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识破/最后一个修真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旺住的地方跟白冷叶的村子离的不远,开车过来之后,前方的胡同进不去,当即就只能步行过去了。

刚来到门口,便是听到里面嘈杂的声音响起,转过身,看到院子坐着不少人,七大姑八大姨,还有一些抱孩子乡亲们,拖家带口都聚集在一起。

高旺坐在凳子上,怒气冲冲的跟着一妇女对骂,白冷叶进去之后,所有人目光齐刷刷望了过来,院子中瞬间便是安静下来。

“白哥。”高旺面露喜色,当即就是打不走了过来,激动的来了一个拥抱。

白冷叶笑了笑,问道:“几天不见,长得这么结实了。”

高旺挠头笑了笑,哪里有先前那副怒发冲冠的样子,而先前那对骂的妇女却用尖锐声音道:“我告诉你,今天不行也得行,几十年前你们困难时候,我没少帮你们一家子,现在好过了,不管我们了,你这白眼狼!”

听到骂声,白冷叶皱眉,问高旺怎么回事,对方说那人是他的一个姨,现在他要去买房了,这个地方不要了,对方就要把老房子拆了,给对方盖一个新房子,还要找他要十万块钱。

听到此话,白冷叶又气又好笑,这自家的宅基地哪怕不住了,都是自己的,一个外人指手画脚,而且还想让高旺拿十万给对方盖房子,天底下哪有这种事。

“白哥,你说怎么办,我都听你的,我爸妈都心软。”

白冷叶正欲说话,那妇女却是拉拉扯扯的,说着当地的土话,白冷叶一多半都没有听懂在说啥,但是看着高旺那愤怒神色,估计是在骂人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多了,白冷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一个外人也不好插嘴。

“高旺,如果以前她们对你不错,那么现在你可以给一些钱,但是十万块太多了,几千一万还差不都。”

“至于你这老房子,还是留着他,大城市虽好,不过老家才是最好的……”

“好,我就听白哥的。”

“你个缺心眼的,你居然听外人的,你们一家都是白眼狼,几十年前我看你们辛苦给你们送饭,现在心都被狗吃了……”

白冷叶听着就烦人,转身就走了,他走了之后,那吵闹哭声更大了,遇到不讲理的泼妇,你跟他讲什么都没有用。

几十分钟后,高旺走了出来,叹口气道:“反正以后不打算怎么回来了,乡亲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把。”

白冷叶笑道:“如果你太在乎别人的眼光,你活着就不是你自己。”

高旺挠头笑道:“也是,我是为自己活着,管别人说什么。”说完,对方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他知道白冷叶不愁,随手放回兜中。

“怎么样,最近过的还好把,这么快也都三四年了。”

靠着车门前,白冷叶目光扫过四周,嘴中随意问道,高旺吐出一口烟雾,淡淡的说道:“三四年了,我也小有成就了,如果当年没毕业去打工,估计现在连老婆本都没有。”

“现在我很庆幸,当时跟了白哥,不然,呵呵。”

白冷叶拍拍对方肩膀,道:“也不能这么说,你走这个路,会被许多人看不起。”

“白哥刚才不是还说不要在乎别人的目光吗?”

“哈哈!”两人同时笑出声。

见到聊两句后,去村上吃了一些东西,没喝酒,吃过饭后,便是把高旺送回去,白冷叶则是离开了。

回到藁城后,把车子放好,而他则是来到先前那无人地方,这里因为他炼丹被炸出一个大坑,不过还好这里荒凉,没有人会过来。

把药炉放好,白冷叶坐下,这次他准备炼制丹药,然后拿去卖钱,到时候在用钱买药材,总是从自己卡中拿钱也不太好。

几十分钟后,在爆炉几次后,终于是炼制出来五颗,五颗虽少,但是白冷叶坑爹这些卖个上百万都不是问题了。

衣服又是破破烂烂的,叹口气,便是起身回家,一路上遇到不少人,还以为他遭遇车祸了,指指点点的。

回到家换好衣服,看了看时间还早,白冷叶拿出一个面具来,当即开车离开。

上次那合云宗的人意外出车祸死亡,他这次过去不能被认出来,不然就麻烦了。

等到过来之后,白冷叶戴上面具,拿着那药瓶走了进去,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有不少热,而摆摊的也是换了好几批。

