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想歪了/蛮荒娇妻远古种田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随着番木那一屁股而碎成块的小石疙瘩。

钱思思脑子里好似一下了就清明了。

‘这石头不对。’

“老公,你去看看石头”

一瞬间好似明白了为什么的钱思思,两手放在星的肩头催促着就让星去看石头,不知道该怎么看的星转过头,虽然不能看着钱思思的整个表情,但是钱思思咧着的嘴还是看得见的。

“怎么看”

“先踩两脚看会不会碎”

钱思思这一提点马上就想到问题关键的星一声轻应,“嗯····”

疾步走到山崖处,冲着一快石头就踩,只是这一下下去,那拳头大小的石头却没问题,在一下这石头才应声而碎。

看脚下的石头,星一脚踢到一块八公分厚半米宽的石板上。

“咔嚓·····”石板应声而碎,看着跟往常没什么不同的碎石,星却蹙起了眉头。“没问题”

原本他一听钱思思这么说也就想着是这石头太软的关系,因为石头不是每一处的都是一个样。

可是就刚才试的这两下,都证明这石头的硬度并不低,那么这问题就不会是钱思思想的这个。

刚以为自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谁知不过是白开心一场,钱思思有些接受不了。

只是,这过去的石沟最长的都已经搭到五十几米,为什么这不过多了十来米就没办法运输了。

事实上这可不是没办法运输,是直接就抬不起来。对于这个问题完全就是摸头不着脑的两人在试过了石头的硬度后,对于换个地方的想法就没了,这不是石头的问题,那么换多少个地方都是一样。

心里怀着这样想法的两人,因为这一实验完完全全的将另一个问题给忽略了。

那就是·····过去用的石沟,不管长的短的都没有在这一座山上取过石料,因为原先取的哪一座没有这么长的长度。也就是说,这座山的石头不能跟以前用的比。因为都没用过,这要怎么比?

可是,没有想到这点的两人将这个最重要的因素给忽略了,因此都没有想过,要拿其他地方的石料来跟这里的石料对比一下的两人自然就不知道。

这边的石料有分层,虽然是很细微了,但这一路出来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问题。所以兽人就将这个其实很明显的事给忽略了。因此就完全没有发现这个只要仔细看就能看见的问题所在。

至于钱思思她们两口子虽然来到了现场,这都习惯了等着兽人将他们能弄的弄好在来安排,所以开始时也就没有想到会是石头的问题。

而钱思思想到时,看的又是兽人挖好的沟渠跟挖下来的石块,因此看着这些兽人一下一下的刨出来的石料自然就看不到原来就有的断裂纹路。

然后就没人发现这石料在一开始时就出了问题。

所以,连抬都抬不起来也是正常的。

完全就没有想过这山崖上石头还会有裂痕的两人,怎么都想不通,抬着头齐齐看着山崖。

“先回去?”

“嗯····”

这没办法当然得回去,她孩子还在落脚处,在说了,她都在星背上坐了半天了腿脚早嘛了,在不回去,都要成瘸子了。

心头默默想着为了一条水渠而将自己弄残疾实在不划算,而这个世界可没有轮椅就是好看点的拐都没有,她要是残了就只能让星用木头给她削拐杖了。

心里歪歪着,被星用披着的兽皮蒙上头顶,而处了朦胧的灰暗里,一不小心就给想远了的钱思思在什么时候回到落脚地的都不知道。

“唔呀·····”

“唔呀······”

远远的就知道自家老妈终于回来了,几个小的立马就钻出大架子迎接。被孩子们的小奶音一喊钱思思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自家几个孩子钱思思的烦恼瞬时抛在脑后。

“进去,妈妈马上就来”

虽然知道孩子不冷,但是不想让多心的人看出什么,钱思思赶着孩子,待孩子不情不愿的钻进大架子后她才等着星将她解下来。

手里抱着的暖宝宝早就冷了,在星将她放下时。钱思思首先就将手里虽然不冰但也不暖,现在唯一就是重的暖宝宝递给星。

只是当星接过去在一手将她搀扶起时她实在是忍不住。

“哎呦···嗷嗷嗷····啊啊···老公你慢点拽,你慢点,喔····好痛···好麻··好难受”

“忍一下就过了”

“哪里是一下,要好大一会,哎呦····”

“······”

听着这每天都要来一下的声音,看着钱思思剜向他的眼神星还是忍不住心动。

可惜现在在外面,钱思思也才刚生了两个多月,为了钱思思好,他还是得继续忍着直到钱思思说可以时。因此,这每天听几次钱思思这叫唤声对于他来说真是受罪。

“行了别叫了”

“我痛啊·····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又剜一眼星,钱思思用眼神控诉他不懂得心疼。看着钱思思这眼神在听着这娇媚的骂声,星是更难过。

“你在叫得大声也是一样的痛”而他在听下去就真想不顾她了。

心里头郁闷的想着回家后应该就快了的星,瞅着钱思思嗯嗯啊啊的叫喊却无法转开眼。

而实在不懂每天到了放她下来时,都拉着张马脸,跟她欠了他几百万似的不给她半点好脸色的星,到底是那根筋不对的钱思思,是怎么都想不到星这每天几次的脾气差到底是为什么。

只是,每一次两人说的话好似都一样,而她还在每次星说这最后一句时闭嘴。

撇着嘴自己也知道叫在大声也一样痛的钱思思,忍着这钻骨的酥麻感。

可是也是这她都快要忍得不耐烦的酥麻感提醒她,要是在不将这桥给处理好,她还有得罪受。

就在星搀扶着她站着让腿上的麻劲过去时。一手扶着星一手使劲按着大架子的木梯,钱思思在忍着如蛆钻骨的酥麻不适的同时还得忍受这刺骨的寒冷。

看着木梯心头不禁有些恼。

石头用不了,不如干脆用木头算了,这里的树百来米高,十几米粗的多了去了,就她们这条沟,一棵树就能解决。

虽然这木头容易腐烂,但是在雪季腐烂是不会那么快的,在说了就算坏得快,换根木头也用不了多少时间。而这里离部落不过一天的时间要来这里换木头也不是多难的事。

最重要的是要是用木头的话,最多明天一早,就能完工,然后在进山放了水一路检查着出来就能回家去了。

心头越想越觉得可行,在脚不麻了后,钱思思扭头紧紧盯着星。

被自家老婆这坚定里又带些无可奈何的看着,前一刻心里还尽是粉红泡沫的星一时间心就提了起来。

“怎么了”

“用木头吧”

“······”

‘用木头?’

