以我就把他复活了。”

“你们一定很奇怪他为什么这么强大把,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

天魂子负手而立,傲然说道:“我收集了很多死去大能的尸体,再加上一些强大的修真者,我把他们的精血都给炼化,再加上我自己的手法,成功让我弟弟变成了一个强大的存在。”

“也就是说,我一手复活了一位堪比元婴巅峰的怪物,厉害不?”

白冷叶紧握住了拳头,他现在很想就冲过去打对方一拳,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

“那你知道吗,他现在在外面杀人,吞噬灵魂,还把法老给杀了。”

“哦,你说那个老家伙啊,他是我杀的,心脏按在了我弟弟地魂子身上。”

“什么!?”白冷叶震怒道:“法老居然是你杀的,你要做什么!”

“你先不要紧张,要不是那法老该死的话,我会这么做吗。”

天魂子坐在了冰床上,随后陷入了回忆,道:“那是多年前,有一天,法老找上了我,让我复活第一代法老。”

“你知道第一代法老是什么人吗,那可是绝世暴君,杀的人比你见过的还要多。”

“我自然是不会同意他的要求了,谁想到那法老就要威胁我,我就跟他打了起来,拼了一个两败俱伤。”

“这也就算了,不过后来我得知了一笑小道消息,那法老想要恢复以前的君主奴隶制度,暗地里勾结一些修真者……”

“这都是你的片面之词,我怎么才能够相信你。”白冷叶厉声道。

“我说的话,你不需要相信,我只要相信自己就可以了,若是你想要真想,就自己去查,我在这里可是很忙的。”

“那我就只能抓你走了。”白冷叶伸手抓了过去。

“徒弟。”天魂子开口道。

唰!

一道冷光闪过,白冷叶不得不后退,定睛一看,居然是张秀。

“你回去把,我不会让你伤害我师傅的。”张秀叹气道。

“不要以为我不会动手打你!”白冷叶咬牙道。

“我知道你会,因为这是我欠你的,若是你想杀了我,我不会还手的。”

说完,张秀把剑仍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一旁天魂子叹口气。

白冷叶额头一根根青筋凸起,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下去手,说来说去,张秀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两者谁也不欠谁的。

“没有下一次,再让我发现那天魂子杀人,我会召集人手杀了他的。”

“随你便,只要你能打得过。”天魂子淡声说道。

“哼,老头我们走。”白冷叶走出冰洞,气的他一脚踢爆了冰柱。

“他说的话你相信几分?”白冷叶问老头到。

“最多五分。”老头说道。

“难道你也认为那法老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老头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叹息道:“你要知道人都是会变的,我也不敢保证对方不会变,毕竟几百年前,对方可是杀伐果断的君主。”

白冷叶陷入了沉思,也许老头说得对,他不能光凭着表面就下定论,万一那法老真要那么做了,天魂子那么做,岂不是说替他们除去一个大害。

两人离开了北极,白冷叶闷闷不乐的喝着饮料,随后老头问道:“我让你保存的那个手掌还在吗?”

“在啊,怎么了。”白冷叶下意识回答道。

“没事,你保存好它,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便是能够派上用场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白冷叶疑惑不解看着对方。

老头神秘一笑,抽着烟便是离开了。

白冷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老头总是神神秘秘的,什么事都要给他卖关子。

“冷叶你过来一下。”房间中传来晓语声音。

“怎么了。”白冷叶走进房间,晓语让他看一条新闻。

新闻上,出现了书生,这也就算了,最让白冷叶气愤的是,那天堂公司居然要给书生注入一千亿美金。

他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若是那书生没死,对方获得了这笔资金,肯定会把世界搞的天翻地覆的,到时候天堂公司趁机又会捞一笔,让世界再次陷入金融风暴。

“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在成功的。”

白冷叶紧握住拳头,随后转身就离开了,拿出手机,联系他的朋友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