来到一个角落处,往地上铺上一层毛毯,把药瓶拿出来,早已经写好的介绍放在地上,然后剩下的便是等待了。

他现在炼制的这些丹药都是能够治疗一些伤势的,比如说年纪大了,查清除体内隐疾什么的,而他的标价,最低都是二十万一颗。

在这里,卖什么都有,但是唯独卖丹药的很少,白冷叶这一摆,立马就有不少人。

能来这里的,大多数都是一些修法者,或者是经过介绍的有钱富豪,这些人要么年纪大,要么年纪好,而剩下的,则是一些大家族儿子了。

白冷叶带着面具,在这里也不稀奇,因为周围还有的人画鬼脸呢,这么做无非也是避免一些麻烦而已。

不过虽然围观的人多,但是出手的却没有一个,甚至连谈价的人都没有,白冷叶心叹,看来这丹药太贵了,人们都怕买到假的。

这时,白冷叶看到了一个熟悉人,就是上次他治病,那个叫做黄爱萍的,当时对方给他一百万没要,只要了十万块。

对方能来这里也不稀奇,毕竟上次过去,对方住的别墅也不一般,身价绝对亿万级别,来这个小小的交流会也很正常。

“你这东西多少钱?”黄爱萍开口问道。

“姐,这东西一看就是假的,不要买。”身旁一尖下巴女孩道,对方穿着打扮时尚,只不过看起来有些刻薄一点,这点是修法者都能够感受出来。

“老爷子年纪大了,这东西买回去也许能有作用。”

“姐,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会有这么厉害的丹药吗?”那尖下巴女孩尖酸语气道:“这人一看就是年纪很小,不定从哪偷来的毒药来卖,二十万一颗,他干脆去抢了好了。”

黄爱萍叹气道:“但是上次那个白神医……”

“什么白神医,我看就是一江湖骗子,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偏方,为了这个,你还把刘神医给得罪了。”女孩有些怪罪的说道。

两人在这聊天,周围有些信以为真,摇摇头离开了,最终没有一个人问价。

白冷叶心中升起怒气,这人不买也就算了,居然还挡他财路,要不是怕黄爱萍认出来,他一巴掌就甩过去了。

“你这东西要二十万?”一道略带惊讶的声音响起,扭头看去,一贵妇人走过来,身边跟着一男一女。

“是的。”白冷叶用低沉的声音道,黄爱萍也没有起疑惑。

那贵妇面露激动,刚要说话,身旁一男的却是道:“阿姨,小心骗子,这里骗子可不少,二十万一颗,天价了。”

听到此话,那贵妇也是冷静下来,面带疑惑看了几眼,眉头下意识皱起,似乎有些犹豫了。

白冷叶暗骂,怎么什么时候都有碍事的,不就是二十万一颗吗,怕假的就当场试试,何必犹豫不决。

“小子,你说这破玩意二十万一颗,你给我吃下去一颗试试,毒不死我们就买。”那个男的轻蔑的语气道。

“这东西主治老人,对年轻作用不大。”白冷叶冷冷的声音道,这人阻挡他财路,有好气才怪。

“我看就是假的,居然来这里行骗,信不信立马找人给你砸了!”男的冷笑说道。

“呵呵,肯定是假的了,我就没有见过二十万一颗的。”黄爱萍身边那女的跟着讥笑出声来。

就在几人嘲笑只是,又是一伙人走了过来,周围的温度立马就冷了起来,一些修法者赶紧离开。

“这东西你的?”带头女子冷声道。

白冷叶抬起头,心中一紧,差一点起身就跑,不过还好把那股冲动给压住了,他不相信合云宗的人认出他来了。

“是我的,二十万一颗,可以找老人当场使用。”白冷叶用嘶哑低沉的声音道。

那合云宗女弟子没有废话,直接拿起一颗在鼻尖闻了一下,道:“看起来不像是最高等的,但是也不错了,我要三颗。”说完,直接拿出卡来,白冷叶道:“没刷卡机,支票和现金都可。”