他只想知道怎么用。

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钱思思说的用木头是水沟的星,不自觉就将这话给理解错了,而这一理解错他就想知道地球男人是怎么用木头的。

于是难得的满眼都是好奇的星冷声问。

“怎么用”

“还能怎么用,不就是向石沟一样”

不知道星这一句问的是另一个意思的钱思思自然的回着,可是这话听在星耳朵里就觉得怪异。

“这将木头给弄成水沟的样子也用不了···那也太硬了!”

“·····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就用不了,在说了这木头硬还不好。

这用做水沟的木头不是越硬越不容易腐烂。

心头对于星这莫名其妙的话很是不解的钱思思,听星这么说到是又主意到一个重点。

明天要砍的树是越硬越好。

不过现在不是想树的时候,是想星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难道星觉得不能用太硬的树。完全不能理解星是个什么意思的钱思思在停顿了几秒后问着,只是她这一问,星却反问。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着钱思思的表情,根本就没有通常说起这事时的玫色,星心里不禁怀疑,生个孩子将钱思思给生好了,不会因为这事害羞了。

还是,她说的不是他想的,心头想法一起,怀疑俩人说的可能不是一件事的星,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只是钱思思说的不是这事,那么她想说的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能让她这么的坚定又带些无可奈何。完全没将想法往水渠上想的星看着钱思思,心里是更想知道钱思思到底是在说什么。

只是,这抱有的希望越高,失望就越大。

只听钱思思在听了他的话后说。

“沟渠啊,我们干脆用木头算了,这木头吧,虽然容易腐烂了些但是要腐烂起来也很慢的。而就是快也没关系,这里离部落不就是一天时间,谁来看都是很简单的事”

“······”

‘尼玛,原来是说水沟’

钱思思说完,星满头都是黑线。

看着自己话落整个人都有些出窍的星,钱思思眉头不自觉的就跟着皱了起来。

“木头··真不行吗,我还觉得越硬的木头越不容易腐烂”

嘴里说着,知道星是个什么性格的钱思思见星什么都不说,心情就开始往下沉。

这好不容易才想到的备案又不可以,那么就是说还是得用石头。

在想到今天两次都将石沟给弄碎,而过去几天也是如此钱思思烦躁的挠挠头发。

“真是的,什么都没有,看什么,用什么全靠两只眼”而她的眼又不是红外线更不是X光线,根本就不知道那石头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带不回来。

这边,钱思思对于一个又一个想法没用,有些气愤又有些无力的,她扯开星拉搀扶着她的手,爬上大架子。

在她背后,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星心头一阵复杂。

现在,他终于知道,钱思思为什么老是能想到一些,听上去很不可思议,很颠覆观念的想法了。

他刚才不就是这样,在想某些事情时,让她一带就给带过去了。

只是这么长时间,他就有这一回经验,可是钱思思却说过数不清的无厘头的话,那么她在那些时候都是在想些什么。

一个小小事件让星突然知道了,钱思思在说些无厘头话语时,肯定是想到了别处。这让后来的他对于钱思思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时在想什么,那是一个字····好奇。

不,是两个字。

于是就总是问,你在想什么。

最后在知道钱思思在想什么时总是将他气得不轻。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在多说也没意思。

因此还是来说说用木头的事。

缓过心思,在心里细细想着,星不过是花了三秒半的时间就决定。

就用木头。

虽然··麻烦了点,可是现在能用就好。

于是,身子一转,没有像先前的每一天一样先上去帮趴伏着的钱思思捏腿,而是直接走像嘉辉。

已经吃上饭的嘉辉,见星在自己饭都还没吃完就过来,对于星夫妻两特别注意的他又听清楚了这夫妻两的对话,所以,在钱思思那么失望后,星来找他,自然就想到了星有要事交待。

于是放下大碗他就问。

“什么事”

“明天你带几个人往西走到离这里三个多小时的望天树森林去,去哪砍一根望天树回来,大小就跟石沟一样,然后用木头代替石沟”

听星这么一说,嘉辉先是咧嘴一笑,可是当他想到刚才这夫妻在说什么话时,又黯淡了下来。

沉默了几秒,又想了想,星这人,若是不能用是不会来安排他的。而星这话的意思是,让他砍望天树来做水沟,可是他刚才听得清清楚楚这树不是不能。

于是嘉辉就问出心里的疑问。

“····不是,不能用”

看着嘉辉瞟向打架子的眼神,对于嘉辉听了她们两口子的话这事,星是什么负面感觉都没有。

他们一家人的大架子,虽然跟兽人们聚集的这边有些距离,不过也就是五十来米,就这个距离所有兽人想听都能听得到。

只是这会吃着炖肉,大伙都在说着野熊的事,根本就没人想听他们夫妻在说什么。因此,当他一开口嘉辉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就更让人心暖。

于是,心里有些触动的星虽然冰冷依旧,可是看着嘉辉的眼神却多了份轻松。

------题外话------

~有月票活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