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心冷/最后一个修真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虽是炎热夏季,但是白冷叶的心却是冰冷无比,对方的话,在白冷叶心上划下一道深深的伤痕,没钱没权,是他心中最大的痛。

天很热很热,嘴唇感到干燥无比,整个人犹如堕入万丈冰窟之中,冻得骨头疼,那一团一团的冰霜就像是塞在胸肺间,撕裂着他的身躯。

方晓语哭红了眼睛,手掌紧紧的抓着白冷叶,抽泣的说道:“冷叶,你不要管我爸,哪怕他不同意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晓语,爸就把话跟你说到这,三天之内不跟这个小子分手,你知道我的手段的。”

中年男子整理了一下衣服,面色淡然的撇了一眼白冷叶,弯腰上车离开了。

“冷叶……冷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冷叶紧紧的捂着胸口,那里,眼泪在吧嗒吧嗒的流着,是心在滴血。

嘴唇之上,猩红的鲜血流出,心中绞痛,似乎刀割一样。

“晓语。”

白冷叶慢慢抬起头来,面色苍白,凄然一笑,语气沙哑道:“我没钱没权,你会跟我分开吗?”

“不会……我死都不会跟你分开的!”

“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方晓语一把扑进了白冷叶怀中,哭得撕心裂肺,让人听着伤心,闻者流泪。

眼泪无声滑落到嘴中,混合着血液进入口腔,是咸的跟腥的。白冷叶身子轻微一晃,艰难抬起手臂来,轻轻拍了拍方晓语后背。

“晓语,你不离,我不弃……”

说完,白冷叶抹掉眼泪,轻轻抓住对方的手,转身朝着学校之中走去。

方晓语双眼通红看着对方,眼泪不止的往下流。周围路过的学生看到两人,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看,小声的交流着什么。

来到宿舍门口,白冷叶在对方额头上亲了一下,沾上了一点血渍,抬手便轻轻擦掉。

“我先回去了。”白冷叶目光柔情的看着对方,而后转身离去。

“冷叶!”方晓语哭喊出声来。

白冷叶脚下停住,片刻之后,便是头也不回的继续朝前走去。

太阳如此热辣,白冷叶却是感觉到浑身冰冷无比,他不知道怎么回到宿舍的,身子一软,直接是倒在了床铺之上。

周围几个舍友都是停下玩游戏,扭头看去,白冷叶双目出神,对周围浑然无知。

“这小子怎么了,不会失恋了把。”

“谁知道呢,看样子肯定是被女人给甩了……”

“兄弟,看开点把,这天底下女人多得是……”

“算了,咱们继续lol。”

待到声音落下之后,便又是按键盘的声音响起。

白冷叶丢了魂一样躺在床上,大脑一片空白,接下来的事情,他迷惘了。

钱,他没有,也完全达不到对方的要求。

权,他一个厉害的朋友都没有,也没有认识什么达官贵人。

三天之后,难不成真的要分手?

想到这里,白冷叶心中一痛,他很喜欢很喜欢方晓语,绝对不会为了这点困难而退缩。

从几何时,白冷叶以为他可以跟方晓语一辈子在一起,但是再一次,又要被现实给打败了。

钱跟权,是人最喜欢的东西,哪怕是方晓语的父亲也是一样。

也许,真的如对方所说,他现在什么都没有,拿什么给方晓语未来。

嗡嗡!

兜中手机震动起来,白冷叶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久久都没有按下接听。

半响之后,白冷叶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放在耳边,对面寂静一片,随后便是传来轻微的抽泣之声,白冷叶心中刺痛,他知道方晓语一定在哭。

白冷叶心中发过誓,他不会让自己的女人流泪,但是这次,却是让他的女人哭了,还是那么的伤心。

“晓语,放心,我会让你爸收回那个决定的。”

说完,白冷叶便是挂断电话,随后起身,走出了宿舍,重重关上了门。

失魂落魄的走下楼,抬头看了一眼女生宿舍,便是毅然转身走向大门。

等到身体的冰冷再次被炎热所取代之后,白冷叶猛地打了一个冷颤,抬头看着那火辣太阳,嘴中惨然一笑。

“老天,你为何这么不公平!”

嘴中发出愤怒的咆哮之声,似乎要宣泄心中无尽的怒气一样,声音传出去很远很远。

轰!

体内有一团火热的力量在燃烧,白冷叶面色一白,豆大的汗珠瞬间流了下来,嘴中痛叫一声,扑通,单膝跪在了地上。

吧嗒!吧嗒!

