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气力不足/重生之异能闺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双手奋力拨开眼前氤氲的烟雾,勤帝发现自己身在一处金碧辉煌的大殿。

殿中瑞兽狰狞,朱红的大柱挡住了他本就模糊的视线。

他艰难的迈出步子,脚步踉跄的走到殿中,再次伸手拨开笼罩在周围的迷雾,他看到了大殿之上的一角明黄衣袍。

随着迷雾缓缓消散,他急迫的随着迷雾散去之处往上看,只见端坐于大殿之上的是一个英伟的皇者,他身着明黄龙袍,气势不凡。

勤帝面上露出向往神色,他奋力驱赶笼罩在那人脸上的迷雾,想要看清楚那人的相貌。

然,不管他如何努力,皆无法驱走最后一团迷雾,他心急不已,大声唤道:“父皇~”

在勤帝唤出‘父皇’二字时,他被自己的声音惊醒,想到方才的梦境,心脏似乎被人揪了一下,刺痛又满是怅然若失。

勤帝没有睁眼,他努力让自己再次睡去,希望继续方才的梦。

然,最终无果,睁开满溢着沮丧的眼睛,勤帝发现自己身在软轿之上。

“朕这是在哪?”勤帝很快恢复了平静,打量了一眼四周,认清这是回寝宫的路,心中忍不住生出疑惑。

在他昏睡期间,是谁将他带离了寝宫?

早在勤帝呼唤‘父皇’之时,铁面便知他已经苏醒,此次听到勤帝的声音,不似昏睡前那般虚弱无力,心下稍安,立即回道:“回皇上,先前华瑾大公主请来瑞王妃为皇上施针,瑞王妃将施针之所选在了…选在了长青宫,这会儿施针完毕,皇上此刻正在回寝宫的路上。”

说到长青宫,铁面的言语之间有些犹豫,虽说如此,却还是没有隐瞒勤帝。

“长青宫?”勤帝耷下眼帘,掩下一抹不知名的情绪,问道:“那里荒废多年,为何选在那处?”

“回皇上,瑞王妃看中那里树木茂盛,并无其他。”想到勤帝身在梦中尚且唤出‘父皇’二字,铁面担心勤帝过多揣测宁薇的意图。

勤帝听言,语气淡淡说道:“不过是先帝时常流连之所罢了,荒废多年,能有什么‘其他’?”

“皇上说的是。”铁面低头应声。

勤帝想了想,再次出声问道:“瑞王妃即将临盆,怎会答应进宫为朕医病?莫不是大公主威逼所至?”

铁面并不清楚来龙去脉,想着方才瑞王妃的模样,不像是被人强迫,遂道:“回皇上,奴才不清楚始终,不过,依奴才所见,瑞王妃应当不曾被人威逼。只是…”

“只是什么?”见铁面说话不尽不实,吞吞吐吐,勤帝不耐烦的出声发问。

铁面咬了咬牙,实话实说道:“瑞王妃为皇上施针之后突然脱力晕厥,奴才听见大公主唤人去冠云园接产婆进宫,怕是瑞王妃即将临盆了。”

“不是说还未到日子么?”勤帝神色一凛,双手抓紧软轿扶手。

铁面想到自家妻房生产时的情形,道:“妇人临盆,本就没有特定之期,早生或晚生都是正常之事,许是…许是赶巧了。”

“赶巧?怕是因为朕的缘故吧。”勤帝松开扶手,闭上眼眸静静感受,这才发现自己身体之中多出一股澎湃的暖流,暖流所及之处,不适顿时减轻了许多。

病痛减轻,似乎头脑也清晰了许多,勤帝不由对宁薇生出几分歉意。

“瑞王妃脱力昏倒,又要在此时产子,怕是力有不逮,铁面,你速速回朕的寝宫,取出暗柜之中的百年人参,给瑞王妃送去,记住,一定要亲自送到瑞王妃身边之人手中,中途不可让任何人接触。”

宫中用药向来禁忌颇多,那支百年人参虽算不上极品,但勤帝可以保证,那支人参绝对没有被人做过任何手脚。

虽然如今皇宫看似掌握在他和华瑾大公主手中,勤帝还是处处设防,只因他不想再看到惨剧发生,也因为往日的重重惨剧,让设防变成了他的习惯,无法摒弃。

随后,勤帝得知宁薇在梅园,便命人摆驾而往。

途中见到地上有不少奄奄一息的鸟雀,勤帝抬眸看向远处的一处宫殿,目光中透露出欲杀之而后快的狠意!

