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年又一年/最后一个修真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空飘舞着大雪,街道上行人不是很多,汽车也都是开的很慢,因为地面有结冰,车胎会打滑。Www.ziyoUge.com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因为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年底这个时候,是人们最能够放松的时间。

该买年货的买年货,放假回家的回家,忙碌了一年,也是时候回家跟亲人团聚了。

街头上,突然涌出了一群人,这些人举着牌子,还用喇叭大喊着,仔细一看,原来是某房产在搞促销活动。

因为是一队美女,所以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为此,一些女的更是当场对自己男朋友露出了不满情绪。

“看,看什么看,难道没有我们漂亮吗。”

白冷叶几人从商场出来后,他撇了一眼那一支队伍,没想到遭到了林凌几人的白眼。

“没有,我就是看看她们的牌子,让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白冷叶回头笑道。

林凌问道:“想到了什么,跟我们说说。”

白冷叶笑道:“你看,多年前,房产到了一个天价,现在有的地方已经在慢慢下降了,知道为什么吗?”

林凌随口答道:“肯定是没人买了,所以就便宜了。”

“错,恰恰相反,现在想买房的人多了去了,大街上一抓一大把。”

白冷叶笑道。

“既然有这么多人买,为什么房子还便宜,这个时候不应该狠狠赚它一笔吗。”

林凌嬉笑道。

“就你大小姐最不在乎钱,每个月都是几千万零花钱,哪里像我们这种穷人。”白冷叶撇撇嘴道。

“哼,少挖苦我,我现在也要自力更生了,每个月从两千万减少到一千五百万了都……”

林凌一脸苦恼的说道。

听到这话,白冷叶一脸黑线,小诗跟晓语也是忍不住掩嘴轻笑,这话,也就林凌能说出来,换做别人的话,他们一定得打死对方。

“算了,跟你谈钱就是伤感情,我们回家把。”白冷叶走过去打开后备箱,把买的东西都扔了进去。

车上,小诗突然说道:“也不知道木木姐现在怎么样了。”

白冷叶一愣,下意识慢慢踩下油门,车子减速靠边,他低头沉默起来。

小诗吐吐舌头:“我错了,我不该说……”

“你没错。”白冷叶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启动了车子,说道:“木木也好久没消息了,对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要不,你回藁城看看?”晓语问道。

白冷叶想了想,而后点点头:“也好,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随后,几人回到了家,开始准备过年了,其实年也没有什么好过的,就是一家人好好吃点饭而已。

打开电视,唱起了一首歌,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家,是人们最思念跟放不下的地方,白冷叶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让二老过年之前回来,工作什么都不重要,他反正又不缺钱。

这时候,电视上又在报道火车站多么拥挤,因为大雪滞留了多少万乘客,很多返乡的农民工都冻得瑟瑟发抖,躺在大厅之中,脸上全部都是思乡之情。

“看什么呢,还不准备一下。”

方晓语走出来说道。

白冷叶放下咖啡,笑道:“没看什么,只是看那些农民工被滞留在火车站,心中感觉怪怪的。”

“有什么奇怪的,每年不都是这样吗。”

白冷叶赞同的点头道:“是啊,他们每年奉献了那么多,到头来,住的不是他们的,吃好的轮不到他们,就连那福利都少的可怜。”

“适者生存,弱者注定会被淘汰。”

方晓语走过来说道。

“也许吧。”白冷叶起身说道:“也许有一天,这会反过来的,弱者的血性可不是吹的……”……

几天后,新年也到来了,三十晚上,陪着家人吃过饭,陪着女儿到来凌晨之后,白冷叶才是飞到了藁城。

这是他第三次三十晚上过来了,每一次过来时候的感觉都不一样了,以后,他应该改口叫藁城区了。

来到以前木木的家,里面关着灯,也没有红对联,没有红灯笼,看起来是那么的冷气。

凌风看到里面的两人已经睡觉了,但是看着那空荡荡的院子,总是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女儿不在,终究不是一个完整的家,二老连过年物品都不准备了。