女子皱眉,不过也没说什么,从身后一人拿出支票,刷刷写了一下,然后递了过来。

“一下子就买三颗,找的托把。”那女的阴阳怪气说道。

合云宗的人立马冷目望了过去,对方表情凝固,强大压力之下,身子瑟瑟发抖起来。

“再有下次,撕烂你的嘴巴。”合云宗女子冷声说完,专设年代这人离开。

“师姐,你说杀我合云宗的那个人在不在这里?”

“找到他,杀无赦!”

谈话传进耳朵中,白冷叶肩膀一颤,不过还好他带着面具,众人看不到他脸上表情。

“不行,得赶紧离开这里,被发现了就惨了。”

想到这里,白冷叶起身就要走,那贵妇却是突然道:“我也要一颗。”

“阿姨,这可能是假的……”

“假的我也认了。”贵妇没有犹豫,也是拿出支票来,拿着丹药离开了。

白冷叶撇了黄爱萍一样,当即毫不犹豫转身离开,围着四周转了一圈,觉得没人跟踪之后,便是上了车,启动油门离开。

刚上车,后方便是追来几辆越野,看到车上的人,白冷叶苦涩一笑,弄了半天,还是被对方给发现了。

合云宗的人紧追不舍,白冷叶只能加快速度冲去,再次来到上次那个拐弯时候,后面的人聪明得多了,当即就是减速,并没有发生车毁人亡的下场。

此刻告诉上人不少,但是为了逃命只能不断的去超车了,在车子从两辆罐车重甲插过去的时候,可让白冷叶惊出一身冷汗,一百多迈速度被夹击中,那百分百死定了。

身后两辆越野车急速追着,不必他的跑车性能差,而这个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收费站,看到收费站,白冷叶没有丝毫犹豫,趁着其中一个红灯没有人,撞破栏杆冲过去,而那几辆越野车也是跟在身后追去。

周围的警车拉起警报,呼啸着跟了上去,高速上发生了追逐战,白冷叶跑钱,合云宗身后,几辆警车拉着刺耳警报紧随其后。

很快的,前方出现一个出口,白冷叶猛打方向盘变车道,在进入出口之时,撇了一眼身,那越野车越来越近,车中的人居然掏出枪来瞄准他的车胎。

车胎要是爆掉,他这速度绝对是翻车的,当即一咬牙,白冷叶双手松开方向盘,手中握紧云霄剑,带着颤鸣之声,嗖的便是破空飞射而去。

高速之下,对方根本就躲避不了,那云霄剑直接是磁环挡风玻璃,贯穿了开车司机的胸口,鲜血喷出,云霄剑刺穿了整个车,而后旋转一圈自动飞回了白冷叶手中。

砰!

那失控的车冲出栏杆飞进了森林之中,车上几人打开车门跳下,轰的爆炸,火光冲天,而身后另外一辆也是急刹车停下,至于安警车,追不上白冷叶,自然就是堵截他们了。

白冷叶哈哈一笑,转过身时候,看到就要追尾卡车了,吓得亡魂皆冒,一把抓住方向盘猛打,这才是躲了过去,那悬着的心也是落地。

车速慢慢降下,白冷叶看到前方有交警在设关卡堵截,不过还好,这里已经是藁城了,在这里他说的算。

交警拦住他,白冷叶打了一个招呼,那交警队张二话不说,立马就是放行了。

车子开着离开,白冷叶来到了一家修车厂,很巧的是,这里居然是他以前洗车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改成洗车场了。

刚下车,急促电话响起,接通之后,白冷叶顿时变了脸色,连车也不管,转身就是冲向马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