他暗暗握拳,心道:妖妇祸国,必杀之!

……

听到齐玄宸前来巡视的报告,傅卓朗立即迎出庄外,他大步走到骑着马的齐玄宸身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眼看六妹临盆之期将近,你不在冠云园陪着,来此处做什么?”

齐玄宸原就不放心宁薇,被傅卓朗这样一说,心中不由生出些许烦闷不安。

小夏子见状,连忙梗着脖子为自家主子辩驳,“傅将军,爷体恤众位将士远离故土,特地趁王妃还未临盆之时,抽空前来探望,一番心意,你怎可如此辜负!”

傅卓朗不以为然,郑重对齐玄宸说道:“事分轻重缓急,如今我做不了什么,只能为你看顾此处,你无需为这里费心,你如今任何事都不需理会,只要顾好六妹母子便可。”

“即是如此,那就有劳了,”不知为何,齐玄宸心绪愈发不宁,此刻他归心似箭,朝傅卓朗拱了拱手,又道:“爷铭感五内。”

说完便勒马狂奔而去,小夏子见状,连忙掉头跟上。

傅卓朗目送齐玄宸走远,脸上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这个笑容之中有着几分释然,又带着真挚的祝福。明朗干净,如拨开阴霾之后,现出的那片一尘不染的晴空,一如从前初见宁薇时的模样,却又似乎哪里有了明显的不同。

齐玄宸还未曾踏进庄子,便折返而回,回到冠云园时,正好遇见回园子接产婆的巧竹。

巧竹见到他,就如见到救星一般,连忙狂奔到他面前,“姑爷~姑爷~小姐她…”

见巧竹喘着粗气,半响说不出话来,齐玄宸拧起眉头,耐下性子说道:“说清楚,宁六发生何事?”他还不曾进门,不知道宁薇并不在园子里。

巧竹急得团团转,她深吸几口气,才道:“小姐她在宫里,这会儿怕是要生了,奴婢特地回来接产婆入宫为小姐接生。”

听到这话,齐玄宸来不及多问,便抬步冲进冠云园,随手拉住一个守门之人,吩咐道:“快~备马车将产婆送进宫,要快!不行,怕是赶不及。”

自言自语一句,齐玄宸跃上马背,示意小夏子骑马跟上自己,继而往产婆所在的院子飞奔而去。

不多时,他与小夏子骑着马从冠云园门口闪过,小夏子的马背上,豁然多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婆子。

巧竹也没有耽误,她带着剩下的产婆奶妈婢女,乘坐马车火速进宫。

宫门大敞,齐玄宸和小夏子骑着高头大马,历经重重宫门,皆马不停蹄,长驱直入。

上回宁薇昏厥也是在梅园休息,齐玄宸去过一回,对去梅园的路,十分熟悉。

他领着小夏子在西魏皇宫之中策马狂奔,惊得惯于平静的宫人们争相远离,生怕受到牵连。

含苞待放的梅林之中,勤帝坐在梅花树下,远远看着梅园后院厢房。

宫人来来去去,脚步湍急,想到宁薇此时的状况,忍不住为其捏了一把汗。

突然听到马蹄声由远及近,勤帝回过头,紧紧盯着来路。

只见一匹骏马飞奔而入,一声长嘶,马蹄扬起,飞扬的尘土之中,一道紫色的身影迅速掠近。

“若是不想她有事,朕劝你冷静下来。”勤帝出声叫住要往梅园后院中闯的齐玄宸。

齐玄宸咬了咬牙,问向勤帝,道:“宁六如何?”

“作痛许久,皇姑姑在里头接生,此刻正在紧要关头。”勤帝语句简短,并未说明宁薇气力不足的情况,怕齐玄宸关心则乱,自乱阵脚。

齐玄宸并不想与勤帝多言,对于宁薇之事,他信不过勤帝,同样也信不过华瑾大公主。

将颤抖不已的手藏进袖中,头也不回,迈步走向宁薇所在的厢房,还不忘对后头跟来的小夏子和产婆道:“产婆跟爷进去,小夏子守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