白冷叶站在院子外叹气,他又能帮什么呢,什么都帮不了。

耳边不时响起鞭炮之声,白冷叶看着天空那些绚丽的烟花们,心中非常的平静。

走出胡同,脚掌咯吱咯吱踩在积雪上,走着走着,来到了熟悉的酒吧。

就在白冷叶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候,眼角突然撇到了几个熟悉的人影。

那几个男女似乎是他的老同学们,不过白冷叶远远看着他们走过,并没有过去打扰。

有人说,毕业之后,同学只能在见面两次,一次是你结婚,一次是他结婚,而第三次时候……也许就只能看到对方的遗像了。

白冷叶不知道为何那些修法者要去研究什么长生不死,难道长生不死就真的很好吗,当一个人身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而自己却不会死的时候,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白冷叶无法想象,但是他知道,自己是不会寻求什么长生不死的,他要跟妻子慢慢便老,而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在看着他的子子孙孙一个个先他离去……

绚丽的烟花在他的头顶绽放,一群欢快的的小孩们嬉笑着跑过,白冷叶也笑了,正欲飞身离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白影。

白冷叶目光一怔,随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三两步走了过去。

“没想到……”

“没想到我来吗?”女子轻声说道。

白冷叶点点头,看着眼前的张秀,他也是有些惊讶。

“他真的成功了。”白冷叶感叹。

“是,他是成功了,我也不是原来的我了。”张秀低头轻声说道。

看着对方的样子,后面的话白冷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两人以前的种种恩怨,早就在他参加对方葬礼的时候烟消云散了,现在的张秀,是新的张秀。

“乱世之战,我也会参与的。”

说完,张秀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白冷叶在原地怔了很久。

后来,他被电话铃声惊醒了,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王瑞他们几个打来的。

“等着我,我马上就过去了。”挂断电话后,白冷叶嘴中出口气。

不管怎么样,他已经面对好接下来的生活了。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就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冬去春来,春暖花开,又是新的一年。

这段时间内,白冷叶一直没有找到木木,也没有对方丝毫的踪影。

除了这个,那就是白睿晨了,对方小小年纪,便是表现了那先天神胎可怕的能力。

现在,白睿晨已经有武王的实力了,要知道,现在的她,不过才五岁而已!

五岁能干什么,恐怕有的还在吃奶呢,但是白睿晨不仅有了武王实力了,而且还天才的可怕。

有时候,白冷叶自己都在怀疑他是不是在做梦,自己的血统,既然生出来了这么一个完美的女儿。

每当想到这里时候,白冷叶都会忍不住发笑,他因为自己的女儿而骄傲。

“爹爹,我就搞不懂了,那些人为什么要学习那么复杂的函数啊?”

白睿晨好奇问道。

白冷叶剥了一个香蕉说道:“因为那些人就是靠分数来决定他们的命运的,函数越厉害,考试分数越高,将来的成就就会越高。”

白睿晨眨巴一下眼睛,笑出声来:“那不就是什么都不懂的笨蛋吗,上界买菜需要函数?”

“还是说造车造房需要函数,哪怕是那些科学家都不需要函数把?”

“冷叶,你又在教睿晨什么,小心被你带坏了。”

方晓语的声音传来。

白冷叶道:“晓语,我怎么会教坏女儿呢,我只是告诉她一个道理,人的一生是靠自己双手跟大脑决定的。”

“那些靠分数决定一辈子的人,也就那样了把。”

“老大你说的不对,我要反驳你的意见!”

突然间,小臭笑眯眯的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自然跟着的是二蛋子了。

“老大,你要是这么说,那些什么都没有背景的穷苦孩子,让他们拿什么跟富二代斗,难道就是打打游戏,看看小说?”

白冷叶打趣道:“那照你这么说,似乎只有上学才有出息了。”

“就是这个道理。”小臭打了一个响指道:“没有背景学历的,除了上学,还能干什么。”

白冷叶道:“有很多人都没上过学,一样成为富翁了。”

这时,二蛋子沉声道:“老大,现在不是上个世纪了……”

白冷叶一拍脑袋,笑道:“你不提醒我忘了,现在不是八九十年代,现在是比拼身份的年代。”

“就是吗,老大,你要是拿哪个亚洲首富来比,人家就会告诉你,你以为你会成为他吗?”

“现在的人就是嫉妒跟眼红,总会告诉别人,你不会成为第二个他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