汗水不停滴落在地,很快就被蒸发掉,而体内那股滚烫的气息,却是让白冷叶面色涨红,四肢之中传来剧痛,整个人像是被卡车给碾压过一样。

半响之后,体内那股异常却是消失不见,嘴中剧烈喘着粗气,白冷叶站起身来,下意识摸向了腹部位置。

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

回到家,白冷叶冲了一个凉水澡,看着房间午睡的母亲,一人坐在客厅上,目光呆滞的看着窗外风景。

三天的时间有时候很快,但有时候却很慢,而白冷叶却是感觉三天时间,不过才三个时辰而已。

起身走出去,下楼之后,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不知不觉,停下脚步时候,却是来到了酒吧门口。

白天,酒吧没多少人,白冷叶进去之后,坐到了吧台上,那服务员不认识他,询问半天没反应,只能拿过来一杯啤酒。

端起酒杯,咕嘟咕嘟一口灌了下去,冰镇啤酒下肚,白冷叶浑身一颤,脑中渐渐回过神来。

“老板,你怎么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一尖嘴猴腮的二十多岁男子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三四名小弟,一脸巴结的看着白冷叶。

白冷叶目光瞥了对方一眼,这人是他找来看场子的,外号叫做瘦猴,为人精明能干,在这里小有名气,所以就花高价请对方照看。

嘴中深吸口气,而后轻轻吐出去,把心中的郁闷全部吐出去,脑袋之中一股眩晕感涌上来。

“最近酒吧怎么样。”

白冷叶语气平缓的问道。

“很好,生意每天都很火爆。”

瘦猴掏出一盒烟来递过去,看到白冷叶没接,歉意一笑,自己抽了起来。

而那服务员却是吓傻了,他没想到,刚才怎么问都没反应的一个人,现在居然变成了他的老板,早知如此,他哪里只给一杯啤酒过去。

“你先忙吧,我就是喝喝酒。”

“好,那老板你有事在叫我。”瘦猴摆摆手,随后带着手下离开。

那服务员小心翼翼的把酒杯倒满,白冷叶看了对一眼,再次一口喝了下去。

“多大了?”

“我……我二十四岁。”那服务员结结巴巴的说道。

“二十四……年龄不小了,结婚了吗?”

“没……”服务员脸色窘迫:“家里穷,人也不好,一直没姑娘肯嫁。”

闻言,白冷叶嘴中呵呵笑出声来,对方的遭遇,跟他差不多,都是因为没钱没权,他这个破地方,人家一个县一把手怎么会看在眼中。

“你觉得,县一把手能够看上眼的有什么?”

白冷叶继续问道。

服务员挠挠头,嘿嘿一笑道:“俺找个粗人什么都不懂,但是按照我的意思,县一把手看上的,当然是市里面的领导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白冷叶也是心中一动,但是随后想到市领导,便是苦笑一声。

他最多跟一个副局长吃过饭,这级别肯定是比不上县一把手了,难不成他要主动去找市长拉关系不成,那样铁定把他给轰出来了。

就在这时,酒吧门外走进来一男子,目光扫过四周后,便是径直走向了白冷叶。

“是白先生把。”

男子站在身后停下,嘴中不急不缓的问道。

“嗯?”白冷叶下意识回头看去,看到一身穿黑色西服身高挺拔的平头男站在他跟前。

“你认识我?”

白冷叶下意识问道。

而这个时候,那瘦猴带着四五名小弟跑过来:“白哥,什么事?”

白冷叶目光紧紧的盯着平头男子,片刻之后,摆摆手,让瘦猴带人离开。

“走吧。”白冷叶从凳子上起身,跟着对方走了出去。

出来酒吧,白冷叶却是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是你们?”白冷叶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你好白先生,终于是找到你了。”

那妇女摘下墨镜,把手中的孩子也是顺势放了下来。

这两人,自然就是白冷叶在火车上认识,而后又在京城救过对方的那一对母子了,只不过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看到了两人。

“叔叔。”

那豆豆黑溜溜的眼睛看着白冷叶,嘴中稚嫩的声音叫道。

“哎。”

白冷叶连忙答应,嘴中笑出声来,心中的郁闷顿时消散了不少,走过去,抱起了豆豆。

“叔叔,豆豆好想你。”

两只小巧的胳膊勾住白冷叶的脖子,那肥嘟嘟的脸蛋在白冷叶脖子上蹭了蹭。

“豆豆最近乖不乖。”

“豆豆可乖了……”

远方的妇女见到这一幕,嘴中却是松了一口气,不知怎么着,豆豆这几天总是爱哭爱闹的,而她起初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后来却是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但是结果居然真的跟她想的一样,豆豆似乎很亲近这个白先生,也就是白冷叶,豆豆被对方抱着,也不哭不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